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晴天霹雳,要房/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大宗最后的处罚,就是剥夺他进书院的资格。

这也就是说,他已经没有考试进举的资格了,考秀才,中举人,当大官,已经成了痴人说梦。

这可比林明清当初消除秀才功名还严重的事儿。

毕竟,林明清是以身残疾被剥夺的秀才功名,只要身体恢复健康,他还是有机会中举,走进仕途,一展宏图!

可是林大宗呢,除了只挂上一个书生的名头,却只能一辈子当个平民,没有任何出头之日了。

这样的惩罚,真比杀了林老三一家子还能难受。

他们一年到头下来的劳作,在村子里能硬气傲慢的跟人说话,即使村里几位族老受他们一家子连累,不明不白的死去,进而被人大骂扫把星,他们依然有底气与这些人对骂回去,这一切的根源,都是来自林大宗给他们的希望。

只要林大宗考到秀才功名,中举,然后,做官员,当大官,然后,整个家族光耀门媚,让所有人低头哈腰献媚讨好,他们跟着去大城市享受荣华富贵。

所以,对于这些只会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低贱农民,是嗤之以鼻的。

然而,他们也没有想到,他们盼来盼去的希望,竟然一下子全部破灭。

林老三一家子当然不会自已身上找根源,他们自已太过贪婪,而且心胸狭隘,阴险小人一,只认为是族里,尤其是林亦为一家子嫉妒他们,家里能出一个读书人,所以,他们要扼杀他们一家子出头的机会。

所以,林老三一家子再得到结果的当天,来不及享受林月兰给他们房子的喜悦,立即就被这一结果打击的体无完肤。

一家子就林亦为家哭天喊地,大吵大骂,一个劲的说,林亦为就是嫉妒害怕林大宗会超越林明清,所以,现在找到机会,就使阴计,害了林大宗,总要就是逼着林亦为把处罚结果给改了。

听着他们越骂越是恶毒,林亦为隐忍的怒气,一下子爆发了。

他黑着脸,大怒喝道,“我林亦为要嫉妒羡慕你们?真是说话了。整个林家村,谁不知道,我家上数三代,不是举人就是秀才,现在京城香林书院都有我林家人,下数,我家小儿子,林明清不比你家林大宗优秀吗?

哼,现在林大宗被剥夺了读书资格,要怪也是怪你们自已,太过贪心,正途不走,专门想些害人的招数。如果你们不想着害人,会有这样的结果吗?你们不好好反思自已的行为,却一味的把责任推到了别人的头上,也怪不得林大宗被你们教育的品行不端。

小小年纪,还是个读圣贤书的读书人,竟然因为人家家业财富,而陷害 人为妖孽,还想要弄死人。这样一个品行恶劣的读书人,即使进入了官场,也只会是害人不浅。”

林亦为虽很不待见林老三一家子,即使他们使用阴谋诡计害得林明清半身不遂,但也没有发这么大的怒火。

却在得知林大宗,一个少年读书人,为了一已之私,为了贪心,而害人,一下子怒火冲天。

林老三一家子却根本听不进里正的说法,一个劲的认定,林亦为就是趁机搞鬼,打压林大宗,让他没有出头之日。

所以,全家人都在谩骂里正一家子,会遭到报应,不得好死,等等那些不堪入耳的恶毒之语。

对于这样的处置结果,林月兰算是满意的。

不是她不放过他们,而是这三人与之前小打小闹不一样,他们本来就心思不正,不把自已的路子,专门嫉妒别人的好处,天天就想着一些阴谋诡计,进而获得好处。

只是可惜,他们这些人碰到的是她这个硬茬子,使得他们一点便宜都占不着。

林三牛一家子本是欢欢喜喜的搬回了林家,可不曾想,林大宗却一下子被剥夺了进试资格。

这下子,他们一家子又变成了李翠花等人的出气筒了。

他带着妻儿一进门,就被李翠花指着大骂道,“你们这对克星扫把星的亲爹亲娘,都给我滚出去,都给我滚出去!”

林三牛夫妻那兴奋喜悦的劲儿,一下子就被打压了下去,如焉了的茄子,十分伤心难过和无措。

他不知道明明上午,爹娘还夸奖表扬他来着,可没过多久,他高高兴兴的回来了,又迎来了他娘的痛骂!

林三牛很是不想接受伤心的道,“娘,你……你们怎么了?”

