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与周总督讲条件/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这期间来福客栈歇业,拒绝客人吃饭住宿,所以,周行发只能站在客栈的门前等待。

“周老爷,我家主子没空见你,请回吧!”林青松表情冷酷的对着周行发说道。

周行发的贪心,差点害了老主子的命,作为林月兰的护卫,怎么可以不知道。

所以,林青松对周行发没有一点好感。

周行发期待的表情立即僵了僵,但随后,他就有些生气和愤怒的对着林青松大声说道,“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林德山的好兄弟,你家主子见到我就要叫一声‘周爷爷’,你是不是没有跟她汇报,是我周行发来见她的?”

说这话,周行发实际上是底气不足。

那天林月兰轻描淡写的,就把他暗中对林德山所做的见不得人的心思就给拉扯出来,可见,她根本就没有顾及到他周行发是林德山是好兄弟好朋友这事。

甚至可以说,他与林德山会闹翻脸,却是林月兰一手促成。

他心里早也料到林月兰可能不会见他,可是他心里就是不甘心,就这么失去林月兰这样一股人脉资源,特别是得知,那林记药铺出现的这么多的药材宝贝,更是让他觉得,必须修复与林德山的关系,否则,他的损失就大了去了。

但是,林德山已经离开了,他也就只能把主意打到林月兰身上去。

这一次他不敢直责林月兰目无长辈,却只能指着护卫来发火。

周行发再说道,“你这个狗奴才,到底有没有向你家主子禀报?”

林青松眼神很是不屑的看着这个自以为是的周行发,他冷冷酷酷的道,“周老爷,我家主子让我代为转告:别以为自已做的事情可能瞒天过海,她现在不计较,完全是看在你与爷爷几十年交情份上,如果你再敢自诩爷爷的朋友自居,那么,昨天曾家的下场,就是明日周府的下场!”

说完,林青松根本就不再理会既震惊茫然,随即变得气愤又无可奈何的周行发。

反应过来的周行发立即觉得自已受到侮辱,被一个晚辈侮辱了。

就在他想要愤怒冲进来福客栈时,又立即想到了那一句:昨天曾家的下场,就是明日周府的下场,猛得心头一慌,又立即又停住了自已的脚步。

因为他心虚,他心里有鬼啊!

前段时间,林德山之所以愿意帮他,只是因为那段二十年前的救命恩情。

可是如果林德山知道二十年前的那段救命恩情实际上是……

想一想,周行发立即一身冷汗。

然后,他就对着手下的人道,“我们走!”

等李发枝从来福客栈出来时,恰巧看到周行发那落荒而逃的背影,眉头微微皱了皱。

他也听说林德山与周行发之间的交情,但是,为何林德山与周行发翻脸就翻脸呢?

当然了,这根本不关他的事,他也没有放在心上。

只是,周行发拜访林记药铺少当家被拒绝一事,立即在青丰城传开来了。

这就更加证实了,林德山与周行发翻脸的事实。

当然了,这事传到了林月兰耳中,也只是一笑而过。

……

到了第三天,林月兰总算在总督府的催促之下,来到总督府。

这一次,林月兰的到来,受到总督府的热情招待。

接到林月兰今天会来的传信之后,一大早周管家就让这些下人开始大扫除,把家里擦的干干净净,然后吩咐厨房的人,买好菜,做个大餐,准备迎接林月兰的到来。

“林少当家,”门口迎接的周管家一看到林月兰,立即很是客气尊重的上前招呼道,“辛苦了,里面请!”

林月兰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带着两个护卫两个丫鬟走进周府。

到子周府,周管家立即让下人上茶,然后说道,“林少当家,请您稍等片刻,老奴立即请我家老爷出来!”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嗯,不用,还是请管家带路,我再去给总督大人看看。”

听着林月兰这样说,周管家是求之不得啊。

周管家立即作个请的手势,说道,“林少当家,请!”

