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是彻底断了!/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瞧着这个孩子脸色苍白,浑身带着些抽搐,奄奄一息,感觉随即都要去了的感觉。

明眼人一看,这孩子肯定病得很久了。

可陈小青这人,早不来,晚不来,把他给带来让林月兰看,却要在这个时候,对着林月兰毫不犹豫的一跪,逼迫着林月兰。

林家苑所有人对陈小青,这个他们主子的亲娘,真是气极了,对她怒目而视。

林月兰要踏进去的脚步一顿,眼底一道厉光闪过。

看来她给陈小青的感觉真是太好说话了。

之前,林家人为逼迫她林月兰妥协,故意让她生病,想要借此住进林家苑,却被她医治好,给轻轻打发了。

所以,陈小青真以为,她真可以凭着亲娘的身份,要求她这个被断亲的女儿妥协吗?

林月兰轻轻转过身,再缓缓的走过去,所有人都发现,林月兰脸上的表情很冷很冷,冷色之中,还有一道狠厉,毫不掩饰的狠厉。

陈小青虽在哭泣哀怜,但抬起头看着走近的林月兰,同样发生了林月兰表情上的狠厉,她心里不由的“咯噔”一声,有股不太好的预感。

林月兰走到陈小青跟前,声音很是平静的问道,“陈伯母,我虽是大夫,我同样也可以医治这个孩子。但是你呢,你又想要我怎么办呢?”

听到林月兰说会医治这个孩子,陈小青包括林老三等人,心头暗一喜。

只要这个孩子进了林家苑,要再送出来就难了。

以后,这个孩子只能跟在林月兰身边,林月兰的一切迟早就是他的。

谁让林月兰是个女的,只要是个女的,都想嫁人不是,不管她是不是克夫。

况且越是财富的女人,可是越想嫁人的。

既然是嫁,那么她的家业财富,都只得找个人来继承,而林大荣是她的亲弟弟,是最好的人选。

林老三一家子看来是有些小看陈小青这个懦弱儿媳妇,来这一举动,比他们大吵大闹更狠,更为有效啊。

林月兰平静清冷的声音,在陈小青的耳边响起。

她的心里不由的震动了一下,有些惊恐,有些害怕,更是对林月兰有些畏惧,但是这些都已经无所谓。

为了儿子,她必须为他赌一个好前途。

本以为,在林家,因为有林大宗可以出头人地,到时,他们也可跟着沾沾光。

谁能想到,林大宗会突然被取消了进试读书资格,以后,只能一辈子当个平民,甚至在那些贵人口中的贱民。

她是一个母亲,为了儿子,为了他将来不再跟着她这个没用的母亲受苦,她必须去逼迫她的另一个亲生孩子。

她这个举动,对于林大荣这个儿子来说,还真是伟大的,可对于林月兰这些人来说,却又是卑鄙无耻的。

只是,陈小青已经决定对林月兰下跪,就表示她已经豁出去了。

听到林月兰的问话,陈小青流着眼泪,很是痛苦一般的说道,“兰丫头,你看荣儿已经是这个样子了,我这个娘却无能为力,所以,娘只有求求你,收留收留这个可怜的孩子吧!毕竟,他是你的亲弟弟啊!”

林月兰心里冷笑一声,是收留,还是供一个祖宗,相信所有人心里都很明白。

林月兰很是平静的问道,“收留?再然后呢?”

陈小青心头有些不安,她道,“兰丫头,荣儿因为早产,身体向来不太好,三天两头就会病一场,娘和你爹实在无力再抚养他。所以,娘希望,以后让荣儿跟着你,可好?”

此刻,林月兰突然冷笑道,“这又凭什么?我林月兰既然已经断亲,那就是与你们林家任何一个人都毫无关系了!那又凭什么要我去养一个跟我没有任何关系的人!”

说到这,她又突然停顿了一下,“哦,不对。要我养他,也可以!”

陈小青的眼睛一亮,顿时冒出了强烈的希望。

还有林三牛和林老三的眼神同样如此。

“除非让他卖身为奴,做我林家苑的奴才!”

“林月兰!”

“死丫头!”

