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闹镇国将军府1/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新年,镇国公府过得真的很是热闹啊!

哭泣声,大骂声,恼怒声,声声响起啊。

“爹,娘,我不要娶那个又丑又泼的曾艳丽,我不要娶!”昏过去一醒来的蒋振烨就开始大哭大闹了。

“乖,烨儿,你身上还有重伤,绝不能生气,你先好好的养伤啊,一切交给娘。”闻玉静安慰站蒋振烨道,“娘一定不会让你娶那个丧门星的……”

一个长得又丑又泼又克夫的女人,哪里配得上他的烨儿。

他的烨儿,可是要娶那些高门贵户家嫡女的人,怎么可能就被一个曾艳丽给断了一切后路前程的。

蒋振烨听着闻玉静的话,稍微放心下来一些。

对于他来说,他娘是个无所不能的主母,她娘说的一定不会让他娶那个丑女,那就一定不会让他娶的。

身上的疼痛,及听过圣旨之后昏过去,也算是心力憔悴。

听到闻玉静的话之后,微微放心之后,就安心的睡了过去。

闻玉静给蒋振烨盖好被子之后,吩咐好下人照顾好蒋振烨之后,就走了出去。

闻玉静一出去,蒋云峰和蒋雯就迎了上来。

“夫人,烨儿他怎么样了?”

“娘,哥哥他怎么样了?”

本来就是受了重伤,再加上圣旨这一刺激,这人简直是疯了一般,大吼大叫着。

闻玉静摇了摇头说道,“现在已经睡下了。”

随后,她就脸色阴沉的问着蒋云峰,“老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昨天我们在偏殿休息的时候,又发生了什么事?为何皇上会突然下那样的圣旨?咱家的烨儿能娶那样一个名声败坏的女人?这不是把烨儿的一辈子给害了吗?”

蒋雯迫不及待的问道,“就是啊,爹,这是怎么回事?娘不是说那个女人是配给那个煞星的吗?怎么突然变成了让哥哥来娶了?那样一个克夫的女人,万一哥哥真把她给娶进门,把哥哥给克死了,可怎么办?”

“住口!”闻玉静听不得任何对蒋振烨不利的话,“你哥绝对不会娶那样的一个女人!”

蒋雯心里一慌,有些不自然的说道,“圣旨都下来,怎么去改变,难道要抗旨不遵不成?”

她的话音一落下,闻玉静脸色一冷,哼声的道,“哼,我们确实不能抗旨,但是要让皇帝改变圣意,也不是不可能!”

接着她又问道,“老爷,你还没有说昨天我离开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一个晚上,皇帝就毫无预兆的就给烨儿赐婚了?”

本来以曾艳丽的身份背景,确实能匹配上镇国公府的嫡二子,然而曾艳丽这个女人,只要是男人,都不愿意娶,谁都害怕被克死。

而闻玉静只有蒋振烨一个宝贝儿子,怎么可能让他置于危险之中。

蒋云峰想了想说道,“没有。昨天你在偏殿休息时,一切正常!”

但说到这,他又微微皱着眉头,有些狐疑的道,“只是昨天宴会结束之后,皇帝单独把那孽子叫去书房。”

闻玉静一听,一股怒气就涌了出来,眼色一厉,冷声的道,“这就对了。一定是昨天那煞星给皇上提议的。一定是他!”

声音发冷,表情一股恨意,喷然而出!

蒋雯一听,立即恨声的道,“哼,煞星果然是煞星,只要他一天在这世上,就与我们镇国公府不对付,处处于我们不利。爹,娘,这是圣意,这怎么才能让那煞星主动向皇上提议,愿意改变圣意啊?”

这可是难题啊!

蒋云峰皱着眉头,看向闻玉静有些狐疑的道,“现在那个孽子,从小就一身反骨头,向来不听我们的话,很是叛逆。夫人,我们该怎么才能让他改变这主意?”

闻玉静眼珠一转,神色有些阴狠,她冷冷的说道,“老爷,办法是有,但是为了我们烨儿,可能要委屈一下你了。”

蒋云峰向来知道闻玉静很有主意,他皱着眉头问道,“什么主意?”

……

镇国将军府

管家福伯匆匆忙忙的往书房走去,神色极其着急。

走到书房外,也没有鲁莽的冲进书房,而是在外敲了敲门,焦急的喊道,“将军,出事了!”

蒋振南从书房中走了出来,眼神很是锐利,他冷酷的脸,面无表情的问道,“福伯,出什么事了?”

管家慌张着急又带着怒气的说道,“将军,请您去外面看看,那……那镇国公夫妻就在外面!”

蒋振南先是微微疑惑,但随即想到昨天的那道圣旨,立即明白他们的来意。

他直接吩咐管家说道,“福伯,你就跟他们说我不在府!”

福伯却摇了摇头道,“将军,我跟他们说了,你不在府里。这不,他们在府外,府外……”

蒋振南疑惑的问道,“他们在府外在做什么了?”

管家说道,“将军,请您自已去看看吧!”

那一家子,真是太无耻,脸皮太厚了。

听着管家这么一说,蒋振南就大跨步往府外走去。

他想要瞧瞧,那些人又想要闹出什么妖蛾子。

蒋振南刚走到大院,就看到匆忙跑进来的郭兵。

郭兵一看到蒋振南,面上就有些忧色的道,“头儿,你还是不要出去了。别理他们!”

蒋振南这下更是疑惑了,他冷声的问道,“他们这是外面闹什么了吗?”

