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远方来客2/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振南听到动静,从另一个屋子中走出来,走向林月兰,然后说道,“你先别出去,我先去看一看。都这么晚来的人,谁知道是好人还是坏人。”

林月兰听罢,有些不雅的翻了翻白眼,暗自嘀咕道,“就算是坏人,别人不清楚,难道你还会不清楚本姑娘的本事。”

不过,她也是知道蒋振南是因为关心,所以,有些好笑的道,“不用。我们一起出去吧。我也想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人,会在这个时候来寻我。”

而且一来就说找林姑娘,那就说明肯定是个熟人。

两人一起往外走去,而且还蒋振南牵着林月兰的手。

等到了门口,看到门外一身白衣,幽若淡然,安静的牵着马匹,双眸热切的看向门里头的男人时,蒋振南立即咬牙切齿的喊道,“柳逸尘,你不好好的呆在你的柳叶山庄,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可他没有忘记,这柳逸尘对待的林月兰的与众不同。

虽说两人现在结拜兄妹,也以兄妹相称,可他们毕竟不是有血缘关系的样兄妹,这可是什么事都有发生的。

他可不想无缘无故的就被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柳逸尘给挖了墙角。

柳逸尘在这看到了蒋振南,眉头微微一挑,同样的是有些惊讶不已。

才过年节,这蒋振南就跑到这里来了?

只是,当他看到蒋振南和林月兰两人手牵着手走出来时,那双似笑非笑魅惑勾人的眸眼,猛得瞳孔骤然一缩,刹时迸发出有些不可置信的光芒。

不过,他这个的反应却是短暂,但还是被同样犀利的蒋振南给捕捉到了。

因此,也不知道这蒋振南是无意的,还是故意的,他紧了紧握着的林月兰的手,然后,这晃动幅度明显增大,就是想让要忽视都忽视不了。

尤其是跟在他们后面的管家护卫,这嘴角明显的一抽。

得,不用问,他们肯定是认识的。

而且之于姑爷来说,这个来者很有可能是属于情敌的那一种。

柳逸尘对蒋振南那无意有意幼稚的挑衅,虽有些不舒服,但是,他只会当作蒋振南幼稚的行为表现,所以,他心里一再的表示,不要去跟幼稚的儿童计较,不要跟幼稚的人计较。

柳逸尘瞧着蒋振南,咧着嘴,笑了笑道,“南公子,我闲来无事,来这里看看我妹妹,不可以吗?”这笑容怎么看都像是给蒋振南挑衅的回馈呢。

随即,他脸上又带着真诚的笑容,对着林月兰道,“妹妹,为兄来看你了。最近都好吗?”

林月兰点了点头,笑道,“都好!大哥,别来无恙吧?”

柳逸尘点头道,“嗯,很好!”

他抬头望了望这高大漂亮的房子,笑着说道,“妹妹,我风尘仆仆的赶路,肚子有些饿了,可以让人准备些吃的吗?”

他从安定县吃了一些东西之后,到现在都没有吃过任何东西,肚子确实有些饿了。

林月兰笑着道,“可以。”

转过头,吩咐管家说道,“福伯,你去厨房,让人准备一些面食。”

福伯恭敬的应道,“好的。”

然后,就转身往厨房方向而去。

但心里却在嘀咕,刚刚自家主子对于来人的称呼:哥哥,妹妹!

而且看是姑爷的表情行为,这来人与主子姑爷,也不是一般的熟识。

不过,这来人到底是什么人啊?

蒋振南对着柳逸尘没有好气的道,“一来就知道吃。在路上怎么没有饿死你。”

今晚姑爷是吃了狂躁药不成,怎么这脾气与平时根本就是天差地别啊。

柳逸尘没有理会吃醋模样的蒋振南,而是看着他们牵手的地方,很是疑惑又好奇的问着林月兰,“妹妹,你们这是?”

