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怨恨/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京城

蒋振南再一次消失在人前,而这一次的消失,说是光明正大,却无人知道他的去向,说是秘密消失,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不像上次,却人得知。

不过,此次蒋振南的消失,让各方人员,心思潮动。

每方人员,都暗暗派人监视着镇国将军府,及郭公爵府,似乎想从这两个地方找出蒋振南,或者郭兵的下落。

镇国公府,一片大吵大闹的声音。

只是此前,皇宫刚过来一道圣旨,是钦天监给定的宜嫁娶的好日子,二月初九就是这样的一个吉详日。

镇国公府一家子,真的犹如晴天霹雳啊。

本以为只要钦天监还没有定出日子,就还有回旋的余地。

虽然皇上对他们为退婚而使得计谋十分怒火,但是,曾艳丽这个克夫女指给蒋振烨,万一她真把蒋振烨给克死了,可怎么办?所以,圣上总不能看着镇国公后断无人啊?

因此,只要日子未定,等皇上冷静下来时,说不定就会收回那道赐婚的圣旨。

蒋云峰和闻玉静等人,抱着这样的希望,实际上就是下意识的排除,蒋振南不是镇国公府的继承人。

蒋振烨十分愤怒的指责着闻玉静,“你不是说可以给退了吗?那现在呢,日子都定下来了,离成婚只有十来天的时间了,可怎么退?”

蒋振烨真是恼怒异常。

他自诩风流多情多才的俊俏公子,却被逼迫娶一个克夫又肥胖的无盐女。

该娶丑女的人是那个野种蒋振南。

他要娶的人是京城第一美女周婧如。

闻玉静被儿子指着发怒,脸上一厉,大声的呵斥道,“蒋振烨,注意你的态度!”

蒋振烨此时却什么也顾不得,他大怒的冲着他娘大吼道,“我都要被逼娶一个丑女,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那女人克死了?我要死了,镇国公府都都要绝后了,你下半辈子就靠谁去!”

蒋振烨真是快被逼疯了。

根本就没想过前面站着的女人,是为他操碎心,一心为使他能继承镇国公府,而不断加害原配嫡子,做出很多伤天害理之事的亲娘。

他很是自私的想的根本就是自已。

他厌恶那个与他成亲的丑女!

可是他更怕死!

他不明白,明明那个曾艳丽丑不说,还是个克夫女,那圣上为何如此的偏心,就把那个女人赐婚给他了。

所以,他恐慌了,害怕了!

除了自已,谁都有可能成为他发泄的对象。

闻玉静听着蒋振烨的指责,脸色铁青,气得浑身哆嗦。

她突然抬起手,就给蒋振烨重重一个巴掌,然后厉声的怒道,“娘辛辛苦苦养育了你二十四年,你就这样对待娘的吗?”

蒋振烨被闻玉静打了一巴掌,还不冷静和反思,依然怒吼道,“你就算养了我二十多年又怎么样?这不我就要被人给克死了。我死了,你养了多少年都是白养!”

上次,闻玉静气得浑身颤抖,指着蒋振烨说不出话来,“你……”

蒋振烨双目怒火的瞪着闻玉静,大声的吼道,“我不管,你让我娶那个女人,还不如让我去死吧!”

说着,就跑出了镇国公府,然后一口气跑到青花楼找他相好诉苦去了。

留下闻玉静整个人颓废般的坐在椅子上。

她眼底发出如毒蛇般的目光,狠狠的瞪着一个方向,然后咬牙切齿能听说里面那剧烈的恨意,她道,“蒋振南,你加诸在我们身上的侮辱和痛苦,我闻玉静将来一定要百倍偿还在你身上!”

在她的认知里,如果不是蒋振南在圣上面前,进了些谗言,圣上绝不会突然赐婚的。

所以,这个仇,她记上了!

现在,无论如何,她必须想办法找到蒋振南。

因为这桩婚事,天下也就只有他有这个能力阻止。

……

夜里,蒋振南接到飞鸽传信,知道蒋振烨和曾艳丽的成婚日期定下后,冷酷的脸上,浮现一抹嘲讽的笑意,随即,他就把纸条放在订火里给烧了。

只是第二天,郭兵暗暗的找到蒋振南,神情凝重的说道,“头儿,我爹说,京城的各方人员都在寻找你的下落,而且镇国公和闻玉静似乎对于蒋振烨的婚事,还没有放弃,他们也正在积极寻找你的下落。头儿,我担心,他们迟早会找上桃源村的。这可怎么办?”

