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年关前之事2/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大宗回到林家之后,想到林月兰家的大院子,大房子,那成群结对伺候的人,越想越是不甘心。

他一点都不相信林月兰身真是被阎王爷给送回来的,他更加相信林月兰就是那个被妖孽附身的。

因为妖孽会妖法邪术,神通广大,要知晓一些死人之事,还不是轻而易举。

所以,现在他必须要抓到林月兰出处和把柄,证实林月兰就是那个妖孽。

如果证实了就是妖孽,一把火就能把她给烧了,到时,她的所有财产,还不是他们林家的。

想到这,林大宗立即有些鄙夷的看了看林家的院子和房子,与林月兰那里根本就不能相比,因此,心里越是想就变得越是贪婪。

林大宗立马把林老三夫妻,及林大牛夫妻给找来。

他说道,“爷奶,我一点都不相信那个死丫头的说辞,说什么天命未完,被阎王爷给送回来的。她一定是被妖孽附身,使用了妖法邪术,才能知晓那些事的。”

李翠花立马附和道,“我就知道那死丫头一定是妖孽!可是村里人,尤其是那个里正林亦为,一心维护那死丫头,根本就是相信那死丫头的话,就这么放过了那死丫头。”

林大牛也是点头应道,“说来,那死丫头或许就是会使用些歪门邪道,才把林明清的腿给治好的。”

林大宗立马说道,“既然如此,我们只要从那这里找到证据来证明林月兰使用了邪术,来救了林明清,并且还使用了妖法蛊惑里正父子,那么林月兰必定逃不过这浓烈的火刑。”

听到林大宗如此一说,其他四人的眼睛立马一亮,他们之前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呢。

李翠花立马骄傲高兴的说道,“不愧是我们家读书的秀才,立马能抓到重点,宗儿,那你说,我们接下来改怎么做?”

林大宗被奶奶这么一夸,立马骄傲又不屑的说道,“那是当然,我才不是你们这些粗鄙的乡下人一样。”

林大宗这样说,林老三夫妇与林大牛夫妇,一点都没觉得有问题,反而觉得读书人就该如此。

随后,林大宗又问道,“爷,奶,当初那臭丫头是怎么给林明清治病的?”

林老三夫妻立马摇头,然后林老三就说道,“不知道。当初,那臭丫头给林明清治病时,也就里正一家子知道,随后就传出那臭丫头给林明清治病之事。但是,具体如何医治,我们都不清楚。”

这话的意思,就是他们也许抓不住林月兰的出错了。

只是林大宗不死心的问道,“那她给林明清治病时,村子里就没有发生什么怪事,或异象吗?”

四人随即皱着眉头想着,但都是摇了摇头。

可是,片刻之后,李翠花就立马的想到了什么,眼睛立马睁得大大的,她惊呼的道,“我想起来了。”

其他几人一致看向她,问道,“老婆子(娘,奶),你想起什么来了?”

李翠花有些激动的说道,“我想起两件怪事来了。”

“什么怪事?”四人再一次疑惑的问道。

李翠花道,“我想我记得有次我突然间不能动,不能说话。”

“突然间不能动,不能说话?”其他四人跟着念叨了一遍。

很快,他们也立马惊呼了起来,道,“我也想起来了。”

唯一不知道他们想起什么的林大宗,立即着急的问道,“爷奶,爹娘,你们到底想起什么来了,你们倒是说呀,这样一惊一诈的,真是急死人了。”

林大牛说道,“宗儿,说到这事,就要说到你二叔进牢狱之事。”

林大宗一头雾水,很是疑惑的道,“这又与二叔有什么关系?”

林老三黑沉着脸,解释道,“宗儿,是这样的。你也知道,三年前,林亦为父子多管闲事救下了那臭丫头,我们非常的愤怒,实在气不过,决定给里正父子给一个教训之事。”

林大宗点头道,“我知道啊!”

当年他都已经快十二岁,考到童生了,就差考秀才了,但是,府试并没有过,也就是说他考秀才功名是名落孙山。

后来,就爆发出林月兰是林家克星一事,所以,他立马毫无压力的把没有考上秀才之事,推到了林月兰克星一事上,再加上林大牛和林二牛夫妻的添油加醋,林老三才决定对林月兰下毒手的。

但是,林大宗毕竟是书生,碍于读书人的名声,在林老三他们打算处置林月兰时,他就外出避开了去,否则,到时说他一个读书人对于亲堂妹见死不救的坏名声,是会直接截断他进入仕途。

