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回到林家村/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年节越来越近了,有些生活条件好一些的人家,会让林明清用红纸给写上一些吉利对联,贴在自家大门边上,然后,再用一些红布扎成红节,挂在门梁的两边,看着喜气。

不过,林月兰的新家,贴对联,挂红灯笼,盖红绸,总之,看着就是喜气洋洋,让那些村民们瞧着眼底就是一阵羡慕。

“宗儿,这就是那个臭丫头的新房子!”林大牛把林大宗带到林月兰的新房子跟前,语气满是酸味与嫉妒。

林大宗看着又大又高大漂亮的大房子,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他很是不可思议的问道,“爹,这真是那臭丫头的房子?怎么可能?”

随即,他就有些恼怒的道,“那臭丫头才不到十三岁吧?她哪里来的钱?”

在他心里自认为,林月兰那个堂妹,既然是克夫克亲命,生性又懦弱,在林家时,骂不还口,打不还手,又如一只狗一样听话,这样的人自然只能过着狗奴才般的生活。

可为什么,只是短短半年多时间没有回家而已,这臭丫头就已经有这么一栋漂亮的大房子,而且周围圈着围墙,听他爹说,圈着村里一百多亩地呢,他们林家的几亩地,也被这丫头给霸占了。

林大牛很是愤怒的说道,“宗儿,你不知道。七个月以前,这丫头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五六个野男人,从那以后,她就在村子里变得越来越强势,不把村子里的任何一个人放在眼里,也从那时变得越来越有钱。

再有,也不知道她使用了什么妖孽之法,镇上的林记药铺的掌柜林德山偏偏看中了她,要认她为孙女,没有过多久,他就把林记药铺全权交给她了。”

“怎么会这样?”林大宗一点都不能接受林月兰比他过得更好的事实,“听奶奶说,她是妖孽附身啊,难道村里就这么放心的让她呆在林家村,不怕她祸害林家吗?”

林大牛异常愤怒道,“那时村里哪个人不想把她给烧死。然而,你还记不记得三年前林明清那个混账东西,说了什么。说,这个臭丫头克夫当属天命,在她天命未完成之时,她就不能有任何事。

否则,林家村就会出现另一个克星,而且这个克星,不知道会出现在谁家。所以,当时,虽个个大喊着要烧死她,却无一人敢上前,怕得无非就是,最先动手的,就会被老天报应,出现一个克星在自家。”

“所以呢,所以当时就没有把她烧死吗?”林大宗心里很是可惜的愤愤不平的说道,“干嘛要一定要一个人出头呢,为何就不能全部人一起动手?”

问到这,林大牛神情明显显得有些惊恐和害怕。

他说道,“但是,那丫头说,她去见了阎王。如果谁动手要她的命,那么阎王爷就会要他的命,还要打入十八层地狱!”

林大宗大惊,震惊的道,“这怎么可能?”

林大牛也是疑惑的说道,“当时没有人觉得可能。然而,你不知道,那丫头把几个死去的人,一些对话秘密都给说了出来了,还说是当时,刀子在阎王殿时,碰到的这些人,他们告诉她的,然后,再让她回来转告!”

林大宗听罢,吓得立即倒退了几好步,看着林月兰的房子,也仿佛看鬼魅一般的恐怖与不安。

他这下子全部明白了,为何当初在问他奶奶时,为何不烧死林月兰时,那闪烁又显得害怕的神情是怎么回事了。

林大宗哆嗦的指着林月兰的家门口问道,“爹,这丫头当真去了阎王殿?”

林大牛没有骗他的点了点头,“确实。”

林大宗依然不敢相信的道,“这怎么可能?去了阎王殿,不就是代表她死了吗?那她现在怎么好好的话在这里,而且还活得有滋有色?”

