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蒋振南命大历程/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换作以前,当蒋振南被人说成是个煞星,克母克父克家族的丧命星时,蒋云峰恨得当场把人给掐死,只是,却被当初的老夫人给阻挡下来了。

因为不管怎么说,蒋振南是镇国公府的嫡长子,镇国公府百年来,都是人丁单薄,到了蒋云峰爷爷和蒋云峰这一代时,都是蒋家一根根独苗。

当初蒋云峰的太爷爷,甚至为了子嗣,停妻再娶,或者是无论纳了多少个妾,除了原配生的一个嫡子之外,就再也没有一儿半女的。

到了蒋云峰爷爷这一代,情况同样如此,除了元配妻子生了一个儿子蒋云峰之外,之后,无论有多少女人,也同样没有一儿半女出现。

因此,到了蒋云峰这一代,当蒋振南生下来后,即使被人指命为煞星,老太太为保住蒋家或许唯一的独苗,也不能让蒋云峰给杀死了。

万一,杀死这个嫡长子之后,蒋云峰之后,再也生不出儿子来了,那蒋家不就是断了传承,断了香火吗?到时,她到了下面,还有何脸面蒋家的列祖列宗啊。

因此,蒋振南算是保住了性命。

只是,当蒋振南才三个月大时,闻玉静为蒋云峰生下了一个儿子。

蒋云峰看到这个儿子总算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已总算比爷爷太爷爷幸运,以后还能生儿子。

此时,他又动了一个念头,就是想要把蒋振南这个克母的煞星给弄死,再加上上闻玉静生了一个儿子之后,为了儿子的地位,也在蒋云峰面前天天吹枕头风。

蒋家老太太不喜欢前儿媳妇,连带着也同样的不喜欢前儿媳妇生下的这个嫡孙子,但为了蒋家的血脉和香火,却也不得不容纳蒋振南,让他活下去。

后来,闻玉静又给她生了一个孙子,那蒋家香火就断不了了,蒋振南这个嫡孙子就可有可无了

因此,蒋云峰想要把蒋振南这个嫡孙子弄死,她就打算睁一眼闭一眼。

也不知道,是天意弄人,还蒋振南命格太奇。

就在蒋云峰有这个打算,想要弄死蒋振南时,蒋振烨刚出生的儿子病了。

这个时代,即使是一场小小的风寒,就有可能夺去一个成年人的性命,更别说才刚出生的孩子,抵抗力这么弱,一个不好,也可能就这么去了。

这下子,老太太又急了。

生怕把蒋振南这个孙子弄死了,这第二孙子又生病死了,那蒋家的香火就有可能断了,那她就真的成了蒋家的罪人了。

所以,急忙阻止蒋云峰的动作。

说来也奇怪,这么一来,蒋振烨的病又离奇的好了。

这时,看到蒋振烨健康了,在闻玉静的挑唆之下,蒋云峰又开始想要弄死蒋振南了。

老太太这时,看到小孙子又变得健健康康了,也就没在管在蒋振南了。

可蒋云峰一有这个念头动作时,蒋振烨又生病了,而且这次病得比上次还严重。

老太太又开始心急了,又立马心有余悸的阻止了蒋云峰的动作。

就在这时,老太太就开始心悸的深思了。

如果一次是巧合的话,那第二次就绝不能以巧合了事了,那很有可能是天意如此了。

老太太想到什么,带着丫鬟就去了香火最旺的云峰寺。

捐了好大一笔香火钱之后,就找云峰寺的方丈主持算了一卦。

结果方丈告诉她,如果蒋家香火要传承下去的话,就必须是蒋家嫡子才行,否则,会给家族招来灭顶之灾!

听了方丈主持的话,老太太吓得脸色苍白不已,全身都要瘫软了下来,胸口的心脏处,一颗心不断的砰砰差点要跳了出来。

等她匆忙赶回蒋家时,连忙让丫鬟偷偷把自已儿子叫来,先是把云峰寺主持的话,说给蒋云峰听,随后,就严厉的吩咐,不准再动杀了嫡长子这个念头了,否则,蒋家香火断了不说,很有可能会给家族招来灭顶之灾。

“峰儿,不管你有多讨厌有多不待见南儿,可是为了蒋家的香火,南儿的命,必须留下来。如果你真不愿意看见他,那你就安排一个奶娘,把他打发到西院那边去吧。眼不见为净!”

