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谜团/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远关派去的人,很快就从醉花楼厨房外的墙角,找到那残余的药渣。超快稳定更新,……

只是奇怪的是,这药渣里竟然会有砒霜!

陈远关眉头紧紧皱问着陈大夫,“陈大夫,这药渣里真有砒霜?”

陈大夫大声的说道,“没错,确实有砒霜!这砒霜是剧毒,与这副药服生,当然也是中毒而亡!”

陈远关立即呵斥着林青竹子道,“林青竹,这药渣里验出砒霜,已经涉嫌谋杀,你有何话要说?”

林青竹立即辩解道,“大人,草民很肯定给宋姑娘所开的药方里,绝对没有砒霜!我是医者,以医治病人为已任,再说,我与宋姑娘无怨无仇,为何会突然对她下毒手?大人,这根本就是有人陷害于草民,陷害林记药铺!”

宇非而夜听到“陷害”二字,太阳穴凸处跳了跳,没有想到,即使这宋清妍还没有服药,他们竟然还是要药里查到砒霜。

现在更是牵扯到了陷害上了。

这一下,宇非夜再一次懊恼,事行没有与陈远关打好招呼,让他对这个官司适可而止。

实际上,宇非夜的计划算是完美,即使陈远关要查,也只是查到林记药铺头上,或者是林记药铺的仇家曾记药铺头上,不太可能查到他这个三殿下头上。

只是,唯一的遗漏,就是他们所有人都算错了一环,假死药变成了真死药,而且还死在没有服药之前。

所以一切的完美,瞬间变成了破绽。

林青竹沉着冷静的应对完陈远关之后,就从怀里拿出所开药方的单子,对着陈远关说道,“大人,这是当初开给宋姑娘的药方,这是我们林记药铺每给一个病人开出药方之后,都必须存底一份,为得就是以防万一!”

陈远关接过药方之后,立马又递给了陈大夫。

陈大夫一手拿着药方子,一手抚着自已发白的胡须,点头说道,“不错,这药与刚才检查出来的药渣配方一致,只除了这药渣里无缘无故的多出来的砒霜!”

陈大夫说完这些话之后,捕头拿着两个药包,对着陈远关说道,“大人,这是从死者生前房间的一个垃圾堆里搜出来的药包!”

陈远关接近这两个药包之后,亲自打开,在用鼻子嗅了嗅,然后,就又对陈大夫说道,“陈大夫,麻烦你看一下,这个药包与方才药渣里的成份,是否一样?”

陈大夫接过来,瞧了瞧,再用鼻孔嗅了嗅说道,“大人,这药与方才林大夫给出的药方子一样,没有砒霜!”

“那另外一包呢?”陈远关继续问道。

“药材成分一样,没有砒霜!”陈大夫再次回答道。

陈远关听到陈大夫的确认之后,眉头紧锁,很是疑惑,这药渣里怎么会突然多出来的砒霜,还有这两个药包又为何会在垃圾堆里呢?

最主要的一点是,宋清妍虽说是中毒身亡,但却并没有服用林记药铺所开的药方,也就是说,宋清妍的死亡,与林记药铺完全没有关系。

宋清妍是中毒身亡,很显然,是被人谋害而亡,至于谋害她的人是谁,为何会突然嫁祸给林记药铺,这是一个疑点!

“来人,去把同济世堂的赵立一给本官带人!”陈远关立即吩咐道。

当时,就是这个赵立一的大夫,给了他很大的迷惑性。

听到要带赵立一,宇非夜的眉头轻轻皱了皱,但很快又松开了。

反正陈远关就是找到此人,也是一具尸体了,他也不用担心了。

林月兰全是没有想到这个陈远关倒是个公正清明的好官。

她之前以为,他是被宇非夜收买或者威胁过,站在他那一边的呢。

现在看来,宇非夜倒是有自信自已做的没有露出任何蛛丝马迹,所以,事先就没有与陈远关通个气。

林月兰清亮的眼珠子转了转,然后问道,“大人,这宋姑娘生前并没有服用我林记药铺的药,那是不是表示,她的死与林记药铺毫无关系了?”

陈远关看着林月兰,轻轻点了点头道,“确实!”

