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0章:反转/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云峰夫妇一回到镇国公府,蒋振烨和蒋雯兄妹,就迎了上来。

蒋振烨没有发现父母的神色异常,立即神色焦急的问道,“爹,娘,那蒋振南答应了吗?”

蒋云峰立即黑脸怒气冲冲的大声吼道,“应什么应!那孽种简直是要气死我了!”

蒋振烨脸色一白,说道,“他又没有答应?是不是娘?”他又看向闻玉静问道。

闻玉静因为蒋云峰刚才在马车上的态度,心里颇有些忐忑。

但是,一看到蒋振烨这个儿子,她立即明悟道,她还有儿子呢。

蒋家子嗣一直单薄,就算蒋云峰纳了后院一院子的妾室通房子,除了她,都没有一个人为蒋云峰生下一儿半女的。

以后蒋家的传承和香火,还要靠她儿子呢。

所以,她怕什么?

就算为了蒋家的香火,蒋云峰也不敢随意停妻再娶,那么,直到百年之后,她还会一直是她蒋云峰的妻子,是镇国公府的唯一主母。

想通了这些,闻玉静立即放下心来。

她看着蒋振烨那消瘦露出颚骨的脸庞,再瞧了瞧他苍白的脸色,立即很是心疼的安慰道,“烨儿,放心,娘一定会让那孽种答应这事的。”

一听到这话,蒋振烨立即大怒道,“放心,放心,你就会让我放心。离成亲日子不足三日了,你让我如何放心!我告诉你们,如果退婚不成,就算逃婚,我也不会娶那个丑八怪的!”

闻玉静一听,脸色一白,她怒喝道,“烨儿,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圣上所赐的婚事,怎么可以逃婚?

这可是忤逆之罪,降罪整个镇国公府,小罪是抄家,取缔镇国公的爵位,大罪可是灭族!

蒋云峰听了蒋振烨的话,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心里惊惧后怕。

他黑着脸,严肃的对着蒋振烨喝道,“这三天你就好好的呆在你自已的院子里,哪有也不准去!来人!”

他一喊完,就有两个护卫上来。

他一喊完,闻玉静和蒋振烨脸色突然大变,“老爷(爹)……”

蒋云峰完全没有理会他们,只是命令护卫道,“你们把少爷带到他自已的院子,这三天之内,不准踏出院子一步,直到成亲!如有任何差错,唯你们是问!”

“是,老爷!”

两护卫应道。

蒋振烨立即不肯了,“爹,为何要把我关起来?”

蒋云峰锐利的眼睛直直的射向他,厉声的说道,“为了以防万一!”

对于这个儿子,他还是了解的。

冲动又不知天高地厚!

既然他说逃婚,那就说明他心里早有这样的打算。

到时,万一他真的逃婚了,那可是连累的整个镇国公府,所以,他丝毫不能有一丝放松。

闻玉静立即心疼的道,“老爷,烨儿,他只是说说,绝不会那样做的,你就不要关他了吧?”她说的有些小心。

蒋云峰黑着脸,瞪着她厉声的道,“闻玉静,你自已的儿子,你自已不了解吗?不关他,那万一婚事退不成,他真逃婚了,连累了整个镇国公府,这个代价你能负担的起吗?”

闻玉静听着蒋云峰的话,表情立即蹦紧,甚至是慌张。

她自已的儿子,她还是了解的。

既然他能把“逃婚”的话说出口,这就说明,他心里已然有这个打算了。

这怎么可以?

他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难道就真不管父母和妹妹的死活了吗?

随即闻玉静就劝着蒋振烨道,“烨,听你爹的话,好好的呆在院子里啊。不过,这三天,娘一定能想到办法为你解除与曾艳丽婚事的。”

蒋振烨听罢,脸色极其难看。

他随即眼珠一转,说道,“爹娘,我只是说说而已,绝对不会逃婚的。爹,你就不要关我了吧?”

“不行!”蒋云峰斩钉截铁的说道。

蒋雯一直在旁边听着看着,知道自已的哥哥要被禁足之后,微微低下的头颅之下,有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然后,她就抬起头来,安慰着蒋振烨道,“哥哥,爹娘这是为你好。万一你真做出逃婚之事,连累的可不止是整个镇国公府,恐怕连你的性命也能保。哥,你就听爹娘的话,这三天好好的呆在自已的院子里吧。”

蒋振烨怒瞪一下蒋雯,却无法反驳她的话。

随即就很是丧气的垂着头应道,“我知道了。”

蒋雯不知发现了什么,突然大叫了一声,“啊,娘,你的腿怎么露出来了?还有你的裤子怎么短半截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如果蒋雯不尖叫一声,镇国公府的下人们,虽时不时的偷瞄一下当家主母的这双白嫩的双腿,而蒋云峰和闻玉静夫妻俩因为被蒋振烨这么一通责问,而忘记了回来的第一时间去换裤子了。

