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未婚妻/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的作法,对蒋云峰来说,似乎是一种挑衅,挑战他镇国公的权威。

镇国公蒋云峰的想法很好,认定林月兰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后台背景什么的,所以,就下令自已的护卫,把林月兰给抓了。

蒋云峰的命令,闻玉静并没有阻止。

因为,不知为什么,她深深感觉到来自这个突然出现的野丫头深深的威胁。

这种感觉她说不来,似乎就是一种本能的直觉。

所以,如果现在能够除去这个她认为潜在的威胁,她为何要阻止!

然而,镇国公府夫妇两人似乎忽略了一条。

这就是,今天他们这南园田庄,是蒋振南的地盘,而且他们是有求于蒋振南,不管他们是什么身份,此刻姿态放下是必须的。

所以,他们蠢就蠢在这地方动刀动枪,更是想要动人家心爱的姑娘。

“啪”

“啪”

……

刀剑落地声音,有人员摔倒在地的声音!

蒋云峰看着全部被打倒在地的这些护卫,眼睛都气红了。

他瞪圆了双目狠恨的盯着护在林月兰跟前的蒋振南,指着他大骂的道,“逆子,你在做什么?”

原来,就在方才,小丁三人护着林月兰快顶不住,让林月兰回田庄里头时,蒋振南带着郭兵几个属下来到这里。

局势瞬间反转!

蒋云峰手下的二十多个护卫,立刻被打倒在地。

听着蒋云峰厉声的大骂,蒋振南银色面具之色的表情,根本就无动于衷。

泛着冷色寒光面具之下的双眸,折射出两道锋利的目光,厚厚的嘴唇张口带着冷厉说道,“镇国公,这话应该是本将军来问你!这里是私人田庄,二位来到这里动刀动枪,甚至想要伤害无辜,这就是镇国公你的作为吗?”

以前的蒋振南向来很少反驳蒋云峰夫妇。

但自从去年消失半年,再出现时,这蒋振南就似乎没有把他们夫妻,哦不,是不把镇国公府的任何人放在眼里。

先是驱逐住镇国将军府的蒋振烨和蒋雯兄妹,接着就是处理了与镇国国公府交好的原管家,然后,在皇帝年宴上,本以为可以在婚事拿捏他,结果反被将了一军,让他们最疼爱的儿子接受了来自圣上的赐婚,到现在都无法处理。

镇国公根本就不知道,在他消失的半年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开始让蒋振南如此“不听话”了。

此刻,听着蒋振南为了一个女人,竟然如此的“对抗”他爹,立即怒火中烧。

他指着蒋振南身后的林月兰怒骂道,“你身后的那个没有教养没有规矩的野丫头到底是谁?竟然敢如此的羞辱本国公!”

蒋振南面具之下的表情一冷,随即就给了蒋云峰一道晴天霹雳!

他道,“这位姑娘是本将军的救命恩人,亦是本将军的未婚妻!”

未……未婚妻?!

这个消息当即让所有人包括蒋云峰闻玉静夫妇一愣。

却忽略了“救命恩人”这四个字。

但随即,蒋云峰和闻玉静夫妻俩更是以一种不可思议,不可置信瞪大双目的往蒋振南及他身向的方向望去。

等他们反应过来时,闻玉静并没有说话,她只是拉了拉蒋云峰的衣袖,似乎给蒋云峰使了一个眼色。

随即,蒋云峰就怒不可遏的指着蒋振南大怒骂道,“混账东西!婚姻大事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可儿戏!你说这野丫头是你的未婚妻,经过本国公同意了吗?有媒人吗?既然没有,你们就是私相授受,是要被天下人所唾弃与鄙视的!现在立刻把这丫头给本国公给弄走!”

闻玉静立即上前拍了拍蒋云峰的胸口,说道,“老爷,别气,别气!我想南儿他肯定是与你开玩笑的,是不是,南儿?”

蒋振南这样一个克亲克妻的煞星,谁敢嫁给他?

而且瞧着这野丫头的气质与容貌,都比京城那些大户人家的大家闺秀还优上几分,就是给人家作妾,也是会受到男人的宠爱,过着荣华富贵衣食无忧的日子,怎么可能自已找死去?

所以,这孽种和这野丫头之间,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不过,不管他们之间有什么样的秘密,蒋振南的婚事,必定要控制在他们手中,否则,一定让他找到一个后台强大的联姻对象,那对他们夺取镇国公府继承人的位置大大不利。

这个野丫头的身份不明,在没有弄清的她身份的情况之下,他们是绝不允许蒋振南的私自订婚发。

闻玉静的在片刻间,就分析利弊,迅速做出对策。

蒋振南和林月兰等人听着闻玉静的话,嘴角都是露出一抹冷笑。

郭兵却是笑得更加离谱,他一手插腰,一手指着闻玉静,大笑道,“镇国公夫人,叫你一声夫人,你还真把自已当成大将军的母亲了,竟然说大哥介绍未婚妻是开玩笑的,真是笑话!也不想想,谁没事,会拿着婚姻大事开玩笑的,更别说我们的大将军,这么严肃的一个人!”

郭兵直接反驳了闻玉静开玩笑一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简直让她下了台,气得脸色微微发白,着实有些委屈一般。

蒋云峰对着郭兵怒喝道,“郭兵,怎么到哪里都有你?这是我们的家务事,与你无关,不要多管闲事。否则,本国公倒要去郭公爵府问问郭大人,他到底是怎么教育儿子的,这么爱管闲事!”

他算是发现了,只要涉及到蒋振南的事,这郭兵都要来插一脚,真是气死他了。

郭兵眼睛一眯,锐利的视线,直接划过蒋云峰那张有些圆润的脸,他冷笑的道,“不管我爹是怎么教育儿子的,总归比镇国公你教育的好,不会在众人面前指着自已的大哥大骂野种,更不会在圣上面前失了仪态,而被杖责!”

郭兵的这一翻话,直接把蒋云峰夫妇气得一个后仰。

这人简直是照着他们的伤疤,赤裸祼的再次扒开!

年宴上,一双儿女在圣上及文武百官面前失仪态之事,已经成了京城人的笑柄,更大的笑话,却是撮合蒋振南和曾艳丽的婚事,却变成蒋振烨与曾艳丽的婚事。

蒋云峰气恼郭兵,但郭兵毕竟是外人,不是他的重点。

现在他的重点是……

蒋云峰再大声的喝问一次,“蒋振南,你到底是做还是不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