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蹊跷之处/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远关大声的喝问道,“林青竹,那宋清妍的病,可是你的看,是也不是?”

“是!”林青竹没有否认的道,“当初宋姑娘身体中毒,我给他开了几副解毒配方,只要吃上那药,她的身体上的毒素必解!”

“可是,宋姑娘在服过你开过的药方之后,却变成病情加重,体内毒素复发,直至死亡!”陈远关厉声的喝道。

“大人冤枉!”林青竹立马喊冤道,“草民很肯定,我那几副药,绝对是针对宋姑娘体内病情,绝不可能导致宋姑娘毒发身亡的原由!”

“但是,宋清妍的毒发身亡,确实是服过你给开出的药方子之后而亡!”陈远关犀利的道,“这你有何话可说?”

林青竹说道,“大人,宋姑娘死于何因,草民暂且不知,不知大人可否让草民验一验宋姑娘的尸体?”

“大胆!”陈远关拿着惊堂木重重一拍,大声的说道,“宋姑娘的遗体岂是尔等可侮辱的?”言外之意,就是不让林青竹验尸体。

其实,古代对于死人还是很尊重的。

即使是死了,也不能让外人随意看去。

如果是谋杀或涉及到案件之类的,需要仵作验尸的,必须向尸体焚香三柱,以表示为他伸冤,再向天焚香三柱,表示对死者的尊重。

但是,至于身份特殊的人群,除非家属允许,否则,万万不可能让一个外人检查尸体,否则就是对死者的侮辱,需要受到惩戒或判刑的。

林青竹听罢,紧紧皱着眉头,似乎在思考应该怎么办?

就在此时,林月兰说话了。

林月兰说道,“大人,验尸本来就是为了给死者伸冤,还冤者一个清白,相信这不是侮辱,而是恰恰是最大的尊重!所以,大人,为了还死者冤屈,还林记药铺一个清白,民女请大人,允许对宋姑娘验尸!”

陈远关立即有些为难了,他看向三皇子,想要征询一个宇非夜的意见,毕竟,从名义上来说,这宋清妍已经是他的女人了。

宇非夜心里实在懊恼,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已脚的感觉。

当初只是为给林月兰一个深刻教训,此刻,他又想着交好,即使不能交好,也不能交恶,但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让他不知如何去选择了。

不过,他又转念一想,这事他只是给了宋清妍一个提示而已,从头到尾,他们之间的交易都无外人可知,而宋清妍至始至终的交易对象只是曾记药铺。

一想到此,宇非夜就完全没有什么顾虑了,反正宋清妍也不是他真的妾室。

宇非夜立即说道,“本宫瞧着宋姑娘的舞姿婀娜,惊艳于人,就此为她赎身,本打算养在府里做一个歌舞女,她并非本宫的妾室!也不知外面为何会有这样的谣传?”

宇非夜这是撇开了宋清妍是他妾室的身份,只是一个普通的舞女而已,这身份一可是天差地别了。

所以说,没有三皇子在妾室这个身份,要检验宋清妍的尸体,那就简单了。

陈远关稍微思考片刻,即对着下面的人说道,“来人,把宋清妍的尸体抬上来!”

在外面旁观的曾记药铺大当家曾亦铭,听到三皇子的话之后,立即面色变得青白。

三皇子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否认了宋清妍是他妾室的事实吗?

如果真是这样,那在宋清妍身上查到什么东西,肯定对他大大不利。

曾亦铭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可人家三皇子身份尊贵,权大势大,出尔反尔的事,只要自已不承认,谁能奈他如何?

陈远关吩咐下去之后,片刻间,宋清妍的尸身就被抬到了公堂之上。

此刻死去的宋清妍,一脸青紫,唇色发白,眼帘青黑,一眼就能看出,这明显是中毒的迹象!

看到宋清妍真的死去,曾亦铭的脸猛得一片煞白,眼里有着震惊与不可置信,嘴里喃喃自语的道,“怎……怎么会?”

