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章: 失忆梗?/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这些人都被弄上来之后,林亦为用火把对着几个昏迷的人,照了照,再用手查看了一下他们的伤势,倒没有发现什么重伤,只是为何会全部昏迷,倒不可知。

只是当火把照到第七个人时,瞧着一张陌生的脸,里正完全意外了。

他轻轻皱了皱,问着其他人道,“这人我看着很陌生,你们有认识的吗?”

之所以这么问,就是想知道这人是不是林家村人什么亲戚,然后是跟着他们这些人一块进大拗山的。

得到的答案,先是众人互相对视一眼,随即就摇了摇头道,“不认识!”

林亦为很是认真的说道,“那就可能外来人闯进大拗山的。看这人也受伤不轻,那就一起抬回林家村吧!”

蒋振南看着那个躺在地上,浓眉大眼,长相一般,脸色微微苍白的年轻男人,眉头微微拧了拧,瞳孔微微缩了缩,然后神情有些复杂。

里正找了七个身强力壮的人,把这七人背在身上,然后返回林家村。

这七个人都被安排在里正家。

这七人受了伤且昏迷不醒的原因不明,肯定得请大夫。

这个大夫也只能是张大夫。

张大夫瞧了瞧他们的面色,眼孔等地方,随后对着里正说道,“他们只是受了些擦伤,没有什么大碍。至于为何昏迷不醒,只是因为他们吸了一种嫣红的花散发出来的气味。”

里正立即问道,“那这种昏迷可有什么危害?可有解决之法?”

张大夫说道,“放心。这种昏迷解决办法很简单。那就是让他们吃吃臭东西,越臭的味道效果越好!不过,我建议还是用粪便最好!”

没有人发现,在张大夫说要吃臭东西,建议使用粪便时,那第七人昏迷者眉头微不察的皱了皱。

啊?

吃臭东西?

听着的人有些傻眼了。

只是,什么东西最臭啊?

至于什么东西最臭,张大夫可不管了。

不过,他知道这些人肯定会用粪便给这几人吃。至于是人牛粪还是人粪,他就更管不着了。

他对里正说道,“林兄弟,既然他们无事,我就先离开了!”

他也很不喜欢林家村人。

里正就点头道,“明亮,你送送张大夫!”

随即他对着这些围在一起的人吼道,“都围在一起做什么,还把赶紧去找找那臭东西,让他们赶快醒来。”

这六个男人,都是每个家里的主心骨,因此,里正这一大喊,这些人立即就反应过来。

至于第七个陌生昏迷者,林亦为安排林明亮去弄那些东西了。

林家苑

蒋振南和小白一踏进家门,林月兰就笑着道,“都回来了啊!”

小白走到林月兰面前,先用毛绒绒的脑袋蹭了蹭林月兰的腰,然后,再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手心,随即就“呜呜”低吼一句。

蒋振南看着小白一系列的行为动作,眉梢直跳,眼神锐利的狠狠瞪着小白。

这只臭小白,竟然占月儿的便宜,真是可恶。

不过,他心里不住的跟自已说,“不跟畜牲计较,不要去跟畜牲计较,可”他娘的,月儿明明是他的未婚妻,不管是男的女的公的母的,都必须给我远离三尺之外。

他深吸了一口气,随即就把林月兰拉离小白的身边,然后,对林月兰说道,“月儿,我有事跟你说。”

说这话时,他眼神狠狠的瞪向小白,似乎在说,月儿是我的,你识趣的给我远离她。

小白接受到了蒋振南的眼神,然后立即委屈的带着湿润润的眼神看向林月兰,似乎在跟林月兰诉说,这蒋振南欺负了它。

小白这副神情简直戳中了林月兰的萌点。

她立刻甩开蒋振南,三两步走向小白。

蒋振南:“……”

看着自已伸出的空荡荡的大手,无语。

林月兰走向小白,摸着它毛绒绒的脑袋,安慰的道,“小白今天真是辛苦了!行,给你加餐奖励!”

说着就吩咐下人,给小白准备了两只活鸡,三斤猪肉,两斤牛肉,这是给小白的奖励。

等安慰完奖励完小白之后,林月兰就走向蒋振南,问道,“你刚才有事想说,到底是什么事啊?”

说到正经事,蒋振南正了正神,然后很是严肃的说道,“月儿,那人派了人过来!”那人是谁,林月兰和蒋振南都是心之肚明。

刚才在大拗山救回的那第七个人,蒋振南认出来了。

他是那人身边的第一暗卫!

