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交易条件/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山彪再次回来时,手上拿着几份契约,他很是恭敬的说道,“林少当家,这就是我金源拍卖行的房契和地契,请您过目!”

没错,林月兰要陈山彪所付出的代价,就是他手中的金源拍卖行。

之前,林月兰看在周行发履行了承诺,没有让任何势力查到紫云花的出处,林月兰就有意跟他长期合作,再加上他与林德山几十年的交情,自然,她就没有打算另起一家拍卖铺了。

然而,周行发的自私和贪婪,使得他与林德山的交情闹翻,林月兰当然就没可能去便宜他。

所以,她就本身打算起一家拍卖行,毕竟,她身上的奇珍异宝很多,通过拍卖的方式卖出去,那就是一个大赚头啊,林月兰当然不想错过一个赚钱的机遇了。

对于她来说,拍卖行不要多,只要一家,做到了质、量、精,就足够!

既然有现成的拍卖铺,她也犯不着再费心去找地,人脉,及资源。

她林月兰从来就不是一个好人,她与陈山彪无亲无故,更无交情,她答应救他性命,保住陈家大小,那陈山彪必然是要付出代价的,不然,难不成让她白白帮忙不成。

林月兰只是瞧了一眼陈山彪拿出的这些东西,并没有接过来。

她端起热茶,打开瓶盖往里吹了吹,再轻呡了一口,又放下手里的茶杯,淡淡的说道,“陈老板,我要你手中的拍卖行,还要你这个人,不知是否答应?”

陈山彪这个只是一个纯粹的商人,可这个商人,手中却有大把的人脉和资源,如果只是就这么放他离去,那么很显然是她林月兰的损失,所以,林月兰当然要把人彻底归来已用了。

“噗!”

“咳咳……”

旁边一直坐着喝茶的蒋振南,再一次被林月兰的言行给吓了一跳。

他怎么感觉这个场景,怎么这么熟悉啊?

哦,对了,当初张元彬卖身葬父,林月兰给他银子时,也是这么说的好像。

所以,现在以他对林月兰的了解,林月兰说这话时,肯定是看中了陈山彪哪一方面,更或者说陈山彪有利用价值。

蒋振南了解林月兰,可陈山彪不了解啊。

因此,听到林月兰的话后,直接懵住了。

随后,先是表情很是古怪的盯着林月兰看一眼,随后,他就转动脑袋把自已眼睛能看到的地方,上上下下都给看了遍。

他表情甚是古怪和狐疑,明明他长得五大三粗,从头到尾没有个算上英俊的地方,再说了,以他的年纪,与林德山相仿,都可以当林月兰的爷爷了。

所以,林月兰看上他,难道是想与他来个“爷孙恋”不成?

瞧着陈山彪那古怪又诡异的表情,蒋振南立即明白了,陈山彪是误解了林月兰的意思。

脸色一黑,心里立即不舒服了。

他立马没有好气的对着陈山彪冷冷的说道,“哼,你不用自作多情,月儿姑娘才不是那个意思!”

陈山彪听罢,老脸微微一红,看来真是他想茬了。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那林少当家,这是什么意思?”

林月兰直接说道,“实话跟你说吧,陈老板,虽说我帮你,让你付出的代价,是这家拍卖行。只是,你也知道,我初来乍到,既没有任何人脉,又没有任何资源,我还得重新找来打理这拍卖行,一切都得从重开始!”

说到这里,陈山彪有些明白林月兰的意思。

他脸色立即变得微微发白。

他是求林月兰帮忙救命,可没有打算卖身给她当奴才啊。

商人虽是贱籍,但起码人身自由啊。

如果入了奴籍,那就想相当于一只狗啊。

在他的心里认识里,即使他死,也不愿意当一只狗奴才啊。

想到这,陈山彪有些隐忍的怒气同样有些迟疑的问道,“林少当家,你是要我卖身给你,然后帮你打理这拍卖行吗?”

谁知林月兰却摇了摇头道,“陈老板,你说的是,也不是!”