林大牛说被问到这个,缩了缩脖子,看了看四周,然后道,“她自已说,她本是被人给踢死的,但他克夫天命没有完成,所以,她不该死,她又被阎王爷给送回来了。”

说到这,他的语气又变得愤愤,大声的说道,“她不但被阎王爷给送回来了,人也变得聪明机灵,而且还且被赐了很多能力和本事。”

“被赐了很多能力和本事?”林大宗瞪圆了眼睛,很是不敢置信。

“没错。那死丫头现在有一身神力,宗儿,你不知道,那么大的一块石头,”林大牛用手比划了二十多公分的圈圈,“她就这么脚一踩,全部变成了粉碎,这可是全村人亲眼看见的。还有,她还能和动物亲近,你不知道,大拗山一只山大虫可听她的话了,让它做什么就做什么。”

听到是大虫,林大宗心惊胆颤的问道,“难道它就不会吃人吗?”

“怎么不会吃人?”林大牛恨声的道,“只是林月兰没有叫它吃人,它就不吃,叫了它吃,它肯定得吃!”

此刻的林大宗听着这些,心里已经害怕不已,他的一只手紧紧抓着林大牛的衣袖,不安的说道,“爹,我们回去吧!”

林大牛当然愿意回去,站在林月兰家门口,他感觉阴风阵阵,寒森不已。

就在林大牛和林大宗转身要回去时,一辆低调又奢华的马车,从不远处往他们这个方向使来。

林大宗很是诧异的问道,“这是谁家的马车?”

林大牛却忙把他拉到一边躲起来,小声的说道,“这就是那死丫头的马车啊!我们赶紧躲起来,不然被她看见,我们在他家门口,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等马车已经过去了时,林大牛和林大宗小心的走出来,看着驾进新院子的马车,又是羡慕又是嫉妒。

林大牛心里酸涩的对着林大宗说道,“宗儿,爹等着你高中,然后,接爹去享福,也住这样的大院子,大马车!”

林大宗听着林大牛的话,看着林月兰的新房子,神情不明。

然后,父子俩就这么讪讪的回去了。

林月兰回到林家村时,已经是过年到计时,第三天了。

一般来说,该准备的年货也该备齐了,该准备的也都准备了。

即使林月兰这个正主没在家里,但是还有两个老主子守着,一切都不用林月兰担心。

她这次回来,就是与两位老人家团聚的。

林家苑主仆上下,一致都知道,今天是林月兰到家的日子。

因此,个个都喜笑颜开,精神抖擞的干着手头的活儿。

“大家打起十足的精力出来啊,今儿个可是主子回家的日子,要是让主子看见你们谁无精打彩的模样,那你们也不要干了,我们林家苑用不起,没有好脸色给主子的下人!”一大早,林家苑的大管家,林福就在院中大声的喝道。

林福林德山以前收留的一个很是落魄的中年男人。

以前不叫林福,至于他叫什么,他自已说,他也不知道。

不过,以前叫什么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现在知道叫什么就好。

听说以前当过大户人家的管家,只是那户人家有个小妾,被人告发偷人,然后,那个小妾就诬陷到他身上来,随后,就被那家的男主人,杖责重伤昏过去了。

那些打人的下人,以为他死了,就按着主人家的吩咐,把林福丢去乱葬岗。

他醒来之后,不顾重伤,直接逃走,然后就逃到了宁安镇,昏倒在林记药铺的门前,当林德山开门时,他已经高烧不止。

好在林德山心善,直接让伙计,给他熬了退烧药,再给他处理了身上的伤口,好在这人都是皮外伤,处理了一天,总算把人给抢救了回来。

之后,听着他无处可去,林德山就直接收留了他。

当林德山过来林家村时,也就把他给带过来了。

此时,林家苑一个正缺少一个大管家,林月兰瞧着在林家苑忙前忙后,很有管家模样的林福,就打算聘用他做管家,只是没有想到,他自已选择直接卖身给林月兰,并且取名林福。

用他自已的话说,他这条命都是林德山给救下的,即使给他做牛做马来报答救命恩情,也不足以尝还,别说只是当一个奴才而已。

林月兰不勉强他,既然是他自已的选择,她也不会去强求干涉什么的。

然后,林福很是感动,就主动卖身给林月兰做奴,然后,成为林家苑的大管家。

自从他做为了一个管家之后,林家苑确实发生了很在的变化。

林月兰虽说主仆一家,但是林管家还是把他们给调教的,主仆分明,尊卑有别,做事妥当,也要有条不紊,遇见任何事情,都必须让先向管家汇报,再有管家来甄别,什么事情需要向主子汇报,哪些根本就不需要的惊动主子。

