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 远方来客1/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宫之中,御书房

皇帝从暗卫手中接过信函,看过之后,先是一脸的震惊,眼里迸发出那难掩激烈的好奇和振奋,再接就是一脸的疑惑不解,最后,那激动的脸,接着就沉着冷静和深思下来。

最后,他提起笔,“唰唰”两下子,就交给暗卫首领,吩咐他说道,“暗一,你亲自去送信函,一定要亲自送到蒋振南的手,并且,替朕好好监督一下那个小县城。有什么情况,立即上报!”

“是,陛下!”阴影之下的暗卫首领,看不出任何的神情,只是很是恭敬遵从着皇上的命令。

镇国公府一个落魄院子

一个带着黑色面具的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站在墙底下的女人,声间冷冽的问道,“这次又为什么找我?”

闻玉静瞧着这个站在墙头上,一身生冷凌厉的气势,让她不由的有些害怕,不过,因为知道这个男人不能拿她怎么样,所以,这点害怕只会压在心底。

闻玉静看着这人,很是恼怒的问道,“千面人,去年蒋振南在哪里失踪?及谁救了他的?这都快半年了,你怎么还没有给我答复!”

千面人黑色鬼面具之下的薄唇,浮出一抹冷笑,他犀利的道,“镇国公夫人,你既然如此不相信我,那你就另请高明吧!”

盛气凌人,丝毫没有敬畏闻玉静。

闻玉静听罢,气得脸色青红煞白,她很是气愤恼怒的道,“我救了你的命,是你答应我,可允许我三个要求的。现在,你只完全了一个要求而已。难道江湖中传闻千面人信守承诺之事,是假的吗?”

千面人没有理会的指责,只是冷冽的道,“镇国公夫人,你真是高看我了。我只是江湖中区区一份子而已。

江湖中之人,都知我是个喜怒无常之人,高兴时或许什么都会答应,不高兴时,或许是答应了什么都给忘记了。

我千面人就是这样一个卑鄙小人。

所以,是不是信守承诺,也要看对方值不值得我为对方信守承诺。”

闻玉静听罢,气得立马要跳了起来,她十分愤怒的指责道,“可本夫人救了你的命!难道你的命不值那三个要求吗?”

她面上是十分恼怒,可心里却有一份心惊和不解。

为何这个千面人,就是不肯把蒋振南的信息给她?

难道这人是与蒋振南熟识之人?

可是不对啊。

上次,她一个要求,就是杀了将军府那个暴露的管家,不能把把柄落在蒋振地的手上,这千面人也做到了啊。

可为何后面两个要求,这人却迟迟不给答复?

难不成这里有什么变故不成?

闻玉静的内心,千面人猜测不到。

即使他能猜到,也只会嗤之以鼻。

听着闻玉静的指责,千面人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下,只是淡淡的说道,“我的命值不值,不用你来质疑。如果不满,你可以再换要求。本座只答应你,为你办三件事,可没有承诺,我没有权利应下与拒绝。”

闻玉静气的跳起来,大吼的道,“你……你无赖!”

千面人不想在跟她废话,只是说道,“行了。既然这两个要求已经答应你了,我就不会食言。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

闻玉静实质上现在就想要答案。

只是这个千面人不肯给,所以,她只以隐忍。

她与这个千面人的交易,见不得人,根本就不能伸张。

万一,惹恼了这千面人,然后传出镇国公夫人容不下原配嫡子,暗中买通将军府前任管家,毒杀大将军一事,那首先就要被圣上问责的。

这可不是杀一个人这么简单。

闻玉静很明白。

所以,所以暗害蒋振南线索,都被她给处理干净了。

即使蒋振南明知道是她派的人,但是没有任何证据,也奈何不了她的。

只是,这一次蒋振南又一次消失在京城。

这次消失在京城的蒋振南,京城的上流层都得知。

闻玉静暗暗猜测,这蒋振南消失,很可能与上次消失有关。

所以,她迫切需要得到蒋振南的行踪。

才会再次暗中联络千面人,想要一个答案。

可是,现在……

闻玉静眼睁睁的看着飞身而去,消失夜空中的千面人,恨恨的道,“哼,你给本夫人侮辱,本夫人记下了。等解决了蒋振南那个野种,本夫人必定以十倍的方式偿还给你!”