陈山彪立即有些疑惑了,他语气有些急促的问道,“林少当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林月兰清冷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她说道,“陈老板,我是要你继续帮忙管理拍卖行。但是,你却有很多方式帮忙,不一定要卖身给我当奴吧?”

陈山彪的心里立即有些激动,只是他压抑自已的情绪波动,很是紧张的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林月兰也没有拐弯抹角,直接说道,“我说的是,我们双方可以合作!你的金源拍卖行转让给我,但我还是需要你手中的人脉及资源,所以,我需要你继续留下来管理金源拍卖行,我给你二成的利。”

换话现代话来说,这家金源拍卖行,林月兰占80%的股份,陈山彪占了20%的股份。

陈山彪一下子从座位上蹦了起来,神情颇为激动,他不可置信的问道,“林少当家,你说的可是真的?”

他虽不打算当奴,但是,把金源拍卖行转给林月兰之后,可以说,他已经一无所有了。

即使他要再重头开始,也不能在青丰城了。

他已经做好打算离乡背井,到外面去发展的打算,可偏偏林月兰给了他这么一块馅饼,他根本就没法拒绝。

林月兰点头道,“那是当然。只是……”

说到只是时,她的眼神是人分外凌厉,神情是严肃和认真,语气却是十足的严厉警告。

她说道,“只是本姑娘十分的厌恶背叛与贪心不足。不管是我的属下,或者是合作伙伴,凡是背叛我的人,我都有办法让他生不如死,求生不能,求死不得!陈老板,我说的话,你可记得了?”

陈山彪瞧着林月兰那傲然凌厉气势,心头一震,分外的心惊,及打从心里涌出来的恐惧和敬畏。

此刻,他深深的知道,别看林月兰年纪小,可是她就是有这个本事和能力,解决任何问题。

所以,背叛是她所不能忍,她会选择报复!

且这报复的方式,或许真是他难以想像出来的。

只是这个样子,才是更加恐惧和可怕的。

陈山彪随即立马应道,“林少当家,我陈山彪纵横商场几十年,虽做人不怎么样,但唯一的优点,就是讲诚心,诚信。你林少当家只要答应救我陈家老小,那么我陈山彪也绝不是忘恩负义之徒,做出那不耻的背叛之事。

如有违誓言,我让林少当家随意处置,更或者甘愿遭受天打雷霹之刑!”

呵,又是一个天打雷霹!

林月兰都有些不屑的翻个白眼了。

不过,好在,天不收,她自已可以来收。

谁让她天赋异禀,身怀雷电异能呢!

那一次次的雷鸣闪电,能忽悠一次,就能忽悠两次,甚至一直忽悠下去,除非能找另一个能发动雷电的异能人。

林月兰表情松开,随后笑道,“嗯,陈老板果然是爽快之人。既然你没有任何意见,那么我们的合作就算定下来了!”

陈山彪松了一口气,点头应道,“这是当然!”

但随即,他又想到另外一个问题,说道,“林少当家,陈某手中虽有人脉和资源,但我毕竟年岁大了,随时进入知命之年,恐怕也管理不了多久啊?”

林月兰听着陈山彪一说,也微微愣了愣,这才想到,陈山彪与林德山差多在的年纪,都是在四五十岁的样子。

可林德山把一切交给了林月兰,都不管事了。

不过,对于林月兰来说,四五十岁,还才是一个男人的中年,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知命之年了呢?

林月兰笑了笑道,“陈老板,没有关系!你至多只要帮我管理一两年,帮我培养出另一个管事出来,就行了。不过,我身边现在没什么人选,不知陈老板心头可有什么人选?”

陈山彪有些犹豫小心的问道,“林少当家,这个可以子承父业吗?”

林月兰听罢,唇瓣立即微微上扬,颇有兴趣的问道,“哦,子承父业?你到底有几个儿子啊?难道你的儿子就甘心把本属于自已的拍卖行,变成了了别人的,而不打算夺回来?”