这下子好了,闻玉静不仅在外面丢人丢脸,更是在家里面丢了脸面。

闻玉静脸一黑,对着蒋雯没有好气的说道,“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蒋雯立即认识到自已的不妥,她先是道歉道,“对不起,娘,女儿也不是故意的。”随后,又很是疑惑的道,“可是,娘,你们去了一趟南园田庄,怎么就成了……,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对于在田庄这么丢脸的事,蒋云峰和闻玉静肯定不会说出来的。

闻玉静脸上带着怒气哼声道,“哼,那贱种不知从哪带来一个野丫头,竟然敢对我不敬。”

蒋雯更是疑惑了,“野丫头?什么野丫头?蒋振南那个煞星,还有女人不怕死的靠近他?”

在京城,蒋振南的煞星威名,可是男女老少,都唯恐不及,更别说有哪个女人靠近他

闻玉静一想到林月兰的容貌及身段,一脸的黑线,极度不悦的说道,“谁知道那个丫头是从哪个旮旯里冒出来的。或许她就是为了那贱种的权势和钱财来的呢。”

蒋振烨一听,立即不干了,他大声的道,“她敢!那些东西可都是我的,她敢霸占,看我不弄死她!”

从小到大的教育当中,那就镇国公府所有的一切,将来都是他。

而蒋振南是镇国公府的子孙,所以,他所创造出来的一切,也都是他的,迟早!

听了哥哥的话,蒋雯心底很是不悦,但是,她现在不能反驳蒋振烨。

可是在她的心里认为,蒋振南那贱种的东西肯定也有她的一份。

因为,她娘说过,镇国将军府的一半钱财,可是作为她的嫁妆给她赔嫁的。

所以,同样是爹娘的子女,镇国公府的嫡子女,蒋振烨凭什么说,镇国公府的一切,都是归他所有。

蒋云峰脸极难看的说道,“行了,那丫头到底是什么人,我会让人去查清楚。你回院子去吧,直到婚事解除!”

那柳逸尘说那丫头是他妹妹,他是一点都不信的。

传言中,柳逸尘心狠手辣。

当初,为了柳家权力,不惜对兄弟姐妹暗下毒手。

比皇家争权还厉害。

到了最后,柳叶山庄就剩柳逸尘一个了,然后,理所当然,他成了当家人。

至于是否有其他兄弟姐妹了,外界无法可知。

一天后,京城流言非起。

户部尚书的嫡长女曾艳丽,竟然会在与镇国公府嫡二子蒋振烨成亲的前两天,与曾府的一个下人偷奸!

偷奸就偷奸,竟然还被镇国公夫人亲眼目睹了。

气得镇国公府夫人当场昏了过去。

一醒来,就大嚷嚷要退婚,这样不知检点,水性杨花的女人,怎么可以嫁进镇国公府。

然后,闻玉静直接给宫里的太后递进宫牌子。

南园田庄

林月兰听着蒋振南属下的汇报,一只手拖着下巴,一只手轻敲桌面,轻笑着道,“这闻玉静果然有手段啊!知道你这里行不通,圣上那边行不通,就直接从曾府那边下手了。呵呵,有点意思!”

这么聪明,为何不早从曾府那边下手,到蒋振南这里闹了一通又通的?

蒋振南倒是没有说话,郭兵却是有些着急了。

他道,“林姑娘,听说闻玉静都进宫找太后了。而这次过错,明显是曾府那边,有太后出面说情,圣上就是不想解除婚事,看在太后的面子上,也不得不解除了。这对我们来说,可不是好事儿,林姑娘,你说这事怎么办啊?”

林月兰摊了摊手,笑着道,“郭大人,你可是蒋家军的智囊团,你怎么来问我呢?我一个农女,砸知道怎么办?”

郭兵听罢,喉咙一噎。

他虽号称的蒋家军的智囊团,那是针对上战场杀敌,行军作战。

可是让他这么一个智囊团放在内院里,与这些内妇人明争暗斗,设此阴谋诡计什么的,他还真有些用不上来啊。

更何况,他从小生活在一个和睦没有勾心斗角的大家庭里,还是个很受宠的老幺,对于那些宅私更是不精通。

郭兵笑着道,“林姑娘,你就别取笑我了!”

柳逸尘也很是好奇的问道,“妹妹,不得不说,闻玉静这步棋走得真不错,这么一来,这退婚一事,算得上铁板钉钉的事实了。妹妹,这局,你想打算怎么走,才能让蒋振烨和曾艳丽的婚事顺利进行?”

对于任何人来说,不管这曾艳丽是真的不检点,还是被人设计,但她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捉奸是事实。

这样一来,任何一个家族,都是绝不允许这样一个女人嫁过去,更别说镇国公府这样一个侯门之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