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闹镇国将军府2/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次来将军府的,除了蒋云峰夫妻,就是蒋家兄妹也来了。

蒋振烨是被下人用木板床给抬过来的。

再让人意外的是,这曾艳丽竟然过来了。

毫无疑问,肯定是镇国公府的人,把人给叫过来的。

这周围的百姓们,很是疑惑他们怎么会突然来了镇国将军府。

所以,一时好奇就这脚步就停子下来,想来看个热闹。

然后,就听到躺在支架上蒋振烨嚷嚷的大声道,“曾姑娘,我知道你心系我大哥,放心,我绝对不会夺人所爱,我一定成全你和大哥的。”

曾艳丽一张肥胖的脸,如刷白墙一样刷了一层又一层的白粉,一个说话,这脸上的累肉一叠又一叠,这白粉“唰唰”的掉落下来。

她拿着一张红红艳艳的手绢,掩着半张脸,似乎很是害羞的说道,“二公子,这怎么好意思呢?”

瞧着曾艳丽半是掩面半是害羞,如果是一个美人,肯定很动人,然而,这个肥胖的女人,只是让人感到恶心。

蒋振烨忍着恶心,差点没有吐出来。

他气若游丝的说道,“我只是成人之美!”

闻玉静却拉着曾艳丽的手,很是慈善的有些无奈的说道,“曾姑娘,我知道你一心系在我家南儿身上。虽不知道皇上为何会下那样的圣旨,让你和我家烨儿配成一对,但你们两个心里都没有对方,而你呢,心里只有我家南儿,放心,我一定求圣上成全你们的。”

说是求圣上成全他们,实际上就是在威逼着蒋振南,去让圣上改变圣意。

当然,那些话,也只是说给周围那些不知情人听的。

这些人当中,除了普通百姓,当然是还有一些有身份地位的人在看热闹。

毕竟,这条街巷,都居住的些皇亲贵族,有权有势的人家。

一般人家,如果没有一些权势,根本就住不来。

不过呢,这条街来来往往的人,还是有一些普通百姓的。

因此,此刻聚集来看热闹的人,各种身份地位的人都有。

闻玉静说的话不清不楚,但是有一点大家都听得很是清楚了。

就是这个肥胖的女人,大家很是熟悉叫曾艳丽,是户部侍郎的嫡长女,说了两任丈夫,未婚夫都始于非命,嫁了两任丈夫,也同样死于非命。

因此,她的克夫名声也是京城上致皇亲贵族,下至乞丐小孩子,都是知道她的大名声。

如果这样的女儿,出生在一般人家庭里,不是暗暗处死,也有可能被送去尼姑庵,长伴佛灯,孤独终老。

但是曾艳丽虽是克夫也是属于好命的一种,她的娘疼她入骨,不舍是这个女儿有那样的命运,所以,即使这曾艳丽克死了几任丈夫,被人唾口水,她那个老娘,也是好好的护着她这这个女儿。

只是,现在曾艳丽竟然与镇国公府的人在一起,更让他们惊奇疑惑的是,听着闻玉静话,似乎这曾艳丽看上了镇国大将军,然后,这镇国公府的人,来这里是成全这曾艳丽和镇国将军府蒋振南的。

可是,这什么圣意是个什么意思啊?

曾艳丽听着闻玉静的话,拿着手绢更是不好意思害羞的不好低着头道,“谢谢伯母,哦,谢谢娘!”

曾艳丽的脸皮就是厚,这不,什么都还成,竟然就开口叫闻玉静娘。

周围听着的人,则是一脸鄙夷与轻蔑。

这曾艳丽都已经嫁了好几任丈夫了,竟然还会害羞,谁会相信啊?

不过,这个女人脸皮真是太厚了,竟然敢肖想着镇国大将军,也不拿着镜子照照自已。

当然有些人,却不这样的认为。

这曾艳丽虽长得不怎么样,但听说蒋振南也是个被毁了容貌的丑八怪啊。据说,有人看见他拿下脸上这张银色面具之后,惊天地泣鬼神,惊了妇女,吓哭孩子。

其实说起来,这曾艳丽与蒋振南在容貌上,也算是配对吧。

还有,这曾艳丽的克夫名声虽不好,可是这蒋振南的煞星克六亲的名声,更是响亮吧,响得都没有哪个女人敢嫁,至少之前曾艳丽还是有人敢娶啊。

所以,他们这也算是半斤八两的再次配对吧。

因此,这么说来,这曾艳丽和蒋振南也算是很好的一对吧。

当然了,他们这些人只是心里想一想而已,到底事实如何,他们还是一旁看着就好。

闻玉静看着曾艳丽这张庞大的脸,心里也是一阵恶心,暗自嘀咕道,“这曾艳丽的脸皮怎么这么厚啊,现在都叫上娘了。这样的一个女人,要嫁给烨儿,简直是做梦!”

