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狠狠的打击/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红衣女孩是谁?”官差心里很是好奇。

“主子!”

一走出来,管家林绪杰及其他黑衣人,很是恭敬的喊道。

这不喊不要紧,一喊就把后面这个跟着凑热闹的官差给吓了。

这女孩子就是他们的主子,也是这栋房子的主人?

这会不会太过年轻了啊?

虽说看着这女子身材高挑,有十五六岁的样子,可是以他的眼力劲来瞧,这女孩子虽是个美人胚子,但五官好像没有完全长开,脸上稚气未脱,真正的年龄恐怕比十五岁还小,恐怕也就只有十二三岁吧!

如果真是只有十二三岁,却拥有如此大的一栋房子,而且这房子的里里

外外都是护卫下人,恐怕家业也是了不得。

可这完全不太可能吧!

或许这房子的主人,是另有其人,说不定是她的爹娘吧?

可……

总之,官差就是很是怀疑心里的那种想法。

林月兰从里头缓缓走出来,看着昨天才散去,今天又聚集过来的村民们,面无表情,只是锐利的眸光一闪。

她的眼神扫视了一下林三牛及他身后的林老三一家子。

李翠花之前气势汹汹的骂管家一条狗,还作势要打管家,可这些黑衣人一出来,她吓得立即躲回到了林老三的身后。

看到林月兰出来,她脸上的表情似乎表现的是敢怒不敢言。

林月兰清脆的嗓音在所有人的耳边响起。

她冷声的问道,“不知众位今天又来我家门前做什么?难不成又来说我是妖孽不成?”

她一说完,村民们立即摇了摇头,以示撇开关系。

看到大家摇头,林月兰就瞅着眼前的林三牛,冷厉的问道,“林三伯,方才是你要叫本姑娘出来吧?就不知道中叫本姑娘出来,有何贵干?”

林月兰的气势很是强,林三牛每每对上林月兰,都先要被她的气势给吓一跳,然后,他就每每安慰自已说道,“这人是他那懦弱的大女儿,即使她再怎么变化,他就是她的父亲,她不能拿他怎么样的。”

就是这样的安慰自已,他才会有底气对上林月兰。

林三牛暗暗吸了一口气,脸色严厉的说道,“我今天就要房子,和那些钱。你们赶紧给搬出去。”说得理所当然,好像这些东西已经本就属于他的了一样。

官差在后面,听着是一头雾水。

听着这女孩子叫这人为林三伯,他就更不明白这家人到底与这栋房子的主人是什么关系了?

疑惑好奇之下,他问着旁边的人,“这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啊?”他指的是林三牛和林月兰。

站在旁边的村民,一看到这位官差大人竟然没有走,也跟着来看热闹来了,立即有些惊慌的回答道,“他们是父女关系!”

“父女?”官差一听到这个答案,很是惊讶了一下,“可为什么瞧着他们的关系这么差,而且这孩子怎么是叫林三伯,而不是爹呢?”

那村民回道道,“因为这孩子与林三牛一家断亲绝脉了!”

官差了然的点头道,“哦,原来如此!”

那么这么说来,那对老人,就是那个林三牛的父母,同时,也是这个孩子的爷爷奶奶!

啊,不对!

这房子的主人,难道真是这个孩子,而不是她的爹娘?

官差简直震惊了!

如果真是这个孩子的,那么她小小年纪,从哪来得到这么多的钱财啊?

官差正在疑惑时,他猛然想到一个人。

这个人他只听其名,未见其人!

这人就是近半年在安定县传得沸沸扬扬的林家村克星女。

听说此女,因为被道士断言克夫克亲,所以,被亲人抛弃,甚至亲身父母还要暗害她。

后来,不知怎么回事,此女的变化甚大。

没过多久,因为种田亩产八石扬名,更是因为发明多种农田用具而在十里八村赫赫有名,比如她发明的那种打谷机,脱粒机等……

因此,她发财了。

让她发大财却是大棚蔬菜的收入。

因为她发大财了,所以,那些与她断亲的亲生父母要他孝敬了。

她拒绝之后,这父母就状告上衙门去了。

不过那天情况,刚好是他沐休,并不是很清楚那天发生的情况。

听说,这个所谓的父亲,不但没有讨到赡养费,还被县令大人责罚了,让人杖责三十大板,不止是他,甚至她的爷爷,也听说被杖责了。

这样的结果,着实让他惊讶了一下。

现在看到这个情况,再想想当初的那些传闻,这个官差隐隐已经猜到了这个女子的身份是谁了。

林家村克夫克星女——林月兰。

林月兰听着林三牛这无耻的要求,只是冷笑两声道,“呵呵,现在要房子,凭什么啊?昨天我是说十天后兑诺的。而现在才刚刚过去一天!”

林三牛却理所当然的道,“我说今天要房子就要,你和你的人今天立马搬出去!”

林月兰真是对这个林三牛无语了。

每次对上她,都记吃不记打。

吃,也要看得他的胃有没有这么大,能不能吃得下。

林三牛一说完,李翠花在后面立即附和了一句道,“对,现在就给房子,我们要搬进去过年节!”

