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独立成村 桃源村/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与里正林亦为商谈过后,没有多久,就一同去了安定县衙。

县衙父母官已经不是周昌盛了,但是,现任知县在被调任来这之前,很是清楚,县城里的你来我往酒楼老板是林家村的林月兰,且她的关系与上任知县大人,关系十分要好。

因此,这次要林月兰和林亦为找他,办立村名文案一事,倒是简单多了。

刘县令听着两人来此的目的,沉吟了片刻,很是严肃的问着林月兰,道,“你以一已之力,从林家村独立出去,重设祖祠,可有考虑清楚,整个村的田源房地的地界,及将来可能要面临的村子与村子之间的各种问题?”尤其是与林家村之间关系的处理。

林月兰笑着道,“刘大人,既然我已经有这个独立成村的打算,肯定也想好了各种问题,请刘大人放心!”

刘大人听罢,说道,“也罢。不过,以后你与林家村是彻底没有任何关系了。但是,即使这个村只有你一个人,要面临的一些税收及征兵服役的问题,也是要解决的。”

以往每到要战争时,都面临征兵问题,很多时候,更是强制征兵,这就是一个村子的问题。

林月兰点头道,“嗯,多谢刘大人的关心。这些问题,我都已经知询过里正爷爷,针对这些,我也同样考虑清楚。”

刘大人点头道,“既然如此,我就没有什么不同意了。师爷,你去准备一下村……,呃,打算叫什么村?”后一句是问着林月兰。

林月兰道,“桃源村!”

“师爷,去准备一下文案契约!”刘大人吩咐道。

伍师爷恭敬的应道,“是,大人!”

伍师爷下去之后,林月兰又拿出几份契约,对刘县令道,“刘大人,我打算买下大拗山前面的几个小山头,你看这……”

刘县令接过契约一看,有些吃惊疑惑的道,“这几个山头都是荒山头,如果要弄去开垦成田地的话,去开垦成田,开了多少是多少,然后免田税三年,根本就用不着买下来啊?”

林月兰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刘大人是个大好人啊,竟然会想着来她省钱。

林亦为听着刘县令的话之后,也异常激动。

能说这样话的人,一般都会是好父母官。

林亦为倒是有些激动的道,“刘大人,你说的就是这个理。只是这个孩子,想买下这几个山头,一个可以直接开荒成地,另一个,她打算在山头上种些果树及药材之类的。

你也知道,这孩子年经虽小,但她的医术却不低,而且有远略,想要自已种植一些药材。”

刘大人听罢,点了点头道,“哦,原来如此!那好吧,这些山头,就按一般价格卖给你,百丈三十两,一会,本官安排两个地务管事,跟着你们去给丈量。

只是瞧着这几个山头,量头不小,可能要花费些钱,这值得吗?”

林月兰笑着道,“嗯,多谢刘大人的提醒。我心里有数。”

刘大人微微点头道,“嗯,你心里有数就好。等丈量过后,你们再回办理这几个山头的地契。”

林月兰点头道,“谢谢刘大人!这些是小意思,不成敬意!”

林月兰没有拿钱,直接拿着几种目前来稀世水果,红的晶莹透的柿子,紫晶葡萄,及一个小西瓜送给刘大人。

刘大人是知道你来我往酒楼,时不时会售卖一些水果,但都是天价,而且还得有关系才能买着。

相对于钱来说,这些水果的价值更高,就是有钱也买不到的好东西。

刘大人看到这些红红绿绿的水果,眼睛一亮,也没有推辞,大声的笑道,“好吧,那本官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他收下这些水果,不是因为他们的价值,而是因为他们确实是喜好这些水果。

林亦为一回到林家村,就给全村给了一个会议。

林亦为严肃对着全村人说道,“从今天起,林月兰就不再属于林家村人。她已经独立成村,叫桃源村。”

这下消息一出,大家虽有所知,但还是惊诧了一下。

林月兰说成村就成村,而且还就她一个户一个村,这可真是前所未有之事啊。

然而,大家更为关心的还是……

“里正,咱林家村和桃源村的地界在哪里啊?总不能,她已经不是林家村的人,还霸占我们林家村的路子不是?”林长治大声的问道。这语气明显是酸酸的带着嫉妒之色。

当然,有这种语气和神情的当然还有其它人了。

林月兰一个人带着这么大的家产,就这么与林家村断绝了关系,以后,他们休想再从她的身上沾上到任何好处了。

很多人心里明白,所以暗自叹息了。

但这已经不是他们能决定的结果。

如果可以,他们当然是希望林月兰能够净身出村,但之前闹过一场,实实在在的告诉他们,有这种想法的人,都是在白日做梦!

只是,她现在与林家村彻底划开了关系,那么她也休想从林家村获得任何的好处。

林亦为听到这问题,心里暗自叹息。

这些人或许是真没有见过世面的人吧,远见太低了。

如果有远见的村民,瞧着林月兰这样良好的发展趋势,肯定得与她打好关系,以求以后能从她身上获得些好处与利益。而不是现在在这里斤斤计较。

林亦为也只能暗自叹息,却不能干涉他们的想法,更不可能纠正他们对林月兰的看法。

林亦有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们放心吧,明天县衙那边有两处地务管事,会把两个村子的界线量好。还有桃源村的村路,不会经过林家村,这条路绕过了林家村的外围,重设的一条新路。大家就放心吧,既然兰丫头有这个决定,就没想过占林家村任何便宜。”

林亦为把大家心里担心的问题一并说出来。

他这话一说完,下面的村民们就开始议论纷纷起来。

“这死丫头真是太绝情了。说出去就出去,不给林家村任何一点好处。”

“是呀。她也不想想,她从小就在林家村长大,吃着林家村的饭,喝得是林家村的水,她怎么可以带着林家村所赚的财富,说离开就离开了呢?”

