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周总督的态度转变/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林月兰远去的背影,周管家气得简直要跳脚,他指着林月兰的方向,愤怒的道,“老爷,这个林月兰真是太过妄为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她这不是在逼着大人您要饶过那个人吗?”

瞧着林月兰说得轻云风淡的样子,可却是在狠狠的在逼着周安平,必须饶过陈山彪。

如果是平常,周安平肯定不会理会这样的请求,甚至是会迁怒到林月兰身上去。

然而,此刻,他的病情还需要靠着林月兰来医治。

从先前只是总督府怠慢一个半时辰,就被林月兰狠狠的谅了两天半来看,这林月兰人小,心眼也小,爱多计较。

因此,对于无求于林月兰的人来说,他们只是纯粹在一边看着笑话即可。

可对于有求于林月兰来说,这是简直是让人气愤又无奈的妥协啊。

你想想啊,他的病需要林月兰来治,而林月兰却答应了别人请求,所以,她必须信守承诺,那就表示,他必须答应林月兰的条件,否则,林月兰可能随时撂手不干。

毕竟,他周安平与林月兰一不是亲戚朋友,二又无交情,三如果用官威逼压,可他却只有三个月的寿命,以林月兰的性子,怎么可能理会。

所以,现在要求林月兰给他治病,他就必须放过那个暗中害了他之人。

这让周安平愤怒不已。

周管家愁着眉头,问道,“大人,这个林月兰太过妄为嚣张了,怎么办?如果不答应她的条件,放过那个金源拍卖行的陈山彪,她也很可能随时撂手不干啊?”

“可要是放过那个陈山彪,别说大人您,就是老奴心里也是堵着这口恶气啊。”

周安平想了想说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老爷我还活着,而且活得还好好的,还不能好好的治理那个陈山彪,就是这个林月兰,我也要寻个机会教训教训她。”

周管家皱着眉头问道,“所以,老爷,您是同意放过那个陈山彪了?”

“是!”周安平道,“只要陈山彪有一天在青丰城,就别想本总督绕过他,看他再向谁求助去!”

然而,周安平却根本想到,等他病治好之后,那陈山彪却成了林月兰的人,有林月兰护着,他根本就动不了。

连一个陈山彪都动不了,更别说动一个林月兰了。

当然了,这些是后话,暂且不提了。

周安平吩咐管家说道,“管家,你去寻几个动过刀子,做过手术的人,给老爷瞧瞧。”

管家应道,“是,大人!”

以总督府的势力,要寻那几个人可是轻而易举之事。

没有多久,那些护卫就把人带到周安平的跟前。

对于平头老百姓来说,这些大官要见他们,可不是一件荣幸之事,而是一件心惊胆颤的事,生怕是因为自已做错了事,惹得总督大人不高兴,然后,一家老小就跟着倒霉。

要知道,总督大人,可是青丰城里最大的官了。

只是对于总督大人,是否像陈远关大人那样的好官,他们这些平头百姓,根本就无法评论。

等知道周总督找上他们的原因之后,心里很是惊讶,然后,对于周总督的问话,一五一十的回答了。

被人送出总督府大门之后,这些人无一不是在额头上抹了一把冷汗。

在他们见过总督府大人之后,看着他那不正常的脸色,立即明白,恐怕他的病也是很严重,而且同样需要动刀子,所以,他想要确认一下动刀子是否有危险性。

等周管家把这些人都送出去之后,周管家的脸色明显没有这么紧张了。

他笑着对周安平道,“老爷,这些人都说,他们只是睡了一觉,那林记药铺的大夫就把他们肚子里,脑袋里东西给取出来了。”

从脑袋里取出来东西的,也就那个李大爷,今天他也找来了。

“老爷,听着那个李老头说,他可是第一个动刀子的,而且一动,还是脑袋,他做好手术之后,还把脑袋里的东西给大家看,是一个鸡蛋大小的肉球。从这之后,大家就相信那林记药铺给人动刀子,是真的不是很危险,也没有疼痛的。”周管家把打听到的事,一五一十向周总督汇报。