可避开了,就一切不关他之事。

只是,一个月后,他再回来,却听到林家只与林月兰断了亲脉关系,并没有以意外处死林月兰这个堂妹,再得知,他这个克星堂妹之所以能活下来,是因为林亦为父子的功劳。

这顿时让他的心里憋了怒火,心头上也是异常恼火。

可事以至此,他们已经没有机会再处死林月兰了。

这就让他迁怒到了救了林月兰的林亦为父子头上去。

当时,他想了整整一个晚上,终于想到一个一箭双雕的好计。

但他是一个书生,是一个万般阶下品,唯有读书高的高傲书生,那杀人害人之事,他是绝不能动手参与的。

然后,他就找准了一个目标,这就是他的二叔——林二牛。

林二牛夫妻因为只有两个女儿,有一个儿子林大耀,可这个儿子却在三岁时,一个没有注意在河底被淹死了,后来,周桂香再怀了一个肚子,却因为自个没有注意流了,听说是个男孩子。

林二牛夫妻因为有了儿子又失去儿子,这心态早就变得执着与怨恨,他们需要的发泄的渠道。

大房林大牛一家子,林大牛是倍受林老三夫妻宠爱的大儿子,再加上,要林大宗这个小儿子是个读书的料,林家一家子以后光耀门媚,荣华富贵的日子就要靠他。

所以,林大牛一房,林二牛不敢去怨恨和发泄。

林四牛还是个单身,且长得又矮又挫,难娶媳妇,也不是他们发泄的对象。

所以,自然而然,有儿有女儿女双全,又不得父母欢心,又愚又孝的林三牛一家成了他们的发泄对象了。

而,林月兰又恰恰是林三牛的长女。

现在这个长女却成了林家的克星,本以为可以弄死这个克星,却跳出了林亦为父子这对拦路虎,所以,这就他就把怒火发泄到了林亦为父子身上。

他随即就想了一招借刀杀人。

因此,他只是林二牛随意嘀咕了一下,林月兰这丫头是克星,如果帮她的人,也被克到了,那看以后谁敢再帮她这个头。

然后,如他所愿意,他就这么特意又随意的一个嘀咕,林二牛就记在了心上,没有过多久,他就出了暗害林亦为父子的主意,很快,林明清要赶回书院的时候,给了他们机会。

可让林大宗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林月兰是被整个林家村村民的厌恶,林明清出事之后,林亦为一家子竟会这么大度,还把害得林明清半身不遂的林月兰,继续留在村子里,碍了他们一家的眼。

现在倒好,三年后,留下来的林月兰,一朝翻身,过得越来越好,而他们林家却变得越来越是差劲。

这让他的嫉妒之心更加的浓烈。

就在林大牛说了三年前之事,林大宗的心思迅速翻滚了一圈。

他继续问道,“这事我知道啊。可是,这跟你们说的当时不能动,不能说话有什么关系?”

林老三立即沉着脸,说道,“当然有关系了。林明清的腿在那个臭丫头治好,但是还不能站起来时,林亦为一家子不知从哪里听到传言,说林明清的情况,是我们一家子给害得,当时还找了长治媳妇周小柳来作证。

只是,因为我们的反驳狡辩死不承认,再加上他们没有确却的证据,所以,他们也不能拿我们怎么样。

但是,坏就坏在当时,这事发生太突然了,我和你爹你二叔,还没有商量好说辞呢。那时,我和你爹先被质问,但我们都是一口否认,而周小柳的证词,也没有多大的影响。

就在我们庆幸要过关时,突然你二叔二牛被人叫了进来。

随后,他就被狡猾的臭丫头给诈出了真相,之后,我们就是想要辩驳,都以及无从反驳了。”

听到爷爷的话,林大宗惊讶极了,他诧异的道,“二叔有这么蠢吗?这么随意的就被人诈出了真相?”随即又很是轻视的道,“怪不得他现在在牢里呢。”

“不,不是这样的,”林老三当即否认道,“当时,你二叔一进来时,我就想要敢着他开口之际,给他信号的。但是……”

“但是什么?”听到这里,林大宗觉得这里是关键,所以,心里是越发的着急。

“但是我们当时,根本就无法说话,也无法动弹!”李翠花接着道。

“没错!”

这一次,其他三人异口同声的说道,“当时,我的喉咙好像被掐住了一样,这脚也被粘住了一般,根本就说不了话,动不了。”

说远,四人先是一愣,随即就明白了过来。

“这一定是那臭丫头使用了什么妖法的,才会让我们都同时无法动弹,同时不能说话。”林大牛反应过来道。

林大宗两手巴掌一拍,大声的道,“爷,奶,爹娘,这就是了。”

然后,自以为抓住林月兰把柄的一家五口人,就开始商量着,怎么去坐实林月兰是妖孽之事。

……

最近京城发生了一件大事儿。

那就是有一名三品官员在自家府中客厅,一头撞墙而死。

这事,立马惊动了圣听。

皇帝立马安排刑部的人去那名官员家调查前原后果,然后,迅速上报。

三品大官,竟然会被逼得自杀,这事,到底有何内情。

皇帝担忧的是,因为权位争夺,党派之争,引起的各种暗杀。

只是,刑部调查过来的结果,让这个皇帝的当即脸色一沉。

竟然又是一起,朝廷的三品大官,竟然被“孝”给逼迫的自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穿着明黄龙袍的皇帝,一脸严肃威严的厉声问着跪在地上的刑部侍郎立华春。

