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拜访/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青丰城总督府

管家向周安平汇报道,“老爷,林记药铺送来拜贴,他们少当家林月兰明天想要过来拜访您,你看老爷,是否接下拜贴?”

周安平听着管家的汇报,皱着眉头问道,“林记药铺少当家,这是谁啊?”

不怪他不知道,主要是从宇文非夜来了之后,他就一直被宇文非夜给关到大牢里,直到宇文非夜离开之前,因为没有抓到他实质的证据,他才被放出来。

之后,一直在府里调养身体,也就没有关注外面的事情。

管家立即向周安平说道,“这林记药铺是在大人您……这段时间,在青丰城建立起来的,在这期间,这个林月兰三翻两次与这个三殿下针争锋相对。这事,已经在青丰城传得风风雨雨的。”

下人所说的是指周安平在这坐牢期间的事。

周安平听着下人说,这个林记药铺少当家三翻两次与三皇子宇文非夜争锋相对,立即很是有兴趣的道,“哦,此话怎说?你给速速讲来!”

管家说道,“老爷,就您……期间,周老爷的广聚源受到严重的影响因此,周老爷就请他二十年前的朋友林德山帮忙……”

周安平一听林德山的名字,神情立即有些惊诧的道,“你刚才说谁?林德山?消失二十年,当年林记药铺的大少爷林德山?”

“是的,老爷!”下人立即应道,“就是那个林德山。”

周安平立即有些狐疑奇怪的说道,“发行弟弟竟然找到了林德山?可是,找到他又能帮上什么忙啊?”

当年林家落魄之后,林德山可是卖了祖宅,落荒而逃。

所以,林德山到底能帮什么忙啊?

下人回道,“大人,您可能不知道,林德山给了周老爷一株千年人参拍卖,而且以五百万两的天价,被首富柳逸尘拍下!”

“什么?”周安平异常的震惊,“千年人参?传言,林家有两件至宝,一件林记药谱,一件就是千年人参。他竟然把林家至宝千年人都拿出来了?”

“没错!”管家点头说道,“有传言,三皇子知道林德山手中有千年人参之后,特地去周老爷府中想要威胁林德山把这株千年人参交出来。但是,他的目的没有达成。”

“为什么?”

“因为那天林德山的孙女,哦,也就是这个林记药铺的少当家林月兰出现在周老爷府中,她武艺高强,三皇子手下的人,对她根本就无奈,因此,反而被这个林月兰给威胁了,使得他的目的没有达成!”

周安平越听越是心惊,一个突然冒出来的人,竟然敢如此大胆的威胁三皇子,她的依仗到底是什么?

他可不信林德山有这样的能耐!

周安平神情严肃的吐出两个字,“继续!”

“后来,这千年人参出现在周老爷的广聚源拍卖行。当天,这个三皇子就到了拍卖现场,一露面,就公开了自已的身份。其目的,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然而,虽如此,却仍然有人不买账,其中一人就是林月兰。

当初,三皇子并不清楚林月兰的真实身份。可却差点被她给气倒了。因为拍卖场上的第一件作品,乃是前朝诗人的遗作,就这么被林月兰给明目张胆的拍下来了。

之后,据说一个长得十分美丽女奴,被三皇子看上了,可又被林月兰给抢了去。

到了最后,这株千年人参,本为是林德山的,作为林德山的孙女林月兰本不参与拍卖,但她也偏偏加入了竞拍。

还有,参与竞拍这株千年人参的还有青丰城首富李发枝,龙宴国首富柳逸尘,三皇子宇文非夜,及这个林月兰!”

周安平真是惊讶不已。

这个林月兰,竟然真的三翻两次跟三皇子宇文非夜作对啊?可是,她明知道宇文非夜是三皇子,却仍然无所谓的跟他对着干,她凭的到底是什么?

周安平诧异之后,神情立即进入思考的状态,他悠悠的说道,“看来这个林德山的孙女林月兰真是不简单啊!”

