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流言/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新年很快就过了好几天。

随着新春的到来,这天气也是慢慢回暖。

在农村生活的穷苦人,是最闲不住,也是最不得闲的人。

他们居住的地方,冬季寒冷的时日比较长,从收割第二季粮食之后,基本天气立刻就转凉下来,随后过不久,就进入寒冷的冬天。

直到过年节,迎新春之后,这天气才会放暖,大地回春,可以下田间劳作。

这中间的时日,大概需要经过快四个月的时间。

在这四个月的时间,有时被碰上冰天雪地的日子,下个两三场的大雪;但同样有时,没有雪下,这天只是阴冷,寒风刺骨,一出门,便感觉到如刀割般的疼痛。

因此,这些农村人,这四个月,几乎有两三个月只能在家,田间的活儿根本就做不了。

这不,天气刚刚放暖,各户人家,都在做着下田间劳作的准备。比如修修锄具,改改工具什么的。

前一年,因为林月兰的改变,如蝴蝶效应一般,跟着就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

首先是被大夫判了死刑的林明清,在林月兰的医治之下,已然完全恢复了健康。

再次,林老三一家子,本是村里算是有些富裕,有些声望,同样的有些虚荣傲慢的一家子,却因为林月兰的变化,林二牛坐牢狱,媳妇被休,林三牛被赶出林家,林四牛媳妇被休,及最让他们一家子骄傲林大宗,被取消一进试读书资格。

总得一个字说来:惨!

林家村地主严林一家,被弄得倾家荡产。

林英姿被赶出林家村,而顾三娘因不舍女儿,也跟着一块离开。

还有一些老实憨厚,又不去计较林月兰是克亲克星的人家,给林月兰干活,改善了一家人的生活,虽不是大富大贵,但起码一家子的温饱已经没有问题,还有就是,东家心善,时不时的让工人带一些损伤损坏的蔬菜回去,改善一下伙食。

……

这些人命运总得说来,或是直接,或是间接都与林月兰脱不开关系。

最后,就是林月兰本身的变化,这明面上的产业是越来越大,林家苑的人口越来越多,显然有朝着一种不可预估的趋势去发展。

而这个趋势给龙宴国带来一种怎么样的变化和冲击,目前,已经无人可预知。

这些天,林家苑的上下与林家村的村民一样,都开始悉悉嗦嗦的准备着田间劳作的工具。

林月兰现在在林家村的田产,除了现在大棚蔬菜的一百多亩地,后来林长卫又陆续从本村或者林家买下一百多亩地。

农民必须以田伴身,但是,有些农民不得已变卖田产,比如家人病重,无钱医治,必须卖田,又或者有其它原因不得已欠下高台债务等等

这些急需用钱,一时半会又找不到买家的人,一般都会来找林长卫。

因为这十里八村的村民都知道,林长卫是为林月兰代买田产,只要会卖的,她都需要,而且价格公道。

所以,这些人也不去计较这些田卖给林月兰了。

林月兰站在门前,又看中了几个荒山头。

她想要买下来种植些果树。

不过,现在她首先要做的,就是独立成村,重新开宗立祠。

这天,林月兰提着些东西来到里正林亦为家里。

林亦为开门看到门外的林月兰,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林亦为笑着说道,“丫头,我估摸着你也该来找我了!”

林月兰笑着道,“里正爷爷,那就要麻烦你了!”

林亦为摇了摇头说道,“行了,先进来再说吧!”

林月兰点了点头,走进了里正家里。

当她再从里头出来时,名动天下的桃源村就此启源。

……

镇国公府的人,这么一闹,这不,没到半到时间,这京城上上下下,达官权贵,下至平民乞丐,都知道了。

户部侍郎的嫡长女曾艳丽与镇国公府的二嫡子蒋振烨被皇赐婚了。

这可不得了啊!

众所周知,这曾艳丽可是名副其实的克夫女啊。

就这么把曾艳丽赐婚给镇国公府的嫡二子,难道就不害怕这个蒋振烨被人害死吗?

这皇帝到底在想什么?

为此,新一波的流言,又在京城的各个角落响起。

那就是镇国大将军仗着皇帝的宠信,想要借着皇帝的手,害死手足,以达到继承国公爵位,全面霸占镇国公府的目的。

“不然,为何好端端的,这皇上会突然给蒋振烨赐一个克夫的女人?”

