第281章:宋清妍之死2/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都给包围起来!里面的人,一个不放走!”一伙官兵突然站在林记药铺的门前,为首的那个官兵指着林记药铺大声的命令道。

然后,下面的士兵动作很快的就把林记药铺给围了起来。

那些排队的病人,及那些来看热闹的众人,立即好奇疑惑极了。

这林记药铺又发生什么事了?

怎么会突然被官兵包围起来?

就在这时,为首的那个官兵,驱赶着那些排队的病人,大声说道,“林记药铺涉嫌医人治死,现要查封,尔等速速离去!否则,就是妨碍公务罪处置!”

听到这位官兵的话,周围的人,简直懵了。

林记药铺虽开业时间短暂,然而,现在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这家药铺信誉良好,童叟无欺,最主要的是,这里的大夫医术高明,从不会误诊或者胡乱开药什么的。

可是现在,直接来个医死人了?

这太惊恐了有没有。

这让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家,又想起二十多年前的林记药铺,也是因为抓错药方,而医死人,进而,让林记药铺突然破产消失。

难道,这段历史又要重演吗?

因为,林记药铺有过这样的历史,有些人就立即相信了林记药铺可能真的医死人了。所以,就有些害怕惊恐的散开来了。

“不会吧,林记药铺真的医死人了吗?”

“可能吧。毕竟,二十年前的林记药铺,就因为医死人了,而被当时的执政官员当即下令查封林记药铺的。”

“还有这事啊?”

“嗯,当初发生这事时,你们都还小,不记得此事也是应该的。”

“哦,这么说来,这林记药铺算是前科了吧?”

“嗯。”

……

就在大伙儿议论纷纷时,林记药铺的管事林青竹匆匆的从里头出来,对着这位官员,揖手算是客气的问道,“这位大人,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突然包围林记药铺?”

这位官大人立即大声的喝道,“还问发生了什么事?难道你不知道你们药铺的大夫医死人了吗?”

林青竹一惊,面色立即紧张有些慌张的问道,“怎……怎么可能?官大人,你们是不是弄错了?”

那些官大人不屑带着轻蔑的说道,“弄错?呵呵,你可知道你们医死的人是谁?本大人告诉你,你们医死的人,可是三殿下的爱妾,你说本大人能弄错吗?哼!”

周围的人一听,这林记药铺医死的人竟然是三殿下的爱妾,立即惊得退了三步,生怕会惹祸上身。

随后,就听到“哇”惊讶惊诧议论纷纷的声音。

“怎么可能?三皇子的爱妾是哪一位?”

“就是啊,三皇子的女人,不是应该请那些名医大夫的吗?怎么跑到林记药铺来看病了?”

“唉,不管是三皇子的爱妾是谁,这林记药铺的劫难注定逃不过喽!真是可怜啊!”

“就是啊!”有人立即附和的道,“二十多年前,林记药铺医死的一个普通百姓,都给弄得倾家荡产,何况现在,三皇子的女人,权势滔天的皇家子孙呢?”

“唉,这林记药铺真是可惜了。”有一个年老的老者望着林记药铺的招牌,一脸的惋惜道,“以后,咱们这些穷人看病,可能又要到那些贵得要死的医馆去看,再到贵得要死的药铺去抓药了。”

“就是啊!”

……

林青竹没管下面的人如何议论,只是他的神情立即变得严肃与凌厉,他疑惑的问道,“这位大人,你是否弄错了?我们林记药铺根本就没有给三皇子的爱妾看过病啊?怎么可能就医死她了?”

这位大人的眼神立即犀利的看向林青竹,又凶又冷笑着道,“没看过?难道你们不知道醉花楼的宋清妍被三皇子赎了身,已经跟着三皇子了吗?”

“什么?!还有这事,他们可真不知道啊?”惊讶的人可止是林青竹,还有周围的百姓。“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对于宋清妍,这一届的花魁,坐着花车围绕着青丰城走上了三圈,老老少少可都瞬间都知道宋清妍这个人物了,更何况这宋清妍本就是醉花楼的头牌,容貌之美,多才多艺,早就是青丰城出名的人物了。

“这一届的花魁宋清妍,竟然真成了三皇子妃!真是好命啊!”