总之,林福当了管家之后,不仅是林德山和张大夫轻松许多,下人们也是有个方向,轻松干活,而不用战战兢兢的惹恼了主人家,这也让林月兰也轻松很多。

否则,林月兰也不会这么轻松放心离开林家村。

马车停在大院中门口后,管家率着一众下人,站在院中,行了个礼,很是恭敬的说道,“主子回来了!欢迎主子回家!”

然后,其他一众下人也异口同声的大声喊道,“欢迎主子回家!”

林绪杰和林青松从马上跳了下来,随后,就是彩霞明月从马车上先下来,对着大管家行了一个虚礼,道,“大管家!”

随后,两人一左一右,掀开了车门帘子,说道,“主子,我们到家了。”

林月兰离开林家村两个月的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但是对于这些下人来说,主子好像离开很长很长时间了。

因为主子大家时,时常能听到两个老主子的大笑声。

可是主子离开之后,两个老主子,虽也时常会笑,但那笑容明显是夹带着担忧,让人看着就蹙眉不忍。

一众下人,秉着呼吸,等着主子下马车,在这短短的片刻间,仿佛过了很长时间一样。

然后,她们就看到一抹粉绿色的衣裙,接着一道小巧玲珑的身影从马车上跳下来,站在大伙面前,看了看人群,清亮的眼睛,再瞧了瞧四周,点了点头道,“很好,大家辛苦了啊!”

听到主子说他们辛苦,这些下人们立即受宠若惊的摇了摇头道,“这是我们做奴才的本分,我们不辛苦!”

林月兰微微点了点头,没有在说什么。

只是走到大管家面前,问道,“福伯,你的身体最近好吗?大家也都好吗?

林福很感动的说道,”托了主子的福,老奴身体很好!大家也都很好!就是主子您,虽长高了,但怎么瘦了呢?这次回家,一定要好好补补身子!“

林月兰也没有推却林福的好意,点了点头道,”好,谢谢福伯。“

然后就问道,”我爷爷和师祖呢?“

大管家笑着道,”两位老爷子正在厨房忙乎着,说主子辛苦了,想要亲自做些糕点给主子尝尝。“

听到管家说,两位老爷子在厨房给她做糕点,林月兰立即有此傻眼了。

两位老爷子,虽说进过厨房,但那也是为熬药所需,可是他们却似乎根本下过厨房做过吃的吧?

林月兰满腹疑惑的来到厨房,想要看看他们到底是想要做出什么样的糕点来呢。

但是,一到厨房,林月兰就忍不住”噗嗤“的笑了起来,跟在林朋后面的管家,看到两个老主子的模样,也是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只见这两个加起来百岁以上的老头子,脸上、胡须上都沾着白色的粉末,瞧着就像两只老花猫,很是可爱。

张大夫一手和着面,一手抹了把脸,又往脸上带了些粉末,听到笑声,正想呵斥,是哪个下人这么不懂礼数的。

只是这一抬头,立即变得惊喜万分,张大夫面也不和了,叫道,”丫头,你到家了?“

听到张大夫的惊呼声,另一边在调馅的林德山也一转头,看到林月兰出现在家门口,同样的惊喜大叫道,”丫头,你这么快就到家,我和你师祖以为你要到下午到呢?“

随即,两人就停下手里动作,迎了过来。

林月兰大笑道,”爷爷,师祖,丫头回来了!“

随即走向前去,给他们一人一个拥抱,说道,”爷爷(师祖)“,丫头想你们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