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有些吃惊的变化/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三牛接到林大卫的警告之后,一张脸黑的如墨碳。

他咬牙切齿的大骂道,“这个死丫头!”

可就算他再怎么骂,在一起干活的其他人,也只是撇了撇嘴,表情很是不屑和讥讽。

哼,有一个如日中天的女儿,本来可以好好享福的,现在却只能在这里干点活,讨点饭吃,连个工钱都拿不到。

到现在还认不清现实,还以为那个女儿,还是他随意拿捏的那个懦弱大女儿吗?以为大骂这个大女儿,就真能让这个受到什么报应不成?

呵呵,要说报应的话,也应该是报应到他们一家子的人身上才对。

不过,来这里做工的人,都不会去讨好这个林三牛,因为根本就没有必要,当然也没有落井下石之类的,因为他们都是本分之人,不屑这么做。

果然如林月兰所料,就在林大卫警告的第二天,李翠花就去找林三牛一家子回去干活了。

不过,李翠花像是过来,只是通知一声,来到林三牛所住的牛棚里,看着杂乱肮脏的牛棚,满脸不屑,鼻孔朝天的对着刚要出门的林三牛,理所当然的说道,“家里还有十余亩地,你今天开始给我去弄好。”

说完,也不管林三牛是什么反应,受不了这臭气喷天的地方,赶紧离开。

看着远去的母亲,打算去林家苑吃早饭的林三牛,脚步一顿,眼神空洞,不知在想什么。

随后,他又往回里屋走,片刻之后,就见他拿了一把锄头出来。

答案很明显,他要回去干活。

因为,给林家苑干活的人,都会发工具,去干活的人,只要每天去管事那里领每个标记好的用具就行。

陈小青从里屋赶了出来,对着林三牛,问道,“当家的,你干吗去?我们一会要去吃早饭,还要上山干活呢。”

林三牛转过身,眼神带着一丝阴厉,然后,对着陈小青大声的说道,“吃,吃什么吃?赶紧叫小二小三回家干活去?”

陈小青的脸色一白,知道林三牛的决定,却明知故问道,“回家干活去?我们从那里出来,没有一分田,没有一份地,我们干什么活去?”

林三牛的脸色立即阴沉了下来,厉声的喝道,“你竟然跟我耍心眼?我告诉你死婆娘,今天就要回家干去?”

陈小青脸色煞时更加苍白了。

但瞧着林三牛的态度如此坚决,做出生平第一次违抗林三牛的决定,她说道,“相公,你难道忘记了昨天管事对我们的警告吗?我们的活儿一天没有干完,就一天都不能离开,否则,我们就不能在那干活了?不能在那干活,我们以后去哪找吃的?”

提起这事,林三牛就一肚子火气,他怒道,“我看她敢!如果她真不敢给我饭吃,我就天天闹到林家苑去!”

陈小青看着林三牛如此的执迷不悟,下着狠心的说道,“不敢?她怎么不敢?相公,都这么长时间了,你难道就还没有意识到,兰丫头与我们已经没有任何情份了吗?即使以前有那个情份,也已经被我们挥霍的一干二净!相公,你到底想要兰丫头对我们怎么办?你们这边想要兰丫头的命,那边却想要兰丫头孝敬恭敬你们,得到兰丫头的财富。相公,你不觉得你们这是在做梦吗?”她说的你们,当然也指林老三一家子。

林三牛一直以来都是在自欺欺人,总是认定林月兰只是暂时这样,以后,她还会变回那个懦弱无能,胆子怕事的小丫头。

所以,他们一直相信,林月兰手中的财富,一定会回到他们的手中。

现在,此刻,却被人血淋淋撕开这道骗人遮羞布,而且撕开的人,还是以夫为天,对夫唯命是从的婆娘。

一想到这,林三牛的心头,是怒火冲天。

他对陈小青怒吼道,“你这个死婆娘,你懂个屁!好呀,我看你是反了天,敢来教训我!看来今天不教训教训你,你都不知道谁是当家人了!”

说着,他三两步怒气冲冲的走到陈小青面前,抬起手,就“啪”给了陈小青两个巴掌

陈小青的一张脸,立马显现五个手指印,很快就浮肿起来。

可是这次,陈小青并没打哭,而是倔强的看着林三牛,恨恨的说道,“你打啊,你打啊,你打死我算啦!省得我陈小青在你林家作牛作马,还讨不了好,这样也就算了,还想要害死我儿女。我这样的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陈小青这是第一次很是倔强的彻底反抗!

这次第一次陈小青体现出了“为母则强”,为的就是在她身边的三个儿女。

如果林三牛这次真回去干活了,那么他们母子四人,就真的等着给饿死吧!

