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与李发枝的交易/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主子,李发枝李少当家过来拜访您,您是见,还是不见?”林绪杰向林月兰禀报道。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请他进来吧!”

说实话,他与李发枝的交情不深,除了在青洲湖船上的那一次交情。

也不知道,他这次上门来所谓何事。

李发枝进来之后,见到被一缕阳光射进来,显然得肌肤五官更加漂亮的林月兰,有些愣了愣神。

随后,他就笑着道,“如果外面的人知道,以查找病症为由,拒绝总督府邀请的林少当家,此刻有如此闲情逸致的坐在包厢里,看着外面的风景色,这表情真不知会怎么样?”

林月兰却侧过脸,笑着应道,“可外面的人,不知道,不是吗?”

李发枝走到林月兰的桌前另一则,坐了下来,瞧了瞧四周,有些疑惑的问道,“林妹子,你家那什么贴身保镖,怎么没在这啊?”

实际上,以他多年的阅历,和眼光,一眼就瞧出了林月兰身边的那个所谓保镖,身份肯定不简单。

所以,他有此一问,也是有试探的成份在此。

林月兰却笑着应道,“这不,快年关了嘛,我就先行先放他假了。怎么,李大哥找他有事吗?”

李发枝轻轻摇了摇头,说道,“没事。只是好奇的问一下而已。”

林月兰似笑非笑的说道,“什么时候,堂堂的青丰城首富李氏大当家,竟然会对一个普通人这么感兴趣了?”

李发枝应道,“不是瞧着林妹妹如此维护一个贴身护卫,才好奇的问问。”

李发枝的再打太极,林月兰不是不懂,不过,她觉得李发枝这人没有威胁到她什么,她也就装糊涂过去就行了。

林月兰问道,“行了,李大哥,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找本姑娘什么事?”

林月兰说话向来就这么直接,她不觉得与李发枝需要客气什么。

因为,从头到尾,李发枝都没有打算与林月兰有交情,林月兰也知道,所以,她也不会厚着脸皮去套交情。

对于她来说,与李发枝的交情深浅,根本就影响不了她任何利益。

李发枝突然认真的问道,“林妹妹,那个周总督真的得了很严重的病吗?”

他与周总督之间的利益息息相关,所以,周安平的安否,直接关系到以后李氏前途的发展。

林月兰不在乎卖给李发枝一个人情,点了点头应道,“没错。他的病情是很严重的。如果没有发现并且治疗,他至多只以活到三个月。”

听到只能再活三个月,李发枝的瞳孔猛得一缩,很是不可置信。

他很是震惊的问道,“他到底得的是什么病?怎么会这么严重?”

林月兰睨了他一眼,说道,“肝腹积水!”这种病,在现代仪器能测出来,但是,古代医学落后,单靠把脉,医术没有到一定境界之人,是把不出来的。

李发枝微微一怔,很是疑惑的问道,“这是什么病?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林月兰说道,“这种病啊,说白了,就肝脏小腹这里集聚着一大包水,这水不弄出来,随时都危急到人的性命安全。”

李发枝不懂这些东西,他直接问道,“这病能治吗?”

林月兰却笑而不答的问道,“不知李大哥是为谁而问?”这句话很明了。

意思是,如果李发枝想为自已的利益出发来问,林月兰可能告诉他,如果是为周总督府那边而来,她就会拒绝回答了。

因为,这涉及到她自身的利益。

李发枝双眸微皱,这才清楚的认识到,这个年仅十二三岁的孩子,真的很不简单,也怪不得能三翻四次的把三皇子宇文非夜气得脸色铁青,还安然无事的继续呆在青丰城。

这也能理解,那个向来神秘莫测,目空一切的柳逸尘为何会与她结拜兄妹了。

李发枝深思了片刻之后,说道,“我为自已而问!”

林月兰点了点头,很是自信傲然的说道,“周总督这种病,如果是其它人或许没法治愈,但是对于我来讲,却是一例很简单的病例,要医治他,也是轻而易举的事。”

听到林月兰的回答,李发枝立即惊讶的问道,“那你怎么还……?”那你怎么还三翻四次的拒绝给周总督看病呢?