说完之后,她犀利如淬毒的双眼,看了看这黑色的天空,然后,随即消失在这黑夜之中。

安定县

一个身着白色锦袍,依袂飘飘的俊俏公子,骑着一匹骏马,缓缓的走在县城的大街上。

后面跟着一个穿着灰白色衣服,腰配一把宝剑,瞧着向护卫的男人,骑着一匹棕黑色的马。

突然,他对着前面的公子,说道,“公子,这里就是安定县了吧!瞧着,挺热闹的啊,并不是如我们想像中那样贫瘠与无人啊。”

人朝来往,而且很多人的衣着公贵,口音也完全不是这个地方之人。

这明显比其它县城更为热闹啊。

前面的公子停驻一家酒楼前,微眯了眯眼睛,嘴角勾勒出一定的弧度,说道,“楼夜,今晚,我们就去这酒楼住宿。还有顺便问一下掌柜的,林家村怎么走?”

后面的属下立即应道,“是,公子!”

然后,翻身下马,就走进了你来我往酒楼。

片刻之后,楼夜就过来说道,“公子,这家酒楼的所有客房都住满了,而且已经预排到七天后,才会有空房。你看我们是不是去别的客栈落脚啊。”

楼夜对于你来我往酒楼的生火爆,并没有太大的惊讶。

因为,这一路上,凡是涉及到的你来我往酒楼,生意都很好。只要没有提前预订到房间,那就别想住宿。

他们亲眼看到有些客人想要横来,结果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黑衣人,很是面无表情的拿着长剑,把人给架出酒楼之外。

他们这次是很突然的来到这个旮旯县里,根本就没有安排人,来这提前预订。

所以,要住宿的话,要么现在预订等七天后住宿,要么就直接到其它客栈住下来。

白衣公子看着你来我往酒楼的牌匾,几个金色大字,在太阳的照耀之下,灼灼发着金色光芒。

他的表情露出一抹微笑,尤为迷人,使得打从他们一进城就注意到他们的女人,刹时间被这抹似有似无的微笑给迷晕了。

“啊”的一声,很多女人,不顾矜持的大叫起来,“公子,长得真是好俊美啊!”

白衣公子对这发生的一切问若未置,他只是轻声的对楼夜道,“楼夜,趁着天黑之前,我们赶去林家村。”

楼夜听着主子的话,抬头看了一下天色。

明明过不久,就要天黑了。

他们还要趁着天黑之前,赶去林家村。

据这家酒楼的前台所说,从这里到林家村,坐马车至少三五个时辰啊。

就算他们骑马,至少也要三个时辰啊。

到那时,这天早已经黑了。

不过,主子的话,他也只能遵从,只得应道,“是,主子!”

随后,两人在穿过县城大街,出了城门之后,就快马加鞭的往林家村的方向赶去。

或许是因为好马原因吧,他们赶到林家村时,才堪堪用去二个半时辰。

即使如此,到了林家村,他们只看到村子里零星的几个屋子点了灯。

就这几盏灯,在他们来了之后,陆续熄灭。

因为在乡下,点灯也是耗费钱的。

所以,一般趁着天黑时,洗刷吃饭之后,就上床休息,这样一来,就省了灯油钱。

习武之人,眼睛都是锐利的。

楼夜看着关门闭户的房屋,嘴角抽了抽,问道,“主子,您不是来找林姑娘的吗?这里就是林家村,可是这哪座房子是她的啊?”

白衣公子在黑夜之中,显得有些吓人,如果被人瞧见的话。

不过,此刻这人根本就没有关注自已的衣着,只是坐在马背上,一双锐利的双眸,微微眯了眯,然后,瞧向远处的一栋大房子。

他指着那栋大房子,说道,“我们去那!”

楼夜也发现了那栋大房子,一时好奇的问道,“公子,难道那栋大房子就是……”林姑娘的。

白衣公子睨了一眼属下,有些嫌弃的说道,“让你去就去,怎么这么多废话!”

随后,两人的身影消失在林家村,随着消失的还有那“嗒嗒”的马蹄声。

等他们离开之后,有几栋房子悄悄打开了房门,看着远去的方向,骤然松了一口气,紧张的心情松了下来,说道,“真是吓死我们了。我们还以为是盗匪呢。”

夜里人静,这么大的马蹄声,他们会听不见吗?

他们又不是死人。

只是,在他们这个村子,向来很少有牛马过来,以前是有林月兰家的。

只是林月兰独立成村之后,另开辟了一条新路,他们就不在经过林家村,自然听不到这些马蹄声了。

所以,现在乍然听到这些声音,以为就是强盗呢。

林家苑

林月兰刚准备洗洗就睡了,累了一天,是要好好休息一下。

突然管家匆匆过来汇报,外面有人找。

林月兰很是疑惑,这么晚了,是谁找来呢?

听到动静的蒋振南,从另一个房子走出来。

他说道,“你先别出去,我先去看一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