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只是这教养问题?/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声“你不配”,让这个场合变得更加寂静。

整个现场,似乎就只听到蒋振南这句回荡的声音。

蒋云峰夫妻遇见蒋振南时,两人都是一唱一和,一个唱白脸,另一个必定唱红脸,而唱红脸的人,永远是闻玉静。

或许蒋云峰和蒋振南父子真的八字合不起来吧。

只要蒋云峰一看到蒋振南,心头就是一股怒火,不对着蒋振南发出去,不甘心一般。

闻玉静永远做那个安慰蒋云峰怒火的知心人,一边让蒋云峰不要发火,一边又指责蒋振南惹蒋云峰发怒,然后话里话外都是说她没有教育好蒋振南,随即又把责任全部推到蒋振南身上。

实际上,每次的情况,都和现在一个模样,简直是周而复始的重复。

至于蒋振南呢,本为就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惜字千金,能不说话,他是绝对不会说话。

所以,蒋云峰夫妻在他面前做戏,话里话外说他的不是,还顺带败坏他的名声,他都懒得理他们。

他自认为,以他现在的成就,足够打他们夫妻的脸,所以,他们越是解释,就变得越是想要掩饰他们的心虚。

因此,他就让他们在那演啊演,连一个眼神都不给他们投去。

可现在倒好,蒋云峰夫妻以为蒋振南如以往一样,对他们沉默。

然而,他们完全没有想到,这蒋振南不出声则已,一出声就真的变成一鸣惊人。

这让在场上的人倒是愣了一下,然后,突然有一种好奇心的样子,看着蒋振南。

然而,蒋云峰和闻玉静,先是与大家一样,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反应过来,这脸色猛然大变。

在这么多皇子皇孙,及朝廷重臣的注视之下,蒋振南轻轻一句“你不配”,顿时让闻玉静颜面扫地。

这使得她的脸色分外难看,但随即又做出万状委屈,红着眼睛,仿佛受到千重打击,很是痛心又失望的说道,“没错,我是不配!”

可她说这一句“不配”时,这委屈的泪水,顿时如雨泪下,整个身子被打击的摇摇晃晃的靠在蒋云峰的身上。

人都是同情弱者。

尤其是当另一个人强大到让人畏惧与恐怖时,那么那个弱者更加值得人同情了。

所以,此刻大家都望着闻玉静的眼神充满了同情和可怜。

瞧,这个后娘把继子给养大了,还被继子无情的教训真是可怜。

这蒋振南真是如闻玉静所说,太嚣张任性了。

就在大家想要为闻玉静说话时,突然……

“你这个没人要的煞星野种,凭什么说我娘不配?”蒋振烨这个猪队友瞬间把形势打回了原形,“我看不配的是你。你这个不敬不孝子,凭什么霸占爵位继承人的位置,却来说我娘啊?”

他这话一出,刚才所说的教养问题立见高下了。

闻玉静不是说蒋振南因为不时太嚣张任性,打跑一个又一个先生的吗?所以蒋振南没有得到教育吗?

那行这蒋振烨可是你闻玉静亲自所寻的名师,三岁就对《三字经》《弟子规》《千字文》等书籍倒背如流。

七岁能写诗作词,一首《赋弦月》:

初月如弓未上弦,分明挂在碧霄边。

时人莫道蛾眉小,三五团圆照满天。

名动京城。

十岁时,上了京城七杰的第七杰。

所谓的京城七杰,是指京城七个杰出的有才华有才气的少年新秀。

当时,蒋振烨虽说是最后一杰,但他的年龄却是最小的,他有这样的成就,对于京城这个地方的人来说,已经很了不起。

只是,从十岁之后,他的排名虽一直没有上去,却也没有下来,堪堪占据着这个位置一直到现在。

只是为何是十岁之后,就没怎么长进呢?

