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闹镇国将军/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云峰一个劲的想以父亲身份,命令蒋振南让曾艳丽进将军府。

但是……

蒋云峰锋利的目光直接射向自以为是蒋云峰。

他冷冷的说道,“如果你是特意过来跟本将军说这事的,那么请回吧!”

说着蒋振南就往回走去。

蒋云峰气得嘴都直哆嗦,他怒吼道,“站住!”

蒋振南也根本就懒得搭理他们。

闻玉静瞧着蒋振南那傲慢无人的态度,心里却也是更加的生气。

不过,她隐藏的很好。

蒋云峰可以对蒋振南大吼大怒,但她作为后娘,却绝不能生气和愤怒,还要扮作慈母娘心,让大家知道她的用心良苦。

瞧着蒋振南就要跨进将军府,心里一急,眼珠一转,立即有些无奈道,“南儿,娘不知道竟然对我这个后娘,竟然有这么大的怨气。现在是新年,既然你不愿意回镇国公府,那么这个大年初二,我和你爹弟妹就来这里拜访你一下。

只是,娘根本就不曾想到,你竟然连将军府的大门都不让我们踏进去。是不是就真的这么怨恨娘呢?

如果真是这样,那这样好不好,我就不去你府里了,让你爹和弟妹及曾小姐进去好不好?”

反正说这些话的时候,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好像蒋振南对她有多大的怨气一般。

可实际上,蒋振南对她根本就是不屑一顾。

再说了,现在他们来这,可不是说要进将军府,反而是口口声声让这个曾小姐进将军府,哼哼,到底有何打算,真把人当傻瓜不成。

闻玉静的话一落下,蒋雯立即很是上道的跟着她娘的意思,立即很是真诚恳切的说道,“大哥,以前我们虽说也没有多少亲近,可是我一直崇拜着你这个大哥。趁着新年,我们就过来给拜个年,大哥,你就让我们进去好不好?”

说着脸上有些真情意切的恳请,但是,掩藏在眼帘底下的恨意和狠毒,除了那些眼力劲很差的普通人,却落在了很多人那些人的眼中。

他们心里暗暗吃惊,这个蒋雯,竟然根本就不是外面传言的单纯与善良。

郭兵听着蒋雯的话后,立马嗤笑了一声道,“哎哟喂,我说蒋大小姐,昨天在皇家年宴上,当着圣上的面,当着皇家贵族的面,都敢用手指着大哥,大骂他是煞星贱种。

怎么这会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又这么亲切的叫着你口中的煞星为大哥了,还崇拜呢,哼,真是虚伪。

你们都不觉得自已很是虚伪吗?”

郭兵的性格不羁,再加上深厚身景,他面对皇上都什么可以说,更遑论是镇国公府一家厚颜无耻的人。

被郭兵当面这么说,蒋雯的脸皮再厚,也被气得脸色通红,她怒瞪着郭兵,又气又羞恼且很是心虚的大声道,“你……你胡说!”

随即又想到了什么,“你还想要我嫁给你,你简直是痴心妄想!”

“哈哈……”郭兵突然大笑,然后对蒋雯面露嘲弄的道,“我说蒋大小姐,你是不是太自以为是,太自作多情了,太自我良好了吧。我看痴心妄想的是你才是真的。

瞧瞧你的样子,品性恶毒,长相还没有我一半好看,娶了你,我都担心我自已被你祸害一辈子,我郭家倒霉几代人呢。”

蒋雯被郭兵说的一文不值,气得脸又红又青,怒瞪着郭兵,不知道能说什么。

被郭兵这么一大声嚷嚷,大家看着蒋雯眼里都带着异样。

这镇国公府的女儿,真的如此不堪?

胆敢在圣上面前,大骂镇国将军?

真的这么没有脑子吗?

蒋云峰一听郭兵的话,很是生气的怒指着郭兵,大声的喝道,“郭兵,别以为你可以仗着他郭家,可以为所欲为,侮辱我家女儿,你给我女儿道歉!”

郭兵嗤笑一声道,“哼,本少爷本来说的句句都是实话,要我道歉,简直是做梦!”

闻玉静对郭兵怒目而视,大声的喝道,“郭少爷,我知道你想为南儿抱不平,但这一切要怪就怪到我身上来,别牵扯到我女儿身上。”

郭兵对这个闻玉静的厚颜无耻真是有些无语了。

他只是淡淡的反问道,“本少爷难道说的不是事实吗?”

闻玉静一时语噎!

可如果就这么放任郭兵败坏蒋雯的名声,那她女儿不要嫁人了吗?