到了周安平的房间,林月兰一眼就发现,这周安平的脸色明显比两天之前更黄了,黄得仿佛很不自然,一瞧就是让人看出是得了重症之人。

林月兰问道,“总督大人,这两天感觉怎么样?”

周安平也不隐瞒说道,“这两天腹部堵塞得慌,浑身无力,有时会呕吐,又不能吃得下东西。”

林月兰点了点头,表示知道,随的一,就伸出手给他把脉。

周管家很是担心心急的问道,“林少当家,我家老爷到底得了什么病啊?”他实际上不好问的是,这两天你有没有研究出,我家老爷子得的是什么病。

因为,他知道,他家老爷的病,林月兰在第一眼见到老爷时,已经心里有数。只是为何不说,只是因为总督府怠慢冷落了林月兰,让她不高兴了。

林月兰这次没有打什么哑谜了,她直言道,“大人是因为腹部积水!”

周管家和周总督大骇,惊讶又疑惑的道,“腹部积水?这是什么病?”他们是听也没有听过。

林月兰道,“就是大人这里积了一包多余的水,排不出来,所以,就会越来越肿胀,然后……”

“然后怎么样?”周管家焦急的问道。

“然后,这水就会撑破肚子啊,人就死了!”林月兰声音很是淡然说道。似乎对这别人的生死,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听着林月兰的话,周总督和周管家的脸色一白,又是震惊又是害怕。

他们从没有听过,肚子里积水,撑破肚子,置人于死地的病。

周管家声音带着些颤抖的问道,“那林少当家,这病有治吧?”

看到林月兰摇头的那一刹那,周管家和周安平的脸色,猛然变得更加苍白与无力。

周安平压抑着惊恐害怕的问道,“林少当家,你说本总督的这病有没有治?”

林月兰却笑着答道,“这病或许对于别的大夫来说是束手无策,但是对于本姑娘来说……”林月兰不说了,但周管家与周总督也明白她的意思。

两人的眼睛立马一亮,很是惊喜,周管家更是急促着急的问道,“林少当家,你真的有办法医治我家老爷的病?”

林月兰微微点头道,“我这人向来不会做没有把握之事。不过,总督大人这病,治是能治,可是却需要动刀子手术!”

林月兰也是说得很明确,让他们心里有个决策。

周管家一愣,有些诧异的问道,“动刀子手术?难道就是外界传言说的,对病人开膛破肚?”

“没错!”林月兰也没有丝毫隐瞒的道,“所以,要看总督大人自已的选择了。”

“这……”周管家与周总督迟疑的对视了一眼。

周平安或许不清楚林记药铺的动刀子一个高明医术,但管家却很是清楚,毕竟,即使当初他们总督府的一众下人被囚禁在总督府,可宇文非夜一放开他们,他们就迅速去打听消息。

周总督吃惊疑惑的道,“动刀子?开膛破肚?这不是在杀人吗?哪里是在救人啊?”

周管家立马解释道,“老爷,是这样的。有些病人是身体内长了东西,然后,就要把身体内那多余的东西取出来。只是要取出身体内的东西,就要要对人体开膛破肚了。林记药铺已经有医治好很多这样的病人了。”

周总督更是吃惊疑惑的道,“这人不会死吗?就是疼都会疼死吧?”

林月兰却解释道,“大人,你放心。这是我独家法子,只是让人睡一觉过去,就做好了手术。”

周管爱也在旁边附和的道,“没错。大人,外面好些做过手术的病人,都说自已只是睡了一觉,林记药铺的大夫就给他们做好了手术,一点没有感觉到疼痛。”

周总督毕竟不是大夫,但也是明白,每一个大夫,都有自已独特的技能。

但他还是信任自已管家的。

他问道,“林少当家,如果本总督不做这种手术,那本总督还能活多长时间?”

林月兰伸手三个手指。

周总督和周管家惊讶的道,“三年?”

