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猪队友/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云峰和闻玉静夫妻并没有觉察到皇帝的不悦,他们现在只有一门心思,撮合蒋振南和曾艳丽的婚事。

在他们认为当中,以蒋振南那煞星的名声,既然没有哪个母的愿意嫁给他,他就没有资格挑三拣四,有个女的嫁给他,已经是烧高香拜佛了。

曾艳丽的名声虽不太好,但,一个煞星,一个克夫,刚好配对。

蒋云峰面露忧色很是认真的说道,“皇上,臣也知道以曾艳丽的名声,或许配不上堂堂一个镇国大将军。可是,过了这个年节,南儿就二十五了,别人家就他这个岁数,儿女已经成群了。

可他呢,仍然是单身。

皇上,南儿可是我镇国公府的继承人,他的后代,也关系到下一代镇国公继承人啊。

所以,为了我镇国公府后继有人,无论如何,南儿必须成亲啊,皇上!”

说得倒是好听。

皇上挑眉,道,“所以喽,你就找一个克夫脾气爆炸嚣张跋扈的女人嫁给朕的镇国大将军?”说这话时,已经明显感觉到他的怒气了。

蒋云峰和闻玉静这才反应过来,皇上似乎动怒了。

两人的脸色一白,表情立即有些紧张。

蒋云峰一直都知道皇帝很是维护蒋振南,而且在这婚事上,皇帝还给了蒋振南最大自主权力。

如果这次不是闻玉静在他耳边吹枕头风,说户部侍郎的那个嫡长女看上了蒋振南,愿意嫁给他,让他跟皇上提一提。

在他们的认为当中,这曾艳丽除了名声差一点,这身份背景确与蒋振南配得上。

至于蒋振南的意见,他们自动忽略。

蒋云峰认为,他既然是蒋振南的老子,那就有权利插手他的婚事,现在唯一要点头的就是皇上。

皇上点头也不是问题。

皇上最操心的就是蒋振南的婚事,有个女人愿意嫁给蒋振南,皇上应该高兴才对呀。

可为什么现在皇上会生气呢?

蒋云峰夫妻有些不理解。

蒋云峰心里有些忐忑的对着皇帝道,“皇上,那曾艳丽的脾气虽是差了点,克夫这名声也确实不太好听。但是,这曾艳丽本人也说,她看上了南儿,愿意为他改变,一定会变成一个贤良淑德的好女人。至于克夫,或许是命太硬,而南儿的命也硬,两者抵消,或许为或为平衡,组成一个其乐融融的家,也说不定。”

蒋云峰说着这话,如果真的是个很需要女人来成亲的男人来说,这确实能打动人心。

只是蒋振南不在此例。

“哦,两者抵消,相互平衡。蒋爱卿说得确实是。”皇帝似乎赞同的点头,随即他又转向蒋振南的方向问道,“朕的爱将,你的意思呢?”

蒋振南却连个眼神的都不曾给过蒋云峰夫妻,只是淡定冷静的对皇上说道,“多谢曾小姐的厚爱。只是臣天煞孤星,注定孤独终老。曾小姐要做一个贤良淑德的好妻子,那就请另寻夫婿吧!”

一口拒绝!

别说他现在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女孩的影子,就是没有,那样的女人,娶来也就只会祸害终身,他又不是非女人不可,要那样一个嚣张跋扈的女人,做将军夫人。

一听到蒋振南拒绝,蒋云峰的怒气立即就上来了。

他怒指着蒋振南,大骂道,“孤独终老?哼,难道你想要镇国公府绝后不成?你这是大大的不孝!大大的不孝!”

实际上,他更想骂蒋振南的是:站着茅坑不拉屎。

既然你没有后代,霸占镇国公府继承人的爵位做什么?害得他想要把爵位传给二儿子蒋振烨,都必须与皇帝斗智斗勇。

因为,蒋振南不主动开口,皇帝就绝不允许他把爵位传给蒋振烨。

只是蒋振南强大了,他蒋云峰对他已经无可奈何了,所以,他只能在婚事做文章,让蒋振南主动向皇帝开口,交出镇国公爵位。

可是,这个逆子,无论他是明示暗示,他就会装聋作哑,根本就不跟着他的意思去走。害得他的宝贝儿子蒋振烨,现在目前,只能先走科举。

然而,如果他这个儿子有能力考上状元也就罢了,可是他有几斤几两,外人不清楚,他这个爹可是很清楚。

所以,为了蒋振烨,无论如何,他就必须把蒋振南拉下爵位继承人的位置。

看到蒋云峰动怒,闻玉静又立马站起安抚道,“老爷,别动怒啊!你身体不好,太医可是说了你不能再受刺激动怒了。”

闻玉静说这话是在告诉大伙,蒋云峰身体不好,这蒋振南竟然不顺着他这个爹,还惹他生气,真是太不孝了。

闻玉静又回过头来对蒋振南说道,“南儿,你爹的身体不好,你就别气你爹了了。再说,你爹也是为你好,你都要二十五了,还没有一个后,这说出去,都是要让人说闲话的。南儿啊,你就顺着你爹一次吧!”