只是不等林月兰应答,蒋振南就抢着回答道,“我和月儿在谈恋爱,你有意见吗?”

柳逸尘:“……”幼稚不幼稚啊!

林月兰:“……”这是返青还童不成?

别说柳逸尘,就是周围的人,都是额头挂着三根黑线。

姑爷(头儿)今天真是太幼稚了。

完全是像那种跟人抢糖吃,抢到了,还要向对方炫耀一下。

呃,冒似这颗糖,好像是他们的主子(林姑娘)!

不过……

柳逸尘突然疑惑的问道,“恋爱是什么?”

众人:“……”他们也才前不久知道“恋爱”这个词的。

蒋振南再次晃了晃与林月兰交叉相握的手,表情立即有些得意的说道,“恋爱就是以成亲为目的男女交往!柳公子,至于交往这个词,不用我再解释给你听了吧!”

众人再次一脸黑线:“……”平时不是少言寡语的吗?今儿个怎么变得这么多话了。

这是他们的未来姑爷吗?

他们表示很不懂啊。

柳逸尘听罢,带着笑意的表情微微一凝,然后,他眼里有些不可思议的问着林月兰,道,“妹妹,是这意思吗?”

林月兰笑着点头道,“嗯,就是这个意思!大哥,你们赶路累了,就进进来歇息一下,别老杵在门口当白衣门神啊,黑灯瞎火的,怪吓人的。”

柳逸尘点了点头,就和属下走进林家苑。

他们的马匹,自然有林家苑的下人拿去安置好。

走进客厅,坐下来之后,下人们还没有上茶,柳逸尘的第一句话就说道,“南公子,我妹妹的婚事,我这个作大哥的好像没有点头吧?”

众人忙碌的脚步一顿,随后又继续忙碌起来,该干吗就干吗。

今晚有客人,而且瞧着这客人与主子的关系非同一般,所以,还是要招待好。

虽然这个客人瞧着与他们的未来姑爷有些不对付啊。

郭兵等人听到动静,也陆续起来瞧一瞧。

之前,郭兵等人一直忍着没有说话,那是因为不知来人是什么身份,与林月兰到底是什么关系。

但瞧着他们的头儿,碰到这人,这智商瞬间直线下降,他们也乐得在一旁看戏。

要知道,他们头儿智商不在线时,很少很少,但是,一旦碰到事关林月兰的事时,沉默寡言也会变得唠叨,这智商掉得,让他们简直不忍直视。

不过,现在事关到他们头儿的终生幸福,他们肯定不会在再一边坐视旁观。

因此,听着柳逸尘说自已是林月兰的大哥,还摆着大哥谱,想要干涉头儿与林月兰之间的事时,郭兵一行人的脸色微微变了变。

郭兵问道,“请问,你是谁啊?又凭什么干涉我大哥和林姑娘的事?”

柳逸尘看向郭兵,眼眸微微眯了眯,随即他就坦然自若的介绍道,“哦,在下是柳逸尘,是你口中林姑娘的结拜哥哥。”

这个郭家小子,听说从小是个神童啊,而且到战场,当个军师,成了蒋振南的左膀右臂。

只是,这人怎么瞧着,也不像是那个名振天下声名赫赫的运筹帷幄算计深沉的蒋家军郭军师啊,倒像是一个只会玩乐的公子哥啊。

人真是不可貌相!

柳逸尘心中叹了一句。

郭兵听到“柳逸尘”三个字后,表情微微变得有些傻愣。

或许小三子小六子他们不知道柳逸尘是哪个,可他郭兵作为郭公爵府的幺子,又是蒋家军的军师,怎么可能不知道柳逸尘会是谁啊。

只是这人真是那个“柳逸尘”吗?

