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孝之改制前/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京城中,那件三品大官被所谓的父母逼得只能撞墙自杀的案子,给上朝野上下很大的震动。

这已经是第二件,朝廷这么大品级官员,被“孝”逼得走投无路了。

为此,引发朝廷关于“孝之法”是否合理的争执!

有人提议,这“孝之法”,虽是本朝行祖传留下来的祖制,先祖 也是靠着“以孝治天下”,国泰民安,获得天下人的赞誉。

然而,长此以往,这“孝之法”却暴露了严重的弊端,造成了多少冤情错案,为此导致赔上倾家性命的孝子孝孙更是数不胜数。

所以,这“孝之法”必须改制!

至于保守顽固派的人,则是严重抗议,对“孝之法”的改制。

他们说,“既然先祖能凭‘孝之法’造就国家安定,那么,现在亦能如此,龙宴边的治国宗旨,就是‘以孝治国’,所以绝不能因为那么几个例子,就把祖宗制度说给就给了!”

总之,婆说婆有理,公说公有理,但是,双方争执不下。

高坐在龙椅上的皇帝,神情威严,眼神锐利的盯着他们的争执。

等两方争得越来越激烈,面红耳赤时,皇帝鼻息一哼,争执顿时安静 了下来,各个战战兢兢的低着头,不敢看皇帝。

因为他们都知道,皇上这是生气了。

皇帝高坐着,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的皇子皇孙和大臣们。

然后,皇帝似乎漫不经心的问道,“煜儿,夜儿,弘儿,你们的意见呢?这‘孝之法’,到底该改,还是不当改呢?”

皇帝叫的“煜儿”“夜儿”“弘儿”的人,分别是太子宇文琰煜,三皇子宇文非夜,皇帝的皇长孙宇文旭弘。

众所周知,这三人是皇位最有力的皇位竞争者。

太子琰煜是现任皇后陈婉月嫡长子。

三皇子宇文非夜是皇贵妃周文雅的儿子。

皇长孙宇文旭弘则是前任太子的嫡长,如果前任皇后及前任太子不病故的话,那么这个皇位就该有由他来继承的。

然而,世事能料……

现在圣上同时问他们这样的一个问题,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圣上拿 这问题,来评估各位皇子皇孙能力和眼见力。

一时间,气氛是安静,有些凝固,彼此之间的呼吸都能听见。

三个皇子皇孙之间,眼神都是思索、认真、锐利及各自带着一丝丝的挑战。

就在这时,宇文非夜有些迫不及待的说道,“父皇,儿臣认为不宜改动!”

皇帝面无表情,只是嘴里淡淡的“哦”一声,问道,“为何?”

宇文非夜解释道,“父皇,儿臣认为这毕竟是祖制,先祖当年,就凭着‘孝’感动世人,而得天下,后来,更是‘以孝治国’平天下,国泰民安,这都是‘孝’所带来的赫然功绩。

现在就凭着几个特殊的例子,就要置于先祖制度不顾?这可是对于先祖 的大大不孝!”

宇文非夜话一说完,底下的官员议论纷纷,对于这个观点部分人点头附和,其他倒是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皇帝没有点头,也没有否认,只是点名问着太子,道,“煜儿,你认为呢?”

宇文琰煜听到被点名,微微思索,很是认真的道,“儿臣认为,我朝虽是禀着祖制‘以孝治国’安稳民心,制定了国家律法——‘孝之法’,让天下百姓仿效先祖,尊老爱幼,孝敬尊重父母!

但是,任何律法都有缺陷与漏洞,这‘孝之法’也不例外!”

听到这,所有人也都明白,太子的见解与三皇子宇文非夜相左。

说到这宇文琰煜说到这,很是小心的看向高坐上的皇帝,但到皇帝还是没有任何表情,不过却没有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宇文琰煜再接着道,“这‘孝之法’其他还好,就是过继,发卖,抛弃,断亲等子女,依然要孝敬亲生父母,这就导致了一些亲生父母滋生贪婪之心。

他们是否贫穷,能否养得起这些子女另说,但是,除了让这些子女出世,他们没有付出任何的心血与财物,这些子女长大之后,不管他们是否无财富,这些父母伸手就要,没要,就以‘不孝’威逼他们必须履行赡养义务,这同时又导致了那些子女苦不堪言,却无处申述,因为,他们的所谓的亲生父母握有朝廷给以的免死金牌!

这就会导致很多子女被逼无奈,只能以自杀了结与父母之间这段恩情!”

他的话说到这里,又立刻引起所有人议论。

这一次,有人支持太子的言论,有人却持反对态度!

大部分支持太子的官员,都是呈年青的官员,至于那些反对态度就是已经是爷爷辈的人官员。

“所以呢?”皇帝再一次淡淡的问道,“你又有什么想法?”

看不出皇帝的任何喜怒表情,宇文琰煜心里立即变得有些忐忑,整个人绷紧了起来,他很是小心的斟酌着道,

“回父皇,儿臣认为,祖制的‘孝’,我们当然得继续延续‘孝’,我们依然必须得孝顺父母,但那些过继,发卖,抛弃,断亲等子女,可以说已经与亲生父母没有任何关系了,对于以后他们还得履行子女的义务,必须孝顺父母,似乎有些勉强。”

“所以,你的意思,这条律法,必须废除或改制?”皇帝神色威严的继续问道。

太子心里“咯噔一声,但只能硬着头皮说道,“回父皇,儿臣认为,条制度,还得再改一改!”

皇帝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问问着站在底下一直没有吭声的蒋振南,严肃沉声的问道,“蒋爱卿,你认为如何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