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无题/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几天后,林亦为再次找上林月兰。

这次,他还带了个人,就是失去记忆的吴铭。

因为对方对自已的一切没有了任何记忆,里正只能给他暂时取名,叫青山,意思是大山里捡来的。

林月兰把两人迎进林家苑,让下人上了茶水。

林月兰笑问道,“里正爷爷,有什么事吗?”

林亦为看了看坐在旁边很好好奇四处观望的青山,有些为难的说道,“兰丫头,还真有件事可能要麻烦你了。”

林月兰笑了笑道,“里正爷爷,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只要我能帮上您的,你一定帮,您尽管说。”

林亦为指着青山,笑着说道,“这孩子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在家抢着干活,而且他干起活来,利落又好,害得我和我家婆娘,这些天都闲的发慌了。

不仅如此,我们一家子下地干活,他跟着去,同样干的又快又好,连明亮都比不上他。就这么短短的几天时间,我家里的农活儿,比以往缩减了一大半时间。再这么下去,我们不管是家里活儿还是地里活儿,都没有干了啊。”

听到这,林月兰微笑着道,“里正爷爷,这还不好啊。有人把活儿干了,你和奶奶不可以轻松下来嘛。”

林亦为摇了摇头道,“这不行啊。我和婆娘这两把老骨头,还是每天都得干干活,一天不干,心就就不得劲啊。这孩子虽说失去了记忆,但却很是能干。让他把身体修养好,他都不肯,跟我们闹起别扭来了。

不过,既然他想干活,我就想到,你这里还差人手,所以,我就想着让他在你这里干活,一来可以为他自已积攒些钱,等他什么时候恢复记忆了,手里头总有些钱可以买些东西,或者回去的盘缠什么的。二来,也可以把家里的活儿空出来,让我和婆娘干干,你说是吧!”

林月兰好笑的道,“里正爷爷,你这是哪是麻烦我的事啊。明显你这是在帮我忙啊。”

说着,她瞧了一眼,很是端正的坐在石桌前,一张青年的脸,长得虽不说很俊,却是很刚毅硬朗,越看越耐看的那一种。

此时,这张脸却变得有些慌乱和紧张,眼神也是有些好奇、迷茫和疑惑,瞧着就是个大孩子的形象。

随后,林月兰继续说道,“里正爷爷,如果他愿意来我这干活的话,我当然求之不得。像您说的,这么能干的人,谁都不会嫌弃不是。”

林亦为点了点头,然后转头问向旁边的青山,道,“青山,你愿意来这里干活吗?”

青山先是一愣和茫然,随即有些伤心的嘟着嘴,问道,“爷爷,你不喜欢我留在家里吗?你是不是嫌弃我吃得多,不要我,要把我赶出来,”

越说越像这么回事,脸上表情显得害怕和惊恐,他急切的说道,“我,我会很努力干活的,干很多很多活的,不要把赶多好不好,爷爷!”

林月兰的嘴角不由的抽畜了一下,这……这称呼,这表情,真是有些

林亦为立即摸着他的头,安慰的道,“青山,不是这么回事,你不要着急不要害怕哦。”

随后他解释道,“青山啊,爷爷虽不知道你以前是什么人,但爷爷知道你一定是个好孩子。爷爷不是嫌弃你,也不是赶你出去,只是,爷爷家里就这么点活儿,都被你干完了,爷爷和奶奶都不好意思在家闲着。

所以,爷爷和奶奶思量着,就给你寻了一个活儿。呐,就是这个月兰妹妹家,她家呀,很多活儿,同样的也缺人,所以,就让你在这干干活儿。青山,放心,这个月兰妹妹是好人,不会亏待你的。”

青山的表情似懂非懂的点头道,“哦,那在这里干活有饭吃吗?”

林亦为笑着道,“有啊,有大米饭吃,还有肉吃,可以让你吃个饱,不仅如此,你还有钱拿呢。一天三十文!”说着,林亦为还伸出三个手指头。

青山托着下巴,歪了歪头,眼睛滴溜滴溜儿转,随后似乎下了决心的说道,“好吧,我听爷爷的。不过,”说到这里,他的眼睛睁的大大地盯着林亦为说道,“那爷爷,我可以常常回家吗?”

“这是当然!”林亦为想了不想的说道,“青山,你想要回随时都可以回,知道吗?”

青山高兴的点头道,“好!”随即,他就转头问林月兰,声音青年男人的粗狂却又带着孩子的稚气,他道,“月兰妹妹,我什么时候开始干活?”

