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案件明了/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家村的林老爷子林德山从下人手中,接过由青丰城的来信,打开一看,激动的不知如何是好。移动网

张老爷子瞧着林德山眼角的泪花,有些疑惑的道,“林老弟,你这是咋了?是丫头的来信吗?”

林德山言语有些激动的说道,“这丫头,这丫头,竟然这么快就给我林家报仇了!而且还让林记药铺重新在青丰城出现!”

二十年前,他心灰意冷的离开青丰城时,根本就不曾想过,林家的冤情,竟然还有翻案洗涮的一天。

现在,他的这个好孙女,竟然在短短的时间内,不仅让林记药铺重新在青丰城站稳脚跟,还为二十年前的林家报了仇。

这个仇家是谁,林德山心里很是清楚。

但之于他,已经人单力薄,再加上商场官场上的利益纠葛,要报仇从何谈起。

可偏偏林月兰做到了。

一举就把最大的仇家给搞下去了。

这让他激动又感动。

张老爷子听到他的叙说,很是欣慰的道,“这是好像啊,那你干吗哭啊?”

随即,他轻轻叹了一句道,“说来,这丫头离开林家村已经很久了啊。就快年关了,也不知道这丫头能不能赶回来?”

林德山听罢,眼睛看向前方,跟着说了一句,“这丫头一定能赶回来的!”

这丫头很重视他们这一大家了,年节团聚,她一定会赶回来的。

……

青丰城,最近各个街头,酒楼,茶楼,都闲谈一件事。

那就是二十年前含冤昭雪的林记药铺及林家。

“哎呀,谁能想到,二十年前的林记药铺,竟然就是被这个曾家使用卑鄙手段而弄没了的!”

“就是啊,就一个被换的药方子,导致了林家家破人亡,林家大少爷却因此消失青丰城,直至不久前,才回来一次。”

“你们说这曾亦铭是不是太过狠毒和卑劣了。就为了争上青丰城最大药铺的名号,而让这么多条无辜的性命葬送了,还让林家背了这么久的黑锅。”

“就是啊。好在,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这不,林家的后人,不就是来报复了吗?”

“说来,这林家的后人,也真是厉害,才十二岁,就能一手撑起这林记药铺,还能为二十年前的林家洗涮冤屈,报复仇人!”

“是啊,林记药铺才重新开起多长时间啊,这曾记药铺说没就没了。”

“哼,要我说,这曾家也是造孽太多,现在只是遭到报应而已,曾亦铭有今天,也是他咎由自取,活该的下场!”

“嗯,我同意你的说话。这曾记药铺这二十年来,自从取代了林记药铺以来,作威作福也够久了,就应该让他们自食其果去!”

“呵呵,也不知道这曾亦铭是太蠢还是太聪明,竟然拿着无辜的宋清妍性命去陷害林记药铺,想要故伎重演,真把所有人当傻瓜不成啊。”

“可是,你们不觉得奇怪吗?”有人立即疑惑的道,“之前,从没有听说过宋清妍与曾记大当家是好朋友关系啊?”

“呵呵,你认为一个大家族的大当家,与一个青楼妓女,会有单纯的‘好朋友’关系吗?”

“说得也是,只是,这曾亦铭到底与宋清妍有着怎么样的仇恨?竟然来了一箭双雕,既害死了宋清妍,又嫁祸给了林记药铺?”

就在这时,旁边似乎有一个人,知情内幕,他低着头,对着他们说道,“来,我跟你们说啊,这事似乎关系到三皇子呢?”

其他人一惊,大呼道,“怎么可能?”

那人却说道,“怎么不可能?你知道当时在公堂之上,那曾亦铭的杀人罪名成立时,他跪下求情时,是向三皇子求的啊,他当时说,是宋清妍奉了三皇子命找上他的,所以,看在他为三皇子办事的份上,求三皇子救他一命,你不知道当时,这三皇子的脸色啊,真是难看极了。”

“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宋清妍之死,怎么就又牵扯到了三皇子身上,你当时在公堂上之下吗?那你来说说。”

那个把袖子一撸,说道,“行,我就把当时的情形细细的跟你们说一下。哦,对了,事关到三皇子的事,你们可千万要保密,别到时祸从口出。”

“知道了,快点说来听听!”