林月兰明白李发枝所问,她一只手撑着下巴,一只手把玩着小盏杯,眼睛看向窗外,表情很是淡然的说道,“我这人给人看病,向来看心情。心情好,就给人医治,心情不好,我就不想给人看病。正巧,本姑娘从周总督府出来之后,心情就不太好,所以,我拒绝他们,不是很正常吗?”

听着林月兰这样说,李发枝立即明白了。

林月兰去拜访周总督时,那府里的人,或者直接说周总督,直接给林月兰为难了。

这就让林月兰很不高兴了,她一不高兴,就把周总督谅一谅了。

李发枝心里立即抖了抖。

古人云,宁可得罪君子,莫要得到小人与女子!

这林月兰可既是小人,人小嘛;又是女子,即使她还是个孩子,但也不能否认她是个女人身份。

所以此刻,李发枝只能在心里默默同情,得罪小人女子的周总督了。

李发枝笑了笑道,“看来,周总督要过几天担心受怕的日子了。”他是肯定林月兰绝不会让周总督死去的。

如果林月兰一开始没有打算与周总督结交之意,她也不会给周总督下拜贴。

只是,林月兰这人心高气傲,绝不肯受一点委屈,所以在总督府里的那一点委屈,就报复回去了。

林月兰没有接话,只是再问道,“李大哥,你除了问这事,还有别的事吗?”

李发枝也很干脆的说道,“听说你手中有很多宝贝,所以,我想过来讨要一两件。”

林月兰直接问道,“那你想要什么宝贝?”

李发枝问道,“我听说拍卖会上的紫云花,千年人参是你的,三皇子所带走的五百年人参,与三百年灵芝,也是你送的?”

林月兰点头应道,“没错。”

李发枝得到肯定之后,瞳孔再次一缩,他突然激动的问道,“那你有没有千年雪莲?”

“千年雪莲?”林月兰跟着问一道。

千年雪莲可是与千年人参一样珍贵的药材。

只不过,千年人参是保命的,而千年雪莲则是保颜,也就是说吃了这药,延缓人体衰老,常保青春,与紫云花有相似的功效。

但紫云花却只能延缓十年的衰老,但最终还是会衰老,而千年雪莲,吃过之后,除了让自已看起来更年轻之外,一直到死亡,也是这个状态了。

当然,吃了这东西,除了老之后,还是一样会病,会死。

可是,这东西,却是那些爱美者很是疯狂的追求。

然而,它却如千年人参一样,很难得,是世间至宝。

只是李发枝要这东西……

李发枝点头道,“先前你的铺子里,有出现过雪莲,我知道。所以,我想问一问,你现在有没有千年雪莲?”

林月兰却没有回答他,只是眼神很是狐疑的打量着李发枝,难道真应了那句话,越是越有钱的人越是惜命,也越是不想老去?

李发枝看到林月兰怪异的眼神,立刻明白林月兰误会了,他微微红着脸,说道,“别误会,不是我要这东西,是我娘,她年轻时,是个貌美如花的人,现在,她一直不愿意看着容貌老去,现在变得有些癫狂。”

说着,他重重叹了一口气,有着作儿子的无奈和惆怅,“她一没有人看着,就会闹着去自杀。”

林月兰挑了挑眉,倒是有些同情看着李发枝,有这样一个娘,确实让人头疼,与心力憔悴。

只是林月兰有些奇怪的问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几个月前的紫云花,好像是被你给拍下来的。为何那紫云花没有给你娘,去送给了周总督?”

说到这个,李发枝就有些无奈的说道,“我娘拒绝服用!”

“为什么?”林月兰立即不解道,“这紫云花不是让人年轻十岁的吗?你娘吃了下去了,就可以年轻了,为何会拒绝服用?”

