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独立成村,另设祖祠/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谁也没有料到,这林大宗一回来,就搞了这么一个大动静。

别说他想当大官什么的,他现在连一个秀才都不是,还只是一个童生呢。

童生,以前大家对他的期望还是很大的,毕竟,一个十三四岁的童生,在这十里八乡的,也就唯二的一个。第一个当然是林明清了。

可偏偏这个让人寄予厚望的未来秀才公,竟然会伙同他人,去做陷害的人,而且这人在亲缘上来说,还是他的堂妹。

以前,大家对林老三一家的为人是看不上,但大家都看着他家将来能出秀才,让大家也沾沾光的份上,他们一家的傲慢,大家也只是一笑而过,没有多太计较。

可不成想,这个人还没有考上秀才,这心思都这么歹毒,有着害人的心思。

这可怎么了得啊?

在林大宗被假道士指出时,林老三一家先是一懵,但因为涉及到书生名节问题,这一次,他们的反应是特别的快。

就在大家疑惑之中时,林老三立即黑沉着脸,指着那个假道士大骂道,“你这个骗子,别在这里胡说八道!我家宗儿跟你无怨无仇,你为何要陷害他?”

李翠花也是一懵,接着就继续发挥了她撒泼滚赖的性子,指着假道士和林月兰大骂道,“哎呀,真是人善被人欺啊!我家宗儿才回来几天啊,连去外面活动的时间都没有,竟然无缘无故的就被人扣上了害人的帽子!天啊,你怎么不开眼,收了这些个不孝不敬的白眼狼呢?”

谁都清楚,这李翠花骂的人就是林月兰,连带着还骂了林老三一家子。

这李翠花也真是不长教训,被林月兰教训了几次,怎么还一而再,再而三的去大闹大骂挑衅林月兰呢?

只是,她没有点名道姓,谁也不能说她的一个不是。

但是,她要骂就骂这个假道士就得了,偏偏又带上了林月兰。

也不知道林月兰又会给李翠花一个什么样的教训呢?

很多人都等着林月兰的反应。

当然了,对于假道士被人收买请人过来陷害林月兰之事,这些人先是震惊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对于他们来说,如果林月兰真是妖孽,而这个道士是个有本事的,能把林月兰收了烧了最好。

只是事实却是林月兰被人诬陷的,他们心里先是松了一口气,随即又恢复了看戏看热闹的状态,对于这些陷害林月兰的人,他们想要看看林月兰到底又给一个怎么样的教训。

实际上,这些人说白了,就是一个鸵鸟的性子。

遇见了害怕的,就立即缩起了脖子,等没有危险了,它们又高傲般的活动,头颅抬得高高的。

林月兰没有理会林老三愤怒和李翠花的咒骂,而是再确认一遍的问道,“你说的就这四人吗?没有其它他人吗?”

瞧着,林大宗找假道士一事,林老三一家子是完全知情的,不然,方才就不会因为一盆黑狗血而推来推去的。

假道士摇了摇头道,“没有了!”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嗯,你说的一个姓黄的,一个姓严的,两个姓林的。那么这四个人,是不是镇上黄记药铺掌柜黄有山,林家村地主严林,还有这两位!”她用手指了指林大宗和林英姿!

假道士说道,“除了那个姓黄的人我不太清楚之外,其他三人确实是他们。不过,我瞧着她与那个姓黄的很是热络!当时,他们一起找上来时,我看到是挽着了那个姓黄的胳膊,说话还嗲声嗲气,看着向那姓黄的小妾一般!”

假道士点头指向英子说道。

他的话一落下,仿佛给在一片平静的湖里,丢了一大块石头,涟起阵阵波澜。

他们怎么也无法相信,英子这么久没有出现,是因为英子当了人家的一个小妾。

小妾,说着好听,穿金带银,锦衣玉石,然而,这只是在有钱人家,很受宠的情况之下。

一般情况下,这小妾的地位,根本就与奴才我二。

宁做寒门妻,不做高门妾!

