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要说的事/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着林月兰的话,两位老人家瞧着再一次空了水壶,同样的有些无语,老脸微微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

随后,两个老人狠瞪了一眼蒋振南之后,林德山立马对林月兰有些讪讪告状的道,“兰丫头,你回来正好。这南小子一进屋子里,就一个劲的给我们水杯里倒水,这不,不知不觉,就喝了这么多水,也不知道他这是什么居心。”

这是恶人先告状不成?

林月兰变得更加无语。

不过,她瞧了眼老脸微红的林德山,然后,看向很是无辜的蒋振南,用眼神问道,“你这是怎么得罪我家老爷子了?这么的整你?”

蒋振南同样用眼神回应道,“我也不知道。我就是进来喝一口水,结果两个老爷子就一人一杯水往自已的嘴里灌,生怕我抢了他们要喝的水一样。”

林月兰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表情一敛,对着蒋振南就很是认真的说道,“面具大叔,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明明看到两个老爷子年纪这么大了,喝这么多水,你也不劝一劝!”

蒋振南立马说道,“抱歉,是我的不对。”然后,就对两个老爷子说道,“林爷爷,张大夫,是南小子的不对,看到你们喝这么多的水,没有阻止你们。我向你们道歉。”

两个老爷子立即有些怒目面视的表情,对着蒋振南道,“你……”这臭小子,就会在兰丫头面前卖乖。

林月兰笑着道,“行了,爷爷,师祖,既然面具大叔已经向你们道歉了,就不要计较了,好吧?”

林德山和张大夫:“……”这丫头,这是胳膊往外拐了?

林德山瞪了一眼蒋振南,立即大人有大量般说道,“哼,既然兰丫头有意来为你求情,我们就大方的原谅你了!”

哈哈,明明是他们两个看蒋振南不顺眼了,不自觉的就与他作对,现在显得小孩子脾性了。

蒋振南嘴角不由的勾了勾,说道,“谢谢两位老爷子的宽宏大量!”

两位老爷子有些高傲的把头撇向一边,道,“哼!”

林月兰越看越是好笑。

以前两位老爷子不是很欣赏蒋振南的吗?

这会儿怎么回事?瞧着两位老爷子对蒋振南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的啊?

一时之间,林月兰还是有些疑惑不明的。

不过,她也没有问出来,直接对蒋振南说道,“面具大叔,你不说有事找我吗?什么事啊?”

蒋振南点头说道,“是的。”

但看着两位老爷子,有些迟疑。

林月兰立即明白的点头道,“行,我们去外边走走。”随后,就对两位老爷子说道,“爷爷,师祖,现在是午休时间,你们好好休息啊!”

如果是以前林德山肯定点头就让他们出去了,可是,现在瞧到蒋振南那一点小苗头,肯定不会放任兰丫头和蒋振南单独在一块。

林德山立即说道,“这个兰丫头,你看我和你师祖喝了这么多水,就是睡下去了,肯定也是休息不好的。所以,我和你师祖也出去走走,消散消散体内的那一肚子水。这样吧,我们和你们一起出去走走,也多两个伴不是。”

张大夫毫无条件的附和道,“对,兰丫头。我喝了一肚子水,一时半会这水出不来,所以,需要外面走走消散消散!”

瞧着两个老人家这么认真的模样,林月兰更加无语了。

只得说道,“那好吧,爷爷,师祖,你们也出去走走吧!”心里却暗付,“走到外面,肯定一会得找茅厕。所以,过不了多久,肯定得返回来。”

所以,现在就是这个模样。

他们是走在桃源村新修的路上,现在叫桃源路。

这条桃源路,从林家苑一直到与林家村接口,然后,到镇上的这条路就停了下来。

林月兰还不打算便宜林家村的人,所以,通往镇上的路就没有在再修了。

林月兰预计等过些时日天气更为暖和开春时,在这条路的两边种上桃树,及种些花草。

反正桃源村,桃源路,就要落实这美妙的名字。

只是现在蒋振南心里有些不高兴了。

他本打算好好的与月儿姑娘联络一下这些日子的感情,可偏偏后面跟前两个,呃,捣蛋的老人家。

时不时从他和月儿姑娘中间穿插,还明里暗里示意道,“这男女授受不亲,绝不能挨得这么近之类的……”

总之,他们就在示意的间隔他与月儿姑娘的距离,还时不时搞破坏,一时之间,让他颇为头疼。

不过,好在他们喝了很多水,没有过多久,两张老脸就憋的通红通红的,然后实在受不了了,他们匆忙就往家里赶去。

因为最近的茅厕,就是林家苑。

等两个老人家离开之后,林月兰挑了挑眉,笑着问道,“面具大叔,到底是什么事,需要等两位老人家离开才说啊?这么机密!”

听到林月兰的问话,蒋振南的脚步顿时停了下来,然后,他走到林月兰的跟前。

快一米九的高个,立即把还不足一米六五的林月兰笼罩在他高大的阴影之下。

锋利的双眸,此刻敛去锐利,取而代之的则是深邃黝黑之中闪烁的点点温柔,与执着般的深情。

林月兰抬着头对上他双眸之中的神色,明显不愣。

有些疑惑,有些糊涂,更是觉得有些紧张与慌神。

从穿越过来之后,她从没有感觉过什么是紧张,什么是慌神。

然而,此刻,她却有这种感觉。

她有种不妙的感觉,所以想要下意识的去阻止蒋振南所说的所谓的事。

她道,“你……”

“嘘!”林月兰的“你”字一出口,蒋振南立即伸出一根手指,放在月兰唇边,轻轻的说道,“月儿,你别说,先让我说好不好?”没有称呼月儿姑娘,用得是很亲昵的称呼“月儿”。

听着蒋振南那柔情似水的声音,林月兰心里紧张又有些小羞涩,可是,她却变得有些茫然无措。

她预感到蒋振南接下来要说什么,她想要打断,可内心深处有一种声音又不让她这么做。

就这么犹豫不决之中,蒋振南终是把他要说的话说出来了。

------题外话------

小剧场:

林月兰翻了翻上,问道:“蒋大叔,你到底要说什么啊?”

蒋大叔踟蹰了一会,有些不好意思,“这……这……”

林月兰:“……”什么时候变成结巴了。

看着林月兰很认真的眼神,蒋振南试探的说道,“月儿姑娘,前两天是父亲节!”

林月兰翻了翻白眼,有些无聊的道,“我知道啊!”

蒋振南咬牙的道,“你知道,你为什么没有祝我父亲节快乐啊?”

林月兰:“……”

……

父亲节虽过,但祝愿每个父亲爸爸快乐,身体健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