这是两道十分愤怒的怒吼之声。

前一道是林三牛,后一道是林老三和李翠花。

林月兰这话出来,不要说林老三和林三牛他们极其的气愤,就那些看似在看热闹的村民们,脸上也显得有一股怒气了。

“这……这兰丫头是不是太过份了啊?”

“我也觉得兰丫头太过份了。”

“就是啊。这可是她的亲弟弟啊,哪有让亲弟弟卖身为奴,给姐姐当奴才的。”

“是啊。如果真让大祖当她的奴才,还不如让林三牛和陈小青这两人一起做她的奴才得了。”

“这真是太……”太什么,他本来想说太无情的。

然而,想到林三牛和陈小青等人的所作所为,还不是一样可以以“无情”二字来概况了。

所以,他现在也不能说林月兰太过无情,因为她的无情,也是被逼出来。

尤其是陈小青这么一跪!

让他的小儿子当她的奴才,简直太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了。

林三牛对着林月兰怒吼道,“林月兰,你不要太过分了!他可是你的亲弟弟,这世上哪有亲姐姐让亲弟弟卖身为奴当自已奴才的啊!

你真是太大逆不道了!”

林三牛真是气极了。

他们总以为有个希望,没有想到这死丫头,心竟然这么狠,这么无情,开口就说当奴才。

这怎么可能?

李翠花虽也很不待见林三牛一家子,但不管怎么说林三牛是她的儿子,林大荣是她的小孙子,她就是宁愿把林大荣卖了给别人当奴才,也不会把他卖给林月兰。

李翠花对着林月兰大吼一声道,“要我小孙子当你奴才,你做梦去吧!”

林月兰却是耸了耸肩膀,对着他们淡然一笑道,“我虽是个大夫,但我这个大夫,也要吃饭生活吧。想让我医治林大荣,却又不愿意付出任何代价,那抱歉,恕我能为力了哦。

毕竟,我林月兰可不是慈善家,不可能免费无偿的为一个对我没有任何关系的人。”

陈小青简直如遭雷霹,她看着林月兰,表情是那种失望伤心欲绝,她大吼道,“可他是你亲弟弟,同父同母的弟弟,他不是没有关系的任何人!”

听着林月兰说的那如此无情冷酷的话,陈小青是真的又气又愤怒。

这死丫头,怎么可以有这种让亲弟弟当她奴才的想法?

真是荒唐!

林月兰听罢,顿时觉得好笑极了。

她冷笑道,“陈伯母,你是不是还没有认清一件事。那就是,我——林月兰,在三年前,三碗血归还父母,就与你们林家是彻底断亲绝脉。也就是说,你们林家的任何一个人,包括你的子子孙孙,都已经与我没有任何关系!”

看来,陈小青一直没有看清事实啊。

总以为,她这个大女儿,会为她心软,会为留念那些母爱。

从她这个女儿变了之后,虽没有明确过要从林月兰手中获得过什么,或者说是林三牛等人逼着她过去威逼林月兰,但每每望着林月兰时,那欲言又止,渴望又流露出的心痛及失望,不知道的以为是她望着的是她又爱又恨的情人呢。

然而,就她根本就没有会她这个大女儿做过任何事,没有给过任何的母爱,何来让林月兰会为她留情,留一个念想。

而她又何必做出一副心痛失望的表情,好像林月兰这个女儿有多对不起她似的。

可现在,她一直的自作多情,心底的认为,被人赤裸裸毫不留情鲜血淋淋般的揭开,让她的表情分外难看。

可她还是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

她心痛又心存希望懦懦的道,“兰丫头,你……你……你们是亲姐弟啊?难道你真要见死不救吗?”

林月兰淡淡的道,“我说我可以救他,但是我是绝不允许他到……”

就在这时,张大夫突然走出来,他脸上隐忍着怒气,对着还跪在地上的陈小青锐利眼神一扫,随后就对林月兰说道,“丫头,这个孩子我来救!你不用管!”