但一对上林月兰那锋利的目光,她又立即吓和缩了回去。

林月兰嘴角微微扬起,勾勒出一抹讽刺的弧度,她嘲弄般的冷声道,“哦,你们要搬进去?”

然后,她的目光射向那个拿着烟筒,一直闷不作声抽着烟的林老三,他看起来虽面无表情,但意思也是很了然,就是同意了林三牛的说法。

其实也对,林三牛这么愚孝的儿子,他的意思,不就是林老三一家子的意思吗?

好在林月兰即使有着原身的记忆,但对于这样父母,她已经不抱任何的希望了。

既然没有希望,自然也就没有失望一说了。

林月兰厉声的道,“哼,我也要过年节啊!难道就为了你们要过年节,让我这里的几十口人,不要过年节不成?”

林大牛眼珠一转,躲在林老三后面,突然来了一句道,“那你们可以搬到我们的房子里过年节啊!”

李翠花眼睛的一亮,说道,“对。我们搬到这里,你们搬到我们那里,不也一样过年节吗?”

听着他们的话,林家村的村民倒是没有什么表情,可是林月兰这些属下,这怒气是显而易见,对着以前主子的这些所谓的亲人怒目而视!

这些人,好无耻,好贪心!

这本来就是主子的家,凭什么主子要搬到他们那栋又小又破的就房子里过年节,而他们要住进这大房子里过年节?

还真当他们主子好欺负呢?

林月兰点了点头,说道,“这的确是个好主意!”

听到这话,以为林月兰同意了,李翠花等人暗暗窃喜,暗道,“现在过来要房子果然有用!”

但林月兰的下一句话,却顿时激发了他们的愤怒!

林月兰面无表情淡淡又冷厉的问道,“可是我凭什么要这么做?”

随即她清冷的道,“这是我的房子,这里的一瓦一砖,一草一木,可都是我亲手设计,也是用我自已的钱给建造出来的。凭什么你们一句话,我这房子说让就让!”

听罢,林老三等人瞳孔猛得一缩。

这意思,这丫头是不愿意给房子了。

这怎么可以?

他们现在已经失去了林大宗,这个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希望,他们不能再失去这个可以豪华漂亮的房子,及那三万两银子。

有这房子,有这些钱,他们可以同样过着那奢华有下人服侍的好日子。

林三牛怒道,“明明你说了,会给房子,会给钱,是用来孝敬父母的。怎么,难道你想反悔吗?”

林月兰冷笑着道,“呵呵,就算我想要反悔,你们又能怎么样?能耐我何?这些东西本就是我的,我想给就给,我不想给,你们一个铜板都别想得到!”

她的话已经说的很明了了。

房子,钱,可都是她自已愿意不愿意的问题。

“如果你们的态度好一些,说些好话,说不定,我心情一好,就可能会给你们。只是,”林月兰眼神犀利的光芒扫过林三牛等人的脸上,“你们一来就盛气凌人的威逼要房子,还要我这个正主给搬出去,给你们腾位,让我把那又破又小又旧的房子子过年?你们没有在做梦吧,真是可笑!”

林月兰犀利又毫不犹豫的讽刺,让林三牛等的脸色红一阵,白一阵,他怒气勃发的怒吼道,“所以,你的意思,你现在不给房子了?”

林月兰讽刺的笑道,“林三伯,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又蠢又笨又没有担当的男人,没有想到,你也有自知之明的时候啊!”

林月兰一说完,那官差倒吸了一口气,这孩子会不会太过不尊敬人,不孝了啊。

这个样子跟她的父亲说话。

对于林家村的村民来说,这样犀利的林月兰才是他们熟悉的。

怎么可能是昨天那个应林三牛要求那么快的林月兰呢?

林三牛被林月兰的话给气得半死,他怒指着林月兰大声的道,“你……你……你竟然敢这样子跟我说话?传出去就不怕别人说你不敬不孝,背后指指点点吗?”

林月兰却耸了耸她的细肩膀,很是无所谓的道,“林三伯,你这话就说的好笑了。我的不孝名声,不是在你们的极力宣扬之下,早就没了吗?既然如此,我还怕什么不孝的名声!”

林三牛真是被林月兰的话,给噎再也说不出任何可以反驳的话。

此前,他们之所以能对林月兰气势嚣张的模样,仗着的无非就是朝廷的“孝之法”,无论如何,林月兰就必须孝顺他们。

可谁能想到,昨天林月兰说要孝顺他们,今天,这律法就变了呢。

趁着现在林月兰的承诺,他们必须早要早结束!

然而,他们还是低估了林月兰的耐性。

林月兰和林三牛一来一往的对话,让众人很是明白。

现在这房子,也林月兰不想给了。

李翠花那个气呀,她指着林月兰,怒问道,“明明昨天你说了,这房子及三万两银子给你父母孝敬的。怎么过了一夜,就不想认了吗?”