李翠花的眼神都是怨恨,她怒火中烧的大声道,“你还有脸问我们怎么了?如果不是你们生下了那个扫把星克星,宗儿怎么会被她害了剥夺进试读书资格了,啊!你们这些扫把星,都给我滚出去,滚出去!”

明明以后他们要跟着林大宗享受荣华富贵的,可这希望一眨眼就破灭了,怎么能让她不气不怨不恨,所以大骂林三牛时,是越骂越是激动!

骂着,骂着,抢过林三牛手上拿着的婆棉被,就给扔了出去,还从门口拿着扫把,对着瘦弱的陈小青身上就招呼过去。

嘴里一个劲的大骂道,“你这个大扫把星,生下了一个小扫把星,瞧瞧把我们林家克成什么样子啊?”

陈小青不敢有丝毫躲伞,她捂着自已的脑袋,默默承受着李翠花身上招呼的一棍又一棍,眼角流下一行行的泪水,却又不敢大声哭泣。

林三牛瞧着陈小青挨打,根本就无动于衷。

他只是伤心于,他的爹娘要再一次把他们给赶出去。

眼见着李翠花歇斯底里的要赶林三牛一家子出去,林大牛却是着急了。

林大宗被剥夺了进试读书资格,他也是很伤心很难过,但是,他却更喜欢现有的钱财。

林月兰既然承诺给林三牛一栋大房子,及三万两银子,可还要十天才能兑现,所以,现在,他们要做的是好好对待他这个三弟一家子,而不是把他赶出去。

万一这次赶出去,他不愿意再回来,林月兰给他的大房子,和钱财,也不同意给林家了,那他们连哭的地方都没有啊。

林大牛的眼珠一转,立即走到李翠花跟前,拦着李翠花,说道,“娘,那是死丫头给害的,不关三弟三弟妹的事。娘,您消消气!”

随即,他就对着李翠花的耳朵小声的说道,“娘,您忍忍吧!那死丫头承诺十天后给房子给钱。您现在把三弟一家子给赶出去了,万一惹恼了那丫头,不再给房子,不再给钱,我们这不是得不偿失吗?”

李翠花听罢,却还是没有冷静,她大怒道,“哼,她既然说了会给,她就不会不给!”

林大牛劝说道,“娘,你就忍忍吧!”

随即,他又小声的对着李翠花道,“娘,不管如何,现在都不宜把三弟一家子赶出去。等十天后,那房子,那钱到手之后,我们现赶人也不迟,不是吗?”

只要房子和钱到手之后,即使李翠花不赶人,他也要想办法,把林三牛一家子给赶出新房子。

不然,难道真要把房子和钱财分给林三牛一家子不成?

这是想也不要想的事情。

这些东西,只能是他大房子一家子的。

李翠花听到林大牛这么一说,果然停下手中的动作,然后,就对林三牛和陈小青说道,“你们把东西搬回原来你们住的地方去!”

林三牛夫妻虽不知道林大牛在娘面前说了什么,但却是掩饰不住他眼底的高兴激动,及对林大牛感激。

然后,他动作抑制不住的激动,点头道,“好,好!”然后,就冲出门口,动作很是迅速的捡起被扔出去的被子之类的丢出去的东西。

林老三只是坐着堂坐上抽着自已烟,他没有参与赶人,同样的也没有阻止李翠花把人给赶出去,最后不赶人,又让人回来。

至始至终,他就静坐在那,脸色深沉,似乎在沉思,但眼底却隐藏的极大的愤怒。

他们林家,之前因为林大宗有多么骄傲硬气,现在就因此有多么的生气和愤怒。

可是,目前来说,这是村子里决定,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去改变这种状况,除非,他们林家有强硬的后台,比林亦为家更加强大的后台。

此刻,让林老三等人更为意想不到的事情还在后头呢。

本以为是铁板铮铮上的事情,结果一觉醒来,却接到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

林老三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问着来通信之人,“这位官差大人,你是说,现在过继、发卖、抛弃、断亲的子女不用再对生身父母孝敬了吗?这怎么可能啊?”

这位官差却很尽职的解释道,“不是说不用尽孝心了,而是要看那些子女自愿尽孝,他们愿意对生身父母尽孝,那是他们的孝心。如果他们不愿意,这些所谓的生身父母,已经不能强逼这些子女尽孝,即使告到衙门,受到惩罚的,也不会是这些子女了,而是这些生身父母!”

