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无影响的流言/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与蒋振南手牵手回家去,不仅是林家苑的一众上下震惊,就是隔壁林家村的人,也瞅到了两人的那亲密关系。

随即,各种议论与谣言齐飞,什么声音都有。

刘六娇也不知道是什么运气,似乎什么事情都能让她给碰上,这不,她就去了一趟茅厕,就看到了林月兰和蒋振南手拉手着回家去。

她尖酸刻薄的脸上,露出不屑和轻蔑的表情,很是蔑视的道,“我呸!我就知道那丫头与那个突然出现在她家的男人,有不清不楚的关系。哼,现在在大庭广之下,就手拉着手,还要不要脸啊。”

但随即她的眼珠一转,显得很是八卦的表情,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么的一个消息,肯定得让大伙儿知道。那死丫头真是个臭不要脸的淫娃荡妇。”

刘六娇就是个记吃不记打的长舌妇。

教训了她这么多次,竟然还不长记性。

刘六娇碰到一个人,就大声的叫嚷嚷道,“哎呀呀,大消息,大消息啊!”

被她拉住的村民,没有好气的对着刘门娇说道,“行了,你先放开我。什么大消息,你说就是,拉拉扯扯做什么。”

刘六娇有些讪讪的放下手,然后,很是神秘的对着这人说道,“小凤,你猜我刚才看到什么了?”

这个叫小凤的妇人再次没好气的道,“你看到什么了,我怎么知道。你爱说不说,我忙着呢,没有这么多时间跟你闲聊。”

现在家家户户都忙着为春耕做准备,哪有时间,在路上跟这个聊,跟那个说。

刘六娇也没有再卖关子的说道,“刚才我瞧到那死丫头与一个男人手牵手。哎哟哟,这大庭广众之下,你说羞人不羞人啊?再说,那死丫头根本就还没有及笄,她就这么……这么”说着,她小说的瞧了四周,然后掩着嘴巴,继续说道,“这么的淫荡,再还怎么了得啊,你说是不是?”

这个叫小凤的人听罢,立即吓了一跳,然后,面有些害怕的看了四周,然后对着刘六娇没好气的说道,“我说刘六娇,我跟你没有仇吧。你做什么要害我啊?”

刘六娇有些不解的生气的道,“唉,我说小凤,你话可不要乱说,我怎么害你了?”

小凤毫不客气的说道,“你还说没有害我?现在林家村哪个人不知道,谁的坏话都可以说,也就只有兰丫头的坏话不能说?难道你会不知道,我们这周围都有小鬼盯着的吗?你不长教训也就罢了,我可惹不起那丫头!所以,你那些话还是跟别人说去吧!”

说罢,她就匆匆的离开了。

不敢在刘六娇面前有片刻的停留。

刘六娇被小凤提醒,似乎才猛然想起,林月兰有着天大的本事,在林家村里发生的任何一举一动,都逃不过她的眼睛。

刘六娇顿时有些怕怕的,她眼睛咕噜一下,瞧向四周,但是,没发现什么异样,她立即有些放下心下来。

但很快,她又故态复萌,看到人,就拉住人家,说林月兰与男人光天化日之下,与男人手牵着的手,不知廉耻,水性杨花什么的。

不到半天时间,基本上林家村的人,都知道了,林月兰与男人光天化日之下不知羞耻的手拉着手的事。

只是,这事如果放在以前,出现在林家村,认为是伤风败俗,说不定就要把人拉去浸猪笼沉塘,这样的事又不是没有发生过,而且就是针对林月兰。

只是这人猪笼没有浸成,倒是把几个族老,给弄没了,一下子损失了几个族老,给林家村的一个严厉的打击,不仅如此,这扫把星的名声,还按到了林老三一家子身上去了。

但是,现在林月兰已经不是林家村的人,她一个人带着一大家子独立出去了,叫桃源村了,而她自个就是桃源村的村长。

一个村就一个大家族,而她本身就是大家长,所以,就算她所做的事,再出格,世风日下,再无耻,再伤风败俗,也没有人能管得了她。

所以,林家村的人,看不过眼,可以呀,有本事,你可以让桃源村的人,把林月兰浸猪笼啊;如果没本事,就少在背后胡言乱语,可别到时候惹祸上身上了。

现在谁不知道,任何跟林月兰作对的人,可都没有好下场。

你没有瞅到吗?

即使是林老三一家子是林月兰的亲缘关系的至亲,现在可都被林月兰搞得那样的一个下场。

那些与林月兰没有亲缘的人,那就更不用说了。

因此,就算是刘六娇对于林月兰恋爱之事,广而告之,林家村的人除了在背后嗤之以鼻不屑轻蔑之外,倒真的不敢在林月兰面前,甚至到林家苑的下人面前嚼舌头。

对于林家村关于她的谣言,林月兰是知道的。

不过,只要没有特地到她跟前来说,她也懒得去理会。

此刻,她与蒋振南两人刚进入恋爱,浓情蜜意虽没有,但是,很有默契的相交相谈却是真的。

两人来到蓄水池边,蒋振南一看到蓄水池的结构建造时,眼睛立马一亮。

他很是好奇的问道,“那只大黑蛇就是从这里捉来的?”

林月兰说道,“没错!大冬天的,它也不找个山洞冬眠,到是藏到这池子里来了。”

蒋振南却点了点头道,“那只大黑蛇还真是会找地方。”

随即,他又问道,“这蓄水池是不是在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建造?”

林月兰说道,“这要看地理形势。”

蒋振南点头道,“哦。”

但,蒋振南很快想到这次来找林月兰,除了是因思念想念林月兰之后,还有一件重要的事。

只是这件事,一个说不好,很有可能会惹林月兰大怒,甚至反感。

因此,这些天,他想要开口,可又不敢随意开口。

但是,他更知道林月兰最不喜欢别人骗她。

所以,他只能实话实说。

他突然表情严肃的对林月兰说道,“月儿,我跟你说件事啊。你听了这件事,不要生气好不好?”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脸上能明显看到忐忑不安的表情。

林月兰倒没有回答他,是生气,还是不生气。

她问道,“那你先说说,你要说的到底是什么事?”

蒋振南立刻有些紧张的搓了搓手,略为不安的道,“这……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