蒋振南听罢,微微拧了拧眉头,说道,“船到桥头自然直!等他们找到了再说!”

郭兵有些担忧的道,“可是,林姑娘愿意不愿意暴露桃源村啊?这要不要过问一下林姑娘的意思?”

蒋振南点了点头道,“当然。不过,我和月儿说好了,过段时间,我们就回京城田庄去!”

郭兵很是意外的看着蒋振南,“啊?回京城田庄?为什么?”

蒋振南没有好奇的说道,“不回去,难道让那一千多亩地闲荒吗?”

“不是,”郭兵还是没有反应过来说道,“你那京城的田庄不都是赔偿给了……”

随即他又醒悟过来,很是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已的后脑勺,道,“头儿,我这一时魔怔了,没有反应过来。既然你们要回京城,我们就跟着一起回去吧?”

蒋振南点了点头,应道,“嗯!”

……

蒋振南和林月兰在查看扦插的葡萄枝情况,本来柳逸尘想跟着的,结果,被郭兵拉去另一个山头干活去了——挖坑种果树去!

林月兰很是认真的查看葡萄枝的生长情况,毕竟,扦插这活儿,她以前只见过外婆干过。

不过,好在,葡萄枝扦插的比较容易存活,再加上手头上有作弊器——灵泉水,使得这些扦插的葡萄枝迅速转化为葡萄苗,过不久,就可能生长成为葡萄树了。

蒋振南也跟着很是认真的检查这些枝上的嫩芽是否继续活着和生长,然后,手里拿着瓢,提着一只桶,很是细心的给每株葡萄苗给浇上水。

两人忙活了一会,蒋振南看着林月兰手里提着的水桶,立即说道,“月儿,你歇息一会,这些水我来浇!”

林月兰摇了摇头道,“没事。这东西对于我来说,一点都不重!”说话时,手里的活儿不曾停下。

蒋振南还是不舍得把林月兰给累着,“不行。月儿,你都忙活了一个下午了。剩下的活儿,就都交给我了。你到那边坐会儿!”蒋振南指着前面的一张小椅子。

这张小椅子,是蒋振南从家里给带过来的,为的就是偶尔让林月兰坐下来歇息一会。

林月兰拗不过蒋振南,只得点头道,“那好吧!”

林月兰就去了那张小椅子上坐下来,蒋振南继续给葡萄苗浇水,而且动作很快。

片刻之后,两块地的葡萄苗都给浇完了。

林月兰走到蒋振南面前,然后拿出一块手绢,踮起脚,给蒋振南擦了擦汗水,说道,“南大哥,真是辛苦你了!”

蒋振南立即傻笑着道,“月儿,你说什么话呢?这有什么辛苦的啊。”

林月兰只是笑了笑,眼睛望着这一片冒着小黄嫩芽的葡萄苗。

然后说道,“南大哥,等过几天,我们就回京城的田庄吧!”

只说去京城田庄,并没有说回京城!

蒋振南毫不迟疑的应道,“好!”

蒋振南没有再问林月兰这是为什么。

因为,这本来就是他们说好的。

虽说林月兰打算在这一片作为皇帝口中的试验地,但是,并不表示,她想要浪费京城蒋振南田庄里的那一千多亩地。

她既然想要今年到京城去发展,那么那一千多亩地已经成了关键了。

除了种粮食之外,她还打算种植特种贡品蔬菜。

这种蔬菜,可不是去年如冬季的大棚蔬菜,只是浇点灵泉水就行。

她打算利用灵泉水浇灌的蔬菜,只卖给皇家权贵。

林月兰说道,“你手里的那些田庄,估计被盯着监视的人肯定不少。不过,不管怎么样,那一千多亩地,我都要好好利用才行!”

蒋振南握着林月兰的手,毫不在意的说道,“那些地既然已经归了你,月儿随便你怎么用,怎么折腾,我没有任何意见。”

林月兰点头道,“好!”

此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殊不知,这蒋振南的田庄,一千多亩地,在未来给京城那些是多大的震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