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开春1/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既然林三牛一家子愿意做免费帮工,林月兰当然不会介意他们一口饭吃。

林月兰把林大卫和林家唯父子俩叫过来,吩咐道,“卫伯伯,你把林三牛夫妻安排到第第四个山头开荒去,林月如和林大祖姐弟俩安排去拔草根去!”

对于林月兰吩咐,林大卫父子俩是没有任何异议的。

只是……

林大卫有些迟疑的道,“兰丫头,这如丫头和大祖姐弟俩,毕竟年纪还小,你安排他们干活,我担心……”

作为他们的姐姐,竟然逼迫弟妹干活,这样的流言一旦传出,恐怕很不利于兰丫头的名声。

林月兰淡笑道,“不用担心大卫伯伯,现在哪个农村的孩子不干活?他们姐弟俩,一个十一岁,一个九岁,对于拔草根这样的活儿,谁干不来?我现在可不是他们的姐姐,所以,他们要吃饭,就必须干活。谁看不惯,好啊,那就把姐弟俩领到他家去,让这些嚼舌头的人好好照顾他们吧。”

她又不是开慈善的,必须好心还无条件的照顾这些人。

对于农村人来说,无关小年纪的大小,只要能干活开始,就必须干活,除非你的父母真得很舍不得你吃苦。

但很显然,林月如和林大祖没有这样的好命。

所以,他们要吃饭,就必须干活。

林大卫点了点头,说道,“嗯,我明白了。”

林三牛一家四口,林家苑的一个食堂里吃了饭之后,就被林家唯领到了规划第四个山头,指着一块地,说道,“三牛叔,这片地就是你们一家子要干活的地方。”

林三牛一脸黑沉的看着快占半个山头的地方,厉声的问道,“这么大一块地,就叫我们夫妻干,这是要我们干到什么时候?你们真是太过分了。”

林家唯没有被他严厉的声音吓倒,只是很是认真的说道,“三牛叔,每个来这里干活的人,都必划分干活的范围,不然,很有可能出现偷懒之人。这一块地方,是按照你们的人数及能力给划分出来的。对于来这里干活的每个人来说,根本就没有大小。早点干完,可以早点领工钱。”

林三牛却很是不高兴的说道,“可我们根本就没有工钱。那死丫头,是不是真要把我们累死才甘心?”

听着林三牛的话,林家唯的脸色立即变得不太好,他严厉的说道,“三牛叔,你不能这么说兰妹妹。因为要来这里干活的是你们,不要工钱的人,同样是你们。如果你们不愿意干,可以随时离开。

不过,在契约上可是写着,你们干一天的活,就可以吃一天的饭,不干活,就没有饭吃。我话已至此,到底干不干活,你们自已选择,我还有事,先走了。”

林家唯说完,不管他们有什么反应,径直下山去了。

等林家唯一离开,林三牛一肚子的火立马朝着陈小青发去,“你看看你,真是生了一个好女儿啊。以前,我们可是缺了吃,还是缺了她穿?现在倒好,她自个发财了,不认爹娘也就罢了,还想着我们给她免费干活。”

陈小青已经被骂的麻木了。

听着林三牛的指责,她默不作声的拿起锄头,就开始干活了,没有反驳,也没有为自已有任何辩解。

对于她来说,她其实很明白,年关前的那一跪,把她和大女儿的什么情份都跪没了。

因此,现在林月兰还能给他们活干,给一口饭吃,已经是对他们仁至义尽了。

否则,按着以往发生的事情,再有“孝之法”的改革,林月兰完全可以漠视他们的存在,不管他们的死活。

陈小青心里哀叹了一声,她这是受到了报应啊。

但是,为了其他三个儿女,她必须好好的活着,抚养他们长大。

不过,表面上,陈小青却什么也没有说,依然做着那个懦弱卑微,以夫是从的小女人。

林月如和林大祖,对于林月兰这个大姐的怨恨一直不曾消过。

但是,他们现在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只能乖乖的接受安排。

随即,两人也默默的开始干活。

林三牛瞧着母子三人的动作,一阵气恼,除了大骂林月兰之外,也只能干活了。

现在也只有给林月兰干活,他们才有一口饭吃,有一条活路。

谁让他们没田没地还没有房子呢。

林月兰蒋振南郭兵等人拿着农具去第一个山头干活去。

先前,林月兰已经让人把这山头的一些树给砍,所以,现在就可以翻地了。

林德山和张大夫手中一个拿着锹,一个拿着锄头,从山底往山顶上望去,有些担忧的道,“丫头,这座山紧挨着大拗山,会不会有猛兽出现在这里啊?这会不会太危险了啊?”