随即,他又反应过来,“不对呀。这林德山在二十年前消失在青丰城时,还没有成亲。如果他消失之后,立马成亲,那么他的孙女至多也就几岁的样子,怎么可能会做出这么惊天动地的事儿?这个林月兰到底多大了?”

下人说道,“据说这个林月兰还不到十二三岁的样子。”

周安平很是疑惑的道,“这就更加不对了。就算林德山在二十年前成亲,然后当年生下儿子,儿子再生下儿女,算起来,也不能有这么大的孙女啊?难道是在他当林家大少时,已经有了好几岁私生子了?”

下人瞧自自家老爷的疑惑,立即汇报道,“老爷,听说这个林月兰是林德山在一个旮旯山村里所认的一个孙女,并不他的亲孙女!”

周安平立即明了的道,“这就对了嘛!”但随即又有疑惑了,他道,“你说林月兰武艺高强,可一个孩子又是山村里的,就算她武艺再高强,也不可能强过三皇子身边的护卫啊!三皇子怎么可能会被她威胁,还允许这个林月兰三翻两次与他作对?”

下人摇了摇头道,“回老爷,这个老奴就并不清楚了。但是传出来的流言就是那个样子。”

周安平摆了摆手说道,“嗯,行了,这事我在问问行发弟弟。这是应该他最清楚不过。

说到周行发,管家立即有些迟疑,不知道这事该不该自家老爷说。

“有什么事就说吧!”周安平睨了管家一眼道。

管家最终还是决定汇报给周安平,说道,“老爷,奴才也不知道这事该不该汇报。不过,奴才还是要说给老爷您听一下。”

“到底什么事?”周安平很是疑惑的道。

管家道,“就是听说,上次拍卖结速之后,周老爷与林德山翻脸了!”

“这是怎么回事?”周安平立即严肃的道,“林德山不是为了行发弟弟,把千年人参都拿出来为解除困境,怎么又突然翻脸了呢?”

管家如实汇报道,“老爷,据说周老爷被三皇子威胁,让他劝说林德山把千年人参给交出来。只是,两人走到中途,林德山就被人绑架消失不见,周老爷就承受了三皇子的怒火。

后来,得知绑架林德山的人,就是林德山的孙女林月兰,周老爷立即就与林德山发了大火,说他害了他要面对三皇子的怒火。

他这些话惹恼了林月兰。随即林月兰就立即揭穿,说周老爷为了独自得到这株千年人参,曾经对林德山起了歪心思。”

周安平听到这,表情有些阴沉可怕,他厉声的问道,“他起了什么样的歪心思,让林德山这样重情重义的人,与翻了脸?”

管家道,“在林德山交出这株千年人参之后,周老爷就给林德山安排了两个伺候的小厮丫头,却并没有安排保护他安全的护卫!”

“糊涂!”周安平听罢立马恼怒道,“他也不想想,如果林德山真的把千年人参交给他之后,隔天林德山就死在周府院中。这事,任谁都很明了,肯定是他想要贪图这株千年人参,而暗害了林德山。

他这是背信弃义,他以为他就能逃过众人的指责吗?”

管家没有作声,随后,周安平就严肃的问道,“在我被三皇子关押的期间,有没有为我做过什么?”

管家先是有些迟疑,随后他就道,“没有。因为众人皆知老爷您与周老爷是兄弟关系。所以,在您被三皇子关押期间,所有人都认定您得罪了三皇子,再加上有流言说您是因为贪污赈灾银两,三皇子是作为钦差来彻查此案子,所以都认定你这一次是出不来了。

就因此这样,进而影响到了周老爷的生意,使得他的生意一落千丈,他整天忙着挽救他的生意,根本就没有顾暇到老爷您的生死!”

周安平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有些不屑的道,“哼,真是个白眼狼!”

随即他又吩咐道,“以后他要是来见我,你们都给推了,不见!”

管家立即恭敬的应道,“是!”

随即他又迟疑的问道,“那老爷,这林月兰的拜贴可要接下?”

周安平思考了片刻,说道,“接下!能跟三皇子三翻两次作对,却全身而退的人,肯定不简单。老爷我倒是想瞧瞧这个才十二三岁的女孩子,到底有着怎么样的三头六臂!”