林月兰淡淡的笑了笑道,“那这么说来,我林记药铺的这些人,现在都可以回去了?”

陈远关点了点头应道,“没错!”

随即,他又下令道,“林记药铺所有成员,无罪释放!”

林记药铺的其他成员回去了,但是,林青竹和林月兰留下来了。

林青竹很算是恭敬的对着陈远关说道,“大人,宋姑娘之死,与林记药铺虽无关系,但是宋姑娘生前的药渣里被人暗中下了砒霜,明显是想嫁祸于林记药铺,林记药铺被人陷害,请大人明查,请三殿下明查!”

说到请三殿下明查时,宇非夜的太阳穴凸的跳了跳。

这林月兰的手下,竟然也不是处省油的灯,这最后一句话明显是有些怀疑他,所以才会那样的说。

陈远关点了点头说道,“嗯,林少当家,林大夫,请你们放心,本官一定查明真相,还你们一个清白!”

林月兰点头说道,“大人英明!”

随即,她就说道,“大人,这宋姑娘生前是中毒之后,才找上林记药铺看病的,但是她没有服药,就已经中毒身亡。所以,我们只要查明,宋姑娘生前是如何中毒,又是如何下毒的,那药渣里的砒霜又是何人所下,即可真相大白,还林记药铺一个清白!”

陈远关点头道,“林少当家所言不差!先前,济世堂的赵立一给宋清妍检查时,一口肯定,宋清妍是服了药之后,才中毒身亡的,而当时,宋清妍的房间里就是有一个盛着药汁的碗。

据宋清妍的丫鬟指认,这药是从林记药铺买来的,她还明言,宋清妍已经被三皇子赎了身,已经成为了三皇子的妾室,在前两天就已经被三皇子宠幸!

随后,本官派人去三皇子那确认,确有其事。因此,介于宋清妍的身份特殊,只能以特殊的方式,请林记药铺诸位过来!”

三皇子宇非夜听得一脸的黑线,暗中恼怒这个陈远关竟然如此顽固不会变通,在大庭广众之下,就把他给卖了。

“噗嗤!”

围观的人群中,有人立马嗤笑起来。

宇非夜凌厉的的眼神,立即往那边射去,看到的就是一身白衣,翩翩潇洒公子模样的柳逸尘,这下,宇非夜再一次恼火了。

陈远关犀利的目光,立刻看向柳逸尘,很是严肃的问道,“你笑什么?”他明明讲得很严肃,没有什么可笑的地方。

柳逸尘揖手对着陈远关说道,“大人,草民是想到,就在不久前一批官兵包围林记药铺时,口口声声大声嚷道,说林记药铺医死了三皇子的爱妾,可方才三殿下却亲口承认,这宋清妍是他买来舞女,不是妾室。

但是,另一批官兵去来福客栈抓我小妹时,也同样的大声嚷道,说小妹家的药铺医死了三皇子的爱妾,而您现在又说,在宋清妍死亡之后,透过丫鬟的话,向三殿下确认,这宋清妍确实是三殿下的妾室,所以,草民就有些迷惑了,这宋清妍到底是不是三殿下您的妾室啊?”

最后一句话,明显是问着宇非夜的。

宇非夜一脸铁青,咬牙切齿的否认道,“宋清妍是本宫买来的舞女,因本宫给她赎了身,就误以为成为了本宫的女人,是本宫的妾室。这是下面的人误解了!”反正打死都不能承认宋清妍是他的女人。

实际上也确实不是。

宋清妍本来就是他买来对付林月兰的,为了宋清妍心甘情愿的为他做事,自然就给空口白牙许了她一个妾室的承诺。但事实是,在那小屋子里跟她翻云覆雨的男人,也不是他,是他一个暗卫而已。

所以,为了对付林月兰,才会放出风去,说宋清妍是他的爱妾。

可谁成想,竟然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已的脚呢,而且还砸得这么疼。

柳逸尘撇了撇嘴说道,“不是就不是啊,说这么大声做什么。知道的人是在解释,少知道的人以为自个心虚在大声辩解呢!”