但是,如果跟他这么辩驳没完没了下去,那曾艳丽和烨儿的事,就根本解决不了。

一边是女儿,一边是儿子,放弃哪个,都很是心疼。

但是,瞧了一眼犯花痴的曾艳丽,及躺在担架上的儿子,闻玉静一咬牙,不管了,只能先解决儿子的事情,至于女儿,以后她有的是机会,再重亲竖立正面的好形象。

做了这个决定之后,闻玉静就没有再理会郭兵,而是拉着给曾艳丽使得眼色,一边说道,“曾大小姐啊,你看我家南儿好像害羞了,要不你主动一些?”当然,她是小声对曾艳丽说的。

曾艳丽被闻玉静一提醒,再瞧着蒋振南就要进府里了,立即上前带着娇嗔的喊道,“相公,你让我进府里看看可好?先让熟悉熟悉,将来我也是这将军府的主母,需要掌管后院的。”

郭兵一听到曾艳丽这么一说,也立即有些怒气。

他怒对着曾艳丽大声的喝道,“曾艳丽,你的脸皮怎么这么厚?我大哥可没有娶你,请你不要叫他相公!你的相公是他——蒋振烨!”说着,他说手一指担架上的蒋振烨。

曾艳丽却很是倔强的说道,“不,我喜欢的是大将军,我要嫁给大将军!”

所有人几乎要对曾艳丽的智商和厚脸皮要跪了。

这女人真是太不要脸了啊!

就在这时,蒋云峰对着曾艳丽说道,“曾大小姐,你不要听郭兵胡言乱语。再说这逆子就是这股倔脾气,有什么话都不愿意说出口。实际上,他对你还是同意的。放心,本国公就是认你这个大儿媳妇的。”

曾艳丽立马欢喜的道,“谢谢爹!”然后,抬头又望向蒋振南,很是不好意思的问道,“相公,爹说的都是真的吗?”

蒋振南要踏进府里的脚步顿时停了下来,微微蹙了蹙眉心,然后就转身,再次走过来。

在曾艳丽跟前停下来,指着蒋振烨,冷冷的说道,“你的相公是他,不要叫本将军相公,本将军听着恶心!还有,如果你明天不想被全家因为抗旨不遵而被抄斩,你今天最好还是乖乖回你的府里去!”

曾艳丽本以为她是打动了蒋振南,所以改变主意,要娶她过门。

然,等蒋振南的话音一落下,她的脸色猛然大变。

她虽愚钝娇蛮,可并不是完全没有脑子。

抗旨不遵,可是完全杀头的罪!

昨天的赐婚圣旨,曾府也接到了。

她虽对蒋振烨不是很满意,毕竟,她喜欢的是镇国大将军蒋振南,但好歹人家是嫡子,是镇国公二公子,又是皇上突然赐婚。

她也就觉得安心嫁吧。

可后来,这闻玉静找过来,说她可以想办法,改变圣意,可以让她安心的嫁给蒋振南。

这就是让她过来到将军府表白,让蒋振南知道她的心意,然后,蒋振南就可以去求皇上改变对意。

可现在蒋振南一阵话,如当头一棒。

曾艳丽立即脸色苍白的道,“我……我先回府了!”

说着,不顾所有人的惊愕,就带着丫鬟匆匆离开了。

不管所有人的反应,尤其是镇国公府蒋家人的反应。

郭兵看罢,暗暗为蒋振南竖起大拇指。

大将军就是大将军,一出马,不费口舌,就把人家给吓回去了。

哈哈……

曾艳丽是离开了,但蒋云峰他们还在啊。

蒋振南此刻毫不客气的对着蒋云峰说道,“镇国公,这曾大小姐可是被圣上赐婚于你家宝贝儿子蒋振烨。你口口声声让你的儿媳妇进本将军府里,是打算让你家宝贝儿了带上绿帽子呢,还是打算抗旨不遵啊?只是”

说到这,蒋振南语气凌厉的道,“不管你们有什么样的打算,都不关本将军的事,要闹就回你们镇国公府去,或到别的地方去。本将军没有时间陪你们在这胡闹,更没有时间,来做这些无聊又抗旨杀头的罪名!”

说完这些,他根本就不理会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反应,直接对管家说道,“福伯,关好府内大门,可别让一些阿猫阿狗溜进府里!”

管家很是恭敬的应道,“是,将军!”

阿猫阿狗的蒋云峰、闻玉静、蒋雯文:“……”

郭兵也没有看这些人反应,直接屁颠屁颠的跟在蒋振南后面,到了管家跟前时,特意大声的说道,“福伯,一定要关好大门啊!否则,那些阿猫阿狗溜进来了,就很难赶出去的,知道吗?”

随后,他的人影也消失在众人面前。

众人:“……”谁能告诉他们,这圣旨圣意,及给蒋振烨带绿帽子是个什么鬼啊?

怎么他们听了大半到,就听到圣意,赐婚,及抗旨不遵啊?

这些人虽是现在不太明白,但是过不了多久,他们都明白这些个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原来是圣上已经赐婚于这蒋振烨和曾艳丽!

然而,这镇国公一家带着曾艳丽闹上将军府又是演绎的哪一出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