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皇家年宴2(修改增加了字数)/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帝听到郭士忠的话,也没有深究,只是“哈哈”大笑几声之后,就对着郭兵说道,“朕说郭兵啊,你年纪也不小了吧?难道还那么气的你家老子啊?”

郭兵应道,“回皇上,我爹他啊,没事就喜欢教训一下我这个小儿子,如果不是我娘千念万叨,口口声声说我的性子和我爹年轻时一模一样,我以为不是他亲儿子呢!”

“哈哈……”

郭士忠听到郭兵的话,故作生气的指着郭兵,大骂道,“你这个臭小子,有你这么埋汰你爹的吗?”

皇帝一听,立即一乐,心情更是好了。

他再次大笑道,“哈哈,郭爱卿,你们父子可真是活宝啊!”

随即,他就坐在自已的位置上,对着众人说道,“大家坐吧!”

所有人坐下!

皇帝坐下来,看到桌子上的水果,看着颗颗红润的樱桃,很是有兴趣的道,“太子,听说樱桃这东西不是没了吗?这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啊?”

太子宇文琰煜站起来,应道,“回父皇,儿臣去了舟山城,那里有个酒楼,叫你来我往酒楼,那酒楼就会出售这樱桃。不过,听这掌柜说,这樱桃虽已销售完了,不过,那掌柜看在儿臣真诚的份上,把剩余的存货都卖给了儿臣!”

太子一说完,皇帝就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和一众妃子都喜欢这樱桃,只是吃了没几回,就说没那樱桃了,对于樱桃酸甜的滋味念念不忘,可这东西,说没就没了,他也无可奈何。

此次,宴会竟然能让太子弄到这东西了。

皇帝说道,“嗯,太子有心了!”

三皇子放在桌子底下手握了握,显得气愤和怒火。

凭什么太子,就弄到这么一点水果,就获得了父皇的赞赏。

听到太子的话之后,他立即说道,“大哥,不知你为弄到樱桃显示的真诚,不会是你堂堂一国太子就对一个小小掌柜低三下四吧?”

这是在暗示太子为了获得皇帝的赞赏,自贱身份,去求一个贱民。

三皇子的话一出,在场的人,脸色都变了变,然后,眼睛一致看向皇帝,想要看出他脸色的表情。

只是皇帝脸上的表情,是这么容易能看到的吗?

皇帝只是很有兴趣的吃着樱桃,对于三皇子的话,似乎没有听到一般。

皇孙宇文旭弘淡淡的喝了一口酒,随后,他说道,“三叔,你这话侄儿有些不赞同了。谁说太子叔对那掌柜的真诚态度,就必定是要低三下四的?

再说了,以太子的身份,有必要低三下四?只要亮出身份,想必那掌柜就会乖乖的献上这东西。

不过,皇爷爷,皇孙听说舟山城的那你来我酒楼很不一样,他们不会为权折腰,也不会为势低头。也就是说,有权有势,也不一定能从他们那里弄到东西。所以,就算太子叔,对一个掌柜低三下四,他们不卖的东西,再怎么样也不会卖。

所以,我相信太子叔是真的用了诚意,换取了那掌柜东西。”

听到皇孙宇文旭弘这么一说,立即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讨论。

“真有这样的酒楼吗?我们怎么没有听说过呢?”

“哪有这样不畏权势的酒楼?”

“可这到底是什么样的酒楼?”有人同样疑惑的道,“听说他们酒楼前段时间,不止出售樱桃这东西,还有各种稀奇古怪的我们见也没有见过的水果?而且贵不说,买还得限制量!”

“说来,这酒楼及这酒楼的规矩我也听说过了。我倒想去瞧瞧,只是舟山城太远了,我就是想去,也去不了。”

“哎呀,你们都在说这你来我往酒楼吗?”郭士忠的大嗓门突然在议论声中响起。

其他人立即看向郭士忠,说道,“郭大人,您也听说过这你来你往酒楼吗?”

郭士忠眼角扫了一下没有一点吃相的儿子,大声的说道,“那是当然了。我不仅听说过那家酒楼,我也不仅仅吃过那里的樱桃,我还吃过那里的其它水果,更是吃过那里的菜。那里做出来的菜,色香味俱全,这美妙滋味至今天让我回味无穷啊!”

