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皇家年宴1/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年节了,家家户户都是穿着平时舍不得穿的漂亮衣服,吃着平时舍不得吃的食物,高高兴兴的过年节。

年节,皇家更是注重。

每一年的年节,皇宫都会举办一场皇家盛宴,邀请朝廷几个重臣带着家属来参加。

每一年的年节,不管是受重视的,还是被冷落不受宠的皇子皇孙,在这一天,都必须露面参加这一场盛宴。

因为,

年节,也代表着一家人的团聚!

年节,也是去旧陈迎新的交接重要时刻!

年节,要迎接的来年新的一切!

所以,皇家更是重视年节。

团团圆圆,顺顺当当!

这一次年节皇家盛宴,圣上依然交给太子宇文琰煜来主持。

毕竟,他是名正言顺的太子!

只要他没有出错,皇帝就必须给太子立威的权力。

否则,万一有一天,他突然遭遇不幸,那么太子这个储君,就必须担当起储君的分量。

不然,朝廷肯定会出乱子,到时家不成家,国不成国,那就国之将亡矣!

不得不说,宇文珑焱是个很有远见,也有魄力的明君。

否则,他也不会这么看中人手掌兵权的,在天下间都很有威望的战神——蒋振南。

不过,每个皇帝,不管是有多么明智的皇帝,都有不足之处。

这个皇帝同样如此。

猜忌和多疑!

尤其是年纪越来越大了后!

尤其是对每个皇子皇孙,及他背后的家族,他都会猜忌。

生怕一觉来,就被他们给夺去了皇位。

毕竟,当初他也是这么走过来的。

但是,这个皇帝的猜忌和多疑,却完全没有用到蒋振南身上。

对外界人来说,他们完全猜不透,为何皇帝对蒋振南从不猜忌,如此的完全信任,即使蒋振南重掌兵权。

皇帝对蒋振南的好,这些皇子皇孙又是羡慕又是嫉妒的。

他们很是怀疑,这个蒋振南是不是他们父皇的私生子,将来这皇位是直接交给蒋振南。

所以,他们对蒋振南既是忌惮又是想要拉拢。

这一次,皇家年宴,皇帝早就下了圣旨,让蒋振南务必参加。

但是,镇国公府也是邀请在列。

因此,蒋振南肯定会在宴会上碰到蒋云峰闻玉静等人。

年节盛宴,一般布置在御花园。

时辰到了,各皇子皇孙,各邀请的家族朝廷大臣陆续携带家属过来了。

“娘,这一次我们是不是能碰到那个煞星?”蒋雯挽着她娘的胳膊,眼底有些害怕的问道。

蒋雯上次被赶出将军府时,那狼狈的模样,至今都让她分外心悸。

因此,一想到当时的情况,她就对她那个所谓的大哥很是畏惧。

知女莫若母!

闻玉静拍了拍蒋雯的手背,安慰的说道,“雯儿,别怕!即使他是镇国将军,他不敢对你做什么。你,毕竟是他名义上的妹妹!”

随后,嘴觉瞧着一处角落,露出一抹冷笑,道,“这次的年会,我还给他介绍了一门亲事。只要,有人掌控着将军府的内务,这蒋振南还不得听着这人的话。”

蒋雯听罢,眼睛一亮。

这是个好主意!

只是……

蒋雯却担心的道,“可是这个煞星的名声是闻名整个京城,这哪个大户人家的千金愿意嫁给他?她不会担心自已被克了吗?还有,这煞星是个被毁了容貌的丑八怪,又有哪个千金能看上他?”

闻玉静却不屑的笑着道,“这个煞星,有个母的愿意嫁给他,他就应该欢天喜地的迎接,哪里容得他挑三拣四?

所以,这次母亲给他物色一个母夜叉!这个女人不在乎他是不是煞星,也根本不在乎他是不是丑八怪,她只看中他的权势,及将军府的后院。”

蒋雯微微惊讶了,“难道她就为了权势不怕死吗?”

闻玉静嘲笑的道,“呵呵,这个女人的也是个命硬的,说了两门亲事,嫁了两任丈夫,都被她给克死了。雯儿,你说这煞星,和这个女人,到底谁的命硬?”

“啊?”蒋雯有些诧异,但立马又幸灾乐祸起来,“哈哈,不管这两人谁的命硬,碰在一起,总有一死。不管谁死,至于我们都有利而无害!”

闻玉静点头道,“没错!所以,雯儿,呆会儿你见到那个煞星之后,无论如何都要隐藏自已的表情,不要让那个煞星抓了你的把柄,以此作来训斥你!等他取了这门亲事之后,有他好受的。”

蒋雯却微微有些疑惑的道,“娘,这个女人是谁啊?又为何说他娶了这个女人之后,有他好受的?”

两人,一个是克夫命,一个是煞星,也只是谁克谁的问题,而不是好不好受的问题吧?

闻玉静瞧了四周,随后就对着蒋雯的耳边,低声的低估了几句。

蒋雯瞪大眼睛,随即很变得很是惊喜的道,“娘,你说的是真的?”

“没错!”闻玉静点头道,“所以,雯儿,不管宴会上,你会受到那煞星多大的气,都必须给娘忍着,知道吗?”

蒋雯点头,保证的道,“嗯,娘,我知道了!”

人,陆续到场!