然后,那人说道,“话说,陈大人把从曾家搜出一个玉瓶给陈大夫看之了之后,怀疑是毒药……”

陈大夫接过玉瓶之后,看了看,再闻了闻,随后,就摇着头对陈远关说道,“大人,老夫一时之间并不能辨别此药的药性,但是,以老夫行医三十几年的经验来看,老夫怀疑,这是一瓶毒药!”

“什么?毒药?”众人惊诧!

林月兰随即对着陈远关说道,“陈大人,可否让民女辨别一下这个药!我曾经跟随着一个老大夫学医,虽说医术不是很精,但这药性辨能力却比一般人强!”

说到医术不精时,众人才恍惚过来,这林记药铺少当家的医术,好像是出神入化吧。

听说,前两天,她就出手救了几个病重濒临死亡的患者呢。

而且最让人震惊的是,那些个病人需要开刀子,开膛破肚,开脑颅了了,都是她亲自动手的。

所以说,如果说她的医术不精的话,青丰城的大夫就没有一个医术好的。

陈远关似乎也才想起来,这个林记药铺的少当家,别看年纪小,但是医术精湛,是青丰城的百姓有目共睹的。

或许她能辨出这到底是什么药。

陈远关扔点了点头道,“嗯,你来瞧瞧!”

林月兰从陈大夫手中接过玉瓶,与陈大夫一般,先看看成色,再闻闻气味。

随后,她就神情分外严肃的对着陈远关说道,“大人,陈大夫怀疑的没有错。这确实是毒药。”

陈远关一脸严肃的道,“你如何判断,这就是毒药?”

林月兰道,“那请大人让人牵一只狗过来,验验就行!”

但随后她又说道,“这毒药因为发挥缓慢,如果是人吃下去,会偶尔出出现中毒的症状,但三天过后,就会彻底中毒身亡!

不过,现在拿狗来做试验,人和狗毕竟在本质上是一样的,但是为了保证现场试验的效果和准确性,只要给狗狗吃两粒这样的毒药,不到半个时辰,它必定中毒而亡!

所以,民女请大人准许民女给狗狗喂两粒毒药!”

陈远关为了见到试验效果,果断的说道,“准!”

张捕头很快就牵了一匹狗过来,林月兰倒出两粒药丸,立即喂进了狗的嘴里。

然后,大家似乎都一致的秉住自已的呼吸,不敢大声说话,想要见证一下,这到东西到底是不是毒药?

但大家似乎忘记了,见证这东西是不是毒药,与宋清妍之死到底有什么关联啊?

为何就一定要证明,这东西就是毒药呢?

实际上,这是他们的思维陷入一种怪圈之中。

经过前面的铺垫,及林月兰口中曾亦铭就会暗害朋友的事实,这让所有人自认为,宋清妍就是被曾亦铭毒死的,所以,找到了一瓶类似毒药的东西,就必须认认定。

不过,实际上也是如此,这东西确实是害死人宋清妍的毒药。

没过多久,这狗就七窍流血而死。

看着狗狗的凄惨模样,立即有人惊呼,大声的道,“听说宋清妍是全身发黑发紫,七窍流血而死的,难道这宋清妍就是被人下了这种毒药?”

他这一惊呼,所有人的注意力,又从狗狗移归了死者宋清妍身上。

随后,那古怪又愤怒的目光看向曾亦铭。

“没有想到,这曾亦铭杀人凶手啊!这毒药就是他的房里搜出来的,那肯定是他给宋清妍下的毒药。”

“哼,肯定是!”

……

曾亦铭此刻已经浑身瘫软在地,始终不明白,这些东西,他明明放在密室之中,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搜出来的?

但是,他觉得他还有一丝希望。

因为,单凭这一瓶药,根本就不能证明,是他给宋清妍下的毒药。

曾亦铭大声的喊冤道,“大人,这东西虽是从我房间密室里搜出来的,可也不能说明就是草民给宋清妍下的毒啊?再说,我跟宋清妍无怨无仇,为何要下毒害她啊,大人?”