问过之前的那些人,再听到周管家的汇报,周安平的眉头紧紧拧着,似乎在做着很是激烈的挣扎。

他身上的病,似乎除了林月兰能看之后,其他大夫,都是摇头晃脑的,根本就无法给他医治。

可是,他要医治身上的病,虽说表面上是答应林月兰的条件,实际上,还不是受林月兰的威胁,只得被迫妥协。

周管家瞧着自家老爷不甘的表情,只得劝着道,“老爷,目前,我们最要紧的就是治好的你的病,至于是那个陈山彪,还是林月兰,以后有的是机会治理。老爷,你的病拖不得了啊。”

周安平想了想,最终于决定说道,“管家,你派人去给林月兰传话,就说我已经考虑好了。”

只要说这话,林月兰是个聪明人,自然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了。

……

林月兰接到总督府那边的人传过来的话之后,嘴角勾了勾,对着林青松说道,“你去陈府传话,就说事情已经办妥。他自然明白该怎么做了。”

“是,主子!”林青松很是恭敬的应道。

心里却在嘀咕道,“主子在短短的时日,就让林记药铺名声在外,除了了得到一家客栈,还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一家拍卖行。这主子,真是妖孽啊!”

当然,他们跟随林月兰这么久,自然知道林月兰的能力和本事,但是却知道,她展现出来的能力和本事,或许他们所看到的冰山一角而已吧。

陈府

陈山彪得到林月兰的回复之后,心里压着的那块大石头,总算是落下来了。

随后,他就吩咐下人,准备了一半的家财,及很多贵重的礼物,然后,向总督府走去。

周管家得知金源拍卖行的陈山彪来了时,一脸的黑线。

可没有想到,这个陈山彪竟然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

但他同时也知道,这肯定是林月兰授意的,不然,他们前脚通知了林月兰,总督府的决定,后脚陈山彪就上门来了,哪有这么巧的事。

所以,即使一万个不愿意见到这个陈山彪,他还是不得不把陈山彪给迎进门来。

陈山彪迎进总督府之后,一看到周总督,二话不说,立马就下跪,很是愧疚的说道,“总督大人,草民犯下了糊涂事,请总督大人,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草民。草民万分感激!”

然后,说着,不等周总督给个回应,他立即把准备好的东西,双手奉上,很是真心诚意的说道,“大人,这份礼物是草民给大人的赔罪,请大人一定要收下,否则,草民万分不安啊!”

周总督脸色一黑,厉声的道,“陈山彪,难道本总督没有贪污之名,你偏要给本总督落实一个贪污罪名吗?”

陈山彪一时之间不太明白,他茫然的问道,“大人,您这是何意?”

周管家上前呵斥道,“哼,你这又是金银珠宝,又是万贯家财的,不就是让老爷收下这东西,好落实一个贪污之名吗?陈山彪,你好大的胆子!”

陈山彪立即反应过来,脸色一白,摇了摇头说道,“大人,不是这样的。这些东西只是当作草民犯错的一个赔罪,大人又何来贪污之名啊?”

周总督和周管家黑着脸,不说话,只是冷冷的眼神盯着陈山彪。

陈山彪心里却在暗自叫苦,他有些疑惑的道,“那丫头明明不说是了,只要他献上这些东西,周总督就不会再去计较先前之事吗?怎么现在看着这模样,完全不一回事啊?”

就在气氛静凝不知多久时,周总督总算说话了,他似乎很肯定的问道,“是她让你这么做的,是吧?”

陈山彪一愣,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

周总督再一问,“是也不是?”

陈山彪动了动嘴唇,只得答道,“是!”

周总督已经看不清任何表情,他抬了抬手说道,“那这东西你放下,出去吧!”

