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0章:惨遭打脸/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老三端着这盆黑狗血,神情也是有些紧张与害怕的,尤其是瞧着林月兰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更是诡异。

这丫头是不是妖孽,实际上他们的心里很是清楚,正是因为清楚,所以,这个假道士不敢扑,就把这个烫手山芋递给他。

可他同样也是有所顾忌。

因为这丫头,之前好好的一个家,除了大房一家比较完整之外,其它都是散成什么样子的。

他们是有整死这个臭丫头,然后,好把她这偌大的财富霸占。

但是,整死这个丫头,他们只是想借别人之死,而不是他去对上这个硬石头啊。

所以,林老三就这么的神情犹豫的端着这盆黑狗血。

不过,这下子李翠花的反应倒快。

她立马从林老三手中端过这盆黑狗血,又重新递回到了这道士手中,大声的说道,“道长,你的法力高深,只有你来喷这黑狗血,才能制住这妖孽,还我孙女不是!”

这下子,道士神情又立即有些愣住了。

心里更是疑惑,不由的也更加肯定,这个丫头肯定是不同寻常的本事。

所以,这手中的黑狗血,变得更加烫手了。

随后,他的目光再从人群中扫视了一圈,立马看到站在林家人后面的林大宗,立即又有了主意,他走向林大宗,很是认真的说道,“贫道观这位施主,面圆额阔,乃是文曲星下凡之相。因此,由你这个文曲星来喷这黑狗血,必定能一举震作这只妖孽!”

林大宗手中端着这盆黑狗血外加公鸡血,有些傻眼了。

他只是隐藏在林家人后面看戏,可怎么也没有想到,他怎么就被这个臭道士给算计了呢。

不过,好在他的反应也算是快,他立马又把黑狗血递还给道士,说道,“道长,这黑狗血还是有你来喷才合适,毕竟您法力高深,万一有什么意外,你也能制住这妖孽不是?”

这下子,看着的村民都有些愣愣的了。

明明这个道士很是认真严肃的说要黑狗血和公鸡血,为得就是驱邪气,抓妖孽。

黑狗血弄来了,公鸡血也搞来了,可是,这喷黑狗血之事,怎么变成推来推去,道士不愿意喷,林老三一家子的人,也不愿意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只是,这不关他们的事,他们就在旁边看着就好。

不过,林月兰或许有些不耐烦了。

她厉声的喝道,“喂,你们到底谁来喷这黑狗血啊?本姑娘都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她这话一出,立即惊诧了其他人了。

他们听说过畏惧害怕躲着黑狗血的妖孽,却是没有听说过有上赶着叫人喷黑狗血的妖孽。

真是闻所未闻啊!

众所周知,这黑狗血和公鸡血就是驱除邪性,镇压妖魔鬼怪的阳刚之物,凡是鬼魅魍魉,可都是避之不及啊。

所以,林月兰不怕这黑狗血,是不是表示她根本就不是妖孽,而是一个人呢?

但随即,林月兰的另一句话,却也让所有人的心颤了一颤,抖了一抖。

她凌厉的道,“谁要是在本姑娘家门前喷了这黑狗血,就不要怪本姑娘不给面子。还是那句话,哪只手喷的,本姑娘就废了他哪只手,两只手喷的,本姑娘就废他两只手!”

这下子,端着黑狗血的手,更是一抖,而且抖很是厉害。

这不,“当”的一声,这装着黑狗血的盆就立即摔在了地上。

“啊!”所有人都很是惊讶的看着了。

这黑狗血,就这么的倒在了地上,然后,妖孽没有抓着,白白浪费了?

“啊!”一声惨叫声在这人群中突兀的响起。

随后,所有人就看到刚才道貌岸然的这个道士,他的两只手直垂了下来。

很显然,他的两只手真的被废了!

然后,就看到似笑非笑的站在道士跟前的林月兰。

林月兰看向这个道士,脸上带着似无害的笑容,说道,“这位道长,请你过来的人,没有告诉你,本姑娘自从七月前,从阎王爷那里回来之后,有一身神力,有一身本事吗?”

这个道士垂直着双手,因为疼痛,慈眉善目的脸,此刻变得狰狞和扭曲,大豆般的汗珠,一粒粒的从两边额头滚下来,汗水也完全漫延过了他的眼皮眼帘,他痛苦的几乎不能言语。

乍然听到林月兰所说的话,眼睛突然睁开,汗珠立马滴到他的眼底,酸涩疼痛的又不让他不由的眯了眯眼。

只是此刻,他的眼底却是迸发着愤恨的目光,他狠狠的盯着林月兰片刻,随即,他的头又转了几个地方,眼里无非都是愤怒又怨恨的看向那些人。

他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说什么,我不知道!”

