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林老三家的那些事/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来总督大人治好病,这样的消息,如风一般迅速传到青丰城的每一个角落。

没过多久,青丰城的老老少少,都已经知道,林月兰是总督大人的救命恩人了。

这一下子,几乎再没有人敢再看轻林记药铺,更不能小看林记药铺的少当家,小神医之名,也是越传越远。

青丰城虽有很多事,比如,来福客栈变成你来我往酒楼的开张,金源拍卖行的事,接过陈山彪给过来房契和地契之后,就直接交给陈山彪管了,但是,作来拍卖行,林月兰想要一鸣惊人,那么这第一场拍卖的压轴品,必须惊人。

还有,林月兰打算建立的情报网站,也没有开始落实,不过,林月兰打算情报网站的起点是从京城开始,以京城为辐射中心,向四周辐射散开,总之,很多很多事情。

但是年关将近,就算再重要的事,林月兰也打算往后推一推,回林家村陪一陪两位老人家。

林家村

因为年关将近,一年到来的劳累,就想在年节是好好犒劳一家大小。

只是,因为天气季节的原因,田地里找不到可以吃的东西。

有人愿意的出点钱的,就去林月兰那里买点绿色的菜,然后,再在镇上买点肉类,就是过年了。

但没有钱,或者舍不得花钱的人,只能寻思着去大拗山脚下,找点野菜,或者是打些小猎物。

这一天,一群男女,有说有笑的从山里下来,往村里头走去。

就在他们走到一堆干草垛旁边时,听到一阵阵呻吟声音。

这些男女都是成过亲,嫁过丈夫,娶过妻的人,一听那声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刘六姣最是好奇的人,她眼珠一转,小声的说道,“啧,这是谁家夫妻啊,大冷天的不在自家干这事,跑到这里草垛里来,也不怕给冻死啊。”

顾三娘拉着她,说道,“嘘,你小声点啊!”

刘六姣却扁了扁,翻了一个白眼,不屑的说道,“切,也不知道哪两个这么不要脸的,大白天的,在这干起这事来。不行,这是伤风败俗之事,我倒要看看他们到底是谁?”

说着,刘六姣就大步走了过去,同行的几个人,倒是没有阻止。

在他们的认知里,大白天的野外媾和,就是伤风败俗的事。

但随即,一道尖锐的声音响起。

“啊,林四牛,周桂香,怎么会是你们两个?”刘六姣很是不可思议的大声问道。

听到刘六姣的话,其他人一惊,满是疑惑的大跨步就走过去。

然后,就看到赤身裸体的周桂香和林四牛,此刻,两人拿着一件衣服,挡在自已的面前,面色惨白无比,眼里流露了惊慌,紧张和极度的害怕。

所有人看到是他们两在这苟合,都是眉头一皱,很是惊讶。

要知道,林四牛和周桂香可是叔嫂关系,他们竟然野外苟合,这可是真正的伤风败俗之事。

一对奸夫淫妇!

没过多久,林老三的四儿子和二儿媳妇勾合在一起的事,迅速在林家村传了开来。

叔嫂成奸,这可实在是一件败坏村风的丑事,必须严肃处理。

林家村祠堂里,林二牛和周桂香双双跪着,低着头,惊恐不安。

两边坐着的族长与几位族老,及村里几个上了一些年纪的老人,还有林老三。

门口里三层外三层站着都是林家村的村民。

他们都对林二牛和周桂香指指点点。

李翠花坐在门口,也是哭天喊地,一个劲的骂,是周桂香这个贱人,勾引着他的儿子,所以,要让周桂香沉塘。

她这样的谩骂,丝毫没去想,二房还有两个孩子。

如果周桂香沉塘了,林二牛又去做牢了,他们的孩子可怎么办?

