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帮忙总是要付出代价的/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山彪在见到林月兰本人面目时,着时愣了愣。

这人比他想像中的更加小,而且小小年纪,五官惊艳,让人一眼难忘。

这些实际上都不重要,重要的则是,这个林月兰的周身气势,很是凌厉及强大,仿佛有一种傲视凌然的上位者风范。

这让陈山彪的心里震了震。

同时,心里也了然了,为何这个林月兰能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在青丰城内,闹出了这样大的动静。

其一,在广聚源拍卖会场上,三翻两次与三皇子争锋相对。

其二,让林记药铺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迅速建立起优越的名声,使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林记药铺。

其三,更是不得了啊。与一国首富柳逸尘结拜兄妹,与青丰城首富号称朋友,虽说这两人没有实权,但有钱啊,且柳逸尘还是在当今圣上面前挂上号了的了不起的人物。

对于普通人说,这三件只要随便拿出一件发生在自已身上,那都会轰动青丰城的大事件。

然而,偏偏这三件事情,都发生在一个人身上。

这个人说她高调也确实高调,说她低调也很低调。

高调,是因为青丰城所有人都知道,这林月兰是林家后人,是林德山的孙女,且带着复仇的目的,重新回归到青丰城。

低调,是因为,很多人都没有见过其人,只是偶尔见到她人,且都是带着面纱,让人看不清她的真实面貌。

因此,当陈山彪看到林月兰没有带面纱的真实容貌时,那惊讶又惊艳的表情,根本就掩饰不住,还着时愣了好一会儿。

这就引得蒋振南分外的不满了。

蒋振南冷酷的脸,立即变得更加冰冷,锋利的双眸射向陈山彪时,仿佛要穿透他这个人一般。

蒋振南冷冷的假咳了几句,“咳咳……”随后就带着讽刺意味的说道,“陈老板,您这是要继续当一根发光的木头吗?”

发光的木头?

这个形容倒是有趣。林月兰暗想到,这蒋振南竟然还会说冷幽默了啊。

陈山彪愣神时,感觉到两道锐利的寒光射向他,浑身发冷,使得他不自在的全身哆嗦了一下。

当然,这也很快让他反应过来,立即惊觉到自已的失礼与失态。

他上前赔罪道,“抱歉,林少当家,第一次见面,实在是让您的风彩和光华给惊住了,有失礼之处,请多多包涵!”

林月兰先是轻轻的点了点头,表示接受他的道歉,随即开山见山的道,“不知道陈老板找上本姑娘所谓何事?”

陈山彪又是一愣,林月兰的干脆与直接很是出乎他的预料。

他之前,都准备了好一些话来周旋的呢。

既然林月兰开门见山了,他也不在拐弯抹角,直接说了。

但是,瞧了一旁的蒋振南,他又有些迟疑了。

林月兰看出他的顾忌,直接道,“陈老板,有什么话,但说无妨!”这是没有把蒋振南当外人的意思。

林月兰的意思,陈山彪懂了。

他也就没有在迟疑,一脸苦楚的直接说道,“林少当家,陈某这次上门来,是求林少当家救陈某一命,陈某必定有重大回报!”

林月兰很是疑惑的道,“陈老板,你是有什么隐疾或重大疾病吗?可是我瞧着你,除了一脸气色不好很好,有些微微憔悴外,并没有看出你有生病啊?”

陈山彪听着林月兰一说,立即反应过来,林月兰除了是林记药铺少当家,还是个医术高明的小大夫,也有很多人称呼为小神医。

因为,那些濒临死亡的患者,只要经过她手医治,立即妙手回春,让人重新活了过来。

听说,很多患者已经痊愈,这些患者有免费医治的穷人,也有一诊千金的富人。

陈山彪立即摇头,苦笑着解释道,“林少当家,陈某不是这个意思。”

如果真是生病了,他还不用这么发愁。

随即,他就敞开来说道,“我听说周总督已经接下林少当家的拜贴,明日就要去拜访周总督,是吧?”

林月兰没有隐瞒的道,“确实。只是,这事与陈老板有什么关系吗?”

陈山彪苦笑说道,“有。陈某所求正是与此相关之事。”

林月兰很是好奇的道,“哦?到底是何事?不如陈老板说来听听!”

陈山彪点头道,“好!”

