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宴会提婚/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酒楼及酒楼的话题结束之后,君臣才算正式进入宴会。

宫女们给每个人面前酒杯填满酒之后,皇上就端着酒杯对天举杯说道,“除旧迎新过好年,朕祝愿新年的龙宴国:风调雨顺平安年,国泰民安!”

其他人同样端着杯对天举杯,声音洪亮异口同声的道:“风调雨顺平安年,国泰民安!”

随后,君臣酒杯中的酒全部洒到地上,表情很是严肃笃诚!

做完这些动作之后,君臣就坐了下来。

随后,皇帝就笑道,“众爱卿,今天年节,各位好好的吃好喝好啊。今天不分君臣,只要大家开心就好!”

圣上说是不分君臣,但大家可不敢真的不分君臣。

在任何时候,面对一国之君,都必须小心翼翼。

皇帝一说完这话之后,三皇子就迫不及待的站起来,对着皇帝说道,“父皇,此次儿臣下南在青丰城彻查总督府周安平时,在那里意外获得几件珍宝,儿臣当作礼物送给父皇。

祝父皇身体安康,龙腾虎跃!”

皇帝听罢,脸上看出任何表情,只是似乎有几分兴趣的说道,“哦,是什么珍宝?”

三皇子说道,“一枝五百年的人参,三百年的灵芝,及一株天山雪莲!”

三皇子的话一落,又是让再场的人一片惊讶。

还真不是普通的珍宝啊!

五百年的人参虽比不上千年人参珍贵,但是也是难寻,那有年头的灵芝,更是难觅,还有这天山雪莲,强身健体的珍贵药材。

每一件可都是难得。

“皇上,前几天你不是说胸闷不舒服吗?这灵芝可是驱除这些病患灵药啊!”皇贵妃笑着对皇帝说道。

皇后此刻也是难得的附和皇贵妃,关心的说道,“皇上,臣妾立刻让御膳房的给你熬个灵芝汤药吃下去吧。毕竟身体要紧!”

皇帝听罢,没有表现出喜欢,也没有表现高兴,只是点了点头道,“嗯。老三,真是有心了!”前一句应着皇后,后一句则是对三皇子说的。

瞧着皇帝没有喜怒的样子,三皇子的心里一沉,随即就涌现出一股暗恨。

凭什么太子只弄到了几颗樱桃而已就能获得他的夸奖,而他千辛万苦获得的几样珍宝,却只是得到了一句淡淡的“有心了”。

父皇真是太偏心了。

不过,他嘴里还是笑着说道,“儿臣孝敬父皇是应该的!”

三皇子献完礼物后,其他皇子皇孙个个都不甘落后的把自已准备好的礼物献出来。

只是因为有三皇子珠玉在前,其他皇子皇孙的礼物对比之下,就显得有些黯然失色。

“父皇,儿臣寻得一副宋慈的书画,送给父皇。祝父皇身体安康,越活越年轻!”

“父皇,儿臣寻得一件前靖年代的一个官窑陶瓷制品,请父皇过目!祝父皇身体健康,龙宴国国泰民安!”

“皇爷爷,孙儿在灵隐寺为您祈福,方丈大寺赐孙儿一块开过光的玉佩,说定能保人一生平安。孙儿把玉佩送给皇爷爷,祝皇爷爷身体越来越好,龙宴国兵强马壮,越来越富裕!”

……

等这些人一一献过礼物之后,结果就剩下两人没有再动作。

一人是太子宇文琰煜,一人是皇长孙宇文旭弘!

所以,所有人都看着他们两人,三皇子看着他俩的眼神,甚至是有些挑衅。

三皇子笑着对着两人说道,“大哥,大侄儿,你们可是给父皇准备了什么样的礼物呢?”

实际上,他心里对于太子要送的礼物有几分猜测,对于皇长孙要送出的礼物,却不敢肯定了。

只是他一想到太子要送出的那份礼物,他就暗自咬牙。

明明那东西是属于他的,可周安平这个狡猾之人,竟然偷偷送给了太子,真是气死他了。

不过,就算太子拿出那份礼物又如何,现在一点都比不上他送出手的礼物。这让他的心里又有一点点平衡了。

太子和皇长孙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后,太子就站起来对皇帝说道,“父皇,儿臣在偶然间得到一株紫云花,送给父皇,祝父皇越来越年轻,龙宴国越来越强大!”

这下子皇帝似乎又来了几分兴趣,说道,“哦,紫云花?”

太子说道,“是的,父皇!”说着,就让心腹把那盆紫云花捧出来。

一看到碧绿的叶,紫色如云朵的紫云花,栽在一个小小的花盆中,瞧着就让人舒服。

这一下子又人惊讶了片刻。

今年皇子们的年节礼物,真是让人惊讶与意外啊。

以往,不是字画,就是玉佩什么的。

今天倒好,三皇子送出的礼物,三样每一样都是宝贝,太子的礼物,也同样都是宝贝。

只是对于现在年纪的皇帝来说,太子的礼物似乎更符合皇帝的心意。

皇帝又再一次对太子说道,“嗯,太子真是有心了!”

三皇子这下子彻底黑下了脸。

为什么父皇就这么偏心呢?

明明是他的礼物更为贵重,不是吗?

为何受表扬的又是太子?

三皇子心里再一次暗恨起来。

他暗恨的对象当然是太子。

他认为是太子抢走了他的一切。

只是,他现在必须忍着。

太子的礼物送完了,就剩下皇长孙子。

以往每一次皇长孙的礼物算是中规中矩,就不知道这一次又是怎么样呢?

不过,让人失望的是,这一次的礼物还是中规中矩,没有太差,也没有太好。

送的一份亲手抄写的佛经!

随着皇帝年纪越来越大,他是越来越信奉佛教,每到初一十五都会诵经念佛半天。

皇子皇孙们的礼物送完了,按照以往的流程,就是君臣吃喝玩乐的时候。

就在这时,蒋云峰突然站起来,对皇帝说道,“皇上,过了这个年节,南儿应该有二十五了。其他人的孩子,都有十来岁了,南儿却依然单身,臣担忧呐!”说着面露担忧之色。

谁也没有想到,好端端的过个年节,这蒋云峰突然说蒋振南的婚事。

只是蒋云峰说是这样说,可没有人认为,蒋云峰是真的为蒋振南担忧。

包括皇帝。

皇帝眼色一厉,淡淡问道,“哦,蒋爱卿,听你这话的意思,你有合适的人选了?就是不知是哪位爱卿家的千金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