然而,李翠花不管,她虽不是很疼这个林四牛,但是相对她来说,周桂香就是一个外人,所以,她就把所有责任往周桂香身上推去。

李翠花的大哭大闹,没有人会去劝阻。

自从林月兰发家之后,林老三一家就是倒大霉的开始,一桩桩事情的发生,都说明了,林老三一家确实都是扫把星。

不仅自已倒霉,反是被他们连累的人,更加倒霉。

现在除了林家大房,因为林老三夫妻的偏心,保持一定的完整之后,林二牛坐牢,林三牛一家被赶出家门,林四牛休妻。

现在休了妻的林四牛,与丈夫坐牢的周桂香竟然搭奸在一起,简直是林家村的耻辱,伤了林家村的颜面,伤风败俗,必须给以严厉的惩处。

“族长,你认为要怎么样处理为好啊?”

有村民紧紧皱着眉头问道。

周桂香和林四牛做出这样的事,周桂香理应是应该沉塘的,至于林四牛,肯定得处罚,但是,至少性命难够保住!

然而,林家村却没有妇人偷人沉塘的事发生过。

当初,林月兰那里来了几个男人之后,林老三就打算以此为借口,让几个族老出面,把林月兰沉塘,结果,事情的发展出乎林老三的预料,四个族老,当天就死了两个,而他林老三一家还背负了“扫把星”的骂名。

之后,这事,就没有再提起了。

只是没有想到,这一次之后,真是有人触犯村里的底线,狗男女偷情,还是叔嫂之间,真是伤风败俗,传出去,林家村的名声就完全没有了,以后,还有谁敢把女儿嫁到林家村,又有哪个村子敢取林家村的姑娘。

所以,这事,必须要严厉狠狠的惩处。

族长林亦为问了其他两个族老,道,“九叔,安叔,你们认为怎么处理?”

林九叔叹了一口气,说道,“真是村门不幸啊,竟然出了这样的丑事,必须狠狠的惩处,否则,以后那些妇人有样学样的,那林家村的脸面,还要不要了?”这样的意思就是,必须要周桂香沉塘。

林安也是紧紧皱着眉头,严肃的说道,“周桂香必须沉塘!”

以他们的观念来说,作为妇人就得安分守己,而不是勾三搭四。

林亦为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很是严肃的问着林老三,道,“林老三,你有什么话可说?”

对于林老三来说,家里出了这么丢人的事,肯定恨不得周桂香立即消失,然后,消除这个耻辱。

林老三恼怒的道,“就按族里的决定办!”就是同意让周桂香沉塘。

跪在下面的周桂香被绑着,嘴里塞了帕子,听到族里一致决定要让她沉塘,面色煞白煞白的,眼角流泪不止,她拼命的摇了摇头,嘴里“呜呜”个不停,似乎有什么要辩解的。

林亦为想了想,对着旁边的壮年男人说道,“把她口中的帕子拿开,看她有什么想说的。”

帕子一拿开,周桂香就不住的磕头大声的说道,“族长,各位族老饶命啊,我再也不敢了,求你们饶过我这一次吧!”

族长和两位族老听着周桂香的话,却紧紧的皱着眉头,只是没有吭声,也就表示没有应周桂香的请求。

看着族长和族老们的反应,周桂香一脸绝望,然后,她就不顾一切的指着林四牛,说道,“明明是他林四牛先威胁勾引我的,凭什么我要学塘,他却能安然无事,我不服!”

林老三脸一黑,大声的呵斥道,“住嘴!明明是你这个荡妇不知廉耻的勾引四儿的!”

“我呸!”周桂香是又气又怒的大骂道,“你以为你儿子是正人君子吗?还要我这个二嫂子去勾引?林老三,难道你不知道,你这个宝贝儿子,想女人都想得发疯了吗?

看到我在院中晒衣服,他就从后面把我抱住。你们说我一个女人家,有什么力气去反抗,啊?

好了,现在出事,一切责任就归结到我这个女人身上,而他只是需要挨三十个鞭子,跪一个月的祠堂,就没事了,哼哼,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哼,我告诉你们,即使周桂香真的沉塘死了,我就是变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你们每一个人!”