他没有想到,这个林月兰竟然真是个心计如此之深的人。

她或许早就料到,等她医好了他之后,可能会出尔反而,所以,就必须送一个能扼制他的把柄。

因此,陈山彪送过来的东西,收也得收,不收,也得收。

陈山彪退出总督府之后,心里却一直有个迷团,不知,周总督为何会突然改变主意了呢?

不过,陈山彪毕竟是一个混了商场几十年的老油条,没过多久,他立即明白,这一切。

此刻,他又给自已摸了一把汗,暗自庆幸自已找林月兰真是找对了。

同时,又对这个小小年纪的林月兰,却有着如此深沉的城府,既佩服又是敬畏。

好在他入了林月兰的眼,而不是与她成为敌对。

你瞧见了没,这曾记药铺,青丰城这么大的一个曾家,说没就没了。

这幕后黑手,谁不知道是林记药铺做了手脚。

否则,就单毒死宋清妍一个青楼女子,哪有这么容易让曾记药铺消失啊。

所以,即使只是成为林月兰的一个手下,他也已经很庆幸了。

得到属下的汇报,周安平已经收下陈山彪给的东西之后,林月兰立即吩咐属下道,“走,我们现在就去总督府,给总督大人治病去!”

如林月兰承诺的那样,第二天她就给周总督动手术。

不过,周安平动手术的地方,当然要去林记药铺的特殊病房,这个病房,是专门为动手术而设置。

当青丰城的百姓们听说,林记药铺的少当家要给周总督动刀子时,立马里三层外三层的围在林记药铺的门口。

有疑惑的,有疑惑的,有惊讶的,也有好奇的,同样也是过来看好戏的,等等各种表情都有。

手术室内

林月兰带着白色的口罩,拿出一粒药丸,对着周安平说道,“请总督大人吃下这个药丸之后,躺好,片刻之后,你便陷入沉睡之中。

等你再睁开眼时,你的手术已经结束!”

周安平很是疑惑的接过那颗绿叶药丸,然后微微有些迟疑的就送进了嘴里,按着林月兰的要求躺好!

等周安平再醒过来时,他明显感觉到整个人的状态完全不一样了。

他似乎感觉到,整个人比先前更加轻松,更加舒展了,除了肚子上有些疼痛之后。

他立即有些疑惑的看向肚子,然后肚子上赫然是有一条绷带。

他愕然的问道,“这是……”

林月兰淡笑着道,“这是手术后留下的伤口,现在被缝上了,等三天之后,就过来拆线就可。这三天之内,必须忌口,辛辣腥都不能碰,以清淡为主!”

只是听到“缝上”二字时,他就不明白了,“缝?”

林月兰似乎很有耐性的解释道,“哦,是这样的,这动刀子时,开的伤口有些大,所以必须就把它们缝合起来,更容易愈合。所谓的缝,就是你想像中的那样,缝衣服一样。用针线把伤口连接起来。”

周总督是第一次听说,还有这样的医术。

就在此刻,他第一次认识到,凭着林月兰的天赋,与她妖孽般的医术,或许,他永远都不能得罪。

因为,谁能肯定自已,这一辈子再不求林月兰,或许自已不求,那自已的家人呢?

所以,他不能做过河拆桥,卸磨杀驴的蠢事。否则,后悔的只能是自已。

周总督衷心的赞叹道,“林少当家医术真是高明,能让人起死回生,怪不得外面都在传,你是神仙转世,专门过来人的啊!”

林月兰笑着道,“大人真是谬赞!”

周管家在手术室外面,等得心焦如焚,在这走廊上走来走去,一会瞧瞧手术室里面。

就在他不知自已等到有多久时,手术室的房门,“嘎啦”一声响,拉开了。

周管家几乎是蹦跳的过来,看着从里面走出来的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已的眼睛,然后,他很是不可思议惊呼的叫道,“大人,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