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第一次交锋/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周边的人,要不是各大家族的家奴,要不就是普通平民,但他们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他们并不了解京城的形势及各种流言非语。

毕竟,这里是京城郊外,属于农庄的地方。

听着这些人纷纷对蒋振南的指责,闻玉静眼底的精光一闪。

这些人虽是普通人,但是这些人的背后,可不是普通人家,说不定很快,京城内就能传出,蒋振南把继母拒之门外的流言。

然而,他们夫妻不知是刻意的忘记,或者是真的想要给蒋振南多加一层罪名,那就是,他们曾去镇国将军府时,蒋振南已经几次把他们拒之门外了。

只是,即使如此,这守门的属下还是没有把蒋云峰和闻玉静等放进去。

这人看着蒋云峰夫妻,表情明显是带着讽刺的看着说道,“镇国公,镇国公夫人,别在这里委屈了。在京城,谁不知道我家大将军因为从小被认定为煞星,早就被他的亲爹给放弃了,还没满月,就随便招了一个奶娘照顾,然然后,就丢在一个落魄的院子当中。

如果当初不是那个奶娘真心疼爱大将军,才不至于让小小年纪的他,饿死,冻死,更或者是被下人欺负死。

现在你们一个自称是大将军的爹,一个自称是娘,呵呵,害不害臊啊!”

这小丁的话一落下,那些周围听着的人,立即惊愣了一下。

这才知道,这两人是分别是镇国公和镇国公夫人。

也就是说,他们的口中要找的人,就是龙宴国的战神将军——蒋振南了。

哦,不是,这么说这大将军在这田庄里了。

刹时间,那些纷纷指责不孝的人,立即哑了口。

卧槽,这可是镇国大将军!

他们哪有这个胆子,在人家家门口的指责人家不孝。

这天下谁不知道战神大将军蒋振南的威名,不仅是因为在战场上,而且是他那煞星的名号,及传言中那张银色面具之下的丑陋容颜,听说都吓得女人惊叫,孩童啼哭,就连男人都听着他的威名,都要抖一抖。

所以,他们很是自觉的闭嘴。

不过,让他们闭嘴的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他们早就听说,这大将军虽挂着镇国公府继承人的名,却很不招镇国公待见,甚至有传言说,镇国公夫妻为二嫡子能够继承镇国公府,几次加害大将军这个嫡长子。

因此,大将军拒绝他们的见面,也是情有可缘。

更有甚者,认为,这夫妻两上门,或许对大将军根本就没有好事儿。

或许蒋云峰和闻玉静夫妻两都不曾想到,只是这个守门的下人,短短几句话,就立即让这周围的人禁声了。

被一个下人指责,蒋振南和闻玉静的脸,立即挂不住了。

他狠狠的瞪着小丁,怒骂道,“这是本国公的家务事,你这个下人,给我闭嘴!”

小丁撇了撇嘴说道,“闭嘴就闭嘴!”

说完之后,发就很安静又认真的守着这大门,很有一种一人挡道,万夫莫开的架势。

这下子,气得蒋云峰直跳脚,就想着打道回府。

只是被闻玉静拉住了。

她小声的跟蒋云峰说道,“老爷,咱们烨儿的婚事就三天后了,如果再不能让蒋振南出面,咱们烨儿很有可能真会被那曾艳丽克死啊。”

蒋云峰听罢,狠瞪了闻玉静一眼,然后,忍着怒气,回到马车上——等着。

闻玉静没有回马车。

她先看了看周围,再瞧了瞧大门里,结果一咬牙,在所有人错愕之中,朝着大门口跪了下去。

她泣声的说道,“南儿,以前是母亲不对,很多事没有做好,让你受委屈了,母亲现在请你原谅!只是,南儿,烨儿他是无辜的啊,再说他总归是你的亲弟弟,难道你真的要看着自已亲弟弟跳入火坑,面临身死,而无动于衷吗?南儿,求求你救救烨儿吧,他是你的亲弟弟啊!呜呜……”

小丁和其他两个同伴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这镇国公夫人说跪就跪,这太让人惊骇了。

这事他可不敢做主,与两个同伴使了个眼色之后,立即就往里面跑去。

蒋云峰坐在马车里看到闻玉静的所为,脸色一下又变得铁青。

他从马车里走出来,对着闻玉静说道,“起来,跪,跪,你跪什么跪!你是我夫人,是他蒋振南的母亲,哪有母亲跪儿子的,也不怕遭天打雷霹。再说,这个逆了有什么资格接受你这一跪!”

随后,他就朝大门里大喊大骂不道,“蒋振南,你这个逆子,给我出来!真是太大逆不道了,竟然逼着母亲下跪,也不怕被雷霹死吗?”

闻玉静却拉着蒋云峰的衣袖,抬着头,拭了拭眼泪,说道,“老爷,你别这样。不要怪南儿,是我自已要下跪的。我只是对以前对他的疏忽赔礼道歉而已,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

随后就低着头,低低的哭了起来,在低垂的脑袋下,无人瞧见的那阴狠恨毒的表情。

她暗道,“这一次为烨儿下跪,我记着,蒋振南,本夫人会让人付出百倍代价来偿还!”

这周围的人,看着闻玉静行为动作,也一下子懵了。

本来对于这镇国公府的家务事,他们无法去评论。

但是,镇国公夫人这么一跪,却立即获得了很多人的同情。

觉得这镇国公夫人以前就算再不对,但总归是蒋振南的嫡母。

但也有认为,这明显是镇国公夫人逼迫行为,毕竟蒋振南连面都不曾出现,就谈不上嫡长子逼迫继母下跪的。

当然,目前来说,婆说婆有理,公说公有理。

“这门口怎么这么热闹?”就在这里,里头传来一道清灵悦耳的女孩子声音。

随着声音的落下,很快一个穿着淡黄绿色衣裳的女人出现在众人面前。

当所有人包括蒋云峰夫妻看到这孩子的容貌时,都呆了呆。

太美了!

林月兰挑眉看了眼呆若木鸡的蒋云峰,及还跪在地上的闻玉静,很是茫然不解的问道,“咦,这位夫人,不知跪在我家田庄门前做什么?咱们互不相识,你这样的大礼,我受不起啊!”

闻玉静简直懵了,她疑惑的问道,“你是谁?”

林月兰说道,“我是这田庄的主人!”

闻玉静一点都不相信的大声道,“不可能!这明明是我儿蒋振南的田庄,怎么就成了你的?”

林月兰撇了撇嘴,理所当然的说道,“哦,你说蒋振南啊。他欠了我很多钱,然后没有钱还债,就把这田庄抵押给我了。这位夫人,如果有疑问,我一会让人把田契房契拿过来给你看。”

蒋云峰:“……?”

闻玉静:“……?”

众人:“……?”

这是怎么回事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