立华春说道,“胡大人是被亲生父母给逼的当场撞墙自杀的。”

皇帝眉眼一厉,道,“把事情经过给朕道来。”

一个三品官员,说自杀就自杀,还是被父母逼着自杀,白白损失了朝廷的一个官员,这样的责任,单单说父母之过,就有些过了。

很快,皇帝就明白了前因后果。

这位被父母逼着自杀的三品大官中宁文儒,是一名文官。

他的身世与三年前那名去贪污犯事,而被斩首的官员一样,都是被亲生父母扔掉了,然后,被一对没有孩子的夫妻给捡起来,而且还培养成才了。

可就在这时,亲生父母知道后,就厚着脸皮过来,仗着龙宴国的“孝”,要他们尽孝,否则,他们就会闹得全京城,甚至全国的人,都知道,堂堂三品大官,只顾自已享福,而把贫苦的父母扔在一边,看这天下人的口水会不会把他们淹没。

然而,这些人如果只是闹着要被自已抛弃的儿子尽孝,那倒是没什么。

可问题是,他们父母,把他们所有的儿女,及那什么七大姨,八大姑等等都带过来,要他来供养。

如果这些人只是要一份简单的温饱生活,这也同样没有什么问题。

可有问题的是,这些人尽吵着要过着人上人,结交贵人,过上荣华富贵的生活。

可是,这怎么可能的事?

因为不可能,这官员的亲生父母就开始闹啊,骂啊,然后威胁逼迫啊,反正,就必须的达成的他们的目的才行。

三年前那个犯事的大官,就是因为自已奇葩又贪婪的父母,又因为国内“以孝治国”以“孝之法”约束着所有作子女的人,这子女包括,被父母抛弃的,断亲绝脉的,卖身为奴等等,凡是血缘关系上的父母,无论他们的身份是什么,都必须孝顺听话。

那位大官被父母的贪婪,及步步紧逼,又不想“不孝”名声,把自已所有给破坏,最后,就成了一个巨贪。

虽然事后证明,那贪官只是为证明这“孝之法”的不公不平不对,才那样做。

因为,他不曾用过一两贪来的银子。但还是被斩头示众了。

皇帝看过那人的陈述之后,几天都没有吃好睡好。

现在,又一名官员,竟然同样被“孝之法”给逼的撞墙自杀。

再一次让这个皇帝震惊,但是更加震撼。

他也知道“孝之法”的许多不当之处,可这毕竟是先祖留下来的国规,他这个子孙后代,也不能轻易更改。

但是,这一次,却给他敲响了沉重的鼓声。

这“孝之法”必须改,否则,害得不仅是几名官员,很有可能更多的是那些平头老百姓。

刑部侍郎立华春把那自杀官员的父母带到皇帝面前。

那对父母,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完全没有当初在儿子面前的趾高气扬。

皇帝不怒而威,厉声的问道,“说吧,你们做了什么,让朕的一名三品官员,忍无可忍的自杀了?”

对父母在皇帝面前紧张害怕的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立华春立马严肃的厉声喝道,“赶紧从实招来,如有一句谎话,就是犯欺君之罪,欺君之罪,是满门抄斩的大罪,看你们如何担当的起?”

一听到满门抄斩,这对父母,根本就来不及害怕,一个劲的磕头,大声求饶的道,“皇上饶命啊,皇上饶命啊……”

“皇上饶命,就实话实说!”立华春唬站脸喝道。

两人对视一眼,然后,那个男人就小声的说道,“回……回皇上,草……草民就是向他要……要一些钱而已!”

“要钱?”皇帝冷笑着问道,“要什么钱,竟然把朕的一名官员的命给要去了?”

这男人说道,“就……就是要……要一百……”他不敢说下去了。

“要一百什么?”皇帝接着问道,“说!否则,朕判人欺君之罪!”绝对不可能是一百两。

“要一百万两!”这男人颤颤抖抖的说道。

听到一百万两,皇帝和立华春两人都震惊了。

皇帝说道,“要一百万两?你们要这么多做什么?”

“是……是我小儿子赌博赌输了,欠下了高债,不还了,就要他一双手,草……草民没只法,只能向那个畜……儒儿要一百万两的。”

碰!

随即一道威严的厉声,“你们真是好大胆子!朕的银库都没有一百万两,你们竟然敢狮子大开口,要一百万两?”

……

最后,这个案子,以皇帝斩首这对无良父母为结案。

但,这个案子却让人异常震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