总得说来,就是这些身份的子女,已经完全脱离了对生身父母的尽孝,即使他们不尽孝,他们也没犯法,不用再受到惩罚了。

当然了,如果这些人还愿意对生身父母的尽孝,也是值得赞扬的。

林老三听到这官差的解释,头顶一黑。

他已经预感到,林月兰知道这条律例之后,先前对于林三牛的承诺肯定不会再兑现了。

也就是说,那栋又大又漂亮的房子,及那三万银子,根本就与他们无关了。

林老三头脑顿时发晕,摇摇欲坠的想要倒下。

这位官差看到林三牛的脸色很是不对劲,他小心的问道,“老人家,你没事吧?”说着,双手扶住要倒下去的林老三。

官差到村里发布皇榜圣令,一般一到村子,就会敲锣打鼓,通知村民聚集,随后,就转达圣上旨意。

这一刻,不止是林老三听到这消息,他的一家子,林家村的全部村民,也知道了这样的消息。

因此,林老三一问完,林家村的村民就立即惋惜怜悯的眼神看着林老三一家子。

这真是命啊!

没有享福的命!

明明有林大宗这个读书人,以后可以尽享荣华富贵,可一眨眼,就被取消了进试读书资格。

明明前一天,他们就得到得到住在大房子,拿着巨额钱财,有成群结对的仆人伺候的好生活,可后一天,就给了他们一道晴天霹雳。

这一切很有可能化为乌有!

所有,有人看向林老三一家子的眼神,有嘲弄讽刺,及幸灾乐祸。

他们明明前一天是羡慕嫉妒林老三一家子过了年节,就可以入住这栋大房子,后一天,看到林老三一家子遭到严重打击的模样,又欢乐的幸灾乐祸的笑起来。

“哎呀,三大伯,你没事吧?”这是林老六家的婆娘,看似很关心的问道,如果她的脸上没有带着那讥笑的话,“你也不用这么伤心。既然那丫头承诺了把房子拿出来尽孝,相信她也不会食言的,你说是不是?”

然而,现在谁不知道,那兰丫头根本就对林老三一家子,心存芥蒂,根本就不可能让林老三等人占去丝毫便宜。

她的话虽是昨天说的,答应了林三牛的条件,但她昨天同样也说了,她尽孝,也是在“孝之法”的律法约束之下,必须给林三牛孝敬,那她就孝敬。

但是哪一天,这“孝之法”哪一天律例,改了说不用断亲子女孝敬了,那她立马收回对林三牛的孝心。

虽是对林三牛的孝心,但村子里谁不知道,以林三牛对林老三夫妻俩的愚孝,这些东西给了林三牛,就等于给了林老三夫妻俩。

所以,也不知道是林老三他们的运气太差呢,还是林月兰那丫头的运气的太好了,昨天说出的话,结果,因为一道圣令,有可能全部扭转。

看着林老六婆娘那幸灾乐祸的表情,李翠花真是气打不一出来。

她向来跟这个妯娌不对付。

李翠花恼怒的道,“刘冬梅,我撕烂你这张嘴!”

刘冬梅也是个不甘示弱的老妇人,她大声的道,“三嫂,我说的本来就是大实话,你又何恼羞成怒!现在去找那丫头兑现承诺,说不定还有一些希望。再等十天后,说不定就晚了!”

别以为她是好意提醒,实际上,她是在给李翠花的伤疤上撒了把盐。

因为越是想要得到,却越得不到的结果,几乎会把人给逼疯的。

李翠花“呸”了一声,大怒骂道,“不用你假好心!你不就是盼望着我得不到那栋大房子吗?哼,我就不信,那臭丫头给了的承诺不兑现!”

说完,她立即拉着精力不足林老三,说道,“老头子,叫上三儿,我们去林家苑,找那丫头去。我们不要十天后,我们现在就要她交房!”

然后,转头又吩咐林大牛他们说道,“大儿,你叫上所有人一起去林家苑!”所谓的所有人,就是林家的大大小小一块去。

实际上,李翠花有这样的决定,就是受了刘冬梅的激将,然后,精光一闪,为免夜长梦多,她还是同意了刘冬梅所说,现在就去要房子。

随后,在官差惊愣之下,以李翠花为首的林家人,后面跟着那些看热闹的村民,热热闹闹的朝着林家苑的方向而去。

看着这些人都跟着那对老夫妇朝着一个方向而去,官差好奇之下,也跟在人群中,随着人群朝着那个方向走去。

当他一栋又大又漂亮,围着围墙的大房子面前停下时,呆愣的张大了嘴巴。

他可从没有想过,他竟然会在这个林村角落里,看到这么豪华这么漂亮的大房子。

可是,这是谁家啊?

为何这些人会在这房子前停下?

