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拼十八壶水/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林德山的问话,蒋振南的表情蓦然的僵硬了一下,随即他就很淡然的冷声道,“没有!”

他是天煞孤星,哪个女人不怕死的想要嫁给他,对于他呢,以前没有想过找个女人成亲,现在嘛,更不可能随便找个女人来成亲。

林德山狐疑的盯着蒋振南的一张俊脸道,“真的没有吗?以前你的容貌被毁,没有想成亲也就罢了。可是,你的脸,现在明明恢复俊朗,应该没有哪个女人惧怕了吧?怎么没有找个女人成亲生子,毕竟你的年龄可是放在那的吧?”

林德山和张大夫与蒋振南几个相处的时间也算不短了,在这日常的互动之中,他们两个老人精还会不知道蒋振南他对兰丫头的心思,再加上旁边还有几个煽风点火的属下。

一个有意,再加上一些人的撮合,这么明显的动作,他们看不出来才怪。

其实,他们对蒋振南其它方面没有什么问题,即使蒋振南命里带煞,成为煞星,他们确能相信兰丫头的本事,不会容易被克了去。

只是,这蒋振南的年龄,他们就很不满意了。

这年龄相差有些太大了,整整一个轮,十二岁啊。

如果娶妾,肯定年龄相差越大越好,然而,这老夫少妻的,沟通都会有些困难吧。

假如兰丫头愿意嫁给蒋振南,可也要等丫头及笄了才行,当那时,这蒋振南都已经二十七八岁的半个老头子,所以,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女,嫁给一个半老头子,想想他们心里就酸酸的。

所以,现在当然是不太乐意促成他们了。

因此,这次再见到蒋振南时,他们很是希望蒋振南在京城有心仪的姑娘,更或者已经成亲了。

然而,这蒋振南的回答,却很是让他们给失望了。

林德山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南小子,你怎么还不成亲啊?难道就没有人催你成亲啊?”

这有些不可能吧。

即使别人不催促,可皇上也会心急啊,毕竟他可是皇上身边的大红人啊。

自已的臣子,都到了这般年纪了,还不成亲,这不让人笑话吗?

蒋振南虽嘴笨,不太会说话,但不代表他脑子笨啊。

听着林德山他们的语气,他就知道,这两个老人家或许已经发现了他对儿姑娘的心思,只是心里不太同意。

这让他心里有些酸酸涩涩的。

他也知道,比起月儿姑娘来,他的年龄大了很多。

可是这人一旦陷入了情网之事,再要挣扎出来,却是千难万难了。

如果可能,他也很不愿意耽误月儿姑娘。

然而,感情来了,就如流水一般,即使拦沿上有一点缝隙,它就会缓缓的渗出来,日长月久,就会浸染那一片本是干燥的土地,成为湿地。

可如果阻拦太过,一旦漫过拦沿,就很有可能一下冲垮,成为泛滥的洪水一般。

他,是个俗人,虽沉默、冷情、无心的样子,但,他还会有七情六欲。

他也渴望有一个温暖的家。

或许碰到了月儿姑娘,是他命中劫数,也是他的劫难!

但不管如何,他想要争取一次!

为自已的温暖,为自已的幸福,如在战场的神将一般,勇敢的谋划争取一次。

即使是再大的困难与挫折!

或许有些自私,但他绝不后悔!

短短的片刻,蒋振南就已经下了某种决定。

蒋振南回答林德山,铿锵坚定的道,“我婚事自已做主,任何人都无权干涉!”

林德山一时语噎,看来这次蒋振南是有备而来了。

林德山满脸黑线的道,“所以呢,你不打算成婚了?”

蒋振南锋利的眼神看向远处,凌厉的道,“如果遇见合适的,必定会成亲的。”

林德山听罢,有些气急,咬牙的问道,“那你现在遇见合适的了吗?”

眼睛已经瞄到角落里的大扫把,一旦蒋振南说遇见合适的,说是林月兰,他立刻把人给赶出去。

只是,让他更气急的是,蒋振南只是沉默着,没有说话。

蒋振南不说话,林德山也就没有借口把他给赶出去。

只得没好气的问道,“我说南小子,你不好好的在京城呆着,又跑到这山村旮旯里来做什么啊?”

张大夫却在一边抚弄着自已长长的胡须,然后乐得在一旁看戏。

蒋振南回应道,“我来找月儿姑娘有事情商量!”

林德山立即好奇又没好气的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事,要与兰丫头商理,需人千里条条的京城赶回这里?你在京城就这么闲吗?”

一个镇国大将军,竟然不要做事吗?

这怎么可能?

就算没有事要做,可是,也有应酬啊?