听到柳逸尘的话,宇非夜差点没有吐出血来。

如果柳逸尘不是一国首富,他已经杀了他不下千百回了。

只是,宇非夜觉得这个青丰城确实是太子的地盘,处处给他气受,处处有晦气。

他打定主意,这事结束之后,尽快回京城,再留下来,他估计都要被气死了。

陈远关拿着惊堂木一脸严肃的道,“此乃公堂之上,肃静!”

片刻之后,捕头就过来汇报道,“大人,这济世堂的赵立一失踪不见人影!”

陈远关立即一惊,疑惑的道,“怎么回事?”

捕头汇报道,“属下到济世堂找赵立一时,那些伙计们都说,这赵立一一一天都没有去济世堂,属下去他家里找,他的八十岁老母说,赵立一一大早就出去了,到现在都没有回来。属下再派人扩大范围,到赵立一常去的地方寻找,都没有见到他的人影!”

陈远磁略微沉思道,“看来这赵立一不是逃走了,就是被人杀人灭口了!”随即,他又大声的问道,“宋清妍的丫鬟呢?”不是也被灭口了吧!

捕头道,“这宋清妍的丫鬟是在要出城门口时,被我们赶出给带回来的!”

陈远关一听,略为放心的道,“把宋清妍的丫鬟给带上来!”

宋清妍的丫鬟被带上来时,整个人的脸色都很是不好,煞白煞白的,而且浑身打着哆嗦,一副害怕惊恐不已的模样。

陈远关拿着惊堂木一拍,厉声的喝问道,“宋秋雨,你家小姐因何而亡,从实招来!”当初就是被这个小丫头误导,才会有去林记药铺抓人一事。

宋秋雨听到惊堂木的声音,立即如被惊吓的猫一样,吓得抱成一团,就是说不出话来。

陈远关又再厉声说道,“宋秋雨,还不快如实招来,否则,你就谋害你你家小姐的罪魁祸首!”

“大人冤枉!”宋秋雨有此反应的立即喊冤道。

“既然你知冤枉,那还把事情如实道来!”陈远关厉声的道。

宋秋雨不知所措。

她只是一个小人物,还只是一个妓院里的丫鬟而已,本以为跟着她家小姐,可以一朝成为凤,哪成想,第二天,这梦就破碎了。

她家小姐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

她很怕那些人怀疑她是杀人凶手,就立即告诉这些人,宋清妍已经是三皇子的女人,然后,这两天宋清妍又因为身体不适,去了林记药铺看大夫,开了一个药方,之后,她家小姐就死了。

宋秋雨哆嗦的道,“我家小……小姐是中毒身亡的!”

陈远关道,“既然你知你家小姐是中毒身亡的,那你又为何告诉本官,宋清妍是服了林记药铺的药之后,而亡的?”

宋秋雨抬着头望了一圈,对上宇非夜时,眼神有些迷茫和疑惑。

她并不认识宇非夜,几次宋清妍和宇非夜的相聚,宋清妍都避开了她,而她只是见到一个模糊的身影而已。

瞧着宋秋雨在发愣,陈远关再拍惊堂木,厉声的喝问道,“宋秋雨,还不速速招来,你想要大刑伺候吗?”

宋秋雨立即有些惊醒的道,“大人,奴婢说,民女现在就说。当时,是当时小姐在毒发身亡之前,这样交代奴婢的!”

宋秋雨给出的答案,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陈远关惊讶的道,“宋秋雨,你说是你家小姐这样交代你的?”

“是的,大人!”宋秋雨害怕的道。

随即,陈远关就不庆相信的道,“你家小姐与林记药铺,到底有什么仇有什么怨,竟然需要以身犯险,最后连同命去丢去,只是为了陷害林记药铺?”

“大人,奴婢不知道啊!”宋秋雨觉得自已很是冤枉。

陈远关深觉得宋清妍之死,有着重大内情。

他再问道,“宋秋雨,你再想想,在你家小姐毒发身亡之前,到底有什么异常的举动?”

宋秋雨先是摇了摇头,片刻之后,她立即想到了,说道,“大人,奴婢想到了,我家小姐在毒发身亡之前,去过几次曾家!”

陈远关轻皱着眉头,有些疑惑道,“曾家,哪个曾家?”

“曾记药铺的曾家!”宋秋雨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