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章: 好主意!/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县令刘大人听着前面的老妇人,一把鼻涕一把泪,还顺便不住的谩骂,添油加醋的把她三儿子怎么怎么不孝的行径给说了出来。

结果听罢,刘大人及属下一行人,听着满头黑线。

刘大人再问道,“你说是你那个三儿子,因为你叫他们去田里干活,而他们不去,所以,你要告他们不孝?”

李翠花有些紧张害怕的点头应道,“是的,大人。作为他们的父母,我叫他们做什么,他们不应该做什么吗?可他们倒好,任是让我两老的这把老骨头去折腾。

再怎么叫他们去干活,可他们……可他们上那里去干活!任是让家里的十多亩地荒在那里。”

她用手指了一下一个山头的方向。

刘大人疑惑的问道,“那是什么地方?他们一家子在那干活儿有什么问题吗?”

李翠花害怕的眼神却盯向与刘大人紧挨着的林月兰,没有敢说话。

林月兰却向刘大人笑着说道,“刘大人,那个地方,是我买下的另一个坡地。”

这下子刘大人心里更是疑惑的问道,“哦,林姑娘,那是你买下的另一个坡地?可是为什么她的儿子,会给你干活?”

李翠花尖锐的声音突然响起,她说道,“大人,你不知道,这个逆女,竟然逼着父母给她干活,还没有任何工钱。大人,这个扫把星就是想要把父母用牛马为使。”

哈……

刘大人和一众属下更是迷惑不解。

这又怎么牵扯到了林姑娘身上去了?

刘大人立即严厉的说道,“这个妇人,到底在胡言乱语什么东西?本官怎么一句都没有听明白?要想本官作主,还不把事情一五一十的给说清楚。”

只是刘大人和一众属下却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好像周围的村民都是在发笑,而这笑容之中,怎么瞧着却像是嘲笑和鄙视啊?

这怎么是嘲笑和鄙视呢?

他们很是不明白。

一看到县令大人威严,李翠花立即怯弱了,几次张嘴,都不知道该如何去说?

恰在这时,林大牛又突然跪在刘大人的面前,神情很是无奈的说道,“大人,是这样的。我娘要告的人是我三弟林三牛,而这死丫……而您旁边的林月兰,是我弟的长女。总得说来,我娘是这林月兰的亲奶奶,我是林月兰的亲大伯。”

县令刘大人听他这么一说,狐疑的眼神立即看向林月兰,似乎想要确定这人说的话是否真假。

如果这些人真是林月兰的亲人,怎么林月兰看着他们跪在他面前喊冤,却无动于衷呢?

只是不等林月兰说话,郭兵就凑过来说道,“刘大人,这人说的确实是事实!”

刘大人心里一惊,随即,他又听到郭兵说道,“刘大人,这林姑娘与那个林三牛确实是父女关系。

只是四年前,林姑娘割血还父,刮肉还母,与这些人一家子完全断绝了亲缘血脉关系。大人,您也知道,当今圣上在年关前,可是在全国各地下了圣旨,关于《孝之法》的改革,抛弃、发卖、断亲、过继等子女,已经与原亲生父母断绝了父子母子关系,同样的,也与这个家族断了所有关系。除非这些子女愿意认这些亲人,并且孝敬他们,否则,绝不能强逼。

所以说,林姑娘可说现在与他们这一家子毫无关系了!”郭兵指着跪下的李翠花和林大牛,带着鄙夷的语气说道,“林三牛既与林姑娘已经毫无关系,自然就不存在女儿逼迫亲生父母干活之事了。”

所有人都对着李翠花和林大牛他们露出鄙夷和讥笑的表情。

“至于林三牛为何会宁可给林姑娘干活,也不愿意回家干活,相信再场的人,都是明白人,只要一问便知!”

他们林家人的事,他可不屑去说。

听着郭兵的话,刘大人微微皱着眉头,随后就使了一个眼色给下属。  下属立即明白,然后不动声色的离开,朝着远处有人的地方走去。

刘大人紧皱着眉头,威严厉声的问道,“你们二位都是来本官面前,转告林三牛不干活不孝之事?”

林大牛却是一噎,他可不是来告林三牛的,他的目的,是破坏林月兰在刘大人心目中印象的,让他知道林月兰是个不敬不孝之人。

可李翠花却是快速的应道,“回大人,是的。我那三儿,竟然不顾我们年老,让我们下地干活,这样不孝不敬的不孝子,请大人一定要严惩!”

刘大人没有再说话。

他不说话,李翠花和林大牛也是低着头不敢再说话了。

至于周围的人,除了林月兰这一行人在面露嘲弄的看戏,其他人也是不敢出声。

这一刻,现场陡然一片安静!