一听郭士忠吃过那里的菜,有些人立即狐疑的问道,“不是吧?郭大人,那舟山城离这里就是快马加鞭,也是至少三天的路程,这菜在路上早就变味了,你又是怎么吃上的啊?”

郭士忠傲娇的说道,“哼,才不告诉你。不过,我只能说那里的菜,真是天下一绝。吃过了那里的菜之后,再吃其他菜之后,就像在猪食!”

“啊?”这也太不敢相信吧。

没有想到这樱桃之事,歪楼到了你来我往酒楼吃菜方面去了,这是不是有哪里不对啊?

“郭爱卿,难道说朕皇宫里菜也是猪食喽?”听到郭士忠的话,皇帝脸色虽没有任何变化,便是语气里可听出有所不悦。

这郭士忠在皇宫里吃饭的时间也不少吧,竟然还敢说皇宫里的饭菜像猪食,是不是太过份了啊?

听到皇帝这样问,一般人来说,肯定是承认自已的错误,然后,向皇帝赔罪吧。

只是这郭士忠郭大人,向来直来直往,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就是面对皇帝也是一样。

他说道,“皇上,臣不是说皇宫里御膳房里做出来的饭菜是猪食,而是因为皇上没有吃过那你来我往酒楼的饭菜,等皇上您吃过之后,那就有这样的认知!”

皇帝一听,脸色黑黑的。

想发怒又不知如何去怒?

这郭士忠向来就这样的脾性,想要从他手中讨到好话,除非他真觉得的符合他的心意。

皇帝干脆不再问这郭士忠了,而是问向去过舟山城你来我往酒楼的太子,道,“太子,郭爱卿说的可是事实?那家酒楼的饭菜真的有那么好吃?”

太子必恭必敬的说道,“回父皇,那家酒楼饭菜确实可以说是天下一绝!”

“哦?”皇帝立马有了兴趣,“那行,你去把那酒楼的大厨给弄到玉膳房来,让朕吃吃,他做的饭菜真有这么好吃吗?”

呃……

这是不是有些强逼的味道啊。

但是,这里别的人不知道,但是去过那地方的太子,心里可是很清楚的知道,这事根本就不可能的。

因为当时,他也试过把那大厨弄过来的。

可是,没有成功!

他不能因为一口吃食,就把人家的头给砍了啊。

就在太子不知如何回答时,郭兵咀嚼着东西,大大咧咧的说道,“皇上,这事不用想了,肯定不会成功的。”

皇帝一听,立即有些不悦,又带着几分兴趣的问道,“哦,郭兵,难道这龙宴国内还真有朕请不来的人吗?”

他说完这话,没有等郭兵说话,他脸色一变,带着威严凌厉的道,“朕还真不认了,有哪个厨师竟然敢拒绝朕的旨意!”

连旨意都出来了,这就表示以皇家权威强迫了。

抗旨不遵,可是砍头灭族的大罪。

就算那厨师的厨艺再高,他也只是一个普通百姓而已。

郭兵却撇了撇嘴对皇帝毫不留情的打击,说道,“皇上,你来我往酒楼的饭菜美味,可不是那大厨的功劳。所以,即使你让他来御膳房做菜,他也做不出在酒楼时味道。”所以,你即使下旨强逼也是没用的。

这下子,皇帝的好奇心都给勾了起来,其他人更是被郭兵的话,给惊了一下。

难道你来我往酒楼所做的饭菜,真有什么秘诀不成?

皇帝这下更是好奇的问道,“郭兵啊,听着你的话,好像你对好酒楼很是了解。那你来说说,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所有人都竖着耳朵,想要听一听郭兵的回答。

在场的皇帝贵族,文武大臣似乎都没有意识到,他们这些身份尊贵的人,竟然在这样一个场合,都讨论一家不起眼的酒楼,更让人意外的是,他们似乎都还是很感兴趣。

难不成,他们都是吃货不成啊?