他没有说完的话,实际上就是说,宋清妍竟然真的死了,而不是……

他吓得面色青白,双手双手脚有些不住的颤抖和哆嗦。

挨着他旁边的人,好心的问道,“曾大老爷,你怎么了?怎么瞧着你全身冒冷汗啊?你是不是不舒服?”

曾亦铭有立即如惊弓之鸟,对着这人摆手摇头道,“没……没事!”

那人瞧着曾亦铭的状态,有些狐疑,“哦”了一声之后,立即朝着里头观看。

曾亦铭却一刻也呆不下去的感觉,然后,他同手同脚,立即落荒而逃。

堂内的蒋振南,只是余光撇了一下曾亦铭,看着离开的曾亦铭,跟林月兰的眼神对了一下之后,立刻离开堂内,往外走去。

他很清楚,林月兰今天的目标,是曾记药铺及曾亦铭。

宋清妍的尸体抬上来了,林月兰没有动,林青竹接过衙门捕快递过来的三柱香之后,对着宋清妍拜了拜,就上前掀开盖着的宋清妍白布。

他只是观察了一下宋清妍的口鼻耳眼及肤色,并没有他们所想像中的开膛破肚,这样血腥又残忍的画面。

片刻之后,林青竹立即上前汇报道,“大人,此人生前并没有服下草民所开药方,而导致中毒身亡。所以,宋姑娘之死,与林记药铺毫无关系!”

林青竹的话音一落下,让所有人一片惊讶。

这怎么可能?

宋清妍因为中毒,而去的林记药铺看病,并且开了解毒药方。

一般不想死的人,可都是会在第一时间煎药服下,怎么会没有服下这药,就死了,还把她死亡的原因赖到了林记药铺的头上呢?

所有人顿时觉得宋清妍之死很是蹊跷了。

陈远关作为一名审判官员,当然不可能只听林青竹的一面之词。

他拿着惊堂木重重拍下,厉声的喝问道,“林青竹,别妄图狡辩,之前,就有大夫给宋姑娘检验,很是明确的告诉本官,宋姑娘之前虽身体中毒,但是,导致她毒发身亡的原因,确是服过你给她所开的药方,这你有何话可说?”

林青竹很是认真严肃的说道,“回大人,虽不知道那大夫是如何检验的,但是草民很肯定宋姑娘生前并没有服用草民所开的药方。因为,草民所开的药方里有天麻和黄仁,这两种药物结在一起,有一股酸苦味,这种味道留在人体三天三夜都无法消散。

可方才,草民弄开死者之口时,草民并没有闻到这种气味,所以,草民断定死者生前并没有服用草民所给的药方!”

陈远关紧皱着眉头,随即招了一个属下,在他耳边嘀咕了几下,属下点了点头之后,就立即出去了。

宇非夜听到林青竹的话之后,眉头轻皱,这与当初的计划似乎有很大的出入啊。

当初,他买下宋清妍,其主要目的就是针对林记药铺的一颗棋子。

从属下调查里结果得知,二十年前林记药铺与曾记药铺的恩怨。

宇非夜随即让宋清妍到曾家,向曾亦铭讨要那种看似中毒身亡,实际上是假死的药物。

宇非夜是调查林记药铺的事时,才查到曾家竟然有这样奇药,不过,再一步得在,这种奇药,竟然是二十年前,从林家那里得来的。

这种药一直是林家的禁药存在,后来竟然被曾家给窃取了。

宋清妍从曾家里拿到这种药,服过之后就会显示中毒。

所以,宋清妍就去林记药铺找林青竹看病,从他那里拿到药之后,按计划就是服药,然后,再身亡。

然而,曾亦铭从林家得来的这种奇药,因为年限长久,药性和药效都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宋清妍根本就来不及服药,就毒发身亡了,从假死变成了真死。

但宇非夜的目的,也是让宋清妍从假死变成真死。

他命人偷偷往那所开的配方里,夹了让人至死砒霜,只要宋清妍喝药了,那么林记药铺的开错配方的罪责就逃脱不了。

可他现在才知,这宋清妍竟然还没有服药!

可明明那大夫说,这宋清妍是服下药之后,才毒发身亡的啊?

这到底又哪里出了差错?