郭兵蓦然想到方才,他家头儿蒋振南似乎说了一句“柳叶山庄”。

这么说来,此柳逸尘就是彼柳逸尘了。

想到这里,郭兵看向林月兰眼神就颇会怪异了。

他知道林月兰是个有本事有能力的人,但是没有想到她交际能力竟然也是不可小觑。

很明显这柳逸尘是在他们回到京城的那段时日,才给结交下的。

而且一结交,竟然是结拜兄妹。

虽说知这柳逸尘就是那个首富柳逸尘,不过,事关到自家头儿终身幸福,是谁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谁阻拦他们,他忿怼谁去。

郭兵立即笑着道,“哦,原来是柳公子,早就听闻柳公子风度翩翩,卓尔不凡,今一见,果真如此,真是失敬失敬!”

郭兵说着,就举了举手,等放下手后,他的神色又是一变,道,“尽管柳公子是林姑娘的结拜大哥,但是你是你,林姑娘是林姑娘,她的事情,柳大公子应该干预不了吧?更何况,就算要说能管林姑娘终身大事,那也只能是林老爷子,好像与你无关。”

郭兵这是先礼后兵啊。

柳逸尘嘴角抽了抽。

方才他还在想,这郭兵不像战场上的郭军师,怎么片刻后,就换了一个人似的,在他面前,有一副在战场军师的模样。

难道他的威胁很大吗?

转念一想,也只能说,自已对于蒋振南来说,确实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突然之间,他涌出一股巨大的乐趣。

柳逸尘说道,“我是她大哥,她的事,我就算不能完全管不了,但至少可以给妹妹提些意见吧。”

随即他又转过头对林月兰说道,

“妹妹,我可要考虑清楚啊。你身边的这个男人,一看就年纪很大,他明显是老牛想吃嫩草啊,根本就配不上你啊。哥哥认识的人多,要不,哥哥给你介绍一些青年才俊,总能找到一个适合你的,其实你哥哥我也是不错的,不是吗?”

他这是当面挖人家墙角啊。

蒋振南脸色一黑。

这个柳逸尘没说什么不配的,偏偏抓着人家的年龄差距来说事。

蒋振南咬牙切齿的道,“柳公子,真是谢谢你的好心了。难道你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叫做,身高不是差距,年龄不是距离吗?我跟月儿之间,虽年纪有些差距,但心意相通,两情相悦,不要你在这里多事!”

身高不是差距,年龄不是距离,这话不是林月兰说的吗?

蒋振南真是恨不得一拳把柳逸尘打出林家苑,紧紧握着的拳头,明显能听到“吱咯吱咯”的响。

这些无论是主人,还是下人,顿时捏了一把汗。

可千万别打起来啊。

但柳逸尘似乎根本就没有看到蒋振南那激动隐忍的表情动作,他反而对蒋振南劝说道,“南公子啊,虽不知道你真实年纪是多少,但我猜测你也至少也有二十四五吧?可你瞧瞧我这妹妹,才十三岁不到,连及笄都不到,正是对感情好奇又懵懂的时候。

你这时候说跟我妹妹交往,你这不是趁虚而入吗?万一,以后等我妹妹年龄微微大了,对于情感之事懂了之时,发现你不是她的良人,这样一来,你不是把我妹妹给害惨了吗?

我说的对吧,南公子!”

本来蒋振南心里一直介意着自已与林月兰的年纪相差太大,现在偏偏柳逸尘就在他面前神补刀。

因为柳逸尘没有说错,林月兰才十二三岁,对于感情之事,根本就是无知,所以,只要蒋振南稍微一撩,林月兰就对他很是上心了,至于以后是不是良人,后不后悔,就难说了。

这对于普通人来说,确实是需要很慎重考虑的问题。

但对于蒋振南和林月兰两人来说,这已经不是问题。

因为蒋振南知道,他面前的月儿,灵魂经历过很是奇特的事情,所以,心里上的年龄已经成熟,根本就不存在对于情感之事,懵懂无知。

蒋振南锋利的双眼看着柳逸尘,冷冽的说道,“这根本就不用柳公子你该操心的事儿。我与月儿两情相悦,毋庸质疑!你还是先操心你自已的终身大事吧。据我所知,皇宫的六……”六公主对于很是钟情,非君不嫁啊。

不过,现在这里人多,蒋振南并没有把这话给说出来。

只是,柳逸尘是秒懂啊。

刹时换成他的脸一黑,说道,“她是她,我是我,我与她根本就是两个不同世界之人。南公子,你多虑了!”