林月兰嘴角勾起,扬起淡淡的一抹笑容,笑容中带着讽刺与嘲弄。

她淡然的道,“看来你还是挺讲义气,哦或者说,你这人还算是为客户保密!”

林月兰的话一落下,听着的人,“哇”一声,很是惊诧与不可置信。

这个道士是被人请来的?

这怎么可能啊?

这道士在他们的印象之中,可都是仙风道骨,正义凛然的样子。

怎么可能会做陷害人之事?

“既然如此,那我就只能让你和我家小白做做伴了!”说着,林月兰就吹了一个口哨。

这个道士立即有些懵,疑惑的道,“小白?”小白是谁?为何他要与小白作伴?

这个道士作为外来者,当然不清楚小白是谁?

但是作为本村的村民,一听到小白,脸色都有些微微发白,面色微微害怕与惊恐。

只是,他隐忍着疼痛疑惑的看向周围人时,发现他们的脸色都很不好,就更加疑惑这个小白到底是谁了。

片刻之后,这个道士很快就知道小白是谁。

只见一只有成人半人高的大白虎,从林家苑威风凛凛的走出来,步子虽不快,却是稳重与有力。

它慢慢的走到林月兰跟前,然后,蹭了蹭林月兰的手心,很是讨好的模样。

本是很可爱的一只大白猫咪,在众人眼里却是凶神恶煞般的存在。

林月兰拍了拍小白的脑袋,慢条斯理的对小白说道,“小白啊,你最近不是郁闷没人陪你玩吗?这不,我给你找了一个伴,陪你玩玩怎么样?高兴不高兴?”

之后,大家就看到大白虎的脑袋点了点,再蹭了蹭林月兰的手心,然后,就到这个道士跟前,圆圆大大的眼睛,虎瞪着这道士片刻,再围着他转了几个圈儿,最后再回到林月兰的身边,用整个虎身子,蹭了蹭林月兰的身子,也不知这是表达同意呢,还是表示高兴呢?

但是,道士却吓得面色青白交加,整个身子在颤抖,哆嗦不已。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林月兰口中“小白”这么可爱的名,冒出来的却是个庞然大物,而且会是个会咬人会吃人的大老虎。

林月兰用手摸了摸小白的脑袋,然后,轻笑着对这道士说道,“这位道长,我家小白很喜欢你,看来,你要留下来给我家小白作伴一些日子喽。等我家的小白与你玩腻之后,我就放你回去,如何?哦,对了,本姑娘也不知道小白什么时候会玩腻哦!”

说得轻烟云淡,声音很是纯真无害,然而,听得人,却是心惊胆颤,害怕不已。

这位道士突然很是惶恐不安的大声的叫道,“我说,我说!”

然而,林月兰却不理会他,仍然淡淡的问道,“你说?你要说什么呢?”

这个道士也顾不得其它了,他只知道,如果他真被留下来与这只大白虎相伴,即使不被它咬死,也会被它吓死。

对于随时会把自已咬伤吃人大白虎,看着就心惊胆战啊,害怕不已。

所以,为了小命着想,那些钱财,也只是身外之物。

钱没了,还可以赚,可命没了,那就真什么也没有了。

之前之所以没有把他们给供出来,无非就是还有一半的钱,没有拿到。

可,现在他顾不了这些了。

道士一咬牙,狠狠的说道,“我不是自来的,我是被人请来,指认你为妖孽的!”

他这话一出,村民们先是惊讶,随即“哄”的一声响起。

林月兰却似乎不太相信他说的话,道,“哦,可是,据本姑娘所知,出家人不倒诳语,道家之人仙风道骨,不屑做与苟且诬陷之事!你好好的一个到道士,为何会突然与本姑娘过不去?”

林月兰此刻,故意把所有责任推到这个道士身上,为得就是逼迫他实话实说。

这个道士还能不明白林月兰的意思吗?

他立即辩解道,“不,我根本就不是道士!我只是一个走江湖卖艺,街头行骗的人!”

“啊,他竟然是一个假道士?”

“不对,你没有听清楚吗?这本身是一个江湖骗子,然后有人请他过来假装的道士,直接指认兰丫头是个妖孽!”

“可恶!到底是谁请这样的人,来欺骗大伙的?”

“对,必须揪出来!”

“喂,你这个假道士,快说,到底是谁请你过来骗人的,还这么恶毒的直接指认兰丫头为妖孽的?不说的话,大家就把你架在火堆上烤去了!”

见风使舵,或者说墙头草,向来是这些愚昧村民的风格。

林月兰也不作声,只是嘴角依然呡着淡淡的笑意,不知是讽刺还是嘲弄。

道士瞧着气势汹汹的众人,终于在压力之下,哆嗦的说出了几个名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