林月兰瞧了她一眼,淡淡的道,“呵呵,李奶奶,我本是想要认的。只是需要你们耐心等上十天,过完这个年节之后,我把我这上上下下的人员安排好了,就给你们腾出这房子,顺便把钱给了。

只是,这才过一夜,你们就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来到我家门前,你们就逼着我要房子,要钱,还要我捡起你们不要的破烂,你们不觉得过分吗?

你们的过份,惹得我这开心了,我一不开心,这心情一不好,很多事情,可是说反悔就反悔的哦!”

所以说,这是他们自作自受了?

李翠花咬牙切齿的道,“你怎么可以不给?明明你说了这是孝敬你父母的东西?”

她怎么甘心,本快要得到的一切,又即将失去。

林月兰点头应道,“没错!我这是答应孝敬他们的。所以,之前他们要房子要钱了,我不很快答应就给了呢。本来按照律法,这些东西,我本可等到及笄再给的吧!”

“可你现在又不想给了?”林三牛咬牙切齿的说道。

林月兰道,“嗯,昨天我答应给你房子和钱时,不是说了,我是按照‘孝之法’给你孝顺的。但同时我也说了,如果万一‘孝之法’有所改动和变化,可以不用孝顺时,我也立即停止孝心!

刚刚不说有官差大人过来宣布皇榜圣令的吗?过继、发卖、抛弃、断亲等子女,可以不用再孝敬生身父母的了吗?”

林老三等人一愣。

方才没有见到林月兰,他们以为林月兰并不知道“孝之法”的改制,可是,林月兰却也确确实实知道。

这下子……

林月兰毫不客气的说道,“所以,先前承诺的房子和钱,我不会再给了!如果你们要闹,那好啊,我们再上衙门,上县令大大评评理,我一个被断亲的子女,是否真有必要再孝顺抛弃我的父母了?”

林月兰实实在在的反将了一军!

这个坑,林家要跳进来了,要想出去,不死也残!

这一次,林月兰打算是彻底的要断了林老三一家子的关系了,省得他们三天两头的上来闹一次,以为她真的好拿捏一样。

林大牛和李翠花听到林月兰那讽刺般的答案,不可置信惊讶的尖声叫道,“你怎么可以反悔?你不能反悔!”

林大宗的希望没了,他们是完全寄托于这次林月兰的房子和那些钱了。

如果林月兰真不愿意给,那么他们就真的只能做一辈子的平民贱民,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过着这辛苦的日子。

以后出门,他们肯定会受到所有人耻笑,对他们轻视鄙夷。

他们是要做人上人的人,怎么可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然而,事实上不管是他们答应不答应,事实已经成了定局。

林月兰嘲弄的哼一声道,“嘴长在我身上,我为什么不能反悔!要怪就怪你们太没有耐性了。等到十天之后……,啧啧……”

随即,她就对管家说道,“福伯,让这些人离开了。如果不肯离开,直接关上大门。明天就过年节了,他们不需要过年节,我们家还需要过一个热热闹闹的年节呢!”

说着,就转身离开,把后续全部交给了管家及林绪杰。

“不,你不能走!”

林大牛、林三牛和李翠花大声的吼出来。

可是,谁理他们呢?

就在林月兰跨进大门的那一刻,陈小青突然抱着瘦弱的小儿子林大祖,冲出来说道,“兰丫头,兰丫头你等等!”

林月兰置之不理。

陈小青脸色一僵,随即闪过一丝坚定。

突的朝着林月兰的方向给跪了下来,任是让管家和林绪杰都没有反应过来。

陈小青神色哀哭可怜的说道,“兰丫头,娘求求你,救救祖儿吧?求求你救救祖儿吧,娘给你跪下了!”

陈小青这一跪,对于村民及围观的所有人群来说,可谓是震惊了。

毕竟,不管怎么说,陈小青就是林月兰的亲生母亲。

哪有亲生母亲跪拜子女的道理,除非是他们之间身份有别,子女的身份是郡王王妃的尊贵身份。

不然,普通人,这么一跪,子女可是要遭报应,遭天打雷霹的。

管家和林绪杰看着陈小青如此作态,暗自恼恨,方才他们没有任何的防备,竟然让这个自称主子“娘”的人,有可趁之机。

瞧着她手上奄奄一息的孩子,再瞧瞧她的那的样子,是颇为的可怜。

本来她的一片爱子之心,是值得可怜,毕竟母爱伟大。

然而,她的爱子心切,却想要逼着另一个亲生女儿身败名裂,偏心也不是这样的偏的吧。

这样的母爱根本就不值得同情和可怜。

管家黑着一张脸,站在她的面前,试图拉她起来,但她似乎被钉上了般,管家任是没有拉动。

他只得冷声的说道,“你要救儿子,应该是去找大夫,而不是在这逼着我家主子,获得同情!”

陈小青哭泣的道,“我也想找大夫,可是我没有钱啊!所以,我就想求求丫头,出手救救这个孩子,她不就是大夫吗?”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个瘦弱又瘦小的陈小青,她竟然比所有人都狠。

轻轻一个举动,就把林月兰逼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