宇非夜也满肚子里的疑惑。

那一边,曾亦铭匆匆忙忙回到曾家大宅,神色语气很是焦急的对着下人说道,“快点关门,快点关门!”

但随即又反应过来不对,他立即对着管家大声喊道,“管家,管家……”

管家听到老爷的喊声,立即匆匆忙忙的跑过来,问道,“老爷,什么事啊?”

曾亦铭神色很是慌张的说道,“快,快给老爷准备银两和衣物,马车,我要立即赶出去。”

但随即他又说道,“不,衣物不用准备了,你赶紧准备银两和马车,我们立即出城!”

听着自家老爷如此焦急和慌张,管家立即担心的问道,“老爷,这到底出什么事了?”

曾亦铭道,“宋清妍死了!”

管家还想问,“这宋清妍死了与您有什么关系?”

但随即他就被曾亦铭打发道,“快,没时间了,你赶紧按我说的去准备!”

管家满是疑惑的应道,“是!”

随即就匆忙的去准备银两和马车去了。

管家一离开,曾亦铭的顶头是越来越不安,胸口也是越来越焖,仿佛要随即窒息一般。

曾亦铭不断的摸着自已的胸口安慰道,“还来得及的,一定还来得及的!”

一路跟着他的蒋振南,飞到屋顶,瞧着无措很是慌张的曾亦铭,唇角勾了勾,暗道,“这曾亦铭还挺警觉的啊!就凭着一眼瞧到身亡宋清妍,就感觉自已要出事,所以连忙准备离开!有这样的警觉性,怪不得在商场上显得如鱼得水,也怪不得二十年前,林爷爷会输给他这样一个小人!”

片刻之后,管家就拣了一个包袱过来,对着曾亦铭说道,“老爷,这里有三千两银票,及一些路上的吃食!马车已经在门口准备好!”

曾亦铭拿着包裹,就急色匆匆的朝着门口走去,随即就上了马车!

只是很快,他就发现,这马车竟然不走了。

曾亦铭吓了一跳,心里“咯噔”一声,然后,就拉开车门帘子,对着马夫气急败坏的大声呵斥道,“走啊,走啊,你是死人吗?信不信老爷我立即把你的女儿卖出去!”

只是,马夫却仍然毫无动静。

管家同样有些疑惑,就上前去,推了推马夫,立即发觉,这马夫不能动了。

管家立即大惊失色的道,“老爷,他竟然不会动了,可怎么办啊?”

这人啊,越是着急的时候,却变得越是急。

曾亦铭又立即大声的吼道,“那去给我找啊,咱们曾府又不是他一个马夫!”

管家立即让人把这人抬下来,再去寻另一个马夫过来。

管家嘱咐道,“好好驾车!”

然而,这个马夫刚坐到前头,又如第一个一样,不能动了。

这下子,惊慌的不仅是曾亦铭,还有管家了。

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暗道,“青天白日的,难道见鬼了不成!这一个两个坐上去,离开就不能动了!”

蒋振南藏在屋顶上,左手拿着刀,右手的两个手指的指尖上,赫然把玩着一粒黄豆,瞧着下面惊慌失措的场面,嘴角咧了咧,说道,“今天可是月儿姑娘替林爷爷报仇的日子,岂是你说逃就逃得了的!”

说着,手中黄豆立即弹射出去,目标方向,直指马车里的曾亦铭。

然后,蒋振南在一个无人的地方,飞身而下。

公堂内

一个背着药箱有些年纪的大夫,在检查过宋清妍的口鼻之后,立即对着陈远关说道,“回大人,这死者生前确实没有服过天麻和黄仁!”

陈远关立即就有些疑惑了的再问道,“陈大夫,你确定吗?”

陈大夫立即大声的说道,“以老夫行医四十年的经验,难道连这点常识都判断不出来吗?”

陈远关随即问着林青竹,道,“你说你所开的药方里有天麻和黄仁,但这并不代表,这药方你就是给死者所开的!要证明,你确实给死者开过这样的药方,那么,必定要在宋清妍拿回去的药里,见到你的所开的药!

来人,去醉花楼搜查这药方,或药渣!”

“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