这种寂静一直持续到那个属下的到来,然后,在刘大人耳边耳语了几句之后,刘大人猛然一阵怒喝道,“大胆刁妇,竟然敢欺瞒本官!”

李翠花听到刘大人严厉的怒喝声,立即吓得脸色一白,声音哆嗦的应道,“大……大人,何出此言?”

刘大人怒问道,“你方才不是状告你三子林三牛吗?据本官所知,你那三子已然被你们赶出家门,住在邻居家那臭烘烘的牛棚里,缺食少衣,你一个铜板,一颗米粒都不曾给。既然如此,你又为何叫你三子回去干活?你们上上下下这么多年轻力壮之人,难道就干不完这才十多亩的地?那你们这一大家子到底是干什么吃的?

本官还打听到,你这个刁妇让我那三子一家子干活,干完活还不给饭吃的,是吧?”

刘大人犀利的眼神,像带着凶狠目光看向李翠花和林大牛。

李翠花和林大牛吓得整个身子躲瑟了一下,脸色极其难看。

他们没有想到,就这么短短片刻时间,这刘大人就把事情打听的这么清楚,这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

刘大人再次厉声的喝问道,“李翠花,现在本官再问一次,你是还是坚持要告你那三子吗?”

李翠花眼神微亮,正想再说要告时,刘大人又来了一句,道,“如果你坚持本告的话,本官告诉你,你那赶出的三子,完全可以抛弃作处理,所以,你作何选择?”

听到刘大人这严厉又严肃的话,李翠花脸色立即由白转青,整个人既惊又恐,根本就不知道如何是好?

刘大人给她的选择,根本就不是她要的结果。

她要的是,刘大人先给林三牛几个大板,然后,喝令他们再回去干活,如果可以的话,顺便把林月兰给拖下水。

毕竟,一个爹娘的人,去为自已的女儿干活,除了吃饭,却没有了任何的补偿与福利,这事放在任何人的眼中,都是不敬不孝。

到时,这林月兰给县令大人形象直线下降,还很有可能判令林月兰给以林三牛夫妻以赔偿。

这赔偿,当然会飞到李翠花夫妻手中了。

说来说去,无非就是想要从林月兰手中得到钱而已。

这才是李翠花突然拦截县令大人,状告林三牛的根本原因。

只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如果他们真要告林三牛不孝,就必须以抛弃作处理。

抛弃,按照新的《孝之法》,林三牛一家子也完全与他们林家毫无关系了,这样一来,他们想要林三牛做什么,都不能了。

李翠花他们是讨厌林三牛,但从头至尾根本就没有想过,让他们与林月兰一样,与他们断亲绝脉。

如果真与林三牛断绝了关系,以后,他们林家的田里家里的活谁干?一家子又怎么去生活?

刘大人瞧着李翠花没有抉择的模样,冷笑着道,“李翠花,本官最后问不一次,你还坚持要告吗?”

李翠花面色青白,即使跪着,也是摇摇欲坠之感。

就在这时,林老三跪在刘大人面前,很是诚恳道歉的说道,“大人息怒!我们并不是要状告我那三儿的不孝,一切都是误会。全部都是我这无知婆娘实在是气不过我那三子不回来干活,才心生怒色,一气之下,说要状告三儿的。遂请大人原谅!”

刘大人的脸色阴沉阴沉的,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刘大人很是不高兴了。

刘大人不高兴,他们却暗暗高兴,脸上露出的嘲笑及鄙视更加明显。

谁让林老三一家子,所做的事,让他们这些外人都很看不过眼。

刘大人隐怒的喝问道,“所以,因为你这家婆娘的无知和误会,差点让本官误判了一桩冤案?”

林老三中着这么严重的后果,立即磕头赔罪的说道,“大人息怒!一切都是误会,请大人原谅!”

说着,林老三拉着一旁发呆吓傻的李翠花一起磕头。

李翠花也就被吓得木头般的跟着林老三的动作。

刘大人没有再去看他们,而转过头,问着林月兰,道,“他们真是你以前的爷爷奶奶吗?”意思是怎么会这么奇葩?怪不得,把林月兰这么好的孙女,给赶出家门呢。

林月兰耸了耸肩膀,有些无奈苦笑的说道,“现在不是了!”

刘大人是个聪明人。

如果李翠花他们单告林三牛,实际上没有任何问题的。

偏偏这些人在他面前,耍小聪明,状告林三牛,还想要把林月兰拖下水,破坏林月兰在他面前的形象,还想借着他的手,获得一定的利益。

只是,他看起来,是个傻得吗?

