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林大宗露面了/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老三一家的丑事,并没有让浇灭村民对过年的热情。

家家户户都准备着年货,给家里的每一个人做一套新衣服,个个脸上带着如花的笑容。

不过,要数最让人羡慕的则是,住在林家苑的林月兰家的人了。

这里面的人,别说主子,就这上上下下的几十号奴仆,都有两套新衣穿,而且这衣服,还是镇上临悦阁给每一个人量身定做的,为的就穿着最漂亮的衣服,热热闹闹的过个年。

“唉,这兰丫头真是发大财,越来越有钱了啊。”村民们看着那高粱大栋的漂亮大房子,无一不是羡慕的眼神。

此刻,他们眼里已经提不起嫉妒之情了。

当一个人强大到只能让所有人仰望时,就只能让人崇敬膜拜的份儿,至于心底那点嫉妒,早就随着人家的强大,而湮灭在角落当中了。

“是啊。别说主子,听说就是这些下人,个个都有新衣服,还是镇上最在临悦阁定制的。”

“瞧着这上下下下上百口人了,每个人定制两套,那得花多少银子啊?

“切,你认为兰丫头现在缺钱吗?难道你就没有瞧见,兰丫头弄得这大棚蔬菜,一个月都上万两几万两的收入呢,所以,给他们做一套衣服能花几个钱啊。”

“说得也是啊。这兰丫头的生意是越做越大,听说都已经做到舟山城去了。”

林家村的村民并不清楚,最近在镇上,宁安镇,在舟山城,那生意火爆的让所有商家艳羡的你来我往酒楼,实际上就是林月兰的。

不过,他们倒是清楚,镇上林记药铺是林月兰的就是。

而且他们也同时听说了,林记药铺的生意还做到了舟山城去,对于这些只守在角落的一片地,没有出过远门的人来说,舟山城已经离他们太远了,舟山城也是繁花奢侈的地儿,听说那里有钱的人,多的是。

“你们说,这事奇怪不奇怪?”有人想到什么微微皱着眉头说道。

其他人立即被他前言不搭后语的话给懵住了,很是疑惑的问道,“长治,什么事儿奇怪不奇怪?”

林长治把心底的疑惑说出来,道,“难道你们就没有发现吗?当林月兰过得落魄不堪时,林老三一家子过得那个风光。田地丰产,孙子有志气,考到了童生,然后,听老夫子说,考秀才是十之九稳的事儿。那时候,林老三一家子都是鼻孔朝天,对于村里其他人很是不屑的模样。

可是呢,现在林月兰越活越好了,林老三一家子却越活越不好了。现在就差家破人亡了。”

“你这么一说,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啊!”有人立即附和道。

“难道说,林老三一家子,与林月兰本身就是互克?”

“很有可能啊!兰丫头是被一个道士说克亲克夫,之后,被林老三一家子给抛弃的。像你说的,这兰丫头与他们断绝关系之后,这日子确实是越来越好。

而三年后,当兰丫头转身发生变化,日子过得越来越好时,这林老三一家子的生活,却变成了水深火热了啊。”

“没错!”其他人立即附和道。

“这年关,那个在县城读书的林大宗会回来吧?”

“应该会吧!”

“你们说这林大宗,一去县城读书,就是大半年,这大半年,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也不回来瞧瞧,当真是个白眼狼啊!”

“不过,我听说家里的事儿,林老三一家子根本就没有跟他提过吧?每次林大宗要钱时,就让他那个爹给送过去。”

“如果真是林大牛每次给林大宗送钱,以林大牛喜欢女人,又好赌的性子,真能把钱送到林大宗手中?”

“这事谁知道呢?但是,每一次林大宗让人捎口信要钱用时,林老三一家子,几乎要把近半年一家老小的积蓄收入,听说有好几十两呢,都让林大牛给送过去。至于送了多少,相信除了父子俩心里清楚,也没有人知道了吧。”

“说得也是。”

“最近林老三一家风水不顺,也不知道在林大宗回来之后,是否会有什么改变?”

“哼哼,以那林大宗傲慢,眼高于顶,虚荣心强,觉得大家都要看他脸色过日子的的人,林老三家的落魄,与兰丫头的发家致富,一定会寻兰丫头麻烦的。”

“说到兰丫头,这都快年关没几天了,也不知道这兰丫头会不会回来啊?”

“说起来,这兰丫头这么久没在林家村,到底去哪了啊?”