郭兵说道,“或许是昨天的圣旨给他们的打击太大,今天他们一家四口,带上那个曾艳丽就在门口闹着。说,这曾艳丽看上的是你,那蒋振烨不能跟大哥抢女人之类的,总之,他们很是无耻卑鄙。

头儿,我担心你出去,可能会被他们给威胁,毕竟,不管怎么说,那蒋……还是你的老子。他一旦用什么特殊无耻的法子,逼迫你做些不愿意做的事,那就……”那就惨了。

蒋振南根本不放在心上,无所谓的冷冷的道,“本将军倒要瞧瞧,我这个名义上的爹,到底要如何逼迫我!”

“可是头儿……”郭兵还是不放心的道。

蒋振南摆了摆手,阻止郭兵说下去,“放心。如今的我,可不是能让他们随即拿捏的了的。

以前不应声,是因为本将军觉得无所谓。但如今,他们想要在本将军婚事上做文章,简直做梦!”

他一说完做梦二字,就大跨步就往府外走去。

一走到府外,就看到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围在镇国将军府门口,还对镇国将军府指指点点。

一看到蒋振南出来,闻玉静忧虑的脸色,立即浮现一抹笑意。

她道,“南儿,你总算出来了。你家的管家告诉娘,说你不在府里,娘还以为你真不在府里呢。只是,娘想着,你一般不外出,所以,就在府外等了你片刻。没有想到,你真出来了。”

呵呵,这话说的话里话外就是说蒋振南就在府里,可他任是让他的爹娘在府外等候。

真是大大的不孝!

蒋振南虽是龙宴国的战神,保护着龙宴国的安危。

但是,近两年没有战争,却蒋振南煞星的名号,与他战神的名声,都是齐名。

所以,这些近年安稳没有战争生活的百姓,自然就把蒋振南煞星的多号,夸大话了,再加上镇国公府在幕后推波助澜,败坏蒋振南的名声,所以大家自然而然的认为,蒋振南就是一个不孝子。

“这镇国将军就算是将军,也不能摆着架子,让父母在府外等的道理啊。这可是大大的不孝。”

“没错,就是大大的不孝!”

“可是,我听说镇国将军从小就在镇国公府受尽了委屈,活的连个下人都不如。”

“怎么可能?”立即有人惊讶的道,“这镇国将军可是镇国公的嫡长子,也是镇国公府的爵位继承人,如个下人敢去欺负他啊?”

“这可你就不知道了吧!”有人立即很果神秘又得意的道,“这个口口声声说是将军娘的人,实际上她是继母,是后娘,再加上她生了一个儿子。你们会认来,对于一个会抢她儿子爵位的嫡长子,会有好待?”

“说来,这确实有道理。”理解有人附和道,“如果是我,我也会视那个抢走我儿一切的原配嫡长为眼中钉的。”

“就是啊。现在咱将军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幼童,变成一个镇威天下,保护咱国家的战神,可见他是一个多么了不起的!”

闻玉静四人听着脸色是越来越黑,也是越来越青,明显有着这怒气是越来越甚。

明明他们是说着蒋振南的不孝,怎么一转眼,就变成了说她这个后娘苛待虐人了。

怎么这戏码没有按着他们想像中的走去。

这些年,蒋振南没有在京城,镇国公府不断竖立正面形象。

闻玉静培养的一双儿女名声,俊儿靓女。

儿子蒋振烨玉树临风,儒雅文质彬彬,谦逊有礼,再加上京城七杰之一的名号,真是大大迷倒一大片少女。

女儿蒋雯端庄娴淑,才华横溢,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再加上长得秀丽,也是迷倒了京城一大片公子的心。

至于闻玉静,更是竖立了贤妻良母的形象。

一家四口,其乐融融,然后,故意忽略忘却一个消失的人一般。

然而,外面的人会忘记,他们四个怎么可能会忘记,这个时刻威胁他们身份和生活的存在。

他现在是消失不见了,但难保哪一天,他就突然冒了出来,如果他们一点准备都没有,肯定会打得措手不及。

因此,闻玉静又在后面下足工夫,不断唉声叹气说,她这个后娘不好当。

好好的对待原配之子,可是他愣是不搭理他,甚至时常偷偷跑出去,也不知道在干什么,而她根本就管不了云云。

说得多了,大家自然对蒋振南这人的印象不好了。

再加上,他出世没有多久时,那德高望重的虚云大师批命,说他是天命煞星。

对于天命煞星的理解,当然是克六亲,孤独终老。

所以,这镇国公府没有把他丢了就好,还一直把他好好的养在府里,供吃供喝,不仅如此,竟然还抢了他弟弟的爵位,真是太气人了。

总之,蒋振南消失的这几年,闻玉静他们把蒋振南抹黑的差不多了。

但是,任谁都不会想到,就这么一个在他们眼中煞星,多余,不孝的人,在多年后,给他们一个石破天惊的震惊出现——镇国大将军!

任谁也没有想过,近年来在全国百姓内的那个让敌人闻风丧胆的,带着一张银色面具的男人,竟然会是镇国公府内的那个煞星。

知道这个消息之后,蒋云峰和闻玉静的脸黑的煞是好看。

只是,他们必须镇定,不能慌了手脚。

但是,该要打的关系还是要打好。

然而,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蒋振南却根本就搭理他们了。

好几次,都是蒋云峰用“孝”来拿捏蒋振南。

只是这蒋振南似乎心情好时,就搭理一下,心情不好时,懒得懒得搭理。

总之,他们对于蒋振南的掌控似乎失控了。

就如这一次婚姻一样。

但是,闻玉静怎么可能会妥协那道圣旨?

所以,她必须好好利用蒋振南改变圣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