陈山彪立即摇头道,“不,不,不,我就一个儿子。我这个儿子是个忠厚老实,明白是非,恩怨分明的人。只要他了解到这转让拍卖行的原由,他绝对只会忠诚,而不会有任何野心和背叛!”

这下子,林月兰更是敢兴趣了,“你儿子忠厚老实?只是,陈老板,你应该知道在商场中打混的人,忠厚老实可是会被人吞的连骨头都不会吐出来的。这样的人,可以打理好商场中的一切吗?”林月兰很是怀疑的道。

陈山彪立即否认的道,“不,林少当家,陈某这个儿子本性是忠厚老实,但他很有经商天赋,一般的商人根本就欺负不到他!”

还有这样的奇葩?

林月兰立即有兴趣的点头说道,“好,等本姑娘为你解除危机后,你就把你儿子带过我来瞧瞧!”

商场中的商人,一般都是尔语我诈,或许十句有九句是假话,而一句真话,或许就是为了引你踏入埋伏的陷阱之中。

所以,她现在很是怀疑,这个忠厚老实的人,真的会是一个忠厚老实的吗?

最后,陈山彪只能先把拍卖行的房契和地契,都先带回来,然后,在家忐忑不安的等着林月兰的消息。

等陈山彪离开之后,蒋振南笑着道,“月儿姑娘,恭喜,又得到了一家铺子!”

林月兰却笑着道,“面具大叔,难道你不认为,我不可能让周安平对陈山彪手下留情吗?”

蒋振南却摇了摇头道,“不认为。我知道,只要月儿姑娘想办的事,一定会办到!这听着让周总督放过陈山彪一马,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毕竟,陈山彪的陷害,很有可能让周安平这个总督府,被抄家灭族。这么大的仇,这么大的怨,怎么可能说放下就放下?

但是,这事换到你手上去解决,那不可能的事,也立即变成可能!”

林月兰笑着问道,“面具大叔,你怎么对我就这么自信?难道就不会有怀疑吗?”

蒋振南却摇了摇头,很是认真的说道,“从我第一次见到你起,就没有怀疑过你的能力!”

只是,当初,他们却被这个小小的林月兰给耍得团团转,还一下子从他们手中弄去了这么多钱。

一个伞朵儿,就要一两银子,现在想想就好笑。

明明当时,她十二岁,可偏偏告诉他们,她只有七岁。

确实,当时,她瘦骨如柴,面色蜡黄,还就只有七八岁孩子高,所以,认为她只有七岁很正常的。

蒋振南想到过去,脸上的表情就变得温和和细腻,那似有似无的笑容,更是让人猜测不已。

林月兰很是奇怪的问道,“面具大叔,怎么了,有什么好笑的吗?”

蒋振南反应过来后,立即摇了摇头道,“没什么!”

如果现在跟她说,是因为想到她过去的模样,肯定会惹毛她的。

蒋振南之后,有些不舍的说道,“月儿姑娘,我打算明天就离开青丰城回京城去!”

林月兰的反应却是很淡,她轻轻的点头道,“哦。那一路顺风!”

蒋振南想要再问她,真不见京城过年吗?

但想了想,他还是没有问出口。

他现在的身份与林月兰只是很普通的朋友关系,他不知道除了这个身份,还能有什么身份,才合适邀请林月兰去将军府过年?

那就是除非林月兰是他的未婚妻,或者是妻子!

然而……

蒋振南有些不甘心的暗中叹息了一下。

第二天,蒋振南就离开了青丰城。

林月兰与蒋振南告别之后,按着时辰,准时去了总督府。

只是,也不知道是周总督是故意考验她的,还是特意为难她的,总之,她被迎进总督府之后,在客厅里等了足足有一个时辰,周总督才姗姗来迟。

此刻的林月兰,看着耐性十分的好。

看到周总督出来,林月兰起身开口就问道,“周总督,我瞧你面色微微发青,皮肤暗黄,眼角微红,眼睛暗涩,那您双脚走路时,是不是有些乏感无力,双手有时是不是也提不起劲来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