林月兰的表情微微僵了僵,嘴角再次抽畜了一下。

这些表情动作,如果是个孩童或者少年来做,那是天真可爱。

可是,放在一个二三十来岁的长得有些粗狂的男人身上,怎么看怎么别扭啊。

不过,林月兰还是不动声色的点头附和应道,“青山哥,什么时候来干活都行。”

林亦为离开之后,留下青山很是紧张的坐在那里,低着头,两只大手紧紧的抓着自已的大腿,神色不明。

林月兰捏着一只小茶杯,嘴角抿笑,然后,很是惬意的轻呡了一口茶,低垂着眼帘,只是眼角的余光,淡淡的扫向青山。

不知过了多久,很是坐立不安的青山,小心的看向林月兰,小声的问道,“这个月兰妹妹,你不说是我随即可以干活的吗?我现在想去干活,去哪里干啊?”眼睛再一次四处打量。

林月兰放下茶杯,说道,“青山哥哥,不急啊。我看你好像对我这个房子很是好奇,要不要到处看看去?”

他青山的眼睛猛的一亮,立即应声道,“可以吗?”

林月兰点头道,“当然可以了!”

随后,林月兰就叫了一个陪着青山,好好的看看林家苑。

而这个相陪的人,正是林绪杰。

林绪杰满脑子疑惑,自家主子怎么会无缘无故,让这个失去记忆,看着又傻里傻气的男人,参观林家苑的房子。

还有就算叫人来陪,也不应该叫他吧,他可是主子的第一护卫啊。随便叫林家苑的一个下人就行啊。

林绪杰疑惑归疑惑,但还是遵从主子的命令,好好执行。

但陪着陪着,他就有些地方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

可是,哪不对劲,又说不来。

不过,带着这些疑惑,他可是紧紧的盯着青山呢。

化名青山的吴铭,瞧着紧寸不离他的林绪杰,无论他怎么走,这人总能跟上他,一时之间,根本就没办法甩开。

他知道,今天根本就没有办法好好查探一翻了。

不过,他感觉到这林家苑真的很不一样。

方圆百丈,一坐围墙包围着这栋院子。

然后,再房子后院左侧,却又建了两栋不一样,有四个楼层高,平顶长方的房子,而且粉刷着白色墙壁,一目了然。

青山故意指着那房子问着林绪杰,“杰哥,那房子怎么是这个样子?可以住人吗?不会塌下来吗?”

林绪杰骄傲的道,“这种房子就叫平顶楼房。建的可踏实了,当然不会塌下来。”

青山不太明白,他又问道,“那这里住的都是什么人?”

“工人!”林绪杰说道,“这两栋房子属于工人宿舍。”

青山喃喃的道,“工人?宿舍?”这是什么东西?

不过,他没有继续问了。

因为,他看见从远处走来的蒋振南。

他立马低下头,好像看着地上的蚂蚁。

直到蒋振南走过来,很是好奇的问道,“杰护卫,难道来了新客人吗?”

林绪杰立马恭敬的说道,“回姑爷,这人,呃,是林家村里正送过来干活的。因为他对林家苑很是好奇,主子叫我带去到处看看。”

听到林绪杰喊蒋振南为“姑爷”,吴铭立即惊讶的抬头望了一下蒋振南,随即又像受到惊吓一样,立即把头颅低了下去。

即使如此,蒋振南把他的表情神态,一览无余。

蒋振南手上拿着一份食堂厨房里新鲜出炉的桂花糕,他眼神闪过一道精光,然后故作好奇的说道,“哦,是里正的亲戚吗?”

林绪杰摇了摇头道,“不是。是那个前几天从大拗山救出来的那个男人。”

蒋振南点头表示了然,然后说道,“行,那你带他到处好好看看。我要赶快把这份糕点拿去给月儿吃,凉了就不好吃了。”

说完,就与吴铭擦肩而过。

等蒋振南走远了一段距离之后,青山抬起头很是古怪又好奇的问道,“杰哥,这人是什么人,气势好强啊?我怕怕的。”

林绪杰说道,“南公子是我家主子的未婚夫,武功很高。”所以气势当然强了。

“未婚夫?!”吴铭心中分外诧异。

这蒋振南在京城可是人见人怕的主儿,尤其是小孩和女人,看到他,都会吓得尖叫起来。

刚才那个长得如此漂亮的孩子,竟然会愿意嫁给他?

真是不可思议!

吴铭怎么会认出没有带面具的蒋振南呢?

只是因为吴铭认识没有毁容之前的蒋振南,已经开始被皇帝注意到。

被皇帝看中的人,必须派他们这些暗卫把这些人的来历背景给调查的一清二楚。

当初皇帝的注意到了蒋振南的骁勇善战,有心培养他,所以,才让暗卫调查。

虽说十年前与十年后,这容貌有些变化,但这些变化对于严厉培训过的暗卫来说,简直忽略不计。

因此,吴铭才会一眼认出没有带面具的蒋振南。

当天晚上,有飞鸽传书,从林家村飞向京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