周桂香眼神厉的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特别是林四牛和林老三。

听到周桂香把责任推到他的身上,林四牛立马不干了。

他又惊又怕对着周桂香大怒骂道,“你放屁,周桂香,明明是你对我说,二哥坐牢这么久,你也好久没有当一个女人,好好尝尝男人滋味,然后,就对我说,反正我也没有婆娘,所以,你就求我让你当一回女人!”

他们两个互相指责,都把勾引推到对方头上,想要撇开所有责任。

听到林四牛的话,周桂香却没有歇斯底里的大哭大闹,而是突然大笑道,“哈哈,我记起来了。你那个被休的婆娘,与大伯通奸,而休回家的,还把你的积蓄,林家的积蓄全部卷走了!”

随即脸色一变,又大为不公平的说道,“凭什么同样偷人?一个弟妹与大伯偷情,一个只是叔嫂子偷情,前者只是简简单单的就休回家,轻轻松松就走了,我就要沉塘?

还有村里又有谁不知,顾三娘,刘六娇也勾引男人,与男人偷情,她们为何安然无事,唯独我要沉塘,我不服!”

周桂香的话一出来,所有人的脸色都分外难看,尤其本是来看热闹的顾三娘和刘六娇,脸色猛得大变,分外的紧张、害怕、不安,担心这火会烧到他们身上来。

她们两个再也不敢看这份热闹了,掩着脸面,立即离开祠堂外。

“住嘴!”族长林亦为厉声的呵斥道,“抓贼拿赃,抓奸成双!没有证据的事,你可不要在这胡言乱语!”

周桂香冷笑着道,“呵呵,我到是不是胡言乱语,你们自已心里清楚的很!”

……

到了最后,村里给以周桂香的处置却是让她拿着林老三代替林二牛给的休书,把她赶出林家村。

本来商量着周桂香是沉塘的,却在最后时,她的女儿们在求情。

族长林亦为本身也不是个冷血之人,看在孩子的面上,饶过了周桂香一面,只是此生再也不得踏进林家村一步。

至于林四牛的处罚,则是如周桂香所言,鞭笞三十,跪一个月的祠堂,这个年也只能在祠堂里跪着过了。

只是,林老三一家,真的就成了所有人的谈资了。

大伯与弟妹勾奸,嫂子与小叔子通奸,简直是十里八村的两个大笑话了。

林老三这一次过后,却被气倒了。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林家出了这么大的一个丑事。

“真是家门不幸,娶了那样的一个淫妇!”李翠花天天在家门口大骂。

村民们现在根本就不敢靠近林老三家,听到李翠花的话,也只是在远处指指点点,脸上带着嘲弄与讽刺。

“你们瞧,这就是报应。林三牛这么孝顺的一家子,林老三夫妻偏偏不放在心上,其他三个儿子,呵呵……”

“大伯弟妹,小叔嫂子,这得有多乱啊!”

“就是啊!”

……

这事发生时,林月兰正赶回的路上,不过,因为涉及到林老三一家的事,护卫还是向林月兰汇报了。

林月兰看到之后,也只是微微冷笑一声,这样的结果,她早就料到了的。

她想,过不了多久,林三牛会再度被招回家去,只是招回去的原因,当然是因为林家缺少劳动力,还有,他们还要利用林三牛,再向她索求。

前两次,以“孝”压她,都被她以年龄等方向原因,让他们吃了大亏。

不过,吃一堑,长一智,林老三一家肯定会卯足了劲,等一个合适的机会。

所以,现在,他们暂时不会再找她的麻烦。

不过

“主子,严家没有种出大棚蔬菜,又因为先前种大棚蔬菜,弄得几乎倾家荡产,严家把所有怨恨都转嫁到主子头上来,正准备对林园报复,主子,我们要不要阻止?”

林月兰摇了摇头,有冷笑着道,“不用!让他报复,我倒要瞧瞧,都已经倾家荡产了,到底在如何报复我?”

说起来,如果严林带着严小勇好好上门给她赔礼道歉,那么严小勇请人打她一事,也就这么过去了。

可偏偏严林自已小心眼,还对她耍些阴谋诡计,她当然不可能放过严家了。

所以,把严家弄得倾家荡产,她一点愧疚心都没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