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成功/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家村的大部分村民,听说给林月兰做工的工人,可以参与梯田开发,心里既是羡慕,心里又暗暗的觉得不平。

这兰丫头明明吃林家村的米,喝林家村的水长大的,可到了最后,竟然便宜一些外人。

真是个白眼狼!

他们这些人到现在为止,都不认为自已对林月兰有做过过分之事,所以,对于林月兰便宜外人之事,都愤愤不平。

然而,他们现在却没有胆量在林月兰面前,表达不甘与愤愤不平,更没有那个勇气在林月兰面前却承认自已以前的不是与错误。

因此喽,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外村人从林月兰那里获得好处。

可是不甘心的他们,怎么轻易就这么放弃呢?

所以,他们又闹上了里正林亦为家里。

“里正,你与那兰丫头关系最好,这事你必须的出面去跟兰丫头说一说。”理所当然的口气。

这也让林亦为分外不高兴的道,“我还是那句话,要去你们自已去,我可没有这么大的脸。”这些人两次三翻的要置于兰丫头死地,现在竟然还能这么厚脸皮的要好处,真是想得美。

被里正拒绝,林长治立即很是愤怒的道,“可你是我们的里正,你不去,怎么可以?”

林亦为听这话已经很多次了,他淡淡的道,“那我可以不当这个里正了,可以吧?你们谁愿意当谁当去。”

对于村里的所作所为,他这个里正都很看不惯,可是,他也是深深的痛惜与失望,林家村的村民,如今这副模样,他作为里正有着深深不可推卸的责任。

林长治被林亦为这么一说,一下子被噎的满脸通红,又气又怒,却不知道该如何去说林亦为。

如果可以的话,他倒是很不希望林亦为当这个里正,他自已当这个里正。

毕竟,当里正的好处和权利,可是很大的,对于他来说,可是很有诱惑力的。

只是林亦为祖上三代的都有举人秀才,凭着先祖的庇荫,林家连京城都有当官的,林亦为当里正作镇林家村,林家村就不会受其它村子的欺负,再说,林亦为与县城有些关系,能给村子里带来了一些便利。

所以,即使是随着林亦为越来越偏向林月兰,村里的一些村民对林亦为逐渐不满和怨气。

可那又怎么样?

不让林亦为当这个里正,林家村又能谁能比林亦为更加适合当这个里正的?

但是,越来越不作为的林亦为……

林亦为或许因为对林家村的人越来越失望,所以,他才会越来越不想作为,只想安静的过着自已的日子。

因为,林家村的人,就是白眼狼,你为他们做得再多,他们都觉得理所当然,一旦有什么事没有做好,就变成了千夫所指。

他当了三十年的里正,是真的累了。

以后,里正这职位,谁愿意当谁就当去。

不管谁当这个里正,都没人能把他们一家子报复的去。

没过半天工夫,所有人都知道,林亦为这个里正,不愿意为了整个村子,去向林月兰要开山成梯田的法子。

这引起了村民们的愤慨。

“这里正怎么可以这样?”有人立即气愤的道,“他作为我们的里正,为我们村子争取利益和好处,不是他的职责吗?他怎么可以就这样漠视不管的啊?”

“就是啊。以前看他家里出了举人,有过秀才,还有人在京城里当官,又识字,大家才会推选他当里正的。可瞧瞧,他为整个村子做了什么?除了偏心于那丫头,他似乎什么也没有做。”

一下子就把的林亦为这三十年的功劳给抹掉了。

听到大家这么说,林长治的眼光立即一转,然后面露忧色又带着气愤的道,“里正现在说了,他不会去说这个事的。如果我们谁有不满,可以自已当这个里正,去跟兰丫头交涉去。”

呵呵,明明人家说的是没有脸去说这个事,到了林长治嘴里,却变成了他不屑去为村里做事。

还有他把林亦为的姿态也放高了,这更加激起村民们的愤怒。

“好个林亦为,真把自已当成大官了啊,还摆起当在大官的谱了。谁不想想,当初谁推举他当里正的啊?”

“如果他真不愿意当这个里正了,那好呀,干脆就不要当了。”

他这话一落下,现场一片安静。

片刻之后,就有人起身,有些急切的说道,“我想起来了,我家里还有事,你们聊,我先离开了。”

“我也有事,走了!”

陆续的人都走了,最后就剩下的林长治和那个对林亦为很是不满的林大宝。

两个面面相觑片刻之后,林大宝咳嗽两声,说道,“我也有事,先走了啊!”