……

林大宗十四岁,只比林月兰大一岁,身材微胖,皮肤也是白白净净的,明眼人一看,根本就不像从农村里走出来的农夫。

他一套白色衣服,脑袋被青丝带的头巾包裹着,手中拿着一把扇子,完全就是古代书生打扮。

此刻,他沉浸又黑着脸,听着他奶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这大半年发生的事儿,先是有些不屑,接着就是惊讶不已。

只是听了大半天,他却听到一个重点,那就是林明清恢复健康了,能站起来走路,在县衙早就恢复了他秀才功名,明年准备参加乡试。

这个突然其来的消息,直接给他打懵了。

如果林明清还是一个废人,那么林家村的秀才,也就可能只有他一个,虽说他现在没有考上。

但,他是一个潜力股啊,不管是族里,还是村民,都是分外的重视,对他的就会放低姿态,讨好关系,他很喜欢看着村民看向他是羡慕嫉妒又小心翼翼的眼光。

这就是从林明清成废人之后,让他的虚荣心感到满足与膨胀。

在他认为,他就应该把林家村这些无知的贱民踩在脚下,他才会高兴,才会觉得高高在上。

所以,说起来,他真是万分感谢那个克星堂妹林月兰。

如果不是为了护着她,或许林明清就不会废,这样或许在三年前,林明清就中举人了,这么一来,可是会把他的风头全部给抢了去。

可现在又乍然听到林明清身体恢复,明年准备考科举,对于他来说,真是万分不好的消息。

林大宗咬牙切齿的问道,“林明清怎么变好了呢?不是大夫说,他的身体是完全瘫痪了,根本就无法医治的吗?”

说到这个,李翠花那个气啊。

李翠花愤怒的大声骂道,“还不是那个扫把星,不知使了什么妖孽之法,把林明清那个残废给治好了!”

林大宗愕然,很是吃惊的问道,“那个死丫头?怎么可能?”

那个懦弱无能的堂妹,什么时候会医术了?

李翠花骂咧咧的道,“怎么不可能?当初那个残废的身体,可是所有人所见一天比一天好的,就是那臭丫头每天给她诊治的。”

“可是那死丫头怎么会突然医术了?”林大宗很是疑惑的问道。

说到这个,李翠花整个人颤缩了一下,显得顾忌与害怕,她眼睛叽咕看了一下四周,瞧着没有什么动静,她的胆子又立马变得大起来。

她愤恨的说道,“当初那死丫头惹到严家的小霸王,被他用每人一个铜板,对那小丫头拳打脚踢。可是,谁能知道,这一打一踢的,就把那丫头给踢的变了一个人似的。”

随后,李翠花就把林月兰所变之后的所做所为,都给讲了出来。

林大宗听罢,震惊不已,随即又大怒道,“荒唐,荒唐,太荒唐了!一个人怎么可能说变就变,而且变得这么大这么多?

奶奶,你们是不是上当受骗了啊?说不定,那死丫头被妖孽附了身呢?对,奶奶,一定是妖孽!

我们必须跟村长族里说,这妖孽必须要烧死,否则就是祸害整个林家村的?”

说这话时,又显得万分忧心的样子。

殊不知,当初,林家村的村民就是把林月兰当妖孽来说,可到了最后呢……

李翠花却拉着林大宗说道,“宗儿,没用的。当初,村里就是把她当妖孽要烧死的,可最后……”

说到最后时,她的眼底显示惊恐与不安。

林大宗更是不解的道,“既然那丫头是妖孽附身,可为什么没有被烧死?还留下来祸害村子?”

如果当初直接烧死了,那她就根本就不可能给林明清医治身体,不给他医治,林明清根本就不可能站起来,那他就根本就没有机会恢复秀才功名,更别说有资格参加乡试,中举人的机会,也就不会抢走他在林家村的风头。

所以,一切根源都在林月兰那个死克星身上,他真是恨死了林月兰。

李翠花显得有害怕的摇了摇头道,“那就是一个妖孽,她妖言惑众,让村里把她给放了。”

至于具体如何,李翠花根本就没有说清楚。

这下子,更引起了林大宗的愤怒,他大声的道,“那也不能留下一个妖孽祸害村民啊,村子到底是怎么想的?”

但随即,他就想了想道,“不行,我还要必须去找一下村长,这妖孽,根本就留不得。”

李翠花不清不楚的话,再加上李翠花的偏见的放大,使得林大宗更是认定林月兰就是一个妖孽附身。

至于后面之事,李翠花没有跟他讲,他也不愿意听了。

等他知道林月兰那么有钱,有那么大的房子,有那么多仆人伺候,想要再打主意时,林月兰却给了他深刻的教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