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章:计划破产/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御书房外

蒋云峰焦急忐忑的等待着刘公公的汇报。

不知等了多久,刘公公过来说道,“蒋大人,回去吧,皇上不会见你的。”

蒋云峰的心一冷,神色焦急的立即说道,“刘公公,可以麻烦你,再向圣上通报一次吗?臣是真的有急事求见啊!”

刘公公无奈的说道,“蒋大人,圣上说不见你,就不见你,请回吧!”

蒋云峰心一横,对着御书房的方向跪下说道,“好,圣上不见臣,那臣就一直跪着等圣上愿意见臣为止!”

刘公公瞧着,直接摇了摇头,说道,“那行吧,咱家就再去给你通报一次。”

等刘公公再一次回来时,对蒋云峰说道,“蒋大人,你还是回去吧!”

……

镇国将军府

蒋振南终于没有练剑了。

和郭兵直接坐在后院中的石桌上。

郭兵神情很是认真的说道,“大哥,你就真的任那些谣言,就这么的传遍整个京城吗?”

蒋振南拿着碧玉酒杯,一口饮下杯中酒,说道,“就算再怎么谣传,也改变不了任何结果!”

郭兵听着蒋振南如此说,立即勾起好奇之心,有疑惑的道,“头儿,这话怎么说?”

蒋振南冷厉的说道,“你以为以皇上是个傻子吗?”

郭兵立即正经微坐的道,“头儿,这话又怎么说?”

蒋振南道,“你以为京城的任何事,能逃脱皇帝的耳目?”

郭兵一愣,说道,“头儿,你的意思是?”

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

如果真是他想的那样,那皇上他……他真是让人惊心可怕了。

但是转念一想,以皇上多疑的性子,是很有可能在每个家族都安排了探子监视着,这一举一动都甭想逃脱皇上的耳目。

好在,他郭府没有任何的野心。

否则,皇上哪会对他们郭家这么宽宏大量。

郭兵暗暗的想道。

……

刘公公看着毅然跪在御书房门外的蒋云峰。

他对蒋云峰说道,“蒋大人,你起来吧!你都已经在这跪了两个时辰,皇上说不会见你的,你这又是何必呢?”

蒋云峰跪了两个时辰,已经跪的全身僵硬,浑身也是冻得哆嗦,嘴唇都成黑色,但他仍然坚持的道,“多谢公公关心,本国公一直要跪下去,直到皇上愿意见我为止。”

刘公公轻叹了一口气,“蒋大人,你这是何苦呢?”

蒋云峰却是坚定的说道,“为了我蒋家子嗣,本国公必须这么做!”

刘公公没有再说什么,他只是再叹了一口气。

只是他叹气的原因,不知是可怜蒋云峰,还是叹蒋云峰不自量力。

蒋云峰继续跪着。

等蒋云峰不知跪了多久时,刘公公再一次走过来,对着跪得快要晕过去的蒋云峰说道,“蒋大人,皇上让你见去!”说着,就动手把蒋云峰给扶起来。

蒋云峰立马说道,“谢谢刘公公!”

或许是跪得太久了,他站起来时,又差点摔了下去,踉跄几下,勉强给站起来。

镇国公府

闻玉静在大厅里走来走去,一会瞧了瞧天色,一会儿嘀咕道,“都这么久了,怎么还不回来?”

蒋雯坐在位置上,吃着零食。

另一边坐着的是蒋振烨。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他的伤已经基本无碍了。

只是坐位下垫了一层厚厚软绵。

蒋振烨看着她娘,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娘,你要不要再走来走去,都走的我头都晕了。”

闻玉静停下脚步,对着蒋振烨有些无奈和宠腻的道,“你这个孩子。娘这么担心,是为了谁啊。”

说着,就走到一旁座位上坐下。

蒋振烨显得兴奋和有些激动的说道,“娘,这次爹进宫,真能把这狗屁的婚事给退了吗?”

闻玉静说道,“这蒋振南欲借皇上之手,想要害死弟弟之事的流言已经传遍满京城,相信皇上也已经听说了。所以,这次你爹进宫,绝对能给你成功退婚。”

蒋振烨疏了一口气,高兴的说道,“这就好。那个又胖又丑的丑八怪,我才不想娶呢。我要娶,肯定要娶京城第一美女周婧如!娘,你什么时候去周家给我提亲啊?再晚,很有可能那周婧如就被别人给娶走了。”

周婧如是周家嫡二女,也是皇贵妃周文雅的嫡亲妹妹,三皇子的小姨!