因为他十岁时,蒋振南从镇国公府的那个破落院子突然消失了。

然后,他自然认为蒋振南一个孩子无依无靠,肯定是会死在外面的。

由此,镇国公爵位就是由他来继承,所以,他就放松了心里状态,变得很是不爱学习了,只是在他爹来检查功课时,假装一下。

因此,他的本事只是循规蹈矩而已,这才干却没有多大的突破。

只是为了维护这个七杰之一的名声,闻玉静做了很多的幕后收买工作,反正,这个名声不能就此消失,让人传出一个“江郎才尽”的笑话。

可让闻玉静和蒋振烨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十年后,这蒋振南又出现了。

而且还不是普通的出现,是以战神大将军的身份,猛然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这让闻玉静与蒋振烨又惊又恐。

因为蒋振南一旦出现,那么镇国公爵府的爵位就是由他来继承了,而蒋振烨却只有三条路可以走;

一是不能继承爵位,直接分家产,单独出去;

第二条路,就是和所有读书人一样,通过考举,走进仕途,用自已的能力大展宏图。

第三条路,则是蒋振南消失,由蒋振烨来继承爵位,当下一任镇国公。所谓的消失就是死亡。

无论是蒋云峰还是闻玉静,更或是蒋振烨,他们要走的无疑是第三条路。

可蒋振南带着赫赫战绩回来之后,他们再下手,已经千难万难了,他们只能等待时机,再伺机下手。

只是蒋云峰和闻玉静有这个耐性,但蒋振烨却是没有这个耐心。

随着蒋振南活得越是意气风发,京城到处都在议论战神将军蒋振南,他的脾气变得越来越浮躁。

明明是他唾手可得的东西,可一转眼,就被人给抢走了。

他真是又怒又气,可是他爹他娘让他只能暂时忍着。

他忍着忍着,就仿佛成了压缩炸弹一样,只要有人轻轻一点,立即“砰”的一声给爆炸了。

这一次就是导火索。

听到蒋振烨对蒋振南脱口而出的“野种”“煞星”,简直让所有人震惊不已。

先不说,蒋振南是这个蒋振烨的哥哥,是和蒋振烨可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蒋振烨大骂蒋振南是野种,不是说这蒋云峰也是野种吗?他自已不也是野种吗?

因为只有野种才能生野种不是吗?

再说,蒋振烨在这样的重要场合,大骂蒋振南,可见他教养更是一个严重问题。

蒋振南再有什么不是,也不是他一个弟弟可以教训的,要教训也是他父爹去教训,就是他娘都不能明着教训。

所以说,说到教养问题,这蒋振烨的教养可是闻玉静亲自给交的吧?

一时间,所有人的眼神都带着异样,看向蒋云峰和闻玉静夫妻。

蒋云峰和闻玉静各位皇子皇孙及各大臣的异样眼神,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们这是又羞又恼。

只是没等他们羞完恼完,另一个猪队友也冒了出来。

蒋雯也怒指着蒋振南,大骂道,“你这个贱种,你才不配与我娘说话呢?你这个有人娘生没娘养的煞星!”

呵……

场上听到蒋雯那如泼妇大骂,再一次安静了下来。

这还能再说到教养问题吗?

这恐怕除了教养,还有素质问题吧?

哦不,是说这是脑子的问题。

这一下,所有人都打定主意,让自家的子女离这兄妹俩远点。

见过蠢的,却没有见过这么蠢的。

这样的场合,有他们说话的份吗?

就算他们再生气兄长对父母的态度,那也应该好好说,而不是张口闭口就是野种贱人。

不过,不管怎么样,他们是不会与镇国公府联姻的。

之前,有些有这样想法的人,当即断掉了这样的想法。

这下子,蒋云峰和闻玉静的脸色,都如调色盘一样,青红白黑各种颜色都交织在一起。

蒋云峰隐忍着暴怒,对兄妹俩大吼道,“你俩都给我闭嘴!”

然后,一双锐利喷着怒火的双目狠狠瞪向闻玉静。

闻玉静看到,心里猛得一跳,只是,她现在只想着补救,挽回一下兄妹俩的名声。

可却听到一阵嘲弄讽刺的笑声。

郭兵大声的笑道,“哈哈,镇国公,镇国公夫人,这就是你们所说的教养问题吗?现在倒是为大哥庆幸,至少现在他的教养,没有开口闭口骂自已为野种贱人的。”

蒋云峰真是气极。

他手指着郭兵想要大骂郭兵时……

“住口!”一道如洪钟响亮的声音,突然响起,然后,只见郭公爵郭士忠大跨步从路口走过来,一来就对郭兵呵斥道,“瞧瞧,你像什么样子啊?都不知道尊敬长辈的吗?再怎么说,这兄妹俩的事,与镇国公和夫人有什么关系?就你多嘴!”