随即,刘大人先是训斥道,“好个大胆的刁民,说要状告的是你们,说误会的也是你们,真想把本官当傻子耍吗?”

林老三几个吓得连忙说,“不敢!”

刘大人正色严肃的道,“有什么不敢的!不过,鉴于你们是初犯,本官官姑且饶过你们一次!再有下次,本官二话不说,先每人二十大板再说!”

林老三忙不迭的说,“再也不敢了!”

刘大人接着说道,“本官强调警告一次,林姑娘既与你们脱离了亲缘磁系,那么,你们与她已然没有任何关系。如果本官发现,你们再挑事,那就别怪本官客气了!”

这是公然的维护林月兰了。

于公于私,刘大人当然更维护林月兰了。

林老三和李翠花夫妻听罢,吓得磕头保证说道,“大……大人,草民再也不敢了!”

民不与官斗!

何况,这林老三两次见官,第一次就挨了二十大板子,而第二次,却被威严的县令给警告。

他只是一介农民而已,没有见过真正的大世面,所以,就这两次的经历,就已经让他终生难忘了!

以后,他是真的不敢再对林月兰做什么了。

因为,他现在明白,林月兰的后面,已经不仅有那让人艳羡的巨大财富,更是有有权有势的当官之人,给她撑腰。

所以,除非这些权势之人,主动发难于林月兰,否则的话,他们林家或许永远都斗不过林月兰。

林老三这么久了,总算明白了这一点。

这之后,林月兰就再也没有被他们骚扰烦恼过了。

回到林家苑,林月兰也是不忘记道谢的道,“刘大人,真是谢谢你给我解决了这后面的烦恼啊!”

刘大人摇了摇头说道,“林姑娘,你真是客气了!你与我既是朋友,怎么也得为朋友做些事情吧,你说是不?”

这梯田上报之事,只要林月兰没有同意开口,他却不能有任何行动。

因为,林月兰后面,有另一个人,那就是他的顶头上司——周昌盛!

他一个小小县令,当然没有任何资格,直接上报给圣上,所以,只能经过一层层的上报,直达圣听!

如果真是大功一件,圣上给以的奖赏,层层剥夺下来,到他手中的或许是寥寥无几。

因此,他想要获得最大又最直接的利益,首先是与林月兰打好关系,再次经过上级的同意,最后,他在写奏章,上交给上级,直达圣听。

林月兰已然知道了刘大人的目的。

只是,这事早就定下来,由蒋振南来行动。

否则,就凭这刘大人的维护,她是不介意给他一些功劳的。

不过,林月兰笑着应道,“没错!刘大人放心,朋友之事,我林月兰必定会放在心上!”

林月兰这是在承诺,这梯田一事,必定有他的功劳。

刘大人心明眼亮,立即大笑起来,“哈哈,林姑娘,听周大人所说,你是个重情重义的姑娘,果然如此!”

他不必上报,就有功劳,因此,他也不急着去想要不要上报了。

既然林月兰有这样的承诺,就表示她后面除了周大人,还有可能有更大的人物在撑腰。

而这个大人物,很有可能就是周大人所说的,那个不可得罪的男人。

不得不说,这个刘大人真是个聪明眼睛又亮的人物,而且还是个知轻重,有远见的人物。

林月兰都有点服周昌盛看人的眼光了。

怪不得会推荐,这人来接他的位置。

县令大人匆匆的来,也从匆匆的走了。

不过,对于梯田之事,他只是询问了一下林月兰,可否让其它村子也这样干。

林月兰同意了。

林月兰不但同意了,不派了人去指导人家开山成田。

这让这些村子,很是感激林月兰。

很多人自发到林家苑,给林月兰免费干活一些日子。

直到,春季农忙时节来临。

因为,田里要下种了。

又因为听说去年时,林月兰种出亩产八石的高产量,很多人纷纷向林家苑的人取经。

一时之间,桃源村的人群络绎不绝。

林月兰对着蒋振南开玩笑的说道,“你要不直接跟圣上说,直接以安定县的范围内,展开试验得了!”

没有想到,蒋振南的眼睛立即一亮,紧紧抓着林月兰的手,激动的说道,“月儿,这是个好主意!”

反正圣上要的就是一个做试验种田的地方,这安定县偏远,不会被一些人骚扰,是最好做试验的地方。

蒋振南随即说道,“月儿,你等我片刻,我立即写信函给圣上,跟他禀明这事。”

留在原地林月兰风中凌乱了。

那她还要不要回京城种田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