他这话一落下,立即有人冷笑道,“好命?好命个屁啊,命都没了,怎么去当皇子妃!”

“刚当上三皇子的女人,就丢了性命,这宋清妍了怪可怜的啊!”

“唉,怪就只能怪她自已没有这个福气喽!”跟着三皇子,就表示后半辈享有荣华富贵,只是真是可惜了!

“谁说不是呢!”立即有人附和道,但随即又疑惑的道,“我记得前几天那宋清妍确实来这看过病的,难道真是林记药铺把她给医死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林记药铺就是造孽啊!”人家好好的一个荣华富贵之命,转眼间就被人他们给弄没了。

刹时间,众人开始纷纷指责起林记药铺起来。

林青竹听到这样的一个答案,皱着眉头,神情严肃否决道,“不可能!那宋姑娘当初身体中毒,我给她配了几副解毒的药方,根本就不可能会把人给医死的。”

这位官大人却厉声的说道,“本大人不管你是真不可能还是假不可能,但是,那位夫人吃了你的药死的却是事实。所以,要说什么,就到公堂上去辩解吧,来人,把药铺医馆的上上下下,一个不少的全部带走!”

“是!”

随即,这些人就拉了一批长龙往青丰衙门的方向而去。

来福客栈

另一伙官兵直接闯进来神福客栈,这客栈里的人根本就阻止不了。

“你们干什么?”

“滚开,耽误衙门办公差,唯你们是问!”

“说,那林月兰到底在哪里?”

“你们找主子有什么事?”这些人立即警惕的问道。

“哼,什么事?奉三皇子命令,把林月兰等人抓到衙门审问!”

“我们主子又没有做什么犯法的事,好端端的抓到衙门审问什么?”

“林记药铺医死了三皇子的爱妾,而林月兰作为林记药铺的当家,责任难以辞咎,当然要抓到衙门公堂上审问去了!”

“怎……怎么可能?”他们一点都不相信。

“废话少说,说,林月兰到底在哪个房间?”为首的官兵拉出刀剑,指着人来问。

“本姑娘在这!”突然楼梯间传来一道清亮带着少许稚嫩的女娃生意。

众人一致望去,只见一个身着白色衣裙,脸带白色面纱,瞧着十二三岁的少女,从楼梯间一步一步袅娜轻盈的飘下来。

对,感觉就像是仙女下凡,光彩照人夺人眩目的飘下来。

“不知何事,需要劳烦各位大人劳师动众的找本姑娘?”清亮的女娃声音,在这整个来福客栈响起。

等这些人回过神之后,为首的那位官大人立即严厉的问道,“你就是林月兰?”这年纪也太小了吧。听说现在是林记药铺的东家,及来福客栈的东家呢。

“没错,本姑娘就是林月兰!”林月兰微微点头道,然后走到最近一张桌子坐下,跟在后面的蒋振南立即给她倒上了一杯热茶。

林月兰端着热茶,拿在嘴边吹了吹,之后,轻轻呡一口,继续问道,“不知诸位大人这是何意?”

为首的人,从来没有见过一个要抓的犯人,竟然就在他们眼皮底下,如此淡然悠闲的喝茶,还如此轻云淡烟的询问。

想到这,这人立即觉得自已的权威被挑衅了,他厉声的道,“哼,林月兰,你的林记药铺医死了三皇子的爱妾,现在三皇子要追究责任,你最好识趣些,乖乖的跟我们回衙门,不然,哼!”一个示意的眼神,他的属下,立即把林月兰和蒋振南给包围起来。

林月兰听到为首的这个人的话,立即觉得有些好奇的问道,“三皇子的爱妾?哪一位啊?”随即有些疑惑的道,“三皇子的爱妾生病,不是要专门的大夫看病的吗?怎么跑到我林记药铺去看了?”