没有想到,竟然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他的眼前。

林月兰眉毛一挑,似乎在预料之中,她道,“哦,这么快。我还以为最起码还要过段时间呢。”

毕竟,现在还不是农收的时节啊。

这不应该等到收割时,来看收成的吗?

蒋振南听着林月兰的话,有些意外的道,“哦,月儿,难道早就料到他会派人来?”

林月兰笑着道,“面具大叔,虽说你是那人身边的大红人,同样的他很是信任你,是因为你只忠诚于他。但你毕竟是重掌兵权的镇国大将军,或多或少都会受到他的忌惮。现在你又对他提出一条条改革的良策,这事一旦传出去,你肯定获得大众的民心。

自古以来,得民心者则得天下。

即使你不想要那个位置,但当你所得民心高于皇家威望时,那么那位要不就起了防备之心,更或者杀之!”

蒋振南听着林月兰的分析,瞳孔猛得一缩,说道,“你是说圣上他……”

林月兰点了点头。

蒋振南深思片刻,然后问道,“那月儿,你打算怎么安排那个人?”

林月兰摇了摇头说道,“既然那人会派个你认识的人过来监督,那就说明,他并没有对你太防备,也就是说,他还是很信任你的。所以,这人,也就只能光明正大的放在跟前了。”

蒋振南迟疑的道,“月儿,你的意思是直接让他来林家苑?”

林月兰点头道,“没错。反正我们也没有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不是吗?既然他要来那就来吧。”

蒋振南点头道,“没错!我蒋振南问心无愧,对他算是忠心耿耿。既然如此,那就让他来吧。反正林家苑正缺劳动力呢!”

劳动力,这个词,他是跟着林月兰学的。

林月兰微笑着看向蒋振南,说道,“面具大叔,没有想到,你也有腹黑的时候啊!”

蒋振南一愣,“腹黑?这又是什么?”

林月兰耸了耸肩膀,没有说解释。

蒋振南也没有打破沙锅问到底,只是想到一个问题,说道,“现在那人在里正那,那他会以什么方式来林家苑呢?”

林月兰笑着道,“那我们拭目以待的等着吧!”

里正家

七个昏迷的人,在吃了臭臭的东西(人粪)之后,都一一逐渐苏醒过来。

一醒来,得到,他们嘴里那奇臭又古怪的味道,竟然是粪便之后,脸色一白,立即大吐特吐起来。

等他们吐完时,已经是脸色毫无一丝血色,极其的苍白,浑身无力的躺在床上。

里正面无表情的问道,“长治,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全部掉到斜坡底下去了?”

林长治这次好处没有得到,就得到一身伤和一身累,受吃粪便受这样的大罪,丢这样大的一个脸,即使刚醒来,他的肚子就是一肚子火呢。

因此,对于里正的问话,他不想回答。

里正重重的暗叹了一口气,然后问向另一个一起的人道,“民生,你来说。”

林民生一五一十的说道,“我们本来跟在兰丫头一行人后面,只是一眨眼他们就不见了。本来我们想要返回,是长治哥说山里有宝贝,回去了,就白来一趟。之后,我们就继续前进。不知走了多久,我们来到一块斜坡的地方,看到整颗红花的树,我们就闻到了它的味道,之后,我们就昏迷摔下了下去。醒来后,就在这里了。”

倒没有什么动魄惊心的事发生,只能怪他们运气不好,碰到会让人闻到气味就昏迷的嫣红树。

理解经过之后,里正就指着另一个状似还没有醒来的人,问道,“你们认识他吗?”

六个刚醒来的昏迷者,一致看向里正指向的地方。

看着一张陌生的脸孔,都摇了摇头道,“不认识!”

里正很是疑惑的道,“不认识?那他怎么会和你们昏迷在一块?难不成也是因为闻了嫣红味道?可是,现在你们都醒了,为何他还没有醒啊?”

这问题除了那人自已,其他人无法回答。

里正看了看这些人,摆了摆手说道,“好了,既然都醒了,那你们就回家好好休息修养去吧!”

等这些人都走了之后,那个昏迷者慢慢张开眼睛,一脸的迷茫和疑惑的看向四周,然后就看到站在旁边的里正,无力轻声的问道,“这是哪里?”

里正说道,“这是林家村。小伙子,你是哪的?为何会在大拗山里昏迷?”

听到里正的问话,这人更加迷茫了,他道,“林家村?这是哪?还有我是谁啊?我怎么会在这呢?”

里正:“……”这是失忆呢,还是个傻子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