她已经因为懦弱害怕而放弃过一次大女儿,这一次,她不能为了那一家子冷酷无情之人,再让她的三个儿女,跟着累死饿死。

林月兰虽没有给他们工钱,但只要他们干活了,至少没有缺少他们的吃喝,而且他们都还能吃饱。

这已经让她很是满足了。

要知道,以前在林家时,别说的她的儿女,就是她却从来没有吃饱过。

林三牛从来没有想过,向来以夫为天的婆娘,竟然会这么激烈的反抗他。

听着她的话,抬起的巴掌却迟迟没有落下去。

因为,他突然间有些心慌,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最后,他放下手,指着自家婆娘怒吼道,“行,行,你不去,我去!”

只是,陈小青既然下了这个决定,又怎么可能放林三牛回去。

因为,那一家子就是吸血虫,他们干活还没有饭吃,而且,以后,还有什么活儿,还肯定天天指使着当家的去干呢。

陈小青对林三牛哭吼道,“如果你今天回去干活,我就带着孩子们,到那个家门口一头撞死去。反正,他们不给我们活路,那我们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陈小青再次以死相逼,让林三牛的脚步顿时停住。

林三牛平时带着一家子对父母愚孝,那是因为他娶得婆娘是个胆小怕事,以夫为天的女人,对他这个丈夫向来听话,所以任劳任怨,任打任骂,做牛做马累死累活的干活。

所以,林三牛可以带着一家子对父母很是听话的孝顺。

可是,陈小青真要反抗他时,他的心慌的无所适从,很是害怕和恐惧。

因为,如果他们离开他,他就是个孤家寡人了。

说来说去,实际上也是林三牛的自私心里作祟。

以前,他自私的利用妻儿为父母表孝顺,现在,他自私,是因为害怕以后真成来孤单一人。

像他这样的人,死了一个婆娘,以后再要娶就难了,再说,他也没有那个本事,再娶一个婆娘。

在这方圆十里,十里八村的,谁不知道,嫁给林三牛,就别想要好日子过。

到了最后,林三牛顶着一张怒黑的脸,去林家苑吃饭,然后,就上山干活去了。

李翠花和林大牛一家子左等右等,都没有等到林三牛回来干活。

林大牛立即狐疑的问道,“娘,你真去牛棚,让三弟回来干活了?”

李翠花没有看到林三牛的人影,也是恼火了。

她道,“我当然去叫了。谁知道这个逆子,怎么到现在还不回来?”

她刚说完,李荷花就从外面匆忙的赶回来,还大喊大叫的道,“爹,娘,不好了,三弟他,三弟他……”

李翠花立即站了起来,问道,“你三弟怎么了?是去田里干活了吗?我就说嘛,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听话了。”说着,她的脸上还有一丝丝得意。也不知道,她这是得意个什么劲。

李荷花却摇头,说道,“不是啊,娘。我刚才问了一下村里的人,有没有见到三弟一家子,结果他们都告诉我,三弟他们还是上山干活去了。”

林大牛说道,“上山干活?他这是还在给那死丫头干活?!”

李荷花点头道,“是的!”

这下子,所有人都感觉不可置信,随即,又很是愤怒。

因为,在记忆之中,这是三子(三弟)第一次没有听话乖乖的干活。

他们已经习惯把林三牛一家子当成畜牲来使唤,所以,这畜牲一旦没有听话,就愤怒惊起,怒不可遏啊。

“好个林三牛啊,竟敢违背我这个娘的话。看我不教训他一下,他都不知道自已是个什么东西。”李翠花很是生气的道。

林大牛问道,“娘,田里的活儿没人干,这可怎么办?”

李翠花说道,“今天他们不干,明天也要他们干。大儿,明天,你跟娘一起去找你三弟去!”

只要不是叫他干活,让他做什么都愿意,所以听着娘的话,立即高兴的应道,“好的,娘!”

这事很快就传到了林月兰的耳中。

对于陈小青的变化,林月兰也是微微有些吃惊。

但是,想一想,又觉得陈小青的变化,情有可原。

因为,如果这次她不反抗的话,一家子就真的有可能等着饿死吧。

说来,也是为了一个“活”字而已。

以前在林家的逆来顺受,只是因为林家能给他们一口饭吃而已,可现在呢,呵呵……

看来,她这个娘却只是对她这个大女儿无情而已吧。

因为,这个大女儿没有触动她的根本利益,反之,还给她带来不幸。

所以,她很是干脆的放弃了大女儿。

林月兰轻轻的叹了一口,很为原身惋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