为首的大人立即大声的说道,“三皇子的爱妾就是因为听信外界的传言,说是林记药铺大夫的医术高明,所以,就带着丫鬟偷偷来要林记药铺看病。谁知,她这一看就把自已的命看没了!”最后一句,说得很是气愤和愤怒。

林月兰淡淡的笑问道,“哦,原来如此。那本姑娘就更加好奇了,这个所谓的三皇子爱妾到底是谁?”

“你……你竟然还能笑得出来?”这位大人很是愤怒道,“好,本大人告诉你,这人就是这届的花魁宋清妍!”

听到“宋清妍”这个名字,林月兰有些愣神,随即她就反应过来,很是好奇疑惑的自言自语的道,

“奇怪了,明明当时在青洲湖船上时,本姑娘明明说要把宋清妍这个花魁买下来送给他的,他很是严厉的拒绝了。

怎么没过多久,这宋清妍竟然成了他的爱妾了?现在更说是我林记药铺把宋清妍给医死了,他这是什么意思啊?”

虽说是自言自语,但是整个来福客栈的人,都听到了。

因此,这些来抓林月兰官兵,立即变得有些迟疑了,他们根本就是分不清这三皇子与这林月兰之间到底什么关系?

怎么听她话里意思,好像分外熟悉啊?

他们就这样把人给抓到衙门,又会不会惹到三皇子啊?

不过,为首的这个官兵可是接到上级命令的人,这个命令明显就是要他把林月兰确实抓回衙门!

想到这,他立即严厉的道,“本大人不管你与三皇子到底是什么关系?但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你别想逃脱你的罪责!”

“哼,本公子倒很想知道一下,三皇子来这么一出,到底是什么意思?”柳逸尘从楼上下来,好像显得有些愤怒的说道,“小妹,不用担心,一切有大哥呢!”

前一句柳逸尘是对着这些抓人的官兵说的,后一名当然是对林月兰说的。

林月兰对着柳逸尘笑道,“谢谢大哥!”

瞧着他们这些人嚣张且无事一般,为首的这个官大人立即恼火的对着一众属下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给我抓人!”

“我看谁敢!”蒋振南立即挡在林月兰跟前,目光警惕锋利的扫过这一个要上前的人,“无凭无据的就上来抓人,我倒要看看谁敢!”

下面这些人立即面面相觑起来,然后,随即就上前与蒋振南打了起来。

蒋振南是谁啊,岂是这些个宵小之辈就能耗动的。

所以,片刻间,除这位没有动手为首的官大人之外,全部已经躺在地上呻吟喊痛。

这位官大人立即愤怒拿刀指着蒋振南,又指了指柳逸尘,随即又指向林月兰,很是恼火的道,“你们……你竟然敢违抗命令?”

林月兰立即从后面站出来说道,“哎呀,这位大人,消消气,我这位保镖护主心切,才会……哎呀,才会失手打了你的一众属下。”

随即,她神情严肃假装呵斥道,“大叔,以后没有我的命令,可不能随便动手,知道吗?要知道,你的身手没几个人能抵得过,万一你有个失手,把人给杀人,那我身上不是又多了一层障孽嘛。”

然后,林月兰又对着这位大人说道,“这位大人,我已经训斥了我的保镖,我可以保证,他可不会再随便再打你的属下了,你完全可以放心了!”

柳逸尘在旁边的不住的偷笑,他这个小妹还真有做花旦的天分啊。

瞧着这位大人气得铁青的脸,真是让人愉悦啊。

这位大人咬牙切齿的说道,“放心,本大人完全可以放心了!”

林月兰拍了拍胸脯说道,“行,既然你放心那就好了。那你可以不用绑着本姑娘去衙门了吧。放心,本姑娘向来很乖的,绝对不会逃跑的。”

这位大人听到林月兰的笑,气得胸腔上就吊了一口血,随时能吐出来。

把他一众属下打趴下,原来是不愿意被绑。

不喜欢被绑,你早说啊,只要你好好配合,谁地绑你啊。

这位大人铁青着脸,咬牙切齿的对着林月兰道,“林月兰,那请吧!”

------题外话------

抱歉,昨天生病了,所以断更了一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