陈小青这一跪,本就是逼着林月兰。

其目的,所有人都明了。

她不止是要林月兰出手救这个孩子,她还想要林月兰收留这个孩子。

本来以林月兰这样的家业,收留一个孩子,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可就是因为这个孩子的身份,收留他,就等于引狼入室,而且这狼还不是一只,而是一窝一群。

所以,这个孩子任何一个人可以收留,但唯独林月兰不能收留。

因此,当他屋子时与林德山两人聊天时,听到下人汇报一这情况之后,立即怒气冲冲的走了出来。

张大夫转头又对陈小青说道,“这个孩子暂时收留在我那,直到我把他医治健康为止,我就再把他送回去。”

陈小青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

张大夫阻止道,“你放心!我不会收你一个铜板!但我话放在这,这孩子,你也甭想留在林家苑。

对于兰丫头,你这个口口声声说娘的人,不心疼,还无耻的以下跪来逼迫,真是个好亲娘啊。

不过,好在兰丫头,自有我这个师祖来心疼,有林老爷子来心疼!你们这些人再来逼迫兰丫头,那就别怪我无情,以后谁有个头痛脑热的,就不要再来找我了。

你们都那样对待我徒孙了,我可没有这么大的肚量,不去计较!众位,好知为之吧!”

前面的话是对陈小青他们说的,后面一段话,明显是对村民们说的。

陈小青和林三牛夫妻对于这突然的变故,完全变得有些无措起来。

他们没有想到,好好的一出计划,中途竟然会杀出一个程咬金来!

陈小青是以孩子病重为理由,想要强硬的逼着林月兰收养林大荣。

毕竟,他们这样做的理由,完全是因为林月兰的医术,及她有钱。

然而,杀出来的张大夫,更是个医术高明的大夫,否则也不能教出像林月兰这样医术更加了不得的徒孙。

因此,张大夫的话,让陈小青不知如何是好了?

她无奈又无措的表情看着林月兰,眼底流露出的哀求显而易见,她哀求着林月兰收留这个儿子。只是可惜,林月兰已经对她没有任何同情和怜悯,即使原身的几个弟妹,因为林三牛夫妻为人的自私、狠心、及贪婪,而对他们没有任何的好感,甚至是厌恶。

林月兰仿佛没有看到陈小青的眼神,她直接对张大夫说道,“师祖,那就麻烦你了!”

随即就吩咐管家道,“福伯,你留下来,听从师祖的吩咐!”

“是,主子!”管家很是恭敬的应道。

做完这些,林月兰就打算离开,对于这一切,都置之不理。

对他们仅有的几次接触,看到的是他们对她的羡慕、嫉妒、贪婪,更甚至是怨恨。

她就不明白了,她以前也对这几个弟妹算是爱护和保护,自已有口吃的,就都给了他们。

现在他们都没有念旧情,反而产生了怨恨,那么他们的怨恨到底从何而来?

所以,不管他们的怨恨从何而来,但是他们不会感恩的心态,让林月兰没有任何好感。

别说他们的年纪还小,受了大人们的蛊惑什么的。

可谁不知道,孩子的心灵最纯净,哪来的那些表情。

如果有,也只能说明,他们这些来自遗传,遗传林家人的自私无情冷血。

因此,林月兰根本就没有想去教育,把他们的那复杂的心灵扭转过来。

三岁看老,这样的说法谁都知道。

这个说法肯定有一定的意义。

所以,林月兰不想给自已找麻烦,给自已养出几个不会感恩又野心贪心极大的白眼狼出来。

看着林月兰远去的背影,陈小青的心里突然“噔”的一声,她似乎感觉自已真的要彻底失去她这个大女儿了,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

张大夫瞧了一眼陈小青手中孩子,冷哼一声,就对林绪杰说道,“杰护卫,把孩子给抱到西村头去。”

西村头是他原来吃住的地方。

虽说自从林家苑建好之后,他大部分时间都是住在那里。

但是偶尔有病人什么的,都是让人送到他原来住的地方。

林绪杰二话不说,就直接从林月兰手中,强硬的要过孩子。

之所以说强硬,那是因为陈小青根本就不敢把孩子给他。

只是林绪杰已然对陈小青气愤不已了,当然是不会客气的从她手中抢走孩子,毫不温柔而言。

谁让这个孩子,曾是威胁林月兰的筹码呢。

戏剧似乎就样这样落幕了。

谁都不曾想过,林老三一家子,还有陈小青的那一跪,闹了大半天,结果是林老三一家子,还有林三牛夫妻,根本就不曾林月兰手中得到任何东西。

即使林月兰曾经承诺的房子和金钱,也因为他们的提前一大闹,而成了泡影。

这来来往往的一出,似乎成了笑话。

林老三就这么傻眼的瞧着林月兰的背影走进林家苑的大门,也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强悍的男人,从陈小青手中抱走孩子。