这是女人对妻妾的地位的看法做法。

可这英子,竟然巴巴跑去做人家妾了?

还有问题是,这英子才多大啊,才十三岁啊?

她长得又不差,嫁一个好人家,还是有选择的,可怎么偏偏跑去给人做妾去了?

“你胡说!”顾三娘从人群中跑了出来,指着假道士就打骂道,“我让你血口喷人!”说着,就上前给了假道士两个巴掌,尽显泼辣本质。

给了两个巴掌之后,不解气,又上前踢了两脚,然后就把这个假道士踢在地上。

林月兰只是冷眼瞧着,也没有制止。

这个假道士确实要受到一些教训。

李翠花看到顾三娘上去打人,她也同样一股怒火,也立马上前踢了起来,越踢越狠!

“你这个骗子,我让你害我宝贝孙子,我打死你,打死你……”

假道士两只手被林月兰折断,根本就躲藏不了,被打在地之后,他只能一阵哀嚎,大叫道,“别打了,别打了……”

其他人见着,也突然也想去凑份热闹,互视了一眼之后,也立马上去打人。

“你这个骗子,骗得我们好苦,真是害人不浅,打死你……”

林月兰冷眼旁边了片刻,瞧着这个假道士出气出进气少,立即给林亦为使了一个眼色。

林亦为立马大喝一声道,“住手!你们是想要把他给打死吗?”

打死人,可是要偿命的。

因此,听到里正的话,所有人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只有顾三娘和李翠花不解气,还一直在踢着人。

林亦为怒喝道,“你们两个把人打死,就赔命去!”

一听到赔命,李翠花和顾三娘动作一顿,停了下来。

林亦为瞧了瞧情况,锐利的眼神立马扫视一下四周,厉声的道,“怎么打死这人,就可以解气吗?简直是糊涂!明明是你们心中有怨,这个假道士只是一个引子而已!他虽有错,却错不致死!”这是说,明明是你们一心认定林月兰是妖孽的,却把错误强加在一个假道士身上。

随后,林亦为很是惭愧的对林月兰说道,“兰丫头,村民们糊涂做了糊涂事,我代他们向你道歉!你不要把这事放在心上,原谅他们一次,可好?”

只是没有想到,林月兰却摇了摇头。

看到林月兰摇头,所有人心里“咯噔”一声,以为林月兰不想原谅他们,不原谅,就代表着林月兰很有可能会对他们这些人展开报复,而他们更加无法从林月兰身上获得任何的好处了。

之前,如果林月兰真是妖孽,等林月兰被收服被火烧死之后,她留下的巨大财富,村子家的每一户人家或多或少都能分得一份的。

如果林月兰真不是妖孽,林月兰这偌大的基业,只要林月兰肯点头给他们一份工作,他们就可以获得轻松又高工钱的活儿,谁不喜欢。

但这前提之下,则是林月兰不计较之前发生的一切。

可林月兰……

林亦为也是大吃一惊,立即疑不解的道,“兰丫头,你……”

林月兰不想难为林亦为,作为村长,他肯定不希望任何一个村民出事,但村民们对林月兰的做法,却实在让人寒心。

实说在话,如果不是以他和林月兰不算得上深交,他也真开不了这个口让林月兰去原谅他们。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林月兰此时真不想和睦相处下去了吗?

林月兰摇了摇头,实话实说道,“里正爷爷,你也瞧去了,除了你和少数几位大叔大伯,其他人都不待见兰丫头。所以,与其让你不好做,还不如干脆断个干净吧!”

林亦为吃惊疑惑的道,“兰丫头,这话怎么说?”

林月兰道,“里正爷爷,我想独立出去,另立村子,另设祖祠!”

这样一来,她就不是林家村的人。

以后,她不管是不是妖孽,这些人,根本就无权力无理由去指责她。

这样,里正也不用为能。

这可是一举两得的事。

啊?!

这话一出,让人既震惊,更是不可思议!

独立成村,另设祖祠?!

这样的事,她一个孩子竟然也敢开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