“哦,对了,还听说这蒋振烨自从被赐婚之后,几天几夜高烧不退,夜里还劲说胡话,说他还不想死什么的……”

“哎,我也听说这事。这蒋振烨本身身体受伤,再加上几日高烧不退,听大夫说,这次高烧能挺过去,那就是平安大吉,如果不能挺过去,镇国公府的人,也就只能准备后事了。”

“这么说来,这蒋二公子也是挺可怜的。”

“听说这蒋二公子自从原配妻子三年前难产去世之后,一直未娶,在给前妻守节。算起来,也是个痴情人啊。”

“是啊,我还听说,这蒋二公子身边的人,除了几个通房,没有一个妾室。这可算得上是好男人。你们瞧瞧,哪个有些富贵的男人,不是三妻四妾的不是。”

“嗯,这说来说去,让蒋振烨娶那样一个无才无貌又克夫的女人,确实挺可怜的。”

反正,这是越传越是以为是这样,那就是蒋振烨还真是可怜。

镇国公府

“外面现在传得怎么样了?”闻玉静急切的问着管家。

管家低着头恭敬的说道,“回夫人,外面的流言确实如夫人所料,越传越广,而且基本是向着我们的。”

闻玉静听罢,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下了一半,她说道,“这就好,这就好。管家,老爷呢?”

管家说道,“夫人,老爷在书房!”

闻玉静点头道,“嗯,你下去吧!”

管家离开之后,蒋雯在一旁听着有些糊涂,她问道,“娘,什么流言?”

闻玉静说道,“娘让人去外面散布那煞星想利用曾艳丽克死你哥,以达到霸占镇国公府的流言。只要这流言越传越疯,你哥获得所有人同情时,你爹就有理由去宫里哭诉了。

我倒要看看圣上有什么理由因为袒护那贱种,而把我儿的性命给害了!”她说这最后一句话时,眼里发出恨毒的厉光。

蒋雯一听眼睛一亮,立即笑着说道,“嗯,还是娘有办法!我娘就是最聪明的。”如果不聪明,怎么可能从一个外室,坐上当家主母的。

如果不这样做,就光凭着这圣旨,他们就不能反抗,那么,她哥就不娶那丑女人不可。

她可不要那样又丑又蠢还克夫的女人做嫂子。

闻玉静点了点头蒋雯的额头,笑着道,“你呀就会拍娘的马屁。行了,我要去书房找你爹去了。”

蒋雯看着闻玉静远去的背影,脸上的笑容逐渐冷了下来,如果细看,她的眼底还有一股愤恨和怨毒。

是了,当天大闹镇国将军府时,她的名声与蒋振烨比起来,不值得一提,所以,闻玉静这个做娘的毫无压力的就放弃了为她挽救名声。

导致她现在出去,都会被人指指点点,说她真是大胆心肠又恶毒,敢在圣上面前,大骂自已的嫡亲大哥,还有说她真是淫荡,水性杨花,自以为是等等,反正这些话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她回府之后,真是又恨又怨,恨蒋振南,恨郭兵,同时也恨上了她娘。

只是,她现在不敢对她娘表露一丝恨意。

因为,她还要看着她娘嫁一个好人家。

以前听她娘的意思,是打算把她嫁给太子当侧妃。

太子侧妃,只要太子一登基,那么她就可以当皇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不,皇妃可不是她的目的,她要当母仪天下的皇后!

蒋雯垂下的两只手,紧紧握着拳头,眼里有着一抹坚定!

……

镇国将军府

郭兵再一次匆匆忙跑到将军,神色有些着急和匆忙。

郭兵一看到管家,就焦急的问道,“福伯,将军人呢?”

管家说道,“郭少爷,将军在后院练剑!”

郭兵说道,“这都什么时候了,竟然还有闲心练剑!”

管家一听,立即神色严肃的问道,“郭少爷,出什么事了?”

郭兵疑惑的说道,“福伯,难道你们都没有听到外面的流言吗?”

管家一听,神情有些担忧的道,“哦,听到了。老奴也汇报给了将军,只是将军让我们不要理会就是。郭少爷,你看这……”

郭兵点了点头道,“嗯,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找将军!”

郭兵说完,就跑到后院去了。

到了后院,果然看到蒋振南在那练剑,他立即上前说道,“哎哟喂,我说大哥,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有闲心练剑呢?”

蒋振南拿着剑的动作未停下,带着银色的面具还是反射出银色的光芒,他冷冷的问道,“什么事?”

郭兵说道,“大哥,外面的流言都传疯了,说你为了继承镇国公爵位,霸占镇国公府的财产,利用皇上的宠信,想要害死蒋振烨。这种流言,难道你就不管管,任它散播吗?”

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的节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