说完,也转身离开了。

留下的林长治面色铁青,两只手紧紧握成拳头,青筋跳起。

……

坡地里,大家都在热火朝天的干着活。

林月兰打算在这个坡地建造两个蓄水池。

一个在坡顶,一个在坡中央。

所以,这两个地方的森林树木,必须保留,然后,在这些森林比较的凹起的洼地,选择建造蓄水池。

这样一来,森林植被储蓄的水,可以大量的涌入到蓄水池中,然后,这蓄水池中的水就可以排到梯田之中。

再样的,森林之中,还得挖一些渠沟。

这渠沟直接从林中通达到山顶,再与各个梯田连接,可以达到排水放水的目的。

到时雨季时节,不会造成水土流失。

在整个开发梯田的过程,每个人都安排了任务。

整个设计和开发,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只要你懂得这个原理就成。

来林月兰做工的工人,他们不太明白,为何坡地中央和坡顶的中央,为何要留下这些森林植被?还有,为何又要建造一个又大又深的水池?

不过,他们看到的却是这水池,有种封闭式的感觉,却又不完全是封闭式。

林月兰每天都会亲自巡查这工程进度,还有不对的地方,也亲自检查出来。

蒋振南和郭兵几人是在山顶建造蓄水池。

这蓄水池挖得很深,挖到半时,却有一股股的水涌出来。

蒋振南和郭兵看着冒出的水,皱着眉头问道,“才挖到一半,这水都大量的冒了出来,这还要挖吗?”

这冒出来的水,实际上,就是植被根茎储蓄的水,因为才刚过冬季,这储存的水,却并不是很多。

但因为长年累月的积存,这水一旦找到出口,就一股儿给冒出来。

蒋振南拧着眉头,然后说道,“挖!月儿说,这蓄水池为的就是为浇灌这山里的田地,而需要大量的水,所以,这蓄水池必须够大够深!”

听着蒋振南的话,郭兵点了点头,随后,就立即招呼其他人说,“来,大伙儿加把劲,把这水池给挖了!”

好在,这水虽汩汩冒出来,但却并不深,否则真无法再挖下去。

因此,他们在挖池时,看到冒水的眼孔,他们尽量想办法,先封住,阻止这水流出来。

经过了众人的努力,这些要冒出来的水,一旦被堵住,却并没有再冒出来,让他们总算松了一口气。

这才让他们明白,林月兰为何一定要他们带足一些东西过来,还说,到时他们自然就知道。

林月兰过来时,这水池却即将收尾。

“林姑娘,你过来看一看,这水池应该差不多了吧?”

林月兰走过来一瞧,看着这蓄水池与她图纸中设计的相差无二,点头道,“嗯,可以了!”

其他紧张看着林月兰的人,听着她的话后,心里的石头立即放了下来。

“这就好!”

蒋振南不太明白的指着那些冒水的眼孔,问道,“月儿,这些什么会突然冒水出来?”

这涉及到现代科学的解释,他们这些古人,当然不太明白了。

林月兰解释道,“这些就是植被储存的水。因为你们动土了,他们就找到了出口,冒了出来。”

郭兵惊讶的道,“这些就是植被存储的水?真是神奇了。”

之前,一直在听林月兰说植被储水,他们任是不明白,什么是植被储水?还以为是坑坑洼洼里的水呢。

毕竟,森林里坑坑洼洼的地方多了去了。

没有想到的是,这些水,竟然存储在树木里的根茎泥土里。

林月兰说道,“只要封住这池底,打开这些眼孔,再用竹管作排水放水通道,然后,这敞口,夏天敞开,冬天封闭,基本就可以!”

蒋振南等人点了点头,然后,其他人再一次动手,把这蓄水池给弄好。

这竹管弄得是那种又粗又大的竹子,用了十八根,连接着十八条渠沟,每条渠沟都连接着一口田,以便浇灌。

忙乎了两天时间,山顶的蓄水池总算完工。

有了第一次经验,坡中央的那口蓄水池的建造就简单多了。

“好了,忙乎了这么长的时间,总算完工了。”郭兵松了一口气说道。

人多力量大,这么大的一个山头,这么大的一个工程,在短短的十多日子时间,就把梯田开发成功了!

当看到一口口田,都灌满水时,所有人都惊讶兴奋的跳了起来,相互拥抱。

没有想到,坡地真可以开发成良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