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年节前之事3/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回到林家村的第二天,就去了大棚蔬菜地巡视去了。

毕竟,两个月没有回来,留下来的灵水,这两月蔬菜生长,也用得差不多了,她现在过去就是为添加灵水来着。

林月兰一走进大棚里,果然,发现这些菜的长势没有那么喜人,也没有以前的水灵,这样一来,肯定就会导致味道的有些变化。

林月兰看过之后,微微蹙了蹙眉,有些不对劲。

然后,她再逐一查看每个大棚,虽说这些大棚地没有在一块,不过,也是相隔不远,所以,林月兰选了一块地势有些低的地儿,挖了一块蓄水池。

这蓄水池大概一百五十平,深挖了六米,看着就像一个池塘,周围围着栏杆,以防有人不慎跌下池里去,

蓄水池,蓄水池,听着名字,就该明白,这池就是蓄水存水所用。

蓄水池最主要的特点,就是防渗防漏。

在现代,有水泥,做一个蓄水池不是太麻烦,可是在古代,没有水泥,做一个蓄水池是万难的。

不过,林月兰就暂时用防渗防漏的雨布暂时代替水泥的功用,等以后找到原材料石灰石时,把水泥制造来时,再换水泥。

她相信这个时代是有石灰石的,只是现在还没有发现而已。

至于进水出水的水管,就用竹子敲空竹节,就成了竹管,这倒可以不用塑料水管之类的。

冬季是干旱季节,雨水本来就很少,就是挨着村子的那条河,到了冬季,也会干涸,而她的大棚蔬菜需要大量的水浇灌,因此,为了以防万一,林月兰趁着河流中还有浅水,就在建大棚时,先把蓄水池给挖出来。

林月兰在家里时,是直接往菜里加灵水的,每一次加灵水,都能维持一段时间。

后来,林月兰打算远行时,就在蓄水池里加灵水。

这一池水,足够一个冬季使用。

只是,到现在,这蓄水池里的灵水,还不至于让这些菜长成那样。

所以,现在出现问题的肯定是蓄水池那边。

林月兰从大林棚里走出来时,林家唯正在给每个工人结工钱,毕竟年关了,林月兰打算给他们七天的假,这七天假,工资照发。

如果愿意留下来加班的,这七天,按往常三倍工钱来发。

这样的好事,这些工人,很是感激,干起活来,就更加卖力了。

而且三倍的工钱,诱惑力挺大的,这些工人,个个都很是愿意留下来加班干活。

为了公平,林家唯就按着这七天,每一天安排人来干活,当天的工资是三倍,其余没有做工时,就平常的工钱。

这样安排,工人们都没有什么意见。

明天是开始放假时日,所以,今天就结清这月的工资。

工人们看到长高了,变得更加漂亮,更加窈窕的林月兰,眼里是一片惊艳,但谁也不亵渎,脸上不敢露出丝毫的淫色。

每个人见到林月兰,都是恭恭敬敬喊一声,“林姑娘!”

因为,除了林家唯,基本上都是外村的,至于本村的,也就这么以前没有对林月兰落井下石的几个人。

不过,这几人同样是很恭敬的喊一声,“林姑娘!”

林月兰微微点头说道,“大家辛苦了!”

所有工人受宠若惊。

对于他们来说,东家出钱,他们干活,就算他们干活再苦再累再多,这些东家也认为是应该的。

现在,这个东家,年纪虽小,但在这十里八乡却是出名的主儿。

主要是她小小年纪,这克亲克夫的名声太大,十里八村的人,想不知道都难。

还有就是近半年,她要请人做工人数很多,据说不太请本村的村民,这不就在周围的村里去找。

一开始大家顾忌着她这个克星身份,但很多人实在被她的各种福利所诱,毕竟,他们这些农民,平时忙些农活,也没有其它收入,现在一份这优厚的工作在眼前,说不心动是假的。

所以,很多人就是冲着这份优厚的工钱过来的,谁成想,他们招人,还宁缺勿滥,只要憨厚实诚会干活的人,对于那些偷奸巨滑,懒惰成性的人,根本就是拒绝。

留下来的人,实际上整天也是战战兢兢的,生怕林月兰的克星之运,让他们倒霉。

不过,好在,他们干活这么久时间了,除了一些意外摔伤的几个人,说是工伤,还赔了些钱,其余的人,都是平平安安的。

这下子,所有人都放下心来,好好干活了。

因为,这里干活是分片区的,哪个片区的干得最好,还有额外的奖励。

总得说来,他们在这干了三个月的活了,所赚的钱,可是比他们以前三年时间所赚的钱还多呢。

本来老实本份干活就是他们的职责,现在还得东家一声辛苦了,让他们个个受宠若惊,心里满满是感激与感动。

以黑脸黑皮肤的刘叔反应最快,他的声音带着满是感激之情,对着林月兰回道,“林姑娘,你真是太客气了。我们这些人本来就是拿钱干事,哪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何况,在你这干活不辛苦不说,我们还能拿到这么多的工钱。林姑娘,我们真的是很感谢你。”

刘叔,就是当初带林三牛进蔬菜在大棚,然后负责监督诱导林三牛的那个憨厚大个子。

“对,刘大个说得对。”有些年纪与刘叔相仿的工人立即附和道,“我们不辛苦的,我们很感谢林姑娘给了我们这样的一个优厚待遇。”

其他人也同样是满含激情的感谢。

年节了,他们有假期,而且不带工钱的假期,这样的一个福利,是他们做梦都没有想过的。

林月兰倒是没有想到,她只是道一声“辛苦了”,竟然接受到这么多的感激与谢意。

林月兰点了点头,清冷的声音说道,“本姑娘还是那句话,只要你们好好干活,多余的事情不要去想,也不要去做,本姑娘是绝对不对亏待每一个人的。”

什么是多余的事情?呵呵,就是不要去耍那些自以为是的小心思,小动作而已。

所有人立即附和道,“林姑娘,这你放心,我们肯定不会的。”

随即,黑脸刘叔立即大声的说道,“林姑娘,如果真有人动那些小心思,做那些小动作的人,就是跟我们这儿所有人过不去,也要看我们这些人愿意不愿意。谁敢做谁敢动,我们就先做了他动了他!”