所有人都明白了。

林老三自己也明白了。

从今天那皇榜圣令出来之后,他们已经不能对林月兰如何了。

不管林月兰如何不孝,也不管她是不是及笄,这一切,都已经对林月兰没有任何约束了。

林月兰从此之后,就真的跟林老三一家子彻底断开了关系。

他们不能时不时拿着“孝”去烦去压林月兰了。

从此之后,不管林月兰如何富有,如何富贵,都与他们这些抛弃她的人,没有任何关系了。

这一刻的气氛,突然变得沉默,变得寂静,更是变得压抑!

有人同情怜悯林老三一家子,更是可怜林三牛夫妻。

当然有人却显得幸灾乐祸。

“老天啊,你怎么不开眼啊?”突然一道尖锐的哭骂声响起,“这么不孝的人,为何就不遭天打雷霹呢?老天,你不开眼啊!”

明明快要到手的财富,就这么没了。

她很是不甘心啊!

突然“唰”的一声,一道黑影就落到李翠花的跟前,这人身上有一股嗜杀的气势感觉,手持一把大刀子,像要随时戒备劈出去一般。

他嘶哑的声音对李翠花说道,“如果你们再无理取闹,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然后,他的刀子一晃,几根白细丝就落到了地上。

毫不疑惑,这些白细丝是李翠花鬓角的几根白发。

“啊!”这下子李翠花吓得尖叫一声,脸色极其苍白,“杀人了啊!”

他们手拿真刀,要来真的啊?

他们这些乡下人,哪见过这样的气势强悍,如战场上杀人的气势啊。

为此,惊吓的可不仅被削了几根白发的李翠花,其他人也是差点吓傻吓呆,甚至有几个吓得屁股尿流,比如林大牛,及他那无比骄傲的林大宗。

黑衣人看向其他村民,凌厉的说道,“我家主子这些天只是想要安静好好的过个年节!所以,不希望再有这样无理取闹之事,来林家苑门口大闹,否则我们几个兄弟绝对不会客气!

主子不希望我们在林家村杀人,但是如果你们太过分的话,来个缺胳膊断腿,也是常事。

所以,希望你们好自为之!”

他一说完,就和几个黑衣人又“唰”的一声,飞走不见了人影。

仿佛刚才这些人都不曾出现过一般。

实际上,从一些胆小的村民浑身瑟瑟发抖中,就证明了,这些来无影去无踪的黑衣人,是真的出现过。

后面一直看热闹的官差,都不知道几次张大嘴巴了。

他现在心里只有一种感觉:这些黑衣人好强!绝对不会是普通单纯的护卫!

这一情况,他是要上报呢,还是不上报啊?

他的心里的万分纠结!

但不管如何纠结,他这一趟任务没有白来。

看了一场大热闹,看到了传说中的那个克夫克星女,同时也见识到了她的厉害和不简单。

这一趟回去,他又故事来讲了。

这一次真刀实干的来警告,林家村的所有人,包括林老三一家子,都安安份份了,不敢再随便议论林月兰。

林家苑

林月兰一进去,那些下人立即拥过来,表情有些凝重。

他们有些沉重愤怒又很是关心的叫道,“主子,你没事吧?”

碰上那样无耻自私的父母,任谁都会伤心欲绝,很是痛苦的。

他们自然以为林月兰的心里也是不好受。

林月兰摇了摇头,笑道,“你们这是什么表情?放心,你们主子我没事啊。那样的父母,已经根本就不值得我去伤心难过,不是吗?”

下人想了想道,“也是!”

随即,凝重的气氛瞬间又活跃了起来。

然后,这些下人不顾主仆身份,就开始叽叽喳喳的问道,“主子,你是不是知道今天会下那样的圣令,所以,昨天对林三牛说给房子给钱,是故意的吧?”

“就是啊,主子。对于这事,我们都很是好奇来着。要知道,昨天刚听到你要把这么大这么漂亮的房子,给他们,我们心里不知有多难过呢?”

“主子,你就告诉我们呗!”

他们虽知道主子的本事,可是还是很好奇啊。

林月兰却很是神秘的笑了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