这话说的,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却让人觉得这蒋振南还真是不孝。

一个镇国公府的爵位继承人,竟然没有后代,这确实是大大的不孝。

如果真不打算成婚生子,那你就把爵位继承人的位置让出来啊,省得占着茅坑不拉屎,让人看着笑话。

就在这时,蒋振烨又突然站起来,怒指着蒋振南,大骂道,“蒋振南,你看你把爹气成什么样啊?你以为你是什么人?天煞孤星,能有女人嫁给你,你都应该烧香拜佛,感谢爹娘为你操心!你现在有什么资格拒绝娘为你找的一门好亲事?蒋振南,你太不识好歹!”

蒋振烨这话一出,蒋云峰和闻玉静的脸立马青了,心里更是惶恐与害怕。

闻玉静顾不得形象,失态的对着蒋振烨,怒吼道,“烨儿,住口!”

蒋云峰更是气得全身颤抖,但此刻,他顾不得对蒋振烨发怒,立刻对着皇帝磕头道,“皇上恕罪,皇上恕罪!”

皇帝面前,他都不敢轻易对蒋振南大声喝骂,这蒋振烨竟然大逆呵斥他的大哥。

这可是在君王面前失仪,这可是重罪啊!

闻玉静也同样反应过来,拉着蒋振烨和蒋雯也立马跪下来,“皇上恕罪,皇上恕罪!”

蒋振烨和蒋雯看着爹娘磕头,两个脸色猛得一白,也立马反应过来,他们这是做了什么。

蒋振烨害怕的整个身子都颤抖起来,只能跟随着爹娘,一个劲的磕头。

皇帝勾了勾唇角,似笑非笑的看向下面跪着的一家四口,慢条斯理的说道,“朕说蒋爱卿啊,看来你儿子很是意气风发,很是有活力啊!只是,”

随即脸色一变,神情很是威严的道,“在朕的面前,大骂朕的爱将,到底是谁给他的胆子啊?”

闻玉静或许是爱子心切,她抢在蒋云身面前,应道,“皇上,烨儿还小不懂事,在您面前失仪,求皇上饶过我家烨儿一次吧。如果要罚,就罚臣妇吧,是臣妇没有教好烨儿!”

君王面前失仪,小的罪名,也就是面壁失过几天而已,往大了说,却是杀头的重罪。

所以,为了保住蒋振烨,闻玉静也顾不得什么了。

“大胆!”皇帝没有说话,旁边的太监立即指着闻玉静呵斥道,“皇上问的是蒋大人,你这个妇人插什么嘴?”

这一下,闻玉静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了,不敢再吭声了。

蒋云峰磕头请罪道,“皇上恕罪,是臣没有管教好家人,请皇上降罪!”

这一次,他们不仅是丢脸,更有可能是丢命!

皇帝冷笑着道,“蒋爱卿,先前你们一家子指着朕的爱将,说他没有教养。今儿一瞧,可不是,你们的教养也就那样,那朕的爱将,这教养又会好到哪去?”

皇帝这是公开指责蒋云峰的不是。

蒋云峰摸了摸额头上的冷汗,不敢有任何反驳。

只得硬着头皮,说道,“皇上教训的是!”

皇帝眼色一冷,立即说道,“蒋振烨,念你初犯,且是年关不宜见血,朕免你一死。但是死罪可逃,活罪难免!来人,把蒋振烨给朕带下去,重打三十大板!之后,不得寻任何太医大夫医治!”

蒋云峰夫妻一听可免过蒋振烨的罪,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下来。

可是一听重大三十大板,还不能请人来医治,闻玉静立马晕了过去。

“娘!”蒋雯吓得大叫了一声。

蒋振烨重大三十大板,闻玉静昏倒,皇帝立马让人把他们给带下去旁殿休息。

镇国公府一家四口,只留下了蒋云峰,及吓得浑身哆嗦,不敢再乱说话的蒋雯。

这一下子,蒋云峰再也不敢提蒋振南的婚事了。

不过,没有闻玉静和蒋振烨,这宴会继续进行。

期间,皇帝还当着大家的面,特地再询问了一下蒋振南,说道,“爱卿啊,虽说朕许诺你的婚事可以自已做主。可是真如蒋爱卿所说,过了这个年节,你已经二十五了,你难道真不考虑找个女人陪伴吗?”

蒋振南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说道,“皇上,臣知道了!”

听着蒋振南的话,皇帝及其他人吓了一跳。

臣知道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你这是心里已经有这个打算的意思吗?

说清楚啊,蒋振南!

大家一同的呼声。

不过,这也是蒋振南给大家的震惊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