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参观梯田/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家村的事,当然传到了林月兰耳中。

林月兰只是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但并没有说什么。

只是对林家村的人,却有更进一步的认识。

说是白眼狼,明明是他们呀。

里正这三十年,兢兢业业为林家村做了多少事,可以说,林家村这三十年如果没有林亦为一家子的尽心尽力,凭着林家村大拗山山脚下的一个旮旯落户村子,怎么能安稳至今?

然而,尽有千功,却不抵里正一次的拒绝。

林月兰轻叹了一口气,幽幽的道,“这些人啊……”

之后,就没有再说什么。

蒋振南听着她的叹息,握着她的手,轻声的问道,“月儿,是否要帮一下里正?”

林月兰摇了摇头道,“这是里正自已的事,除非必要,我不便插手。”

只要不涉及性命危安之事。

蒋振南想要再说什么,突然林绪杰过来汇报道,“主子,县令大人来了!”

林月兰一挑眉,问道,“县令大人?刘大人?”

林绪杰应道,“是的,刘大人!现在正在林家苑。”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好,我知道了。”

林绪杰迅速消失。

蒋振南却拧了拧眉头,有些不悦的道,“这刘大人恐怕是听说了坡地开发成梯田之事才过来的吧。只是他想要打什么主意啊?”

蒋振南并不了解这个新来的县令大人,所以,他不知道这个县令大人,是来真心实意为民特地来参观巡查的,还是过来抢功劳的。

要知道,这样一件解决民生问题的大事,一旦上报,除了可以得到黄金白银之类的极大奖赏,更有可能是连升几级。

这样极大的诱惑力,是谁都难免会心动。

当官的一生,不就是为了升官发财吗?

林月兰摇了摇头道,“不知道。先回去看看吧!”

以她了解的刘大人,应该不会做那样的事吧?

但人心难测,她也不能肯定事事的绝对。

林月兰和蒋振南回到林家苑的时候,这个刘大人正很是好奇的和一众属下,参观这偌大的林家苑。

看着这三进三出的大院子,雕梁画栋,碧瓦朱檐,花草叠翠,让他们不由的看得出神。

这么漂亮的房子,这么大的院子,真不能想像,这是在一个旮旯角落的的村子里。

刘大人看得出神时,听到动静,立即转头,就看到并排走进来的林月兰和蒋振南。

林月兰,他认识的,但他没有想到,毕竟,前不久才刚见过。

但另一个人,虽身着朴素的衣裳,却透出一股寒冷带着嗜血般的煞气,全身气势强悍又透着威严。

刘大人暗道,“这个男人,恐怕不是普通人吧。”

不过,他不动声的转开了眼,然后,对着进来的林月兰,笑眯眯的说道,“林姑娘,别来无恙啊?”

林月兰同样淡淡的笑道,“托刘大人的福,一切都好!刘大人,里面请!”

一行人来到客厅之中,下人很快就为一众人上了茶。

一坐下来,林月兰笑着说道,“刘大人大驾观临,真是让我这小舍蓬荜增辉啊!”

一众人听着林月兰说她这么漂亮大房子,说是小舍,嘴角不由的抽了抽。

这样的房子是小舍,那他们所住的房子,是什么呀,难道是小茅屋吗?

有对比,就有伤害啊!

刘大人心里被伤害了一万个点啊。

当然了,刘大人甭管这官的大小,总得是在官场上是混的。

刘大人笑着应道,“林姑娘,是本官打扰你才是了。”随即,他神色一敛,很是认真的说道,“林姑娘,本官就不卖关子了。这次来,我是听说你桃源村,可以在坡地里开发成田,本官就是好奇,就过来瞧瞧。不知,林姑娘是否愿意让本官满足一下好奇心呢?”

林月兰笑着应道,“刘大人,您真是太客气了!您要去看看这梯田,当然可以了!”

刘大人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本官就是太好奇这梯田的模样,希望林姑娘不要介意才好!”

林月兰摇了摇头道,“不会!”

片刻之后,刘大人有些坐不住了,他说道,“林姑娘,那我们……”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那刘大人请吧!”

没一会,一行人就来到了后山坡地梯田处。

县令刘大人也来看这梯田之事,立即如风一般,吹的到处多处。

没过多久,无论是林家村,还是来参观梯田十里八村的村民,都听说了县令大人,竟然也来了。

一时之间,这些没有见过什么世面,只见过一些镇上衙役的村民,对这刘大人既是好奇,又带着本能对官员的畏惧。

然后,他们都是聚拢在山脚上,却不敢往梯田的地方靠近了。

“这兰丫头真是厉害啊,弄了个梯田,竟然惊动了县令大人!”