但是脸上却挂着笑容,表情很是和蔼的说道,“嗯,娘知道你心系南儿,放心,一会等南儿出来,我就去跟南儿说,让他娶了你,好不好?”

曾艳丽笑的花枝乱颤,大声的谢道,“谢谢娘!等以后,我嫁给将军后,我一定会把你当成亲生的娘对待。”

蒋云峰听着两个女人,一直没有说话,不过,在接到闻玉静的眼神之后,就立即让下人去敲门。

管家福伯打开门后,听到的就是闻玉静撮合曾艳丽和蒋振南,而曾艳丽说嫁给蒋振南的话。

管家脸色一变,等再瞧着门口来自镇国公府的几口人时,管家的脸色更加不好了。

这些人来做什么?

一看就是不怀好意。

再看到周围围观的人,指指点点的,心底更是觉得不妙了。

只是,门已经开了,就不能这么随意关上。

他敛了敛变化的表情,态度算是恭敬的对着蒋云峰,说道,“国公大人,国公夫人,你们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吗?”

蒋云峰听着管家的称呼,脸色一沉,怒喝道,“狗奴才,你这是什么态度了?还有没有规矩了?”

随即看着门内一眼,又立即说道,“本国公要找那孽子,你让他出来!”

管家很是镇定问道,“国公大人,我家将军不在府内。不知国公大人找我家老爷有何重要之事?如果方便的话,可让老奴给转告。”

蒋云身一听,更是怒了,他眼神犀利的盯着管家,大声的道,

“哼,不在府内?你这个狗奴才,竟然还想骗本国公。你以为本国公不知道,那孽子除了将军府哪里都不去?

现在告诉本国公,他不在府内,你是不想要狗命了,竟然敢唬弄本国公!再给你一次机会,去把那孽子给本国公找来,否则,本国公就一直站在这府外,本国公倒要瞧瞧,这儿子把亲爹拒绝在府外的事传出去,他还有没有名声了,他还有何脸面,去面对天下百姓?

所以,要想为你家将军好,你这个狗奴才赶紧去汇报那个孽子,就说他的爹娘弟妹来找他了。”

蒋云峰一口一个狗奴才,一口一个孽子的大骂蒋振南,反正,他就是对蒋振南很不喜欢。

这也让周围看热闹的人,更是对蒋云峰一股轻蔑之意。

好歹蒋振南已经是镇国大将军了,重掌兵权,安保天下百姓的大英雄,他这个亲爹不喜欢也就罢,竟然在这么多的外人面前,一口一个孽子大骂着。

说来,这大将军也真是命苦啊,碰上了这么一个爹。

听着蒋云峰这样故意败坏自家大将军名声的爹,管家也只能敢怒不敢言什么,只得脸色有些不好的说道,“那我去府内找找,看看大将军在不在?”

说完,就完全没有再给蒋云峰一个好脸色,快步往府内书房中走去。

他一点都不赞同自家沉默寡言的将军去面对那样一家子虚伪的人。

但是,他不赞同,也阻止不了大将军的举动。

别说他,就是那郭少爷来了,竟然也没有阻止的了。

两人只能无奈的看着将军去面对那样的人。

果然,这大将军一出来,这闻玉静就不想放过大将军,话里话外,就是说蒋振南明明在府内,竟然拒绝自已的亲爹入府,哪有这么不孝的人啊。

然而……

听着闻玉静的话,再听了听周围百姓们的议论,蒋振南却熟视无睹,闻若未置。

他眼神锋利的盯着很是做作,要把他置于舆论之中的闻玉静,只是冷冷的问道,“你们来我府里,到底有什么事?”

瞧着百姓们的舆论及蒋振南的平静,都出乎她的预料之外,闻玉静双手紧握,尖利的指甲深深的刺入手心,划出一道血痕。

这蒋振南怎么可以这么平静?