他们这些人才不管林月兰是不是克星了,他们只知道,林月兰就是他们现在的大财主。

林月兰听罢,只是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嗯,本姑娘也不会亏了在大家的。我还有事,我就先走了!”

“林姑娘,您去忙您的吧!”这些人说道。

等林月兰离开之后,大家又出奇一致的排好队,等着拿工钱。

片刻后,林月兰就走到了蓄水池边。

那些都长得有些恹恹的,那就是说灵气不足。

灵气不足的原因,肯定是因为水池当中的灵水给消失了一些。

所以,她现在要找的就是灵水消失的原因。

因为这水池的特殊原因,林月兰安排了三个人三班倒的,每时每刻的监督,所以,林家村的人,想要从蓄水池中弄到一点水去浇灌自已家的菜,那根本就不可能。

今天值班的工人,一看到林月兰走近,立刻上前阻止道,“这位姑娘,这里不能靠近,请你马上离开!”

说完这话之后,他又觉得眼前这个很是眼熟,一对上林月兰那清澈明亮的眼睛,立马反应过来,这是他的东家——林月兰。

他立即慌张的对着林月兰说道,“对不起,东家。我刚才没有认出你来!”

林月兰却颔首表扬的道,“你不用道歉,你做的很好!”

才十五六岁的周亮,反应过来自已被表扬了,表情立即变得憨憨,他摸着自已的后脑勺,憨笑着不好意思的说道,“嘿嘿,东家,这本来就是我的责任。”

看守蓄水池的人,都是十五六岁的小伙子。

因为这个年纪的小伙子,年轻有力气,精力充沛,万一碰到了来偷水的人,也有力气去追逐。

林月兰点了点头,然后对周亮说道,“你去把水池的棚盖打开。”

水池的棚盖都是用油布给盖着的。

平时,不下雨是不会打开的。

但是,从林月兰离开之后,都没怎么下雨,这油布也一直没有掀开。

周亮先是一愣,随即就跑了过去,把油布给掀开。

但是,掀开油布,周亮先是呆愣,随即就脸色很是慌张惊恐的叫道,“东家,这……这里有一条好大好大蛇!”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一条蛇,这蛇有大饭碗那么粗,全身卷缩起来,看不出有多长,但卷在一起,却犹如一座小山。

这条蛇就在没有水的池边躺着。

这蓄水池呈立体倒梯形,修了三道边道,第一道边道,也就是离开池口这个边道,隔了三米,第二道与第一道,隔了两米,第三道与第二道隔了一米,这样就知道水池当中还剩多少水。

现在,这条蛇却在第二条边道躺着。

周亮大喊之后,觉得不对,又回过头对林月兰大声的说道,“东家,别过来,也不知道这条蛇危不危?你千万别过来啊?”

不过,在他这么大声的喊,似乎都没有惊动那条蛇,就让周亮有些奇怪了,他嘴里嘀咕的道,“难道这条蛇在冬眠不成?可是蛇冬眠,不是藏在洞里的吗?它怎么跑到这水池里来了?”

林月兰淡定的走过来,看到池边的那条大蛇,立即就明白了这水池里的灵水为何变少了?

看到林月兰还想再走进,周亮立马大惊失色的道,“东家,别在靠近了。这蛇虽说在冬眠,可谁知道它会不会突然醒来,如果醒来的话,那就危险了。”

林月兰却并没有听从周亮的劝阻,继续走近,然后,站在池边,以居高临下的姿态,很是淡定从容的盯着这条大蛇。

周亮的心都扑通扑通的乱跳,心里很是紧张害怕,但是,他是一个大男人,看到一个女孩又是东家面临危险,他怎么可能会这么自私的跑走。

他先是四处瞧了瞧,然后,就看到不远处一根细竿子,他跑过去拿起细竿子,又跑回来,就站在林月兰旁边,以保护又警惕的姿态盯着这只大蛇。

如果这只大蛇突然攻击人,他的竿子立马甩过去,打死它。

但林月兰就像特意想引起这条蛇的注意一般,她拍了拍巴掌,瞧着这条蛇没有动静,又从周亮手中拿过细竿子,然后,对着那条蛇就是一捅。

吓得一边的周亮,脸色白了又白,根本就不明白东家到底在做什么。

随即,他就反应过来,有些恼怒的说道,“东家,你在做什么,这太危险了,把竿子给我,赶紧离开!”

但随即林月兰锐利的眼神就看过去,声音清冷又有些严厉,淡淡的虽道,“安静!”

林月兰那威严的气势,立即让周亮怔愣了片刻。

看着林月兰那认真严肃的小脸,周亮脸色还是很白,嘴巴微微张了张,但最后,很是听话的,真的安静了下来。

但随即,他的瞳孔猛的扩大,瞳仁突然剧烈收缩,整个身子呈绷紧状态。

因为,那条蛇动了。

------题外话------

这几个章节,看是毫无关连,实际上是为一件事情做铺垫,请各位亲耐心等待一下下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