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刺眼/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振南派人把人头送到闻家,这事一出,京城所有人都知道,镇国大将军去了自已的田庄。

这一下子更让人好奇了。

你说,一个一国之将,好端端的突然跑到田庄去做什么?

难不成,他想要亲自种田不成?

呵呵,想想也不可能吧。

当然,疑惑归疑惑,却没有哪个人有胆子去问蒋振南。

皇宫之中的这位当然也是在第一时间收到消息了。

他在蒋振南他们还没有到京城时,就收到派去桃源村的暗卫的来信。

当时,他可是眉头一拧,不知道蒋振南在打什么样的主意。

明明蒋振南来信说,安定县作为了种田试验基地,怎么又突然跑回京城自已的田庄里去种田了?

这中间,到底又出了什么事?

这些事,连他的暗卫都不曾查到过。

皇帝虽疑心重,但对于蒋振南的信任,还是不曾动摇过的。

所以,他在等……

等蒋振南来给他一个解释。

皇帝在等,其他人却坐不住了。

因为蒋振南,之于任何皇子皇孙的皇权之路,都至关重要。

但蒋振南却拒绝站位,这对于各派党营来说,已经是最好的。

不过,如果能把蒋振南拉拢到一个阵营,那是最好不过了。

只是,这次蒋振南意外出现在自已的田庄,又是弄得那一出?

不会一个镇国大将军闲得发慌,真要亲自上阵去种田吧?

这不是成京城笑话嘛!

谁都不愿意相信蒋振南去田庄,是真的亲自已种田,所以,他们都在怀疑,蒋振南肯定有自已的目的。

而他们要做的目的,就是搞清楚蒋振南的目的。

他们才好对对症下药!

“暗中派人去调查一下,蒋振南在田庄的目的?”三皇子宇文非夜吩咐道。

“可是,殿下,以大将军的武功,可能没有接近他,就会被他发现了?”属下有些迟疑的道。

宇文非夜锐利的眼神瞪向属下,阴冷的道,“难道怎么做,要本殿下教你们不成?”

属下立即应道,“是,属下立即去查!”

太子东宫

“太子殿下,这大将军怎么会突然去田庄呢?”太子宇文琰煜的幕僚狐疑的道。

太子一身黄色锦袍,面无表情,微微低着头,似乎在进行深深的思索,片刻之后,就拧了拧眉,说道,“或许现在他就是想要种种田跳调调心呢。”

最近边境安稳,暂时无战事。

那么很显然,蒋振南这个大将军自然就无事。

闲着就闲着,去田庄里玩玩也未尝不可。

毕竟,听说在边境住扎时,也曾开荒种田。

那些幕僚听罢,也同样的拧了拧眉心,分外的狐疑,“会是这样吗?”

其中一人问道,“那太子殿下,我们是否要派人打探一下?”

太子殿下思索片刻道,“要去,也就只能光明正大的去,看一看能否探出个什么来。”

这些幕僚先是互相对视一眼,随即低头应道,“殿下英明!”

皇长孙宇文旭弘的寝殿。

“长孙殿下,这大将军到底在卖什么药啊?他好端端的为何会去田庄呢?”要知道,他们这些有身份地位,有权有势之人,是绝不可能踏进自已田庄的。

之于他们来说,田庄是那些低贱的平民才是应该生活的地方,他们只要等着那些人送上来的收获即可。

当然了,为免这些贱民的欺瞒,这些大家族肯定会派些信任的家努去管理,却没有亲自去的道理。

所以,蒋振南突然去自已田庄,让所有人好奇和疑惑。

皇长孙英俊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神色,右手摩擦着左手大拇指上的大翡翠扳指儿,随后,嘴角扬起,冷然的说道,“是卖药,或者是卖什么药,我们都未可知?又何必在这猜测呢?”

幕僚听罢,立即疑惑的互相对视一眼,小心的问道,“殿下,你的意思是?”

皇长孙冷厉的从嘴里吐出一个字,道,“等!”

……

对于京城里的各种言论与猜测,蒋振南都是置之不理。

他现在首先要处理的就是这些田庄里的奴才。

因为,这些奴才大部分是闻家或闻玉静派来的。

而他们现在要做的事,根本就不需要这些眼睛盯着。

蒋振南立即吩咐郭兵挑选二十个士兵属下,来田庄——学着种田。

之后,就是打发这些不忠于主子的奴才。

有了闻管家的前车之鉴,蒋振南把这些奴才遣回闻家或镇国公府时,这些奴才一声都不敢吭,更别说反抗一下。

收拾一下自已的东西,匆匆就离开了田庄,或回到闻家,或回到镇国公府。

当这些人离开之后,蒋振南再次调了一些人过来,守护这些田庄,没有他的命令和允许,任何人都不能靠近田庄。

蒋振南一举措,并没有瞒着暗处监视的人。

这也就更加引起一些人的好奇之心。

蒋振南安排这一切之后,他对林月兰说道,“月儿,我恐怕要进宫一趟了。”

他闹了这些个动静,恐怕宫里那位早就接到消息了。

所以,他必须进宫一趟,给那位解释一下才行。

蒋振南之所以得到疑心重的皇帝的充分信任,那就是他对皇帝是真的忠诚,不会欺瞒他任何事情。

这一次,也不例外!

林月兰明白的点了点头道,“嗯,你去吧!注意安全,你这次回来,相信盯着你的人不少。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你小心点!”

蒋振南抓着她的手,点头道,“嗯,我会注意的!你在这里等我回来!”

“啧,啧,行了,只是去宫里又不是去送死,怎么弄得这么缠绵,搞得像要生离死别一样。”柳逸尘立刻旁边说着风凉话。

反正,他看着两人在一块,就很是刺目,所以,嘴上忍不住的要刺上两句。

好好的气氛,被柳逸尘这么一刺,立即被破坏了。

蒋振南脸色一黑,对柳逸尘没有好气的说道,“如果你觉得刺眼,就外去找一个回来,去刺刺别人的眼,别在本将军面前,说这些风凉话。”

这下轮到柳逸尘脸色一黑,他睨了一眼蒋振南,冷冷的道,“本公子的事,不需要你这个大将军操心!行了,要去赶紧的去,慢腾腾的,要拖到什么时候。”

蒋振南没在理会柳逸尘,只是对林月兰道,“月儿,我现在就走了!”

柳逸尘在旁边直翻白眼了。

真……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