郭兵巴咋了一下嘴里东西,看向蒋振南,在接收到蒋振南的眼神之后,立即很是认真的说道,“皇上,那你来我往酒楼真正的大厨,不是厨房里那个大厨,而是酒楼的那个老板。皇上,你想啊,难道人家放着好好的酒楼老板不当,就巴巴来您的御膳房当大厨来啊!”

“怎么,难不成朕的御膳房大厨比不上一个普通的老板吗?”皇帝厉声的问道。

“不,皇上,”郭兵摇头道,“如果她只是一个靠着厨艺开酒楼的老板,或许是比不过。但是,皇上,您就没有想过,那酒楼为何会冒出这些我们都没有见过的很是新鲜的水果吗?”

郭兵会突然暴露这些,当然是经过了林月兰的允许,否则,他就是有十个胆子,他也不敢随意把林月兰给暴露出来。

他的话音一落下,场上有着片刻的安静。

所有人瞧着郭兵的眼神都有些异样。

皇帝说道,“哦,这么说来,郭兵,你是对这个酒楼老板很是熟悉喽?”

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郭兵却没有否认的道,“没错。不仅是我对她很是熟悉,将军大人对她更是熟悉!”

太子及在场的皇亲贵族已经注意上了那家酒楼,所以,就必须要一个位高权重的人,来为她保驾护航。

否则,很有可能在场的每一个人,包括皇帝自已都可能打上那家酒楼的主意。

因为,那家酒楼很不寻常。

除了饭菜美味天下一绝之外,里面出来的东西,更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这样一个巨大的利益空间战场,谁想放过?

谁都不想放过!

虽说林月兰是有本事,但她毕竟是一个普通的农女,明枪易夺,暗箭难防。

多一个权势的力量,就是多一份保障!

什么?

这下子所有人的眼神可不是异样,而是惊讶了。

郭兵熟悉,大家充其量只认为,郭兵与那人有几分交情。

但是蒋振南对那个酒楼老板也很是熟悉。

刹时间,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可能要重新评估那家酒楼了。

尤其,是几个党派暗戳戳的分析一下局势。

或许,他们拉拢蒋振南,可以从那家酒楼开始吧。

对于在场这些人的心思,郭士忠父子清楚,皇帝清楚,蒋振南更加清楚,但是蒋振南已经无所谓。

皇帝听到郭兵所说的话,立即很是好奇的问着蒋振南,道,“蒋爱卿,郭兵所说的可是事实?”

蒋振南很是认真的应道,“是的,皇上!”

皇上很是认真的问道,“那蒋爱卿,那酒楼的老板到底是何方神圣,让你和郭兵竟然如此护着?”

蒋振南应道,“皇上,那《字典》,及种田法子,可都是这个老板给提议及试验的!”

皇帝一听他这么说,立即沉默了。而脸色却变得更加认真及威严,沉下脸,似在做更加深沉的思考。

其他人一听,再次感觉有些惊讶。

那什么《字典》,他们在朝廷上听着皇帝说过几次,让全国的百姓,及那些读书的书生,只要手中一本字典,就可以从小学认字。

所以下令翰林院的人,编撰一本《字典》出来!

所谓的《字典》就是收集可能出现在任何书中的字、词,甚至是可能一短句!

这样一个举措,可可谓是震惊朝野!

如果字典真有这样的好处,这可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啊。

当然了,这也触动了一些人的利益,极力反对,只是被皇帝一举压下去。

他们这些人只知道皇帝突然命令翰林院编撰《字典》,却不知皇帝怎么突然会有这样的想法。

现在他们才知道,原来后面还有蒋振南的事。

可是,现在背后不只有蒋振南的事儿,更是有那酒楼老板的事儿。

只是,那种田法子是怎么回事啊?

所有人都云里雾里。

但是却不妨碍他们的认知,那就是这又与那酒楼的老板有关。

他们心里虽是疑惑,但是看着皇帝那沉着认真思考严肃威严的脸,却谁也不敢把心中的疑问问出来。

他们似乎在等一个答案。

至于是什么答案,他们却又不自知了。

不知过了多久,皇帝终于说话了。

他道,“行了,那什么你来我往酒楼的事儿,就到此为止吧!”

随后他又给蒋振南说了一句,“蒋爱卿,有时间啊,你把酒楼的老板带来给朕瞧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