两人仿佛在斗法,一众人在一下子看看这边,一下子看看那边,表情都绷的紧紧的,生怕二人一个忍不住就给打起来了。

柳逸尘又对林月兰说道,“妹妹,哥哥劝你一句,终身大事,事关到一生幸福,你还是要考虑清楚为好!”

蒋振南实在气不过咬牙切齿厉声的喝道,“柳逸尘!”

柳逸尘才不管蒋振南的怒气,他翘着二郎腿,眼睛不眨很是认真的盯着林月兰。

但是,蒋振南却是分外紧张的看着林月兰。

毕竟,年纪一直是他心里面的梗。

这次被柳逸尘这么大咧咧的指出来,他就有些担心林月兰真的会因为他年纪大,而考虑一下。

这样一来,他就真的变得绝望了。

因为,他这一生,仅此爱过一人,这人就是林月兰。

如果,他得不到她的回应,那么他的这一生,就真的孤孤单单的过完去。

或是觉察到蒋振南心里的不安与害怕,林月兰先是转头拍了拍紧握着她的那只手,然后,对着他的耳朵小声的说道,“南大哥,你放心吧!只要你不弃,我便不离!”

听着她这一句话,仿佛吃了一颗定心丸。

什么紧张害怕,什么吃醋,都在这一刻烟消云散,无论是心里还是脸上,满是激动喜悦兴奋之情,锋利深邃的眼眸,“蹭”的全部变得亮亮的,看不见一丝阴霾了。

蒋振南不住的点头保证道,“月儿,我不会弃的,我不会弃的……”杂如小孩子一般,不断的重复着这句话。

柳逸尘:“……”这成傻子了吗?

众人:“……”大将军(未来姑爷)智商再一次掉线,可肿么办?在线等……

不过,无论是柳逸尘还是众人,都被那句“你只要不弃,我便不离”,这话而震撼。

这样的真挚感情,对于一个天定煞星,一个命中克夫的两人来说,何等的珍贵与不凡。

所以,不管将来两人的感情,何去何从,至少他们见证过,曾经,他们确实相爱过!

如果将来某一天,他们两个注定要分开,那也是缘分使然。

林月兰安慰完蒋振南之后,随即转过头很是认真的柳逸尘说道,“大哥,我与南大哥的年龄虽有一些差距,只是已经不是问题。现在我心里已经有南大哥,只要他全心全意喜欢我,爱护我,我想我就已经认定了他。至于以后如何,谁也说不准,那又何必去担忧那无知的未来呢?”

蒋振南听罢,那激动的神情,再一次踊跃出来,抓着林月兰的手不知如何是好,但却只能紧紧抓着,就怕一放手,就生出什么变故一样。

众人对于林月兰这翻大胆又真挚的言论,先是惊讶,随即了然。

林姑娘(主子)的性格就是这样,爱了就爱了,没必要藏着掩着,这并不是见不得人的丑事。

所有人都在为蒋振南和林月兰祝福。

除了柳逸尘。

他现在心里是酸酸涩涩的,却又不知为何。

只得重重叹了一句,道,“妹妹,既然这是你的选择,哥哥也就唯有支持了!如果哪一天,他变心了,哥哥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谁管他是不是镇国大将军呢。

即使是,只要他不负了林月兰这个妹妹,他必定要重重的报复回去。

林月兰听着柳逸尘的话,笑着道,“谢谢大哥!”

“主子,面食来了!”

厨房做好的东西很快就上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