林月兰摇了摇头道,“不是!是三个月!而且这种病情越是拖延,越是严重,到了后期,这手术就越困难,这成功率就变得越低。所以,总督大人,您还是尽快做决定吧!”

听着林月兰所讲,周安平与周管家越是心惊与不安。

毕竟,这是人命关天之事,这是关系到他(他家老爷)的性命。

周安平问道,“如果现在接受手术,你有几成的把握?”

“十成!”林月兰毫不犹豫的说道。

周安平听罢,微低着头,垂着眼帘,似乎在深思熟虑,艰难的做决定。

毕竟,把自已的性命,交给另一个人手中,怎么想都有些心惊胆颤与不安。

万一这人有个歹心什么的,那他不是就真的死了?

可是不这样做,他又活不过三个月。

其实,说来说去,他的不放心,实际上就是不信任。

毕竟,林月兰这人,他们根本就不了解,更何况,她还是一个孩子。

心里想像着一个孩子,拿着一把刀,然后,打开他的肚子,在肚子里翻乱动,就感觉很不安啊。

林月兰看出他们的迟疑,淡淡的说道,“大人,后天我就要离开青丰城,今天你们有一天的时间来考虑。考虑清楚之后,直接派人到来福客栈来找我。”

周总督和周管家一听,又是一惊。

周管家惊呼道,“一天?你要离开青丰城?你是要去哪?”

林月兰笑着道,“周管家,这快年关了。我除了回家陪爷爷过年,还能去哪。”

林月兰一说完,周管家和周总督就一阵沉默。

随后,林月兰就从药箱里,拿出一个蓝色小瓶子,递给周管家说道,“这里面的东西,可以为总督大人暂时止痛止呕,一天三粒。”

周管家激动小心的接过小瓶子,感激的说道,“谢谢林少当家!谢谢林少当家!”

林月兰微微点头道,“周管家不用客气,本姑娘只是做了自已一个大夫该做的而已。”

随后,她就提出告辞,“那请总督大人好好考虑一下,考虑清楚之后,就派人去寻我。告辞!”

周总督点头应道,“好!”

但是林月兰中走时,却突然想起一件事一样,对着周总督说道,“哦,对了,总督大人,我有个不请之求,不知可否答应?”

“是什么?”周总督也没有立即答应。

“是这样的。”林月兰回道,“金源拍卖行的陈老板先前做了一件对总督大人不好的事情,他请求我,代他向总督大人您道歉。希望,你能原谅他先前糊涂之下所犯下的错误。”

周管家有些疑惑,周安平却立即明白了,他的表情立即变得阴沉,厉声的问道,“所以,那事是他做的?”

他还没有开始查,当然不清楚,到底是谁在背后阴他,陷害他的。

林月兰没有否认的道,“没错!只是他说了,是受人怂涌,才会一时糊涂,做下这样的事。他怕总督大人追究,所以就来求我,向你求情!”

周总督立即不明白的问道,“为什么?”

他这个为什么,一是指,为什么林月兰会接下那个陈山彪这个不可能的请求;二是,他恼怒的是,为何林月兰会在这个时候提出这样的请求?三是,难道她提出来的,他就一定会答应吗?毕竟那陈山彪对他做下的事,足够让他对他抄家灭族!

他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受了这么大的苦,怎么可能就因为林月兰的求请,就轻易饶过那个陈老板。

林月兰耸了耸小肩膀,很是无所谓的说道,“我这人爱财,稀财,陈山彪的捧着上万金子来找我,然后,我就答应了他了试试求请了。这要不要饶过陈老板,总督大人可以自已决定。只是,”

她话锋一转,表情很是认真的说道,“我这人没有多少优点,但是最大的优点,就是说话算话,答应别人的事情,一定做到。正所谓的‘拿人财钱,替人消灾’嘛!”

说了这些,林月兰就没有再说了,说道,“总督大人,告辞!”

留下愣神的主仆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