呵,这郭士忠听着是在教训郭兵,其实另一个暗层的意思,蒋云峰夫妻一个长辈,竟然却为难一个晚辈,真是没有长辈样,摆谱了。

当然,他所说的晚辈,是指蒋振南。

还有一层意思,就是你们夫妻连自已的儿女都教育不好,凭什么来教育我儿子。这是指蒋云峰想要怒骂郭兵,虽还没有骂出口,但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来。

郭兵作为郭家最受宠的幺子,他们连一句重话都舍不得说,一个外人有什么资格来骂他儿子。

总得说来,郭士忠就是护短。

郭士忠的话一落下,这蒋云峰夫妻的脸都快要扭曲变形了。

他们今天真是撞鬼了啊。

好好的一出教子大戏,反而让人给教训了,还让这么多身份尊贵的人看了笑话。

就在蒋云峰憋不出一句反驳的话,让所有人继续看笑话时,一道尖细的喊声在所有人耳边响起:“皇上,皇后娘娘驾到!”

这太监一喊完,一道爽朗威严的大笑声响起,问道,“哈哈,众爱卿,在聊什么聊得这么热闹?朕老远就听到了郭爱卿的大嗓门呢!”

然后,在灯光的映衬之下,一个穿着明黄色龙袍大概五十开外年纪的男人,携着一个穿着红色凤袍,头戴九尾凤钗,脸色红润,皮肤白皙看着年纪虽三十来岁的皇后娘娘。

后面跟着的是穿着大朵牡丹翠绿烟纱碧霞罗,逶迤拖地粉色水仙散花绿叶群,模样妩媚,风情万种的皇贵妃娘娘——周文雅。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皇帝皇后一来,众人包括蒋振南立即下跪迎接。

“众卿平身!”皇帝说道。

“谢皇上!”众人起身。

等大家起来之后,后帝再一次好奇的问着郭士忠道,“郭爱卿,方才明明听到你那洪亮的说话声,说什么呢?这么有兴致啊!”

实际上,对于方才场上发生的一举一动,都有暗卫向他汇报。

所以,当然知道这个蒋云峰想要再一次怒斥刁难蒋振南。

对于这样的家务事,他这个皇帝向来很少插手,任蒋振南这个木头疙瘩自已解决去。

本以为他这个爱将会像以前那样忍着他们夫妻。

可让他很意外的是,这一次这个爱将竟然没有再忍着了。

而且一出口,就是说闻玉静不配教训他。

这真是大大让他这个皇帝意外啊。

实质上,他更加好奇的是,到底是什么原因,才导致他这个爱将没有继续忍着了呢?

当然了,这事,等他们私下聊时再来问。

现在,他就是假装不知道一切。

郭士忠回应道,“回皇上,就是我这个逆子说言不逊,被老臣给教训了一顿而已!”他说着,指了一下郭兵。

皇帝很是不相信的道,“哦,郭爱卿,朕可是听说,你们郭府上上下下可宝贝着这个幺子,你怎么可能舍得教训他呢?况且还是在这样……”他做了一个这样一个大场合的手势。

郭士忠瞪了一眼郭兵,似乎怒其不争的道,“再怎么舍不得,可不对的,该教训的还得教训,省得出去后乱放屁,丢了我郭家的脸,坏了我郭家的名声!”

郭士忠这人粗鲁,说话也粗鲁,他才不管这是什么场合,他该怎么说就怎么说。

因此众人听到他嘴里的“乱放屁”几个字时,想要笑,却又不得不忍着,憋得是满脸通红。

但是,有两人的满脸通红,不是被憋的,而完全是羞恼的。

郭士忠这暗藏的话,在场的人,谁不明白啊。

不就说他蒋云峰没有教育好一双儿女,让他们丢人了呗。

可是即使知道是这样,他也不能对号入坐的去指责郭士忠的不是。

这会让他更丢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