御花园张灯结彩,摆放的二十多张桌子,都摆放着一些精致水果及酒水。

最前面最中间的那张桌子毫无疑问是皇帝和皇后陈婉月。

右侧的位置是皇贵妃周文雅,左侧挨着皇帝的位置则是蒋振南。

之后,挨着蒋振南的位置,则是太子宇文琰煜和太子飞叶谣,右侧位置,则是三皇子宇文非夜,和三皇子妃。

之后,往左侧的位置依次是三皇长孙宇文旭弘,平亲王,宰相陈家,郭公爵府……

右则,则是恭亲王,二皇子,五皇子,八皇子,周家镇国府……

“太子,平亲王……”

“恭亲王,三皇子……”

这些人一见面就互相打招呼。

蒋云峰带着妻儿来到这里时,就迫不及待的跟着各位皇权贵族打招呼。

“陈大人!”陈府陈良志宰相,皇后娘家。

陈大人很是客气的点头,瞧向蒋云峰笑眯眯道,“蒋国公!”

随后就看到站在他旁边的一双儿女,蒋振烨和蒋雯,笑道,“蒋国公,真是好福气,一双儿女都是越长越俊啊!”

蒋振烨和蒋雯立即很是有礼貌的叫道,“陈伯伯好!”

蒋雯的嘴甜,她笑着道,“陈伯伯真是越来越年轻了!”

陈宰相笑道,“雯儿也是越长越美了呢!有说亲了吗?”

后面一句是随口一问的。

闻玉静笑着应道,“还没有。雯儿还小,我还舍不得让雯儿离开,所以打算再留几年呢。”

陈宰相夫人笑应道,“蒋夫人,这就是你不对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就算你再舍不得,这女儿该嫁时,还得当嫁不是!”

随即她瞧着蒋雯,再笑着道,“这雯儿长得这么漂亮,贤良端庄,听说舞姿出色。哪个公子哥不想娶啊!你呀,还是得好好物色一下人选才是!”

闻玉静笑道,“陈夫人,您说的是!看来,我是得给我家雯儿好好找找喽!”

“娘!”蒋雯羞红着脸,带着娇嗔不好意思的喊道。

“哈哈,雯儿害羞了啊!”陈夫人打趣道,“说来,我这倒有个人选,人长得英俊,也是个很有才华的人,家世背景也你们镇国公府相匹配。如果他俩能成,这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双啊。”

闻玉静脸上的表情先是僵硬了一下,随即又扯起脸皮笑着,很是高兴问道,“不知道陈夫人说的是哪位公子哥啊?”

陈夫人掩着嘴,笑应道,“当然是郭公爵府的小少爷郭兵啊!”

这一下,假装高兴的闻玉静,脸上的笑容立即僵凝住了。

蒋云峰与陈宰相说话时,听到陈夫人的话,这表情立即有片刻僵硬。

只是他们的这表情很快消失不见。

但是他们的一双儿女,却是个不会隐藏情绪和表情的人了。

蒋振烨听到郭兵的名字,脸上反射性的不屑和轻蔑。

他道,“就那个娘娘腔,哪能配得上我妹妹!”实际上,他心里却对郭兵的容貌嫉妒死了。

因为那种绝艳的容貌,肯定能获得更多女人的青睐。

蒋雯却是大惊失色很是失态的大叫道,“我才不要嫁给那个娘娘腔!”

她同样的嫉妒郭兵的容貌。

一个大男人,竟然长得比女人还美丽,这怎么能让的心时平衡呢。

陈宰相和陈夫人的脸色立即阴沉下来。

陈宰相脸色不好的道,“蒋国公,我和夫人还有事,就先离开了!”

心里却对蒋云峰的一双儿女,这印象一落千丈。

真是个没有脑子的!

蒋云峰和闻玉静尴尬的与陈宰相夫妻点头,应道,“陈大人,陈夫人,你们先忙!”

片刻无人注意他们一家子时,蒋云峰脸色难看的瞪了一下自已的一双儿女。

然后,目光不由得落到那个一个人静坐位置,仿佛与世界格格不入的蒋振南一眼。

蒋振南不与任何打招呼,也没有人上前与他打招呼,似乎被人遗忘一般,但实际上却是气势太强,让人想要极力忽视都不行。

这些皇子皇孙哪个不想上前与蒋振南打交道,然而,这个蒋振南却不应任何一个人,这些身份尊贵的皇子皇孙,似乎在跟着一尊雕像说话,让人无语又尴尬,既羞又恼,可又不能拿蒋振南怎么办。

谁让蒋振南是皇帝身边的大红人呢。

年年如此,此后,就再也没有哪个皇子皇孙会再丢下自已的面子,特地到蒋振南面前,让人家特意去冷落。

所以,每一次的聚会,在皇帝到来之前,就独自一人在自已的座位上喝酒吃水果!

蒋云峰瞧着自饮自酌的蒋振南,眼里“噔”的冒火,恨不得把他现在给打死烧死。

但是他不敢!

现在一双儿女在众人面前丢脸,蒋振南的独立特行却更让他恼怒。

他三两步走到蒋振南面前,厉声的呵斥道,“你这个逆子,前段时间,你对烨儿和雯儿做了什么?让他们受到惊吓,一回到府里,就高烧三天三夜不止!”

实在话,蒋云峰是在迁怒。

一双儿女让他在这样的场合丢了脸,他就想要找回脸面,而蒋振南就成了他的出气筒。

蒋振南是他的儿子,即使他现在是位高权重,得皇帝赏识的大红人,只要他是他的儿子,他就有权力训斥蒋振南,任何人都无话可话,即使皇帝也不能阻止。

所以,蒋云峰才会不顾场合的,在这个地方突然质问蒋振南。

听到蒋云峰训斥蒋振南,场上一下子安静下来。

然后,所有人就这么看着这对父子。

蒋振南眼皮都不抬一下,继续喝着手中杯中的酒,冷冷的说道,“他们在我将军府大吵大闹,本将军听着厌烦,就让人把他们赶出了将军府!”

说到这,他眼帘微微抬了抬,一对锋利的目光射向蒋云峰,冷声的道,“怎么,镇国公想要为一双儿女讨回公道不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