“是呀。你看这丫头与刘大人谈笑风声的模样,怎么就不害怕呢?”

“她有什么害怕的?我都听说还见过知府大人呢,何况现在只是县令大人呢。”

“啊?还有这事?她一个农家女,怎么就见过么大的官呢?”

“不知道。”

对于林月兰行踪和交际,他们是真不知道,所以,他们也是分外的好奇,林月兰到底是怎么与这些官员搭上关系的。

县令大人一来到山脚上,一眼往上望去,就看到一口口水田那蜿蜒屈曲的田埂,即使他在下面,仍能看清楚这一口口田里都灌满了时。

时不时的,还能看到从高处往下流的清晰水流声。

县令刘大人真是惊讶不已,他指着那些水渠沟,问道,“林姑娘,这……这水是从哪里来的?”

林月兰笑而不答的作了一个请的手势,说道,“刘大人,请!”

刘县令惊讶片刻之后,就顺势的往上走去,从山脚的第一口田开始,再到第二口……

他现在唯一好奇的是,这延绵不断的水流,到底是从何而来?

以前坡地无法开成良田,不过是因为无法解决水源灌溉问题。

到了坡地中央时,县令大人皱着眉头很是疑惑的看着这一片遗留下来的森林树木,及洼地处看着像水池的东西。

刘大人再次好奇的问道,“林姑娘,为何这片继续保留,而不是砍掉,开发成田呢?”

林月兰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大人,这是为了解决水流问题而保留下来的。”

但没有解释过多。

因为没有必要!

这次刘大人来此的目的,到底是为民还是为功,还不好说。

刘大人是个聪明了,一听林月兰这样的回答,就知道好不愿意回答,心头有些不悦了。

即使林月兰再与前任县令交好,可是现在他安定县的县令,而她只不过是一个平民农女,没有任何的身份背景。

所以,她不管怎么样,都应该好好的回答一下。

刘大人微微皱眉表示的不悦,蒋振南瞬间就捕捉到了。

随即,他双眼一眯,犀利的眸光淡淡的扫向这个刘大人。

刘大人的感觉也敏锐的,他感觉到两道犀利的光芒扫向他,立即看向来源地,发现是……

他的神情立即一震,再次暗付道,“好犀利的眼神!这样的眼神明明不应该出现在一个普通人身上的。这男人到底是谁?”

但随即他想到了从前任知县那里听来的一个传闻,说林月兰身边的一个男人,千万不能得罪,否则自已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难道周大人所说的那个男人就是这个男人?如果真是他,看来今天要得要小心了。”

刘大人继续往上走,上面的和下面梯田已经没有什么不一样的了。

只是到了山顶,他再一次发现,这山顶的森林同样保留了下来,而且也有一个水池模样的东西,而且看着这水池比下去的那个水池更大。

他不动声色的暗付道,“难道这就是水源的来源地?”

可是说不通啊?

就算这些水池的作用,就是为下雨天接水储水的作用,可是,这下雨时有时无,就算接到了,也存不了多少水吧?毕竟,在这坡地中央和坡顶,接到的水也会往下渗去才对。

所以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的水,往田里浇灌呢?

尽管心里有疑问,刘大人没有再问了。

因为他知道,就算他再问,林月兰也不可能回答他。

他一个县令大人,才不想再被下面子了。

不久之后,一行人就下山去了。

只是一到山脚,立即就有人拦住县令大人喊冤了。

“大人,你一定要替民妇作主啊,”李翠花肥胖的身子跪在刘大人面前。

刘大人的属下脸一黑,暗道,“哪来的无知妇女,这么不懂事。明知道这次大人是为梯田而来,而她竟然在这喊冤。”

为首的衙役正想呵斥李翠花,却被刘大人摆了摆手,然后问道,“你有什么冤屈说来听听!”

李翠花眼睛一亮,说道,“大人,我要告我家三儿不敬不孝!”

李翠花这话一出,没有惊到刘大人,倒是让周围看热闹的人给惊讶了一下。

要知道,李翠花口中的三儿林三牛,可是对他们最为孝顺的儿子吧。

现在,这李翠花竟然把她最为愚孝的儿子给告到县令大人面前来了?  大伙儿先是惊愕,随即就是一阵嘲弄和讥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