“是,老爷!”管家立即应道。

来福客栈

林绪杰向林月兰汇报道,“主子,周总督接下了我们的拜贴!”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嗯,既然如此,你们就下去准备一下,明天给周总督一份见面礼!”

“是,主子!”林绪杰应了之的一,就退了出去。

蒋振南有些狐疑的道,“这个周安平向来不太待见普通人,怎么这次却肯见你,会不会有诈?”

林月兰却摇了摇头道,“不管周安平是什么原因,接下我的拜贴,至少我的目的达到了!”

蒋振南微微点了点头道,“嗯,那明天要小心。这只老狐狸,可不是随便能唬弄的人。”

林月兰只是笑了笑。

金源拍卖行,陈府

“老爷,外面都在传,周总督接下了林月兰拜贴!”陈家下人向陈山彪汇报道。

自从得知周安平被放出来之后,陈山彪的心里一直不平静。

为何?

只是因为当初周安平那贪污受贿的罪名,是陈山彪及联合几个商人一起告发的。

本以为,圣上派三皇子为钦差,调查此事,那么周安平的罪名肯定会落实,即使没有这罪名,以周安平是太子一党,三皇子肯定也会抓住机会,比例周安平按上一个罪名。

可周安平任是平安无事的从三皇子手中出来,这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啊?

陈山彪或许不知道,有一种叫“蝴蝶效应”连锁反应。

而这只蝴蝶恰恰就是突然出现在青丰城的林月兰。

因为林月兰出现,导致宇文非夜一门心思对付起林月兰这个不起眼的角色,而忽视了他最应该去对付的人——周安平。

后来在青丰城的名声越来越差,为了顾及名声,他只能带着林月兰送给他的东西,仓促离开,哪里管得上周安平了。

实际上,这事,让以后的宇文非夜真是懊悔莫及。

他这是因小失大了啊!

此事暂且不说了。

陈山彪现在分外担心,周安平现在会追究几个暗中告发他的人,那么,他一介商人如何能逃过此劫?

不过,现在听到林月兰要拜访周安平,且周安平已经接下拜贴,立即计上心头,对着管家说道,“管家,去备份贵重礼物,我要去拜访林记药铺少当家!”

说来,他只是暗害了周安平,对林德山和林月兰,并没有暗害行为。

所以,如果周总督能够接下林月兰的拜访,就说明这个林月兰有过人之处,且她医术高明,要求她的人数不胜数。

因此,林月兰或许是唯一能救他的人。

但他也很肯定,他这一遭之后,付出的代价,肯定也很大。

然而这些都不管了,只要能保下他这条命,保住陈家,他就是付出再大的代价也愿意。

……

“主子,金源拍卖行的老板陈山彪过来拜访您,您是见还是不见?”林绪杰向林月兰汇报道。

林月兰与蒋振南在下棋,听到林绪杰的汇报,立即有些疑惑的道,“金源拍卖行陈山彪?”

林绪杰立即解释说道,“这个金源拍卖行与广聚泊拍卖行一直是竞争对手。”

林月兰右手指尖捏着一颗白色棋子,问道,“陈山彪与周行发?”

“是的!”林绪杰就道。

林月兰听罢,很是疑惑的道,“奇怪了,这个陈山彪怎么会突然拜访我呢?我记得他与爷爷好像没有任何交情,与爷爷无怨无仇啊?”

林绪杰也是不明白,他道,“陈山彪带来了很是贵重的礼物来拜访您的。”他这个主子是个财迷。“是犀牛角、深海大珍珠,及南海夜明珠!”

果然……

林月兰把手中的棋子一扔,伸了伸懒腰,然后说道,“哦,这个陈山彪既然这么有诚意,带来这么贵重的东西上门,我不见他,好像有些说不过去。何况,本姑娘还是个小丫头呢。”

听着她的话,蒋振南和林绪杰的嘴角都抽了抽。

她这话也就骗骗外人,至于他们,很是清楚,她是看中了陈山彪带来的那些礼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