难道他就不要与其他大臣应酬吗?

蒋振南抿着嘴唇,然后又冷冷的说道,“我没有应酬,也不会应酬。所以,应酬那一套放在我不合适。”

林德山,“……”他还真无话可说。

张大夫,“……”这蒋振南还真是有性格。

看着两位无话可说的老人家,蒋振南又说道,“林爷爷,张大夫,我口渴了,我可以进去喝口水吗?”

林德山:“……”

张大夫:“……”

他们还真不能不让人进屋里喝水啊。

蒋振南呢,也没有等两位老人家反应,就径直熟门熟路的走到屋子里,自顾自很是熟悉的找水壶给自已倒了杯水喝。

林德山:“……”这臭小子,还真把这里当成自已家了。

张大夫:“……”这南小子还真不会客气啊。

蒋振南喝了一口水,轻轻的说道,“这里的水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清甜啊!”

还得寸进尺了啊!

两位老人家相互对视一眼,然后进去,也自顾自的给自已倒了一杯水喝,“这水还真是清甜啊!”

蒋振南:“……”

这两个老爷子,天天喝这水,难道就没有觉得清甜,就现在觉得清甜吗?

三人就这么喝着水,漠不作声!

喝着喝着,不知不觉的,三人就这以静静的喝好几壶水了。

下人们,有的人认识蒋振南,有的刚来不久,对突然而来的蒋振南,是外分好奇。

“明月姐姐,这来的这么英俊的公子哥,是谁啊?”

蒋振南以将军身份出现时,都是带着面具,然后,他要隐瞒身份时,直接摘下面具即可。

因为,除了蒋振南这几个亲信,也就林月兰几个人知道蒋振南身份了,所以,他不怕暴露身份,也用不着担心暴露身份,除非他的亲信背叛他。

否则,在京城,谁也不知道镇国大将军那张面具之下的脸,到底长得怎么样。

同样的,回到林家村和桃源村,这些人除了知道他是林月兰的朋友之外,也不知道他就是名震天下的镇国大将军。

这一次一袭宝蓝色的锦衣,衬托他的脸,更加俊朗,刚毅之中有一些柔和,像是更加平易近人的感觉。

当然了,这只是他们的感觉而已。

明月瞄了眼蒋振南,淡淡的应道,“是主子的朋友!”

“主子的朋友?”下人们更是好奇了,“哪里的朋友,这么俊朗刚毅,一瞧这男子气概不凡,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的?明月姐姐,他是做什么的?”

明月的脸一虎,立即拿着大丫鬟的气势,凌厉的喝道,“这是主子的朋友,你们问到这么清楚来做什么?我警告你们,”

犀利的眼神扫过几个脸蛋红扑扑的小丫头,更是厉声的喝道,“不该的的主意,给本姑娘尽把心思给收敛回去,否则,你们有什么样的后果和下场,可别怪本姑娘没有警告你们!”

有几个下人的有脸色立即变得一白,眼底的希冀,立刻烟消云散。

她们这才反应过来,主子的朋友,岂是她们能打主意的?

“多谢明月姑娘的提醒,我们省得了!”

明月很是满意的道,“行了,别围在这了,该干吗就干吗去。等管家来了,看你们在发闲,不说你们才怪!”

听到明月的话后,下人们立即散了去。

当林月兰回到林家苑的时候,明月立即跑过来汇报道,“主子,你快去劝劝吧。两位老爷子和南公子,已经喝了有十八壶水了。再这么喝下去,也不知会不会把人喝坏啊?”

真是奇怪了。

别人是喝酒,有个拼头,他们三人倒好,在拼劲的喝水。

什么时候,这水对他们有这么大吸引力了?

十八壶水?

听到这个的数字,林月兰明显的愕然了。

这天又不热,他们喝这么多水做什么?

林月兰点了点头,对明月说道,“嗯,我知道了,我去看看。我下去吧!”

“是!”明月很是恭敬的下去了!

林月兰安顿好烈风,就回到屋子,看到老少三人,杯子里又是一杯水,挑了挑眉梢,好奇的问道,“看过拼酒的,倒没有听过拼喝水的?怎么你们在拼喝水吗?”

三人顿时表情一僵,随即反应过来。

林德山立即笑嘻嘻的道,“兰丫头回来了啊!”

张大夫说道,“这不,我们的新玩法吗?”

蒋振南:“……”他不知道说什么。

他也不知道怎么会不知不觉,与他们比赛喝水去了?

哦,不对,是两位老人家看着他在喝水,然后抢过水壶就一股脑儿往自已的杯子里倒水去。

所以,他这是害得两位老人喝了这么多水了?

林月兰瞧着三人的表情无语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