“就是啊。没有林家村,她哪去赚这么多的钱财啊。”

……

只是这些人,不是舍不得林月兰,而是舍不得林月兰手里的财富,更是惋惜林月兰的财富,已经完全没有他们的份了。

林亦为听着这些人的话,紧紧的皱着眉头,但却不知道要去说什么,又能说什么。

他们这些人一边忌惮排斥兰丫头,一边又想占兰丫头的便宜,可这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啊。

林亦为摆了摆手说道,“行了,该说的我已经说了。大家没有事的话,就都散了吧!”

只是有人不愿意,还是不甘心的问道,“里正,林月兰那些所赚的财富可都是借着林家村的名义,她怎么可以把所有财富独立出去?她必须留下这些财富。”

林亦为冷笑着道,“你们要兰丫头手中的钱啊,那行,那你们自已去吧。我可没有脸去要。人家兰丫头的所有财富,可都是自已双手辛苦所得,凭什么要分给任何一个人。没错,她是住在林家村,但是,她可不曾占过林家村任何人一个便宜。所以,我来问一下,你们凭什么有脸,问一个孩子要要人家的钱,啊!”

林亦为真是气极了。

经过了这么多事,这些人竟然还没有吸取教训,觉得要兰丫头的手中的钱,是天经地义似的。

但世上,哪有这么多天经地义。

林亦为的话一落下,村民们的脸色立即微微变了变,但是他们就是不太甘心啊。

瞧着部分村民的脸色,林亦为直接厉声的说道,“我话就撂在这了。你们谁想要得到兰丫头手中的钱,你们自已问,我可没这个脸。如果你们看不不惯我这个里正的作法,那你们可以另选里正,我绝不说二话,直接让位!”

村民的脸色再次变了变,只是他们去不敢吭声了。

林亦为不再说话,再次摆了摆手说道,“现在人们想干吗就干吗去吧!”

林家苑

管家召集了一些身体力壮的下人,对林月兰说道,“主子,这些人就在这了。”

林月兰点了点头,然后就看着这些下人说道,“想必你们都知道,从今天开始,我们这不属于林家村了,是单立的桃源村。只不过,我们桃源村的人,要出去,就必须经过林家村。为不给林家村麻烦,也是为不让林家村的人找麻烦,我打算重新一条新路。从这家门口开始,往林家村外围绕过去,修一条去镇上的新路。所以,今天你们的任务,就是修路,可明白?”

“明白!”所有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林月兰道,“嗯,那就下去做事吧!”

等这些下人都出去干活之后,林德山就过来问道,“丫头,不是说今天那地务管事会过来量山地吗?这太阳已经老高了,怎么还没有过来啊?”

林月兰的摇了摇头道,“可能他们有事耽搁了吧!”

不过,她一说远,外面就有人叫门了。

“请问这是林月兰家吗?”

林月兰笑着对林德山说道,“爷爷,这不人就来了。”

管家过去开门了。

之后,林月兰就带着他们去目的地丈量了。

这县衙的地务管事一来,林家村的村民又一阵惊诧。

简直轰炸了整个村啊。

因为,这次林月兰不是买地,而是买山头了。

这是有钱没处花了是吧,买山头来做什么,简直是浪费。

但是,心里却有些嫉妒和不好受。

“这兰丫头把这几个山头买下来了,以后我们不是不能再去采野果野菜了,还有能再上山打些猎物了?”

“那肯定了。以前,这些山头是无主的,可以随便进去,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可现在已经成了有主的,就像你家的田地一样,难道就可以任意让人去糟蹋吗?”

“这怎么可以?”立马有人不干了,“这几个山头本来就是大家的,凭什么成为私人的?”

“哼,你如果有钱,那你也可以买下这几个山头,然后禁止让人上山去采摘啊。现在说什么大家的,你以为官府那边会听你的吗?”

有人立即禁声了。

这些山头放在那,也是浪费。

如果有人愿意花钱买下,官府肯定是双手赞成。因为有钱进嘛。

“那可不可能去问问兰丫头,以后我们还可不可以再进山里采些野果野菜之类的?”

“如果你有这个胆子,你就去问吧。只是,兰丫头也只是买下几座荒山山头,又不是把林家村周围的全部山头买下了,这也不至于,你就要去这几个山头采果子采野菜吧。”有人带着些讽刺的说道。

他还不知道他的算盘,不就是认为兰丫头买下的几个山头可能有宝贝呗,不然,为何其它山头不买,就买这几个。

但是,他也不想想,如果这山头真有宝贝,这兰丫头能林家村的人再进山了吗?

……

对于林月兰独立成村,买山头之事,已经不是林家村一个村子议论起来,就是这十里八乡,甚至是整个县镇都传开了。

林家村有个克星林月兰,单户独立成村,叫桃源村了。还出手买上六座荒山头,据说花去了三万两,真是有钱没处花啊。

当蒋振南带着烈风从京城快马加鞭的赶到林家村时,一阵愕然。

才短短的时间,这林月兰就不在林家村,而变成了桃源村了?

当牵着烈风,站在刻着石头上大红色的“桃源村”的几个大字,立在这村口时,蒋振南才缓过神了。

这月儿姑娘真是一次又一次给了他吃惊之事啊。

小小年纪,竟然就敢独立成村,也不怕被其它的村子联合起来欺负。

不过,想一想月儿姑娘的性子,别说这十里八村的,就算整个安定县的村子,都肯定欺负不了一个单户的桃源村。

有人看到村口站着一个长相俊朗,牵着一匹油亮宗红色的马时,就疑惑的过来问道,“请问你找谁?”

蒋振南冷声的说道,“我找月儿姑娘!”

这人:“……”谁是月儿姑娘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