李发枝摇了摇头苦笑的道,“我娘年纪大了,虽不愿意接受老去脸上长皱纹的事实,但是,她又觉得一下子让自已年轻,很是不舒服,怎么都不肯服下那东西。”

林月兰淡淡的道,“看来你娘这人挺矛盾的啊。”不愿意老去,又不愿意变回年轻状态,这是有病啊。

“可不是,”李发枝苦笑无奈的说道,“没办法,恰巧那时生意出了差错,需要官府解决。因此,我就找上了周总督的,然后,把紫云花送给了周总督。”

林月兰了然的点头道,“这就怪不得三皇子一来青丰城,就去总督府找那紫云花了呢。”

李发枝也知道他送去的紫云花,让三皇子宇文非夜虎视眈眈了,但这已经不关他的事了。

他现在很是关心的问道,“林妹妹,这千年雪莲,你可有?”

有种直觉在告诉他,林月兰手中就是有这东西。

林月兰却轻轻点头道,“这千年雪莲,我有是有,可是,你娘不是不愿意服下么?”

李发枝只得说道,“我只能瞒着她,让她偷偷服下。等她真变年轻了,她就会自然的接受那种年轻的状态。”

林月兰了然,总得说来,李发枝的娘心里有病,但是,李发枝这个孝子,就是想要瞒着他娘,让她变回年轻。

不过,林月兰却是严肃认真的问道,“李大哥,你我现在都是做生意的商人。以这千年雪莲比千年人参更稀缺的宝物,你认为你应该付出怎么样的同等代价,来换取它的简直。”

说白了,就是林月兰也不可能白送李发枝千年雪莲。

她要的是李发枝与她作同等价值的交换。

李发枝当然也明白此意。

说来,他与林月兰无亲无故又无实际上的交情,就让她把宝贝送给他,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要说,林月兰稀罕他巴结他首富的事,那也是不可能,因为林月兰已经有一个更大的更有钱势的结拜大哥。

李发枝说道,“那林姑娘想要什么,尽管开口,只要李大哥有的,我绝不会拒绝交换。”

林月兰听罢,低眉垂帘沉思着,手中把玩着那小盏玉杯,片刻之后,她就说道,“李大哥,听说你是做玉石生意的,是吧?”

李发枝应道,“没错。”随后,他随即醒悟道,“如果林妹妹喜欢哪种玉佩玉石,随便挑随便选!”

林月兰却没有拒绝道,“那多谢李大哥了。不过,”林月兰话锋一转,问道,“只是我想跟李大哥去原石开采场瞅瞅,可否?”

每个商人都有自已的货物源头,特别是那些做大买卖的,这需要保密,否则被人一不小心抢了货源,那就损失大了。

可恰巧,林月兰要的就是人家货物源头。

李家是靠做玉石生意发家,且生意越来越大,越来越好,主要是李家的玉石质量高档,做出来的东西又很是新颖漂亮,很是受人欢迎。

所以,这一下子要李家的货物源头,李发枝就有些犹豫了。

林月兰知道李发枝的担心,她笑了笑道,“李大哥,不用担心。我不会介入玉石生意。我只是玉石开采场挑选几块中意的玉石而已。”

李发枝立即放心的道,“行,这没问题。”

林月兰笑着道,“那成交!”

她现在缺的就是有灵气的玉石了。

林月兰当场就给了李发枝一株千年雪莲,实际上,那就是从空间直接拿出来,只是做出来的样子,是林月兰从一个很秘密的柜子中拿出来的。

林月兰跟他约定的时间是,年后开春去玉石开采场。

毕竟,她现在要赶回林家村过年去。

不过,她还是从李家铺子里先挑了挑几块不太起眼的玉石。

……

那一头,周行发很是不解他堂哥怎么会突然拒绝他进入总督府。

不过,他自认为,可能是堂哥病重,不愿意见人。

他想了想,随即又带着一些礼物,来到来福客栈,打算去找林月兰了。

他认为,他堂哥病重,林月兰肯定有办法。

他就想着与林德山的几十年的交情,与林月兰套上交情,以他的面子,请林月兰不要再推脱给堂哥治病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

呵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