如果蒋振烨是镇国公爵位继承人,或许有资格娶周婧如。

然而,现在的蒋振烨除了是镇国公府二公子的身份之后,就无官无职,无任何身份,周家怎么可能会把能给周家带来巨大利益的周婧如嫁给蒋振烨。

所以说,现在蒋振烨要娶周婧如,简直是做梦。

闻玉静很清楚这一点,但她不能跟蒋振烨直说,只是说道,“好,如果这次你能够成功解除与曾艳丽的婚姻,娘就让人去有周家提亲,好吧!”这只是目前安慰的蒋振烨的话而已。

蒋雯在一旁听罢,厉光一闪,然后就笑着道,“娘,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太好了。哥,恭喜啊,到时我就有个美丽嫂子了。”

蒋振烨很是得意的扬起头,说道,“也就只有周婧如那样的美女才能配得上你哥我。”

瞧着兄妹俩的得意劲,闻玉静却是有些担心。

她再瞧着越来越暗的天色,本是算有把握的心,突然给提了上来。

暗道,“老爷这么久没有回来,难道出了什么意外不成?”

正要喊管家去打听一下,就看到蒋云峰满额头是血的回来了。

闻玉静一惊,立即担心的大叫道,“老爷,你这是怎么了?是谁这么干的?”

蒋雯和蒋振烨兄妹俩看到满头是血的蒋云峰,也立即吓了一跳,担心的叫道,“爹,你这是怎么了?难道在路上遇上什么刺客吗?”

闻玉静立即对着外面大叫道,“管家,快去叫大夫!”

然后,又对蒋云峰说道,“老爷,你先坐下来!”

闻玉静就要扶着他坐下,却在突然间,被蒋云峰猛然给推开,锐利的双目狠狠的瞪着闻玉静,对着她怒吼道,“都怪你,都怪你!”

母子三人被蒋云峰这一动作都给弄愣了。

再听着蒋云峰那责怪的语气,更是莫名其妙了。

蒋雯倒是先大声的责怪喊道,“爹,这是娘啊。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对娘突然发这么大的火?”

蒋振烨也责怪道,“爹,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干吗对娘这么大的火?”

蒋云峰却对着一又儿女怒吼道,“你们给我住口!”

蒋雯和蒋振烨看到他爹发这么大的火,立即禁声,不敢说话了。

蒋云峰转头又对着闻玉静发大怒道,“都是你,都是你出的馊主意,才惹得圣上发这么大的火!”说着,他用手指着还在流血的额头。

闻玉静被骂的更是莫名其妙,她疑惑的问道,“老爷,你不是去宫里恳求圣上收回圣意的吗?这怎么又牵扯到我出的什么主意上?圣上为什么发这么大火?老爷,你总得给我说清楚吧!”

这不问还好,一问,想到在御书房的心惊胆战,蒋云峰更是怒火中烧,他对着闻玉静大声的骂道,“就是你这个婆娘,出的那主意,差点把我给害死,也差点把整个镇国公府给害没了,你这个害人精!”

不明不白的被骂被吼,闻玉静也怒了,她厉声的质问道,“蒋云峰,你把话给我说给清楚。我怎么把你给害了,把镇国公府给害没了?我只不过是让你去宫里给烨儿退个婚而已,有这以严重吗?”

“欺君之罪,抗旨不遵,你说这些严不严重?”蒋云峰大怒道。

三人一听,脸色猛然一白,很是不可思议又疑惑的问道,“老爷(爹),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绝对相信这事绝不可能是蒋云峰习怒火攻心随口说出来的。

那肯定是皇宫里发了什么事。

蒋云峰突然间颓废的坐了下来,黯然失神的道,“为了给烨儿退婚,你让人散步针对那逆子的谣言,皇上早就一清二楚!所以皇上才会发怒,认定我们把他当成傻子一般的戏弄!”

想到一进御书房,他借着流言之事,跪下求圣上饶过烨儿一面时,圣上什么都没有说,然后就让刘公公给他一本册子。

他一翻册子,立即吓得瘫软在地,赶紧求皇上恕罪。

因为,那册子上登记的赫然是流言的出处,及他们夫妻合谋如何给烨儿退婚的详细计划。

在那一刻,他刹时明白,镇国公府的一举一动,别想隐瞒圣上!

同时,心里更是心惊胆战的是,原来他们都是处在皇上监视之下。

听了蒋云峰的讲述,闻玉静简直要晕过去。

她不敢置信的喃喃的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一时之间,他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郭兵吃着手里的紫晶葡萄,心情很好的说道,“头儿,果然如你所说,那蒋云峰进宫退婚,结果倒好,吓得就差滚回镇国公府。想到他当的狼狈样,我就特别想要大笑。哈哈……”

蒋振南喝着酒,“……”

郭兵大笑一阵之后,敛起表情,很是认真问道,“头儿,我听说皇上听了你的建议之后,要用你的田庄作为试验种田,可是你的田庄给了林姑娘,那你现在怎么办啊?难道把田庄要回来?想想都不太可能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