还有这些看戏的百姓到底是怎么回事?

明明她的表面工作做得这么好,完全一副贤妻良母,心慈面善,就是连对继子都很好。

可为何,这些人能睁眼说瞎话呢?

呵呵,明明睁眼说瞎话,自欺欺人的是她自已好不。

蒋振南盯着他们几个人,再冷冷的问一次,“你们到底有什么事?”

闻玉静勉强浮出笑容,拉着曾艳丽很是和蔼的对着蒋振南说道,“南儿,这就是昨天娘给你说的户部侍郎之女曾艳丽大小姐。她一心思慕着你,娘不忍她饱受思念之苦,就把她带来找你了。南儿,你不会介意吧?”

她的话一说完,蒋云峰立即厉声的喝道,“还站在这做什么?还不赶紧把曾大小姐给引进将军府去!”

只要这曾艳丽踏进了将军府,就立即有流言传出,这曾大小姐与镇国大将军两情相悦之事。

然后,再通过运作,这事就很快就会传到宫里那位的耳朵之中。

相信那位肯定是会成全两情相悦的一对,而不是勉强两个心不在一起的两个人。

然而,蒋云峰和闻玉静做这样的打算是,似乎忽略了一件事。

这就是圣旨是有蒋振南的手笔。

所以,这曾艳丽和蒋振南是不是两情相悦,这皇上会不知道吗?

再说了这圣旨一下,就不可能出现朝令夕改的事儿出现,不然,以后每个圣意不符合这些人的心意,是不是都要来这样的一出?

因此,他们是注定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不过嘛,他们现在还自以为是罢了。

只要逼迫了蒋振南,就以为逼迫了皇上吗?

这曾艳丽一听到蒋振南那高大的身材,威武的身姿,立即就迷上了。

虽传闻这蒋振南面具之下的脸是个丑八怪,可她不介意啊。

如果蒋振南真是个丑八怪,她也看不着,白天这蒋振南都带着一张银色面具,等晚上他们俩办事时,这灯一吹,黑灯瞎火的,谁能看见谁啊。

不过,瞧着蒋振南这身材,这能力一强。

煞时,不知这曾艳丽想到什么,一张肥胖扑满白粉的脸蛋,立即变成了一张花痴娇羞的脸,即使被白粉掩盖,也难掩她这张陡然红扑扑的脸,然后半掩盖的容颜,不断的给蒋振南抛媚眼。

只是很可惜,她这是媚眼抛给瞎子看了,哦不,连瞎子也不想看。

因为周边已经响起很多呕吐的声音。

他们都是被曾艳丽给恶心到了。

郭兵同样的被曾艳丽给恶心到了,但他更恶心的则是这个蒋云峰。

这个真是害人不浅啊。

明知道这曾艳丽已经赐婚给了蒋振烨,竟然还敢带着曾艳丽来将军府门口,更想堂而皇之踏进镇国将军府,有什么样的目的,不言而喻。

但是,要想达成这目的,那就两个字:做梦!

想到这,没等蒋振南说话,他先笑嘻嘻的说道,“哎呀呀,国公大人,本少爷还是第一次听说,带着未过门的二儿媳妇,威逼着大儿子开门迎进的。”

随后,他脸色一敛,有些嘲弄轻蔑的问道,“我说国公大人,你这是有什么本算啊,说来本少爷听听,本少爷好给你参谋参谋,这计划能不能成功,如何?”

这蒋云峰一看到郭兵,就头疼。

再听到郭兵的话,心里暗骂一声,“这搅屎棍,怎么哪都有他啊!”

随后,他脸色一沉,厉声的喝道,“郭兵,本国公看着郭公爵府的面上,不予与你计较!所以,这是本国公的家事,不用你在这多嘴多舌!”

然后,他又对蒋振南大喝一声道,“孽子,还站在做什么,难道没有听到本国公的话,带曾小姐进去吗?”

蒋振南连个余角的眼光都不曾给一个曾艳丽。

脸上带着的那张银色面具,在阳光的照耀之下,不断反射出银色光芒,很是寒森与阴冷。

蒋振南眼神更是锋利带着阴鸷的盯向蒋云峰。

这让蒋云峰浑身寒毛竖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