随后他就娓娓道来。

原本金源拍卖行与广聚源拍卖行是青丰城两家最大的拍卖行。

广聚源拍卖行后面还有周总督撑腰,众人为了讨好巴结周总督,给周总督面子,当然就会给广聚源面子,在广聚源来往做生意。

金聚源的陈山彪纯粹是一个没有后台的商人,但他同样有自已的人脉,能弄到各种稀奇宝贝,这些宝贝自然,也引得青丰城上流层人士的兴趣,热自然,这生意也不会太差。

然而,差距就是从广聚源拍卖紫云花开始。

广聚源拍卖行因业突然出现的紫云花,立即吸引着所有人员的目光,而且这东西还以高价,被首富李发枝拍得。

广聚源因为紫云花,这名声仿佛一下子上了一个挡次,而且之后,他们的拍品都是顺风顺水,生意很是兴隆。

反观,金源因为已经找到值钱的宝贝,这生意是越来越差,所有人员都唉声叹气的,望着竞争对手赚钱。

作为老板的陈山彪更是心急都一夜之间生了白发。

后来,就有人过来,跟他提个醒,金源再这么下去,就要倒闭,而广聚源越做越大,直至在青丰城称霸。

与其等死,还不如找到对方的死穴,让对方先死。

就这样,陈山彪一边派人寻找紫云花的出处,一边按照对方的指示,着手收集广聚源后台之人贪污受贿的证据。

然后,他找到那些所谓的证据之后,立即就让人送到京城刑部大理寺,再由这些人呈现到圣上的跟前。

过没有多久,就从京城那边传旨过来,三皇子宇文非夜作为钦差,来青丰城彻查此事。

果然,这消息一出,广聚源生意就受到很大的影响。

陈山彪知道,广聚源老板周行发一定会找一个稀世宝贝来挽救广聚源的生意和名望,所以,他一定会去再找那个卖给他紫云花的人。

事实果然如他所料,他派去跟踪周行发的属下汇报,他确实去找了那个卖紫云花的人。

但是,他万万没有料到的是,这人竟然会是消失二十年的林德山。

之后,就林德山赶来为周行发救急救窘。

再之后的一系列之事,林月兰就很是清楚了。

听到陈山彪的叙述,林月兰立即明白了陈山彪的意思,她犀利的说道,“陈老板,你方才说救命,不会是说你陷害周总督一事吧?现在周总督安然无事的出来,肯定会在第一时间追查告发他之人。所以,你认为你自已逃不过,就求到本姑娘头上来吧?”

陈山彪有些窘迫又难为情的说道,“没错。就是这事!”

但,林月兰立马厉声犀利的问道,“可是,陈老板,你凭什么认为本姑娘会帮你?一,本姑娘与你无亲无故,也没有任何交情;二,本姑娘同样与周总督无亲无故也无任何交情,暂且不说我能不能帮上忙,即使我能帮上忙,本姑娘又为何要帮你?”

陈山彪知道这事,请林月兰帮忙,确实很勉强,但是,目前来说,周总总督既然能接下林月兰的拜贴,那林月兰就是他唯一的希望。所以,他就带着这渺茫的希望来求林月兰的。

陈山彪羞赧又带着希望曙光的哀求道,“林少当家,这事虽对于你来说,是很勉强,可是,您却是陈某目前唯一的希望,林少当家,陈某求求你,救救在下,就算你要陈某付出任何代价,我也愿意!”

林月兰听着他的话,沉思了片刻之后,很是严肃的问道,“陈老板,假如本姑娘真能救你,你真愿意付出作何代价?”

听到林月兰如此一问,陈山彪那双哀求的双眸,立即“噔”的发亮,想也不想的应道,“愿意,当然愿意!”

林月兰微微点头,但随即她又问道,“陈老板,你也知道我林月兰是林德山的孙女。这段时间,我代替爷爷留在青丰城,为的就是二十年前林家洗涮冤情,然后,报仇!

二十年前,凡是陷害林家的,对不住林家的,对林家落井下石的,本姑娘都一一报复回去。曾家,就是个例子。

不知道,陈老板可有在二十年前做过对不起林家之事?”

陈山彪立即摇头道,“没有,绝对没有。林少当家,你要相信我!”

当年,他既没有伸出援手帮忙,也不曾落井下石,只是在一旁叹息旁边之人。

这,林月兰应该不会报复吧?陈山彪心里有些狐疑的暗道。

林月兰点头道,“没有就好。如果被本姑娘查出当初你有过一丝歹念,那么不仅是周总督要你的命,就是本姑娘也不会轻饶你,可知?”

陈山彪点头就道,“嗯,我知道,我知道!”

“那行,你这个忙我就帮了。”林月兰点头道,“只是,帮忙总是要付出代价就是!”

“林少当家,您说!”陈山彪急声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