林月兰说道,“没事,爷爷,只要让小白时不时在这里晃一下,留下气息,那些猛兽是不敢出现在这的。”这是动物本能,嗅到强者的气息,肯定不敢靠近的。

林德山和张大夫点了点头,随后,他又疑惑的问道,“丫头,说来这小白似乎很久没有回来过了,它去哪了?”

林月兰笑着道,“它呀,就是觉得家时无聊,就回到大拗山去了,还把烈风和大黑蛇给带去了。爷爷,我去山头上看一看。”

林德山看着林月兰的背影,一脸惊悚的道,“它们不同种类,还能聊到一块去吗?会不会打起来啊?”

郭兵凑过来说道,“林爷爷,你放心,小白和烈风是好朋友,它们不会打起来的。倒是这只大黑蛇,瞧着有些恐怖,不知道会不会与它们打起来就是,不过,小白和烈风联手,大黑蛇肯定不是对手,你说是吧,头儿。”

他的手里拿着一只铁锹,正从上往下,锹着这些草树根。

“哎哟,这树根怎么这么难弄啊?”瞧着那有小孩子手臂粗的树根,郭兵就是用了力,也没有把它给切断。

蒋振南见状说道,“我看你,这一个月里吃了睡,睡了吃,完全变成一只猪,哪有力气干活。”

说着,蒋振南却拿着锄头,把这树根周围的泥土给拔开,等大部分粗根露出来之后,就拿起旁边的柴刀,“噼啪”两下,就给劈断了,然后,再用力一拔,加上蒋振南使出的内力,立马一大段树根,被拔出来泥土。

郭兵一瞧,立即大叫道,“头儿,你真是厉害啊!”

林德山和张大夫对视了一眼,这传说中的内力深厚,武功高强的镇国大将军,名不虚传啊。

蒋振南唬了郭兵一脸,立马说道,“赶紧干活吧!月儿说,过几天,就是开始种植的好时节,我们得抓紧时间,把这些活儿干完。”

郭兵被训,只得讪讪的摸着自已的鼻子,说道,“知道了,头儿!”

随即,低着头干活时,嘴里嘀咕了一句,“明明以前不会这么多话的,现在却成了管家婆的模样,这变化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随即,就瞧到从山顶上下来的林月兰,看到她手里几个黑褐色泥团一样的东西,立即好奇的问道,“林姑娘这么快,这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啊?”

林月兰看着手里东西,说道,“这是松露!”

“松露?”其他人疑惑的道,“这又是什么东西啊?”

小六子瞧着林月兰手中那些东西,脸上立马厌弃的说道,“林姑娘,这些东西很不好吃。你捡来做什么?”

作为农村人,也没有吃的农村人,肯定是见过这东西,也是吃过这东西的,所以很不喜这些叫什么松露的东西。

“是啊,这东西,我也吃过,很难吃的。”小十二立即附和的道,“林姑娘,这东西还是扔了吧?”他还是真有些担心,他们中午的菜,就有一道这黑黑的东西。

林月兰却笑着道,“你们说不好吃,是因为你们不会吃。这东西,要搭配好,可是一道极品美食。既然你们两个说,这东西不好吃,那行啊,等这松露做出来之后,你们可不要吃啊!”

两人听罢,立即苦着脸惊呼的道,“不要啊!”

如果真是一道极品美食,他们却没有吃道,这肯定是他们的遗憾。

“哈哈,谁让你们两个臭小子,一上来就说这东西不好吃的,”林德山开口笑骂道,“你们说不好吃,是因为你们不会做。呵呵,我家丫头做的饭菜,什么时候不好吃啊?什么时候都好吃的。”

小六子和小十二哭丧着脸,有些可怜的道,“林姑娘,林爷爷,我们错了,千万不要拒绝我们吃美食啊!”

“啧啧,瞧瞧你们的可怜模样,”郭兵在一旁不但没有任何同情,还落井下石的说道,“跟着林姑娘这么长时间了,想也知道,不好吃的东西,林姑娘会从这么高的山上捡回来吗?真是笨啊!”

小六子和小十二拿着铁锹和锄头,默默的干活,对于之前的一时口快,真是懊恼之极。

不过,两人还是可怜巴巴的望着林月兰说道,“林姑娘,我们要吃你做出来的这东西。”

林月兰却笑着道,“那行,那就先看你们干活的表现吧!”

小六子和小十二一听,眼睛立马发亮,精沛十足了,说道,“好!我们一定好好干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