老太太口中的西院,是镇国公府最为破烂的院子。

从那以后,蒋振南就一直在那里生活,直到三岁。

说来奇怪,只要蒋云峰不起杀死蒋振南的念头,蒋振烨就一直健康的活着,但只要蒋云峰有这个念头,蒋振烨立马病殃殃的。

这下子,连闻玉静都不敢再唆使蒋云峰把蒋振南给弄死了。

不过,不能弄死蒋振南,闻玉静使着法子,可劲的在精神上虐待蒋振南,吃残羹剩饭,甚至是馊饭,夏天送厚厚的破烂棉衣,冬季却送薄薄的夏衣。

因为,闻玉静就是故意的!

她想着,让蒋振南饿死,热死或者冻死。

可闻玉静怎么也不会想到,这蒋振南的命,真的很大,即使年纪这么小,即使她做这样那样的手段,蒋振南依然活得好好的,不生病,也没有冻死饿死什么的,活得比她儿子还好。

她虽然真的很想很想恨不得掐死活得好好的蒋振南,可一想到蒋云峰告诉她,蒋振南这个孽种死了,她的烨儿也很有可能会死。

为了她唯一的儿子,她不敢去赌!

直到蒋振南逃出了镇国公府,还直接被圣上封了镇国大将军,凯旋归来之时,闻玉静却又暗自懊恼,早知他如此有本事,她就应该下了这个狠心,把蒋振南这个孽种给弄死,省得现在一出现,就抢了她儿子的所有光芒,甚至连镇国公府继承人的位置一并给抢了。

此刻的蒋振南和蒋振烨都已经长大了,闻玉静自认为,蒋振南的生死根本就影响不到蒋振烨了,因此,又开始懊恼当初的心慈手软了。

但同时,此时的蒋振烨可是不量柔弱的任他们使作的婴儿了。

而是天下闻名的战神,是龙宴国的镇国大将军。

闻玉静一个妇人,已经不可能再威胁到蒋振南什么了。

然而,他们所有人都低估了闻玉静的阴狠与恶毒。

她是不能把蒋振南怎么样了,但是别人可以。

所以,她才会与皇宫中的某位皇子合作,给蒋振南下毒,差点让蒋振南身亡,如果不是遇到林月兰的话。

大堂里,林月兰听了郭兵的讲述之后,一张美丽的小脸,紧紧的皱着,眼底露出心疼,然后,伸出自已的小手,紧紧的握着蒋振南厚实带茧的大手。

之前,一遇上蒋振南时,已经从小绿口中得知了蒋振南的遭遇。

或许是他们之间的彼此的身份不一样了,这心境也变得完全不一样。

当时,她是以一个看客的身份,救下蒋振南,那时,她是冷漠无心的,对蒋振南小时的悲惨身份,当然不会有丝毫的同情,更别说心疼了。

可现在两个已经定下了关系,成了男女朋友。

身份上的转变,这心也变得更加炙热与浩动起来。

对蒋振南小时的悲惨,除了愤慨,更多的是心疼。

林月兰以前虽说惨,至少在她九岁之前,也只是被亲人打打骂骂而已,没有人想要她这微不足道的性命。

九岁之后,虽出样出了亲人暗害之事,可至少她已经懂事,有这个行为能力去反抗一下,然后,离开那些所谓的亲人,也能活下来。

所以说,蒋振南更值得可怜与同情。

林月兰现在心疼他。

不过,现在,他们俩个,一人被臭和尚批命为煞星,一个被野道士说克夫,这境遇都好不了哪里,同病相怜!