很快疑惑就得到了解答。

李翠花推出林三牛,嘱咐道,“你把那丫头给喊出来,让她现在立刻给房子!”

现在有资格喊林月兰出来的,就是林三牛夫妻了。

对于林三牛来说,父母的话,他是最听的。

即使让他上刀山下火海,只要能博得父母的一赞,他也愿意的。

虽然林月兰对他来说,也是很可怕,但是,不管怎么说,他就是那丫头的亲生父母,林月兰即使再不喜欢他们,也不可能杀父弑母!

所以,他是有恃无恐!

林三牛走到这大门前,正待抬起头要敲门,没有想到,这门“嘎啦”一声给打开了。

走出来的是林家苑的管家林福。

他看着门外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为首的又是这个林老三一家子,很是不满的皱了皱眉头。

他冷声的问道,“不知各位围在我家门前,想要做什么?”随后,他微眯着眼睛,凌厉的看了一下最跟前的林三牛,有些不客气的问道,“这位林三伯,不知有何贵干?”

管家称呼林三牛是按照林月兰的叫法。

林三牛脸色发黑的说道,“把那死丫头叫出来?”

管家很不满林三牛对自家主子的称呼,他冷冷的说道,“不知林三伯说的死丫头是谁?林家苑虽有不少丫鬟丫头,但却没有一个叫死丫头的。”

林三牛很是惊讶又气愤的说道,“你少给我装傻充愣,你明知道我说的死丫头是谁。她就是你家主子,快点把她给叫出来!”

后面的这位官差,一直不明白,这打头的这些人与这房子的主子,到底是什么关系?

听着他们说话的语气,他们之间的关系似乎很不好。

听着林三牛盛气凌人的样子,管家立即不满的道,“我家主子叫林月兰,不叫死丫头。如果你们把这些女孩子都叫住死丫头,我无话可说。只是我家主子,却绝对不容任何人诋毁。现在,请你们离开!你们已经打扰我家主子休息了!”

管家很不客气的下客逐令!

李翠花一听管家这样说,最按耐不住自已,她冲动的跑到管家跟前,指着他鼻子大骂道,

“你又是什么东西?只不过死丫头身边的一条狗,有什么资格让我们离开,就是那死丫头出来,也没有资格!因为我们是他的父母,爷爷奶奶!

而你呢,既然是她的一条狗,那也就是我们身边的一条狗,以后,我们就是这房子的主子,你这条狗有什么权利,让我们离开!”

李翠花越说越是觉得这么回事,然后,肚子里有一股火气,不知从何发起,看到面前林福,她想也不想的就想抬起手,给他一个大耳光。

“哎哟!”李翠花一声尖叫声响起。

她那打人的手被人抓住了,还能听到“疙哧”一声骨头摩擦的声音。

李翠花看向抓住她年青男人,疼痛之感,让她尖声的问道,“你是谁?”

林绪杰冷厉的道,“我是林绪杰,主子身边的护卫!”

说着,他就把李翠花的手一甩,然后,从袖口之中,拿出一块白色丝巾,擦了擦手,随后就丢了出去。

似乎刚刚抓得东西很脏一样。

不过,相对于林绪杰来说,那干瘪黝黑的手确实很脏。

一看到拿剑的,看似武功高强的年青男人出来,方才离着近看热闹的人,立马心慌的退了几步,眼神却很是狐疑的盯着这个男人。

这男人瞧着气势这么强,真的只是兰丫头身边的护卫?

他们有些不太相信。

只是不管他们相信不相信,而事实确实如此。

林绪杰没有再说话,只是站在管家的旁边。

管家对于李翠花这样自以为是又粗鲁的野蛮人很是瞧不上,方才这李翠花又要打他,管家也就没有客气的说道,“如果,你们现在这里闹事,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着,他拍了拍两个巴掌。

然后,瞬间,不知从何处飞来七八个黑衣人,站在他们的面前。

吓得这些没有什么见识村民,脸色都是青的。

这个一直在后面凑热闹的官差,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房子的主子,竟然是之前这些人孙女女儿。

可是,这个孙女女儿这么有钱,为何就不认他们呢?

他满肚子的疑惑。

但是,当看到四处飞来的黑衣人时,他更是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瞧这阵势,他不难想像,这些人的主子,哦也就这些闹事之人的孙子孙女,必定不是一般的人。

他这下子更是好奇了,这房子的主子,到底是个什么模样的?

就在他又疑惑时,大门内缓缓走出一个穿着红色的女孩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