实际上,这也是陈远关疑惑不解的地方。

就算要去陷害林记药铺,但也没有必要是宋清妍啊?

谁不知道这宋清妍虽是个青楼女子,但是因为美丽的容貌,又多才多艺,可是与上流层的多方人士交好,拿着这样的人命去陷害,不是给自已自找死路吗?

就在陈远关疑惑不解时,林月兰又出来说道,“曾老爷子,这药是什么药,你为何会给宋清妍吃,恐怕你心里比谁都清楚吧?”

曾亦铭怒吼道,“你这妖女,别在这妖言惑众,蛊惑大人!大人,这林月兰就是回来找草民报仇的,所以,可千万别听信他的一面之词啊!”

林月兰却是冷笑着道,“呵呵,曾老爷子,本怀都还没有说什么,你左一句妖女,右一句妖言惑众,到底是谁有居心,众人一目了然!”

陈远关听出这药有内情,立即问道,“这药到底是怎么回事?林月兰,你说!”

林月兰清亮的声音在这公堂上响起,她道,“大人,这药实际上并不是毒药!”

啊?!众人糊涂了。

一下子说毒药,一下子说不是毒药,这林月兰是真把人当猴耍吗?

下一刻,林月兰又给了他们一个惊天答案。

“这是一瓶假死药!”

假死药?他们没有听错吧,这世上还有假死药一说?

听到“假死药”,陈远关的神色严厉,而宇非夜的眉尖却是一动,似乎想打着什么主意,但很快又消失了。

“这假死药本是二十年前林家的禁药。因为假死药太过让人震惊,林家怕被有心人使用来做坏事,所以在制作了最后一批假死药,一备不时之需,就立马把假药死的配方给烧得一干二净。

二十年前,林家被人陷害,以至于祖宅不宝,曾家势力蒸蒸日上,他们一边派人威胁林家父子交出林家至宝,一边就派人暗暗搜索林家的宝贝。这假死药,就是其中一个。”

陈远关问道,“既然你说这是一瓶假死药,是你林家的东西,被人偷了去,可这假死药又为何又变成了毒药呢?”

林月兰解释道,“这假死药必须要一定的放置方法,否则,这药性就会变质。这假死药到了曾家手中,一是因为放置方法不当,二是因为年限已久,这两方面的原因,始得假死药变成了真死药!”

陈远关立即想通了一些关节,他说道,“你的意思是,曾亦铭并不知道这假死药变成了毒药,而直接给了宋清妍,让她假装中毒而亡,以此借机陷害林记药铺,是这样吧?”

林月兰点头道,“大人英明!”

“只是本官还是疑问。”陈远关说道。

“大人请说!”

“这曾亦铭陷害你,是因为你们与他与算是早早结了仇,他怕你报复,想要来个先下手为强也说得过去,但是,”陈远关迷惑不解的道,“这宋清妍好像与你或者林记药铺无怨无仇,为何她会帮着曾亦铭陷害你们呢?”

林月兰似乎也有些不明白,但是,她有些迟疑的说道,“不瞒大人,在花魁大赛时,宋姑娘脱颖而出,民女欣赏宋姑娘容貌与才艺,所以,打算为宋姑娘赎身,但是,当时宋姑娘含情脉脉的看向三皇子,就言辞拒绝于民女。民女就对她说道,我有意买下她,就是为了送给三殿下的,只是她错过了机会。

大人,或许我想,就是当时这样的情况,让宋姑娘怨恨于民女,所以不惜与曾亦铭勾结,来暗害我林记药铺吧!”

“大人,这事我可以作证!”柳逸尘突然站出来说道,“当时我看到那宋清妍暗恨的眼神。所以,我也在想,是不是因为这事,让她怀恨在心了。”

慢慢的事情逐渐明了,到一片清晰。

宋清妍与曾亦铭暗中勾结,曾亦铭以为手中的这药是假死药,就给宋清妍吃下,然后到林记药铺抓药,重施二十年前的一幕,以达到陷害林记药铺的目的。

只是,不曾想,假死药变成了真死药啊!

之后,才会有后面的事情。

案件总算真相大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