郭兵偷瞄了一下两人手交握的地方,继续说道,“当初,头儿从战场带着战绩回到龙宴国时,圣上龙颜大悦,下旨封赏头儿为镇国大将军,并在东巷府赐了一府院为镇国将军府。

只是天下并不太平,时不时有战事响起,头儿为保龙宴国的太平,就带着军队,驻扎在边疆区域,以防外敌突然来袭。

再加上头儿又没有成家,这么一来,镇国将军府就没有人打理,头儿只能能交给管家。

可谁能想到,大将军也就只是一年半载没回来,原将军府的那个管家,竟然是个白眼狼。将军救下他性命,他不说尽心尽力的打理好将军府,以谢将军的救命之恩,却被闻玉静收买了,把将军府的一切,包括所有财务,都者交给了闻玉静,甚至还让蒋振烨和蒋雯兄妹俩在将军府鸠占鹊巢,作威作福。

可更恨的就是,他竟然偷偷给头儿下毒,害死了我们众多兄弟,还差点害死了头儿,如果不是遇见林姑娘的话。”

听到这里,柳逸尘的眼底闪过一道暗芒和利光。

他一直不清楚蒋振南中了那食心毒,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就算找到神医无涯子,可是以京城到那药王谷的行程和距离,蒋振南早就该毒发身亡了,或者是就算活着,神医也回天乏术了。

因为这食心毒的解药可不好配!

更何况,一路以来,蒋振南后面都是受人追杀,这可是加剧了血液循环,毒素更早入侵心脏,更是提早了毒性的毒发。

再有,神医无涯子并不在药王谷!

药王谷现在一只一座空谷而已。

现在听到郭兵重新提到,蒋振南确实在林家村时被林月兰所救。

他知道林月兰会医术,且在那安定县被人成为小神医。

可是,他心里更为疑惑和好奇的是,林月兰到底是如何救下蒋振南的?

难道她的医术比神医无涯子更甚?

只是,可能吗?

不过,以他调查到的信息同是,林月兰对外公布的则是神医无涯子的徒弟。

但,他知道林月兰连神医无涯子的面都没有见过。

她的医术完全是一个村大夫给传授的。

这一下子,柳逸尘又对林月兰的医术之迷产生了好奇之心。

“当我们回到将军府,把下毒的管家拿下来后,本想来个引蛇出洞,成为指认闻玉静的证人证据,结果,却被人杀之灭口了。

没有了证人证据,我们一时半会真拿闻玉静没有办法。因此,这闻玉静时不时会蹦出来,在众人面前,演绎一场后母难为的戏,更可恶的是,她还想就此拿捏着头儿的婚事,想让那个臭名远扬的曾艳丽嫁给头儿!”

说到这里,郭兵就是显得愤愤不平了。

“好在,头儿也真不是她一个妇道人家可以拿捏的主。以蒋振烨的婚事,反他们一军。哈哈,他们可以说其食恶果!”其实,在这起最关键的人物,那就是陛下。

如果不是蒋振南深得圣上的宠信,再加上,镇国公府对他这个圣上威严的挑衅,他认为他宠信的臣,蒋云峰凭什么不屑看不起。

因此,蒋振烨就悲惨了,就这么被赐婚了。

本以为是蒋振南成亲的人,却成了自已的姻缘。

林月兰听罢,握着蒋振南的手后,随后问道,“所以,这次他们过来,就是要逼着南大哥请圣上收回旨意的?”

郭兵没有隐瞒的点头道,“是!”

林月兰了然的点了点头,然后笑着对蒋振南说道,“以后,这事交给我,我保证,那蒋振烨和曾艳丽的婚事妥妥的!”

看着林月兰恶魔般的微笑,郭兵立即振奋了。

闻玉静回到镇国公府时,简直要气疯了。

更让她伤心与心惊恐怕的是,一路回来,蒋云峰都是黑着一张脸,连个安慰都没有,她甚至从他眼里瞧出,看她的眼里露出一些嫌恶之极。

这怎么可以?

她闻玉静就算年轻时也不是长得天香国色,但是却有手段让蒋云峰对他死心塌地。

她一个小小的商户之女,一跃成为高高在上的名流贵妇,所靠的除了脑袋与手段,最重要的是镇国公蒋云峰的宠爱。

如果失去了这一份宠爱,很有可能很快就会有新人代替她的位置,那么她的下场有没有可能如当初那贱人元姝彤一样,被人害得不明不白死了就不知道?

元姝彤就是蒋云峰的前妻,蒋振南的亲生母亲。

难道就因为她在大庭广众之下露了一下小腿,就要被嫌弃和厌恶?

闻玉静越想越是害怕,心里对那个给她造成侮辱的野丫头真是恨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